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国民女神:重生王牌千金 > 897,变故(二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897,变故(二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宝宝立即坏笑起来,“二人世界嘛,我懂我懂,我都懂,粑粑麻麻你们就放心的约会吧,我和妹妹自己回去就行了。”

    楚锦:囧!

    也不知道这莫之玄平时教了宝宝贝贝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居然连二人世界都懂!

    莫之玄拍了拍兄妹俩的肩膀,“快回去吧,别让我和妈妈担心。”

    宝宝很是郑重的点点头,“粑粑我知道的,你放心。”说完,宝宝就牵起贝贝的手,“妹妹,我们走吧。”

    两个小家伙很是听话的离开了,楚锦和莫之玄则是往楼上声源的方向走去。

    刚刚那个声音,更像是个年迈的老人额咳嗽声。

    如果细细去品味的话,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楼上和楼下的场景一样,目光所触及的地方,皆是被盖上了一层白布,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楚锦伸手摸向走廊边的扶手,多连没有打扫,扶手上已经积了一层灰,楚锦将捻了捻手指,而后微微蹙眉。

    莫之玄也是一脸严肃,周围的一切在告诉他们,这个庄园现在充满了诡异!

    “这里被人布了阵。”楚锦看向莫之玄,夫妻俩异口同声。

    莫之玄微微抬手,一缕蓝光从他手中迸发出去,消融在空气中。

    于此同时,周围的景象也在发生着变化,由熟悉的庄园,变成了一座的鬼楼。

    墙体全部是用骷髅构成的,四周寒气沁身,让人瑟瑟发抖。

    楚锦看了眼戴在手上的腕表,心下松了口气,幸好,宝宝和贝贝都已经走出去了。

    宝宝贝贝年纪还小,并不适合经历这些。

    整个鬼楼都是阴测测的,还不时的发出诡异的怪叫声,但楚锦和莫之玄的脸上却是平静异常,没有看出一点点的慌乱,两人在鬼楼里的穿梭着,从楼上走到楼下,但仍旧没有看到半个活物。

    而且,不管楚锦跟莫之玄怎么走,怎么绕圈,过不了一会儿,他们就会重新绕回原点。

    有点……鬼打墙的感觉。

    加上这本就恐怖的氛围,着实让人心底发寒。

    可莫之玄和楚锦都是至于王位顶端的人,这点小把戏,两人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这应该是个阵中阵。”楚锦将手放在面前的骷髅上,面色淡然。

    莫之玄对五行八卦的了解的不是很多,闻言,他微微蹙眉,“阿锦,有办法破吗?”

    楚锦淡淡一笑,“只要知道阵眼就能破了。”再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猛地甩出一根金针,那银针染着一股凛冽的威慑力,直直的朝着屋顶上方飞跃而去。

    “砰!”的一声,银针直接插在了那层透明的结界上,结界瞬间四分五裂!像玻璃碎片那样,飞溅了出去!

    那碎片在空中幻化成无数炳钢刀,直直的朝着夫妻二人身上飞射过来!

    莫之玄轻抬右手,一个蓝色的圆形光环出现在他的手心,他不徐不疾的甩出光环!

    一道白热光闪过,那些钢刀全数被圆形光环融化掉。

    夫妻俩搭配的非常有默契,不费吹灰之力,就消灭了种种危机。

    一件黑漆漆的房间。

    “宫泽前辈,我们现在还不是楚锦和莫之玄的对手,在这样耗下去的话,他们马上就能找到我们的。”一个武士男很是恭敬的朝着前面佝偻着腰的老妪道。

    老妪的脸上满是皱纹,这么看上去倒没什么的表情,声音无比嘶哑,像电锯所发出的声音,非常难听。

    “他们不是还有两个孩子吗?让禾子去一趟。”

    武士立刻会意,“是的,我马上去办。”

    这边,宝宝贝贝正在用滑板穿梭在人群之间,像两只小燕子,灵巧至极。

    “妹妹等等我,你不可以乱跑。”宝宝紧紧的跟在贝贝身后。

    忽然,身边人来人往的人群都化作了幻影,原本热闹至极的街道,变成空荡荡的一片,顷刻间,便一个人也没有了。

    现场,诡异异常。

    宝宝贝贝依旧快速的滑行着滑板,两个小家伙相互对视了一眼,最终决定给以不变应万变。

    以前在异能界,他们俩什么恐怖的事情都经历过,早就练就了一身好胆量。

    忽然,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了一只身穿和服的人偶。

    一个非常经典的人偶,白的像一张纸,嘴唇却红的诡异,长长的黑发披散在两边,那双阴森森的大眼睛,就像摄像头似的,机械性的转个不停,无论从哪个角度上,都感觉,它好像正在看着你一样。

    最恐怖的是,它头上的黑发,正在以疯狂的速度生长着,蔓延至地面,像长了触角一般,疯狂的扭动着,想一条条毒蛇正在吐着信子!

    “呵呵呵……”人偶发出一阵阵阴森的笑容。

    宝宝贝贝仍旧在快速的滑动的着滑板,丝毫在意这满地的头发,和那诡异人偶!

    谁知,那些头发不一会儿,就铺满了整个道路,并且缠上了宝宝贝贝的滑板。

    “谁家的头发这么不长眼睛!居然敢挡你宝爷的路!”宝宝从滑板上跳下来,伸手抓起了一缕头发。

    贝贝走到宝宝身边,笑眯眯的道,“哥哥,老师说过,头发是易燃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如我们今天来试试吧?”

    地上的人偶:“……”喂!你们能不能不要在忽视我了?不知道吓人是很累的吗?给点面子,不行吗?

    “我要吃了你们!吃了你们!”人偶不断的朝着宝宝贝贝身边移动着,嘴里还发出阴森的声音。

    像极了恐怖片中的场景。

    可这样,宝宝贝贝仍旧是不理会那人偶一眼,就像没看见一样,可爱的小脸上看不到一丝恐惧。

    那人偶见宝宝贝贝都不搭理下它,它蠕动着双脚直接走到了宝宝贝贝的脚下,脸上露出阴森可怖的表情,露出两个又尖又长的大獠牙,“吃了你们!吃了你们!”

    “哥哥,你看,那里有个好可爱的人偶。”贝贝拉了拉宝宝的手。

    宝宝立即很惊讶的道,“哇!好可爱啊!”

    人偶:“……”她做了的这么久恐怖的表情,结果在这两个孩子的眼中,是……可爱?

    请问它哪里可爱了?它明明这么恐怖的!

    恐怖的连它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的审美观居然这么奇特。

    这就有点扎心了。

    人偶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变的很丧。

    都说华国是英雄出少年,现在看来,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

    人偶在不断的变换着各种恐怖的表情。

    但是宝宝贝贝依旧是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

    实在是没什么好害怕的。

    “哥哥,这些头发好像是从这个人偶的身上长出来的。”贝贝这个时候才发现那些头发的来源。

    闻言,人偶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很好,这两个瓜娃子终于发现她的厉害了。

    正在人偶要发大招的时候,贝贝突然将人偶从地上抓起来。

    眼底全是兴奋的神色,连一点点恐惧都看不见。

    人偶拼命的在贝贝的手里挣扎着,贝贝看上去也像没用什么力气一样,但是这人偶就是挣脱不了。

    “放开我!放开我!”人偶不断的尖叫着。

    “闭嘴!”贝贝低眸看了这个人偶一眼,眼底全是寒意。

    虽然只是简短的两个字,但是那人偶却半个字也发不出来了声音卡在喉咙里,非常的难受,五官也扭曲成一团。

    贝贝一手拎着人偶,一手拍了拍宝宝的肩膀,“哥哥,你的打火机呢?”

    “在这里。”宝宝立即从空间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眼底闪着兴奋的神色。

    “你们想干什么?”人偶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它想变回原身,但是,贝贝左手却准确无误的捏住了它的经脉,让它无法动弹半分。

    贝贝看了那人偶一眼,露出一个意味很深的笑容,“你猜?”

    闻言,人偶抖得更厉害了!

    这让它怎么猜?

    这根本不是两个小孩子,这分明是两个小魔鬼!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妹妹你拿好,我要开始点火了。”宝宝接着开口。

    贝贝点点头,“嗯嗯,开始吧。”

    宝宝手上拿着打火机,“嗤拉”一声,幽蓝色的火焰在他手中燃起,瞬间便点燃了手中的发丝。

    “啊啊啊!”人偶双手抱着头,不断的发出惨叫声。

    一股毛发被烧焦的味道瞬间便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火花顺着这些头发,燃遍了整条公路。

    熊熊大火。

    人偶的惨叫声也越来越严重,震得人耳朵疼。

    “叫什么叫!烦死了!”贝贝微微皱眉,一把将手上的人偶扔出了出去。

    被扔出去人偶形成一个圆形的火球,瞬间便消失在天际。

    也是这时,周围的的一切恢复正常,路边又恢复成人来人往的画面。

    宝宝贝贝若无其事的跳上滑板,一个漂亮的姿势,引来周围人的一阵尖叫,待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已经不见了人影。

    两人玩滑板的技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就算是一般的职业选手,也很难是两人的对手。

    另一边。

    “宫泽前辈对不起,我把事情办砸了!”一个身穿和服的女人走到老妪面前,非常愧疚的道。

    她的身上还飘着一股头发烧焦的味道,脑袋那里也是光秃秃的一片,好像被什么烧掉了一样。

    像个小和尚,有些滑稽。

    禾子有些恼怒的摸着自己那光秃秃的脑袋,眼睛里,一片阴狠之色。

    她没想到,两个三四岁的孩子居然有那样的实力。

    还烧秃了她的脑袋。

    居然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给她留!

    她整整留了二十多年的长发,就这么被毁于一旦!

    那两个该死的孩子!

    禾子恨得牙根痒痒。

    “废物!”老妪气得将手中的人偶狠狠的摔在禾子的脑袋上,“没用的东西!居然连两个孩子都对付不了!”

    禾子的额头上立即红肿了一块,她后退了一步,弯着腰,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也没有。

    真正的武士,从不为自己辩解什么,输了就是输了。

    “废物!废物!”老妪将所有的东西都往禾子的身上砸去!

    禾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给我滚出去!”老妪的眼睛里满是怒火。

    “是!”禾子立即双手抱拳,弯了弯腰,然后跪在地上,将身子缩成一团,滚了出去。

    看着禾子滚了出去,武士立即上前,弯着腰道,“宫泽前辈,您千万别生气,那两个孩子毕竟也是楚锦和莫之玄的骨肉,禾子不是他们的对手也是正常的,不如,我们派美子过去,同样是小孩子,美子的实力也不差,而且,这小孩跟小孩之间,是没有防备的。”

    比起禾子来,美子这个名字像是随意了很多,已经是烂大街的那种了。

    闻言,老妪满意的点点头,“嗯,你说的很有道理,就交给美子去办吧,让她务必小心。”

    “是。”武士立即后退着离去。

    宝宝贝贝来到了一处大广场上玩滑板。

    广场上飞满了很多白色的和平鸽,有很多小朋友在给和平鸽喂食物。

    “咕咕!”一只白色的和平鸽直接落在了贝贝的左肩上。

    “嗨,小鸽子你好啊。”贝贝扭头朝和平鸽打招呼。

    “咕咕!”和平鸽也回应了贝贝一声。

    “你这是在跟我打招呼吗?”贝贝非常兴奋。

    “咕咕!”和平鸽在次出声。

    “你好可爱啊。”贝贝停下滑板,来到喷泉边上的椅子上坐下,伸手摸了摸和平鸽的脑袋,“你叫和平鸽,我也叫和平鸽,咱俩真有缘。”

    和平鸽轻轻的啄了下贝贝的手。

    “你是想吃东西了吗?”贝贝歪了歪脑袋。

    “咕咕。”和平鸽用小黑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贝贝,那样子好像是在说“是的。”

    “哥哥,你有吃的吗?”贝贝抬眸看向不远处的宝宝。

    这才发现,宝宝身边跟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子比宝宝稍微要矮一点,大冬天的居然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而且,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怪异。

    “哥哥!”见宝宝不回答自己,贝贝再次出声。

    “妹妹!”宝宝这才应该过来,牵起身边小女孩的手,“走,去我妹妹那里。”

    小女孩微微皱眉,看了眼宝宝的手,眼底浮现出诡异的神色,然后跟着宝宝往前面走。

    宝宝一边牵着她往前走,一边有些奇怪的道,“你的手怎么那么冰啊?”

    小女孩抿着唇,没说话。

    而后宝宝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真是个傻子!小妹妹你穿的这么少,当然会冷。”这样说着,宝宝就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到小女孩身上,“这样你就不冷了。”

    小女孩似是被宝宝的这个动作给吓着了,抬眸看了宝宝一眼,眼底闪过一道异光,她伸手就要拿掉身上的外套。

    宝宝及时阻止住她的动作,“小妹妹你不用担心,我一点也不冷。”

    宝宝今天穿的比较多,脱掉棉袄之后,里面还剩下一件白色衬衫和黑色的针织马甲,衣服虽然厚实,但也抵不过严冬的考验。

    京城的冬天跟冰柜里没什么两样。

    小女孩没在拒绝宝宝的好意,而是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继续跟在宝宝后面走着。

    在宝宝看不到的角度上,小女孩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弧度。

    两人很快便走到贝贝面前。

    “哥哥,你有吃的吗?”贝贝朝着宝宝伸出手。

    宝宝从‘口袋’里掏出两袋面包,一袋递给了贝贝,另一袋则是递给了旁边的小女孩。

    小女孩犹豫了下,然后接过面包,脸上没什么表情。

    贝贝将面包拆开,掰碎了喂给和平鸽吃,“来,小鸽子,咱们吃饭了。”贝贝喂一口给和平鸽,自己则是也吃一口,一点也不嫌弃这是鸽子吃过的面包。

    见此,宝宝立即有些紧张的道,“妹妹,这些鸽子是不能抓的!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会倒霉的!赶快把它放了吧!”这广场上也没多少只鸽子,若是每个人都像贝贝一样,见到鸽子都抓一只的话,那岂不是没鸽子看了!

    宝宝是个非常具有公德心的好孩子。

    贝贝看向宝宝,解释道,“我没有抓它,是它自己飞到我的身上的,可能是饿了吧,对了哥哥,这个小朋友是谁啊?”

    宝宝看了小女孩一样,然后道,“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刚刚玩滑板的时候,我不小心撞到了她,她好像迷路了,从刚刚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其实宝宝是在怀疑这个小女孩是不是个哑巴,只是出于礼貌,并没有说出口而已。

    这正常人,也不会一句话都不说的吧?

    “哦。”贝贝点点头,而后朝着小女孩伸出手,很友好的道,“小妹妹你好,我叫贝贝。”

    小女孩就这么看着贝贝,扇子似的眼睫扑闪扑闪着,还挺可爱的。

    不难看出来,这是个美人坯子。

    过了一会儿,小女孩从伸手握住贝贝的手,脸上没什么表情,握了一下,又很快放开。

    贝贝这才感觉到小女孩的异常。

    她的手上,几乎没有一点点的温度,脸上也是白惨惨的一片。

    简直……不像个活人。

    贝贝微微蹙眉,手指不经意间划过她的脉搏。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她的脉搏正在有力的跳动着,这就代表着,这的确是个人。

    “小妹妹,你是迷路了吗?”贝贝接着问道。

    小女孩看着贝贝,然后点点头。

    贝贝微微眨眼,然后开口,“那需要我和哥哥送你回去吗?”

    小女孩看了看贝贝,然后又看了看宝宝,接着点点头。

    宝宝这下犯了难,挠了挠脑袋,“可是我并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啊。”

    没有目的地,要怎么送?

    “凤凰庄园,”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小女孩突然开口,“我家住凤凰庄园。”

    是那种很空灵的声音,不染一丝的杂质,也非常有辨析度。

    “凤凰庄园?”宝宝有些惊讶的道,“你也住那里吗?我们刚从那里回来呢。”

    小女孩接着点点头,似乎对宝宝刚从凤凰庄园回来的这个事情并不是很好奇。

    贝贝轻轻眯了眯眼睛,然后道,“小妹妹,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美子。”美子看向贝贝。

    “你的名字很好听,既然你现在不认识回家的话,那我就和哥哥一起送你回去吧。”贝贝主动牵起美子的手。

    “谢谢。”美子轻轻吐出两个字。

    宝宝在一旁很惊讶的道,“美子妹妹,原来你会说话啊!真是太好了!我叫莫景行,大家都叫我宝哥哥,你也这么叫就好了。”宝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美子是会说话的!

    她刚刚一言不发,宝宝还以为她是个哑巴呢……

    美子并没有像其他小朋友那么热情,只是看了宝宝一眼,然后点点头。

    可以看的出来,美子的性格挺冷的。

    她越冷,宝宝就越对她好奇,人都喜欢征服有难度的东西。

    “美子妹妹,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安全的送到家的。”宝宝拍了拍胸脯,像个小男子汉似的。

    ------题外话------

    推荐友文《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卿浅

    【撩心女主vs禁欲男主】

    某天,她扶着腰下床后才明白一件事,男人不能撩,撩了会变禽兽。

    前世,她是笑傲大千的尊主,却被逼到同归于尽。

    再次醒来,竟重生到了下位面。

    只是这次她灵根被挖,丹田被破,师傅不疼,师妹陷害,众人耻笑,更惨了是怎么回事?

    瞧不起她?说她废物?

    那就睁大眼睛看清楚,她是怎么再次杀回东域,狂虐前世仇敌!

    王者归来,至尊重生,修不死血脉,练逆世神功。

    逍遥自在,直到一天,美男追杀到家!

    理由是撩他撩出了火,让她负责?

    【坑品五星,放心跳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