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 > 第260章 受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0章 受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260章

    楚阳派了两拨人,分别去了西京和蒙山。

    可是迄今为止,都不曾找到那些失踪的少女。

    反倒是接到了几起报案,说是有妙龄少女失踪。

    因为不能确定蒙山上小山村上有多少的未婚少女,所以,现在也无法确定对方是否已经集齐了处子之血。

    这让楚阳格外地恼火。

    同时,又有那么一点点的焦虑。

    他担心,这些人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霍瑶光。

    元朗再次被召入宫,楚阳的脸色,相当地难看。

    “以你对暗族的了解,你觉得他们现在可能会在什么地方?”

    元朗摇头,“若是皇上不放心,可以直接派人去暗族。”

    “元朗,朕知道你对轩辕治还有几分的兄弟情谊,可是你别忘了,他们父子是如何对你的。什么世子,什么少主?这一切统统都不过是假象罢了。”

    “皇上?”

    “朕实在是没有什么耐心了。要么就是你帮朕将人找出来,要么,就是你们全府人都下狱,你自己选吧。”

    对于这样的结果,元朗并不意外。

    皇上能拖到了现在才出此下策,已经是有耐心了。

    “皇上,微臣愿意一试,只是,不能保证一定会找到。”

    “朕会派人全力配合你。元朗,那可是鲜活的人命。若是不能及时地将人救出来,你们元家,或者是轩辕家的身上,又将背负多少的血债?”

    元朗的脸色微白,点点头,没有说话。

    楚阳现在担心的是万一对方真地成功了,真地催生出一个天赋血脉者,不知道会对霍瑶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他们竟然敢将主意打到了大宝的头上,就说明了,暗族的人,一直想要利用霍瑶光和大宝。

    或许,就是纯粹地为了他们身上的血。

    霍瑶光将一切都安排地很周到。

    无论是西京的武宁侯府,还是霍流云身边,都能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可是,若对方孤注一掷呢?

    黑手一日不揪出来,那就随时有可能会被反噬的!

    元朗答应了,自然是最好的。

    毕竟,他才是最了解暗族的人。

    只不过,元庆对于他的信任,还是有限度的。

    所以,也不能指望着元朗对于暗族的一切都烂熟于心。

    西京,山脚下。

    在一个极其不起眼的小村落里,此时正有一队人马,扮做了普通百姓,带着精良的兵器,敏捷地穿梭在村落之中。

    一间小院里,一位老者咳嗽着从一个草庐里出来,一边咳,一边拿手在鼻间晃着。

    “巫师大人,怎么样了?”

    老者摇头,“失败了。”

    来人顿时就面色不好了,“怎么会又失败了?”

    “这八十一名处子,虽然是年纪都正好,可毕竟都是普通人,若是用她们的血,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成功?”

    来人的眼神闪了闪,“巫师大人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用赫赫族人的血?”

    巫师摇头,“不可。赫赫族人都是需要饮用冰泉水的,他们的血,不能用。”

    原来,对于这八十一名女子,还有这样的一个要求。

    不能是服用过冰泉水的。

    “少主眼下还在蒙山,我们收到消息,大夏皇帝已经派了人进山,我们现在担心少主会被人查到。”

    “蒙山那么大,只是十几个人,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找到的?”

    巫师倒是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少主纵然是身体不好,可也绝对不是好惹的。

    更何况,少主一直都是靠脑子取胜的。

    “话虽如此,可我还是担心。要不,我先带人去接应一下少主?”

    巫师看了他一眼,沉思了一会儿,再摇摇头,“不急。这里有夜明草的消息,不能泄漏出去。上次文昱培植成功了夜明草,就已经引起了霍瑶光的注意。这一次,不能再出岔子了。”

    “是,巫师大人。”

    随后,巫师进入了偏房,然后外面的人就听到了一道轻微的轰隆声,像是青石板在摩擦一样。

    声音并不是很大,只是听起来让人的耳朵有些不太舒服。

    巫师进入地道,很快就看到了被关在地下的这些妙龄女子。

    因为还要用她们的血,所以,暂时不能要了她们的命。

    这里每个人的左手腕上,都被人用纱布包扎着。

    其中有几个,还一脸苍白地躺在了土坑上。

    被人关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不害怕?

    而且,自打被带到这里来之后,她们已经被放了三次血了。

    手腕上的疼痛感是一点,更要命的是,那种从骨子里发出来的恐惧。

    巫师走了一圈,将她们所有人的状态都看在了眼里。

    再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

    “来人。”

    “是,巫师大人。”

    “再去找几个人来备用。我看着底下有几个姑娘怕是要撑不住了。另外,让人给她们多送些好吃的,虽然是被关在地牢,可是她们的身子一定要照顾好了,不然,会影响到我取血的。”

    “是,巫师大人。”

    巫师大人说完,就钻进了正屋里。

    在这种地方,自然不能讲什么享受了。

    屋子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户家的那一种。

    没有床,里间儿也是一张土炕。

    巫师进来之后,先拿着一本儿书就坐在炕上看了起来,两只眼睛里还有一种极为急切的光茫。

    那种东西,想要研制出来,真地是难如登天。

    哪怕是他是全族里最厉害的巫师,也一样是觉得前途渺茫。

    若真地这么好用,这都几百年了,为什么一个炼成的也没有?

    可惜了,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就这么少,只有简单的几句话,想要真地炼制出来,还得靠自己不停的摸索。

    事实上,如果不是没法了,他们又何必挺而走险?

    炼制这种逆血丹,已经有三年了。

    最早其实是在百夷开始的。

    而且选的人,大多也是一些穷苦人家的姑娘,反正因为家里穷,也没有人在意。

    所以,一直也不曾引起官府的重视。

    甚至,就算是有人报案了,也会有当官儿的以为是他们自己把孩子卖了,然后再故意来找麻烦的。

    不过,暗族的人也不笨,不可能永远在一个地方来拐带这些少女。

    事实上,之前也曾对大夏人出手,只是,数量上一直都很少。

    所以,并不足以引起朝廷的注意。

    而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屠了村,应该也不会引起大夏皇帝的注意的。

    说到底,还是他失算了。

    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带着他出门的。

    这下好了,事情闹地这么大,他们还得小心谨慎地躲着。

    更要命的是,他们这么多年,试了无数次,这夜明草的种植,总共也就这么几个地方可以。

    先前文昱住的地方,自然是不能再去了,甚至是离地近了都不行。

    若是这一处再暴露了,那才是真的麻烦了。

    如果不是因为夜明草无法在岛上培植成功,他们又何必如此地冒险?

    可是眼下,都这么多次了,一直无法成功,这又实在是让他有些着急了。

    主子那边催地急,少主这边的情况似乎也不大好。

    所以,他最近取血的次数就比较频繁,同时,一天里头有大半儿的时间都是在药庐里。

    可是即便如此,仍然不能炼制成功。

    没有这逆血丹,他们暗族想要诞生出一位天赋血脉者,只怕是不可能了。

    巫师明白,主子是担心赫连王族的人会对他们出手报复。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样东西一旦被赫连王族的人夺走,他们暗族再想复兴,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必须要想到办法。

    如果逆血丹不能炼制成功,那就得想办法杀了赫连王族的那个天赋血脉,好像是叫赫连广的人。

    有关赫连广的真实身分,知道的没有几个。

    元朗是拐弯抹角知道的,而元庆知道这个消息,却也不可能跟底下的人去分享。

    所以,巫师并不清楚,赫赫族的命定王者,竟然是个女人。

    “巫师大人,少主回来了。”

    巫师一惊,立马就从炕上跳了下来,将书随手一扔,快速地出了房门。

    “少主,您回来了?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一边说着,一边迎上去,将手搭在了他的脉膊上。

    “无妨,只是连夜赶路,有些累了。”

    轩辕治的脸色很是苍白。

    是那种一看便知道是病态的白。

    大巫师连忙将人扶进屋子,然后又吩咐人去备药了。

    轩辕治因为身体的原因,所以几乎是泡在了药罐子里长大的。

    多年来,身上都是一股子特有的药草味儿。

    巫师碰了一下他的手,面色严肃,“少主,您的手太冰了。属下这就让人去烧水,您还是先沐浴驱寒吧。”

    “无碍。你这边的进度如何了?”

    巫师摇摇头,“不太顺利。”

    轩辕治清隽的脸上,闪过一抹失望,再抬眸时,眸底已是一片清淡。

    “无妨,哪怕是不成功,咱们也做出了努力,将来,祖宗也不会怪我们不尽力。”

    这话,让巫师觉得有几分汗颜。

    “少主,您的身体不好,最好还是先不要外出了。”

    轩辕治轻笑,“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没有什么大碍。况且,之前不是说了,因为用了红果,我的心疾好了许多。”

    巫师的眼睛亮了一下,“的确如此。少主现在的身体的确是比以前要强健了许多。若是能再得到一颗红果,兴许少主的身体能更进一步。”

    轩辕治的眸光闪了闪,“那红果可是赫连王族的至宝,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要说,应该也不难。听说,这东西是从武宁侯府得来的?”

    轩辕治点点头,“据说是霍瑶光得了奇药,后来专程送过去给霍夫人调养身体的。”

    “少主,这逆血丹一日无法炼制成功,我们就一日无法离开此地。这夜明草想要培植起来,极其困难。若是此处被人发现,我们将会前功尽弃。”

    轩辕治看向他,“有什么话,直说吧。”

    “少主,待您在此处调养几日,便先回岛上吧。那里毕竟才是我们暗族人的地盘儿,在这里,属下始终觉得还是太危险了。”

    “能有什么危险?若是楚阳真有本事,那就只管放马过来。”

    相较于轩辕治的嚣张狂妄,巫师则是表现得格外谨慎。

    “少主,您是我们暗族的下一任族长,您可不能在这种事情上太任性了。轩辕一族的嫡系血脉,您可是唯一的一个了。”

    轩辕治轻笑,“你怎么忘了,我父亲可是还有一个儿子呢。”

    巫师的神色一暗,“不过是一个杂种罢了,他有什么资格来继承暗族?少主,难道您也要看着我们暗族偌大的基业,就交到一个外人手上吗?”

    轩辕治的眸中,微不可察地闪过了一道暗茫。

    是极为喜悦的那一种。

    听到有人贬低元朗,他的心情就莫名其妙的好。

    他知道元朗是自己的亲哥哥,甚至,在外人看来,元朗才是嫡出的那一个。

    可是那又如何?

    到了暗族,他才是被族人们认可的少主。

    想到了自己这副残破的身躯,轩辕治的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明明都是父亲的儿子,为什么他就天生患有心疾?

    如果自己和元朗的身体交换了,那现在的处境,必然就会大大的不同了。

    对于元朗,他是嫉妒的。

    虽然他必须承认,元朗一直待他极好。

    可是那又如何?

    自己虽然是得到了暗族人的拥戴,可是这身体,却委实地不争气。

    早些年,若是自己的身体争气,又怎么可能会让父亲手中的部分势力落到了他的手上?

    眼下,自己的伤也调养好了,身体也有了好转,总算是可以走出小岛,为父亲做些事了。

    “启禀少主,热水已经备好了,请您沐浴。”

    巫师转头,“抬进来吧。”

    “是,大人。”

    这种地方,是不可能有地龙的。

    而在西京,这个时候天气还是很冷的。

    屋子里燃了炭盆,同时,又早早地让人将火炕烧上了,可是即便如此,对于轩辕治这种身体畏冷的人来说,还是不够暖。

    巫师出来之后,就再次进了草庐。

    若是自己能早些将逆血丹炼制出来,兴许,这一切就都会发生改变了。

    另一边,明镜追了大半个蒙山之后,终于还是有所发现。

    “王爷,这些很明显是被人为砍下来的。”

    明镜仔细地看过之后,再跃至树梢,细细观察之后,才指了一个方向,“在那边。”

    “是。”

    一直到了正月十六这天,明镜才一脸的恼恨,“可恶,我们被耍了!”

    从他一进入蒙山开始,对方应该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来意。

    所以,这么多天,一直都是在故意地跟他玩儿着躲猫猫。

    这里所有的痕迹,都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

    目的,就是为了将他们拖住。

    而眼下,他们则是真正地被困住了。

    这是一个阵法。

    具体是什么阵,明镜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无论他们怎么走,好像都是走不出去的。

    这里就好像是被人施了咒一样,将他们围困在这里,不得脱身。

    不过,明镜何等聪明之人,就算是不知道这是什么阵法,也不可能一直被困着。

    只是,这种阵法还当真是有些凶险。

    稍有不慎,就会被算计地死无全尸了。

    被困之后,饶是他小心翼翼地指挥着人破阵,仍然有两名手下惨死于乱箭之下。

    因此,明镜就更不敢大意了。

    而京城的楚阳一直没有明镜的消息,自然也是心急如焚。

    只是他远在京城,压根儿就是急了也白急。

    好在,明镜等人在被困的第四天,终于破阵了。

    而代价,就是明镜受了伤。

    虽然不重,可也不能算是轻伤。

    手下的人再三劝阻,想要让他暂且养伤,可他不肯,从蒙山出来之后,便让人拿出了地图。

    早先文昱种植夜明草的地点,早就被楚阳给他圈了出来。

    而明镜也知道古砚已经派了一队人过去,只是至今没有任何的收获。

    明镜看着地图,再根据那里的气候,仔细地分析,最终,锁定在了西京偏北一些的位置。

    “王爷,您为何确定是在这里?”

    “古砚说过,夜明草对于生长环境很是苛刻。而先前能在这里培植成功,那么必然就会在类似的地方有驻点。而他们行事谨慎,在这里有了一个据点,断然不会再在附近找了。”

    明镜说地没错。

    古砚派去的人,以文昱当时的小院为中心,在方圆十里之内展开了搜索,毫无发现。

    之后,古砚又飞鸽传书,命他们将搜索的地点扩大到了二十里,可是仍然没有消息。

    而明镜想到了自己之前在蒙山上的遭遇,便认定了对方是一个极为擅长布局之人。

    所以,对于夜明草的种植,对方定然也是极为谨慎的。

    因此,明镜敢肯定,不会脱离了西京这个地方。

    要么就是在其管辖区域之内,要么就是在其周边。

    对方大费周章地将他吸引住,然后再困住,无非就是想要拖住他的脚步。

    所以,这说明了对方其实是有些害怕的。

    他们害怕自己会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地,所以,一定会再给自己设置障碍的。

    于是,明镜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你们两个,先去这个位置,记住,我宁可你们查地慢一些,也千万不要暴露了你们的身分。”

    “是,王爷。”

    “你们三个,乔装成商人,在这个位置去查探,记住,你们是做药草生意的,还有,千万不要刻意地去打听夜明草,你们要做的,只是打听出附近什么地方种植药草的最多,品相最佳的就好。”

    “是,王爷。”

    还余下几个,明镜就暂且让他们先跟在自己身边。

    “只要查到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还有,切记,一定要小心行事。对方极为狡诈,我不需要你们查地多么详细多么精准,只需要一个大概的消息就可以。”

    “是。”

    “好了,大家各自行动,我会在西京城内的静王府等你们消息。有事,可以先去找当地的郡尉府帮忙。”

    “王爷,若是对方有逃跑的意向呢?”

    “先要报信,确定消息送出去之后再有所行动。记住,你们最好是不要擅自行动,对方的实力,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想你们平白地送了性命。”

    明镜这话绝对不是在唬他们。

    对方有本事布下这样凶险的阵法,就足以说明绝非泛泛之辈。

    而这样的人,若是当真到他们的边关捣乱,那绝对是一个大麻烦。

    所以,必须要尽早地找出他们,然后一网打尽。

    楚阳收到了明镜的信,得知对方的手段之后,当真就有些担忧了。

    无论如何,明镜都不能出事。

    这么多年,十六哥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乃至到了现在,身边连个知冷知热的女人都没有。

    他已经亏欠十六哥太多了,不能再让他为自己有所牺牲了。

    次日,收到了静王府管家的传书,楚阳当即就黑了脸。

    “古砚,你即刻启程,前往西京静王府,无论如何,都要守在十六王爷的身边,确保他无恙。”

    “是,皇上。”

    一看皇上的脸色,古砚就猜到了事情的可能性。

    能让皇上如此紧张,甚至是直接将他派出去的原因不多。

    十有,是十六王爷受伤了。

    而当古砚快马加鞭地赶到了西京之后,才发现事情比他想像地还要糟。

    因为,十六王爷中毒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