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1258章 夜冥,我很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58章 夜冥,我很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也向你坦诚,我忘不了你,永远不会忘记,我是爱你,现在爱,将来会一直一直的爱,谁都不能将你从我的记忆和旧时光里拿走,你住在我的心里头。35xs”

    “这些年,我时常会做噩梦,梦里你丢下我,不要我了,所以姐,现在你是真的不要我了,对么?”

    唐沫儿盈亮的澄眸里迅速覆上了一层晶莹的泪光,她抬眸,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谁能不感动?

    被这样的人如此深爱,她亦动容。

    但是,她承受不起。

    因为,她给不了他半分回应。

    况且,他有他的使命,有他的人生。

    唐沫儿阖了阖红唇,说出了最残忍薄情的话语,“对不起,我无法接受,以后我们别见面了,我不想看见你。”

    以后我们别见面了。

    我不想看见你。

    陆夜冥一下子觉得撕心裂肺,因为心里的疼痛来的太迅太猛,他的眼眶里落满了血丝,睚眦欲裂。

    是她填满了他的人生。

    她是他人生里唯一的色彩。

    他不想被抛弃。

    被丢下。

    唐沫儿再次关门。

    但是陆夜冥的长腿顶在那里,坚定而偏执的。

    唐沫儿突然想起多年前那个清隽的男孩子,他是那样的孤独。35xs

    某一天她突然闯了进去,就如母亲所说,她成了他一生的心魔。

    她丢下门把,转身而去。

    但是走不了,一只大掌探了过来,拽住了她纤细的皓腕。

    她想走。

    他强留。

    她不曾回眸,但抬眼间,滚烫的泪珠从眼睛里崩腾而下,一下子让她泪流满面。

    陆夜冥执拗的拽着她,此刻的他退去了所有潋滟的光环,任由孤独和几分脆弱将他整个吞没。

    修长的手指拽了拽她,很轻的幅度,却是那么的留恋,彷徨,无助。

    少年名动天下的陆夜冥,在此刻眼角全然发红,就连语气里都藏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讨好和求全,“姐,别丢下我,好不好?”

    唐沫儿几次抬起眼,想抑回眼里的泪,但是没有用,滚烫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控制不住。

    她索性不转身了,只是垂眸看着他紧握的手,“夜冥,我很痛”

    她喊痛。

    不知道痛在哪里?

    陆夜冥心里如刀刺,倏然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不舍伤她一分。

    他舍不得她痛上一点点。

    唐沫儿趁机将公寓大门关上了。闪舞.

    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陆夜冥发红的眼角缓缓垂了下来,颀长的身躯微弓,“呵”,他从喉头里溢出一道自嘲而薄凉的低笑。

    他知道,他被抛弃了。

    她不会再要他了。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转身下了楼。

    梵门看着这一幕,跟了主子这些年,第一次见主子如此黯淡灰败的神色。

    他想,主子也很喜欢君姑娘的,但是大xiao jie让主子疼。

    公寓里。

    唐沫儿无力的贴在门板上,这时她觉得喉头腥甜,伸手捂了一下,她柔白的手心里全是血。

    她吐血了。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身体,她知道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这时“叮铃”一声,公寓门铃又响起了,外面传来一道灵动好听的声音,“沫儿姐姐。”

    是卿卿。

    唐沫儿迅速抽出了几张纸巾,将嘴角的血渍给干净了,然后她打开了门。

    “沫儿姐姐。”君夕卿走了进来,拉住了唐沫儿的小手。

    唐沫儿眼眶发红,一看就是哭了很久的样子,再加上她脸色发白,君夕卿柔软而担心的看着她。

    唐沫儿摇了摇头,反握住君夕卿的小手,“卿卿,夜冥现在一定很伤心,他是一个很孤单的人,以后不要让他一个人,多陪一陪他。”

    君夕卿灵动的水眸里缓缓溢出了感伤,她陪不了陆夜冥,她很快就要走了。

    “沫儿姐姐,我陪他没有用的,他想要作陪的那一个人是你,二十年的时光,你在他的心里无人能取代。”

    “你陪着他,他会像正常人一样,有几个喜爱的女子,生几个孩子,他会笑,会温柔,会幸福,会将自己过得很好。”

    “可是,若没有你在他的身边,那一切变得毫无意义,他本就是薄冷的性情,谁都不知道他会过得怎么样。”

    “沫儿姐姐,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当时不该揭穿他,他爱着你,没有错,你在他心里生了根,发了芽,如藤蔓一样与时光共滋长,若你离开他,对他是何等的残忍?”君夕卿低低道。

    唐沫儿勾了一下苍白的唇,“越是这样,我越要推开他,不是么?”

    “以后不要再为了我,以身犯险,让他冠以慕容姓,君临天下,作为他的姐姐,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护着我,总要让我也护他一次吧。”

    “沫儿姐姐”

    唐沫儿温柔的打断她,“我陪不了他了,这世上根本就无彼岸花。”

    什么?

    君夕卿灵动的瞳仁倏然一缩。

    她侧眸看向书桌上那朵彼岸花,本来妖冶的红色花朵已经衰败。

    唐沫儿握紧了君夕卿的小手,“卿卿,如果有一天我不在夜冥身边了,你一定要陪着他,年少懵懂滋生的爱慕如何抵得上后来相知相守的相伴,在他脆弱孤独的时候,你会更好的走进他的心里,他是一个长情而痴情的人,若是他爱上你,纵然缺憾,亦可圆满。”

    君夕卿心里一跳。

    公寓楼下。

    陆夜冥没有走,繁华的大街上靠边停着一辆豪车,泛着蹭冷光芒的限量版豪车像至尊的帝王般停在那里,陆夜冥双手抄裤兜里几分慵懒颓废的倚靠在车身上,夜晚的冷风轻轻拂动着他额头的刘海,薄华潋滟如斯的男人吸引了一路的目光。

    这时两道明亮的车灯投射了过来,一辆劳斯莱斯停了下来。

    驾驶车门打开,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躯走了出来,顾墨寒。

    顾墨寒一身黑色薄呢大衣,里面同色的西装,西装上是流苏的银针,熠熠发光,刚从高层商务会议上下来,他迈着沉稳从容的步调走了过来。

    “夜冥,你来了?”他停在了陆夜冥的面前。

    陆夜冥抬眸,看着顾墨寒。

    顾墨寒看到了他发红的眼角,他眼角里深藏着骤痛和惘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