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1680章 今天晚上,我可以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80章 今天晚上,我可以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公交车。

    陆夜冥牵着君夕卿的小手走了进去,陆夜冥是不知道坐公交车有投币这件事,所以公交车的司机迅速叫住了他,“帅哥帅哥,投币,两个币。”

    两个币,也就是两块钱。

    陆夜冥蹙起了一下英气的剑眉,他身上从来不带钱的,连支票也没有,倒是偶尔会放张烫金黑卡,现在骤然听到“两个币”,这是什么神仙东西?

    “师傅,我有的。”

    君夕卿就知道陆夜冥没有钱,像他这种身份地位的男人肯定不会带币啊,不识人间烟火之气。

    君夕卿从自己的包包里翻出了两个硬币,投了进去。

    两个人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君夕卿坐在里面,陆夜冥坐在外面。

    一个大妈迅速笑道,“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从来没有见到这么漂亮标志的人儿,姑娘,你和你男朋友结婚了没?”

    今天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她的男朋友,君夕卿也没有解释,她摇了摇头,“大妈,我们没结婚。”

    “但是,我们有儿子了。”

    君夕卿的话刚落下,就听见身边的陆夜冥给幽幽的补了一句。

    “…”

    “天哪,你们都有儿子了,那怎么还不结婚?姑娘,听大妈的,这未婚先孕吃亏的可是女人,赶紧和你男朋友把婚给结了。”大妈道。

    未婚先孕…

    君夕卿知道自己是未婚先孕,但还是第一次听说“未婚先孕”这个词。

    陆夜冥伸出健臂,优雅里透着小慵懒的随意搭在了她的椅背上,那敞开的精硕胸膛像是若有似无的将纤柔的她给护在自己的怀里,他低下头,覆在她耳边低低道,“卿卿,想不想跟我结婚?”

    “不想。”君夕卿说了两个字。

    “呵。”陆夜冥从喉头里溢出了一道低笑,手臂往下,搂住了她莹润的香肩。

    身边的大妈还在道,“一个女人把一个孩子拉扯大可是很不容易很辛苦的。”

    陆夜冥阖动着眼睑,柔韧的薄唇贴上了她的秀发,轻轻的亲了一下。

    君夕卿伸手推他,“你干什么,有人看到的。”

    陆夜冥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英挺的肩上,“困么?闭上眼睛先睡一会儿,什么都不用想,今天晚上我会陪在你们母子身边的,有我在。”

    他挺括的肩膀可以为任何人遮风挡雨。

    他好像说了好几次的“今天晚上”了,君夕卿颤了颤纤长的羽捷,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陆夜冥,明天就要回沐家堡了,沐家堡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先回a国吧,治疗眼睛。”

    陆夜冥搂着她,鼻翼里都是她身上清甜的奶香,他勾着薄唇笑道,“好,都听你的,等明天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不到我了。”

    君夕卿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明天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她的第六感一直是很灵验的。

    君夕卿抬起头,一双灵动的眸子落在了陆夜冥的俊脸上,“我怎么感觉你是在骗我…唔!”

    陆夜冥吻上了她的红唇。

    他竟然吻了她。

    君夕卿迅速伸出两只小手抵推他,但是陆夜冥的身体里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任她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陆夜冥含住她的红唇,吻得十分的温柔怜惜,长舌撬开了她的齿关,勾住了她的小舌允…

    君夕卿感觉到了他这一个亲吻里的温存与缠绵,他好像在不舍着些什么,深深眷恋着什么,抱歉些什么,告别些什么。

    很快,陆夜冥松开了她的红唇。

    他将挺括的后背向后靠了靠,另一只手抄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回去再吻吧,我怕控制不住了。”他覆在她的耳畔哑声呢喃道。

    君夕卿一下子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他将手抄进裤兜里也有藏藏掖掖的意思。

    他已经向她求-欢很多次了。

    君夕卿不自在的扭过了头,小脸对着窗外,小脑袋枕在他挺括的肩上轻轻的闭上了眼。

    她睡着了。

    睡的迷迷糊糊就感觉自己一直在男人的怀抱里,他将她抱得很紧,恨不得将她给揉进他的骨血里一样。

    看着她恬静的睡颜,陆夜冥一遍遍的亲吻着她散发着香气的长发,“卿卿,我一定会回来的,不过…如果我回不来,一个人将儿子带大很辛苦的,辛苦了卿卿。”

    陆夜冥抬头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回家的末班车疾驰在路上。

    ……

    回到了度假酒店,君夕卿也醒了,两个人进了房间,小皮皮在月嫂的屋里睡了。

    陆夜冥坐在床边,君夕卿蹲下身卷起了他的西裤裤腿,他的膝盖被摩托车撞了,上面血红的一片。

    君夕卿迅速拿出了小型的医药箱,帮他处理着膝盖上的伤口,“疼不疼?”

    陆夜冥垂着幽深的眼睑,虽然看不到她,但是可以感觉她正对着他受伤的伤口温柔的吹了吹风,无法言喻的心疼。

    陆夜冥心里柔软的不可思议,他摇了摇头,“不疼,一点都不疼。”

    “我轻一点。”

    君夕卿动作轻柔的帮他包扎了。

    收拾好了这一切,君夕卿将医药箱放回原地,她开口道,“现在很晚了,我先去洗澡。”

    陆夜冥幽深的眸子就落在了她的小脸上,无声的瞧着。

    君夕卿觉得自己一点都看不出他失明的样子,他城府深,高深莫测的,就算失了明也跟正常人一样的。

    现在他盯着她看,不说话,压迫性的强大气场,空气里都蔓延出一股焦灼的灼热和无声的暧-昧。

    “卿卿,今天晚上,我可以么?”

    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他沙哑的声线。

    君夕卿低下小脑袋,“不可以!”

    她进了沐浴间。

    ……

    很快,君夕卿洗好澡出来了,她抬眸看去,陆夜冥已经不在房间里,阳台的窗户开着,外面伫立着一道颀长俊拔的身躯。

    君夕卿走过去,陆夜冥单手抄裤兜站在阳台上,外面舒爽的冷风将他身上的黑色衬衫吹得鼓鼓作响,他另一只手的两指里夹着一根香烟,在吞云驾雾。

    外面璀璨的霓虹灯镀在了他精致到一塌糊涂的俊颜上,烟雾缭绕更为他镀上一层瑰丽的魅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