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步步逼婚:军少宠妻入骨 > 第644米 小妖精很伤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44米 小妖精很伤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放下电话的猎嫣缓了一会儿,才看向对面的猎天,“哥,你说丫头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看着妹妹担心的面容,猎天分析道,“她刚刚不是说,是在马路上看见了湛凯贤的背影么,所以她可能是真的看见他了。”

    “都怪我,是我说栗子很香湛才出去给我买的,要是被歌儿发现可怎么办才好?”猎嫣满是自责,她觉得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让湛凯贤出去,但她真的只是无意间说了一嘴,当时她们在一起看电视剧,见到里面的人在吃板栗,她随口一说感觉味道很香,没想到湛凯贤起身就走说去给她买去。

    “你也别太担心了,刚刚不是骗过她了吗,如果她再发来视频或者打来电话,你让湛凯贤接就是了,相比之下他更知道如何和应付你这闺女。”

    范可心也跟着点了点头,“没错,你啊就是太心虚,所以一旦话说多了,是个人都会感觉出你的不对劲来。”

    “主要是我太过紧张,我真得是太担心,担心沐歌知道情况之后,会发脾气会动了胎气。”

    “你也别太担心了,我们大家都在想办法,也许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了。”范可心安慰着猎嫣,其实她心里也没底,因为她们一直多方势力在调查此事,但却依然毫无音讯毫无进展,可见湛凯贤的清白有多难证明。

    几个人正愁眉苦脸的说着,就见湛凯贤拎着板栗烤红薯走了进来,“我回来了。”

    猎嫣连忙起身走到他身边,“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让你出去买东西,你不出去的话沐歌就不会看见你的背影了。”

    湛凯贤拍了拍妻子的手,他以为她们不会知道,所以在进门后他并没说在路上看见了枭墨轩的车子,“不碍事,我在发现枭墨轩的车子后,就立即躲了起来,所以我的背影不过一闪而逝。”

    “刚刚歌儿打来电话,问你在不在我身边,我按照哥哥写的跟她说你吃坏了东西拉肚子,所以吃了药睡下了,让你明天早上起来再给她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过来吃板栗和烤红薯,味道真的不错。”他嘴角挂着笑牵着猎嫣的手回到沙发上。

    “这个时候了还能吃得下去,明天你要怎么跟她说,如果她要视频又该怎么办,这地方她太过熟悉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枭墨轩的公寓,我们该怎么办?”猎嫣显得那么不安,只因为担心沐歌知道实情。

    “别担心,打电话的事情交给我,至于视频我有办法拒绝。”反正这么多天都过来了,努力瞒着就是了。

    猎天见他这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很是好奇的问了句,“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如果担心能解决问题,这件事情岂不是早就解决了?”他知道自己的事情牵动着多少人的心,更知道他们动用了多少关系多少人力物力,可是担心又能如何,该解决的不还是解决不了?

    猎天伸出大拇指来,“我给你点个赞,难怪你能隐忍身份做卧底那么多年,并且成功打掉那么庞大的黑暗势力,可见你这颗大心脏不是谁都能比的”

    湛凯贤笑了笑转头对妻子说道,“我去洗个手,回来给你剥栗子。”

    猎嫣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头有点酸涩,“哥,举报他的那个人,你可有办法见到?”

    猎天挑了挑眉头,“易林可以帮忙,只是见到之后你又能做什么?”

    “我去问问他,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要通过湛凯贤的手救他出来,还是想要钱财?”猎嫣以为他将此事爆出来,无非就是这么两个可能,既然如此她满足他就是了。

    “你还真是天真,如果他的要求这么简单,你觉得枭墨轩还会任由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什么意思?也就说这个人不要钱,不要自由,要的就是拖湛凯贤下水?理由呢?”猎嫣有点不能理解,更想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么说吧,或许湛凯贤只是替沐歌和枭墨轩挡了灾。”猎天这几天也看出了些门道,湛凯贤之所以这么不积极的去证实,或许也是在等,等枭墨轩找到背后的主谋。

    只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这件事情才能算完,否则就算他找到证据证明清白,那么这些人还会用别的办法别的手段来找他们的麻烦。

    范可心有些呆愣的看着猎天,“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是冲着沐歌和枭墨轩来的,对湛凯贤动手就是为了牵制沐歌和枭墨轩?”

    “不然呢,这么多年前的案子被突然抖落出来是为什么?据我了解湛凯贤没得罪过什么人,即便得罪了也都是多年前破获案件中的大人物,而这些人早已被执行死刑,你再想想枭墨轩和沐歌最近的动作招惹了多少人?”一桩桩一件件的大案要案都经他们手告破,又扫除了多少违法乱纪黑暗交易的公司,这些人那个能不恨他们?

    “可是,没准是那些大人物手下的人想要报复呢?”

    猎天摇摇头,“傻媳妇儿,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是那些大人物的手下,你觉得凭我们这么多方人的调查和搜索,会没有一点蛛丝马迹让我们可寻?”

    范可心明了般的点了点头,“嗯,也对哦,我真的是脑子太笨了,之前还听沐歌说一孕傻三年,现在想想还真有点道理。”

    猎天表情一僵眸色一冷,“听那丫头胡说八道,真要是一孕傻三年,你觉得她的反应会那么敏捷?”

    说道沐歌,范可心也绝得这丫头太过精明,“歌儿的脑子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应付得了的,也就枭墨轩娶了她,换成别人那日子还真不敢想象。”

    “我怎么听你们两个越说心里越没底呢?”猎嫣皱着小脸,不安的情绪越发明显。

    从洗手间出来的湛凯贤听见媳妇儿的话,立即走到她身边安抚着,“别听他们两个人乱分析,你只要相信清者自清就没错。”

    望着坐到身边的湛凯贤,猎嫣一脸疑惑,“可是……”

    没等猎嫣把话说完,湛凯贤便出声打断,“老婆,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我们平静面对就好,不是说好了尽人力听天命。”

    看着湛凯贤坚定的眼神,猎嫣的话没再继续,而是点点头赞同的道,“你说的对,尽人力听天命。”

    猎天望着他们二人,原本想要说点什么却也没再言语,因为有爱的人总是充满力量,那怕他们面对的是一座很难翻越的大山,他们依然会鼓足勇气向上前行。

    “对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应该考虑换个地方住了。”湛凯贤突然觉得不应该住在这里,沐歌那么聪明,这会儿是没反应过来,假如她一点真正的有所怀疑,势必会寻找他们的身影,而第一站很可能就是这里。

    “嗯,我也这么觉得,是该换个地方住,住在这里终究不太踏实。”

    看着两个男人商量着要搬走,猎嫣问了句,“那我们要住到哪里去?”

    湛凯贤率先回答,“我打个电话给夜行,看看他能不能帮忙给找个房子,我们对这里不熟,找起来比较麻烦。”

    正说着就听见有人敲门,几个人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猎天率先起身,“我去看看。”

    来到门口透过门镜向外面瞧了瞧,见是振哲猎天连忙说了句,“别担心了,是振哲。”

    见房门打开振哲笑着出声,“叔叔好。”

    “你怎么来了,家里的东西都还没吃完呢。”他以为振哲是来给他们送东西的。

    “叔叔,这次不是来送东西的,是来搬东西的,枭总打电话让我带你们去另外一个地方住。”

    猎天看向湛凯贤,“你这姑爷行啊,想到一起去了,那就赶紧吧。”

    湛凯贤看了眼猎嫣和范可心,“不用你们两个,我们俩收拾就成了,反正也没有多少东西,一会儿就好。”

    “没错没错,你们俩就坐着好了。”

    “我来收拾冰箱。”振哲说着拎着箱子朝着冰箱走去,湛凯贤和猎天也都给自回到卧室整理起自己的东西。

    半个小时后,振哲按照枭墨轩的吩咐,将几个人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叔叔,你们在这里安心住下,有什么事情或者缺少什么给我打电话就好,我会第一时间给你们送过来。”

    “成,那就麻烦你了。”湛凯贤笑着应声。

    “叔叔客气,应该做的。”

    猎天在查看了一圈情况之后,来到振哲的面前询问道,“振哲这房子是谁的,看着不错环境也不错,我们住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

    “不会的,这里是枭氏集团接待贵宾的房子,所以你们安心的住。”

    “哦,那就好。”听他这么说猎天也踏实了不少。

    振哲笑着点点头,“那你们先休息,我就先走了。”

    “振哲吃饭了没有,没吃的话吃过饭再走,很快就做好的。”猎嫣见振哲跟着跑来跑去,心里很不好意思,所以想留他吃顿饭再走。

    “谢谢阿姨,我吃过了,等下次有机会再来尝尝叔叔的手艺。”

    猎嫣笑着应声,“那行,吃过了就不留你了,知道你们都忙。”

    “好,再见。”

    振哲走后,几个人也开始收拾起行李来……

    ——*——

    另外一边,从甜品店跑出来的妖精一边走一边咕哝着,“没事,不就是表白被拒了么,一回生两回熟。”

    跟上来的叶子在听见她的话后,立即拍手叫好,“没错,这才是我认识的妖精,有着打不到的精神才对。”

    “你怎么跟出来了,我想一个人走走。”

    “一个人走多孤单,我陪着你不是更好,再说了万一碰见个流氓啥的,我还能帮你独当一阵子,免费的保镖多好啊?”

    “我倒真想碰见一个流氓,这样我还能发泄发泄。”她现在是真的一肚子火,想想夜行那冰冷的态度她就忍不住伤心难过。

    叶子淡淡一笑,“行了,努力过了,争取过了,你也算没有遗憾了不是么,又何必为此苦恼纠结?”

    “你不懂,我这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可是结果呢我竟然比别人晚了一步,多憋屈啊。”她气的不仅是夜行不喜欢自己,更气的是自己为什么没能早一点认识夜行,如果她和小白出现的顺序颠倒,结果或许就大不一样了。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有缘无分,你们今生注定无夫妻之缘,既然老人们都说强扭的瓜不甜,你何不转移视线,去发觉真正属于你的那个人?”

    “唉,算了,既然他这么不喜欢我,我就永远的离开他好了,至于找不找得到真正属于我的人,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我现在没心情想。”

    听见她说要永远的离开夜行,叶子很是不解的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打算离开这里回家去吗?”

    “为什么要回家去?”好不容易出来的,她可不想因为夜行的拒绝就回去,那样被哥哥知道了会瞧不起她的。

    “你刚刚不是说要永远的离开夜行么?”

    “我说离开他,又没说要离开这里,就是不打算再见他而已。”她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了,觉得他对她太过小气,不过是三个月的朋友相处,他都觉得太过麻烦。

    叶子试探着为夜行说好话,“其实夜行这么做,可能也是为了你好。”

    “打住,好不好的我自己心里有数,为什么他觉得对我好就是好呢?”

    见她不想说,叶子便没再继续,“算了算了,不说他了,我们现在是回学校,还是去医院啊?”

    “去医院干嘛?你不舒服吗?”妖精转头看着她,以为她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景艳艳不是在医院呢么?”

    “嘶,你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哪里不舒服了呢,她在医院我们去干嘛?”她可不想看见那个欠揍的女人。

    “昨天我们那瓶水我们不是还剩下好多么,我寻思着要不要给她送点水喝?”

    妖精此刻正是一肚子火,听说要给景艳艳送点水喝自然是乐意去的,“成,这么好的事情当然得去了,走。”

    两个人调转脚步,朝着医院走去,“妖精,那个于超总让我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你说他到底是个什么人?”

    “啥意思,难不成你觉得他还有第二个身份?”

    “说不准,就是觉得他很不一样,看着有点别扭。”叶子觉得自己有点看不透这个男生,看似外表柔弱无力的样子,但叶子觉得他并非真的柔弱,只是佯装出那种很好欺负的样子罢了,至于为什么要伪装她现在还弄不明白。

    “先不管这么多,既然昨天有他一份,那今天这水自然也要给他送点。”虽然这事景艳艳才是主谋,但于超可是帮凶,要不是他她也不可能喝了那有问题的水,然后好一顿折腾,所以这笔账也要记在他头上一份。

    “不过问题是,咱们俩怎么才能让他们喝下去这水呢?”

    妖精眨巴着眼睛,“见机行事,总能找到办法的,反正咱们下午晚上六点才有课,这会而有时间跟他们磨。”

    叶子点头,“嗯,这话也对,慢慢磨总能找到机会。”

    “我说你怎么知道她在哪个医院的?”

    “这还用问,她们家那么有钱,景艳艳自然会选择最好的医院了。”

    妖精慢半拍的点点头,“嘶,你这脑子就是厉害,不过咱们去之前要不要给少格打个电话啊?”

    “不用,先去看看情况再说,我不想给他找麻烦。”

    “咱们去干咱们的事情,又没让他帮忙,不过就是顺路看看他,怎么能是找麻烦呢?”

    叶子转头看了她一眼,“妞,你是不是傻,医院是谁的地盘?”

    “少格和邢宝刚的地盘啊,之前不是说他们俩在这个医院么,而且说话都很有分量的那种。”

    “所以啊,我们在医院里找别人的麻烦,要是被院方领导知道我们俩跟他们是朋友关系,你说他们会不会受到牵连?”

    妖精后知后觉的拍了把脑门,“哎呦我去,我还真没往这地方想,那咋办,咱还在医院动手不?”

    “不是说了么,见机行事,有机会就动手,先让她尝尝喝过那水之后的滋味再说。”叶子之前还想着先等景艳艳道歉认错,之后再让她尝尝这水的味道,但见妖精心情这么不好,索性让她找点事情做,这样她也能好受一点。

    当两个人来到医院,看着景艳艳的病房门口时,两个人愣在原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