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烽火文途 > 第六百三十三章:大文岂有懦夫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三十三章:大文岂有懦夫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此次蒙哥和忽必烈二人率领蒙古军来袭,随军的六境武将共计十二人,都是蒙哥和忽必烈的麾下将领。

    其进攻宋凯所镇守关卡的,正是蒙哥麾下的兀良合台、阿术父子。

    兀良合台早年曾是蒙哥的贴身护卫,武力过人,乃是蒙古建国元勋速不台之子。

    其子阿术虽然年纪刚过三十,但是一身武力丝毫不逊色于其父,统军能力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被誉为兀良哈部之子。

    父子二人一个六境七重,一个六境五重,实力俱是剽悍无,带着麾下部队沿着山道一路冲驰,很快便来到了宋凯所镇守的关卡。

    瞧见前方密密麻麻拥挤在窄道的冥骨战士,兀良合台怒目微眯,沉声道:“阿术,此人邪术了得,你我合力,先以青木通海神通破了这些骸骨亡魂。”

    “喏!”阿术应了一声,拔出腰间短刀,划破掌心,以鲜血祭染刀锋,随即单膝跪地,挥刀直插身前地面。

    下一刻,汹涌的木系灵能自地底冲腾激荡,势要撕裂地面往外爆发。

    可是,没等那股灵能激荡到巅峰,覆盖着整座钓鱼山的护山大阵缓缓运转,无形之力瞬息弥漫而至,将所有侵入地底的木系灵能尽数瓦解并吸收。

    不料自己的攻击竟然被如此瓦解,阿术不觉一怔,随即抬头道:“阿爸,这儿有古怪。”

    “那直接杀进去吧!”兀良合台浓眉紧皱,冷喝道,“不过一些三四境层次的亡魂,还挡不住你我二人!”说话间,他已经身形稍矮,犹如猿猴一般向前蹿出,手弯刀绿光席卷冲腾,势要攻入冥骨战士们组成的阵型。

    瞧见兀良合台杀入阵,阿术急忙握紧短刀紧随而,刚刚靠近,迎面已经有十余名冥骨战士挥舞战刀杀来,一股阴寒至极的冥河死气也如潮水般扑面而至。

    虽然说阿术及时放出护体灵光挡住了这些死气,但是那伴随死气而来的浓郁潮气依然将他一身衣裤尽数打湿。

    毕竟是六境武夫,阿术以青木通海真气遍布身躯以后,四周的冥骨战士根本伤不到他分毫,反而是阿术挥舞短刀,接连粉碎了数十名冥骨战士。

    方才杀入骸骨堆片刻,阿术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怒啸,听出兀良合台声音的惊骇,他不禁心头一跳,刀速当即加快,化为重重劲风四下切割,疯狂粉碎着身前的冥骨战士。

    眼见着阿术要杀穿身前冥骨战士组成的骨潮,远处兀良合台的怒啸已经愈加激昂,倏地啸声一滞,旋即感到一股浩瀚的力量冲天而起,继而身前无数冥骨战士接连爆碎,被一名倒退飞回的人影生生撞碎。

    “阿爸,你怎么样?”看见那熟悉的人影,阿术面色一紧,急忙快步来伸手一抓,将被人击退的兀良合台扶住。

    抹了把唇角的血迹,兀良合台眼神惊惧地抬头望去,只见一尊魁梧而残破的身躯赫然站在密密麻麻的冥骨战士之后,手一口猛虎九纹刃煞气浓烈,慑人心魂。

    “完颜第四?”兀良合台眼角连连抽搐,惊怒道,“你竟然没死?还投降了大金?不对,你……你已经……傀儡?好手段!”

    家学渊源的兀良合台迅速醒悟到了完颜第四的异样,眼惊异的同时,心头更是涌起一股火热,若是他能擒获这尊傀儡,岂不是说他们兀良哈部能获得一尊全心全意听从他们命令的七境?

    瞧见兀良合台的目光,站在完颜第四背后的宋凯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唇角微勾,露出几分冷笑,大拇指抬起一抵腰间剑格,稍稍推出数寸,缕缕剑气瞬间凝练而出,融入身周磅礴汹涌的阴寒死气,演化为滚滚滔滔的冥河之水。

    敌我四人正隔着密密麻麻的冥骨战士对峙,一袭血袍的李德辉已经孤身杀入了无尽血海之,以杀戮魂念抵住了猩红之力的侵染,李德辉全身锐气森然,演化阵阵剑气闪烁,疯狂绞碎着身周血气,大笑道:“在哪里?你在哪里?”

    哗啦一声,血海一侧忽然分开,眼眸猩红如血的蔡旭东大步走出,左肩方半寸处悬有秽土污染之章,右手铁拳戴着血脉傀儡之爪,全身猩红魂念凝实如一,看的李德辉既是脸颊抽搐,又是满目贪婪。

    缓缓拔出腰间的戮血魔剑,李德辉全身剑魂意念森锐无匹,狞笑道:“若是能杀了你,定然能让我的杀戮剑道升华至魂境巅峰!”

    “那来试试看!”默默瞅了眼血海外谨慎保持了数十丈距离的蒙古军,蔡旭东心头暗叹一声,脸却是不动声色,慢悠悠地握拳一笑。

    若是李德辉敢仗着人多强行领军杀入,那么他凭借秽土污染之章布置出的血海则能瞬间将所有六境以下的将士尽数吞噬,那股海量的气血精华足以将他的战力推至巅峰。

    只可惜,李德辉经验丰富,并没有当,果断让麾下将士保持了安全距离,使得蔡旭东哪怕挪动血海,仓促间也无法吞噬他麾下的蒙兵。

    山道狭窄,蒙古军虽然有整整十二名六境,但是迫于护山大阵的压制,在无法动用身法腾空掠走的情况下,蔡旭东、宋凯、樊虎、穆烈四人每人至多同时应对两名六境的攻势,所以哪怕是以少敌多,也能够稳住阵脚。

    “不破此阵,我军难破钓鱼城!”忽必烈忽然沉声道。

    蒙哥嗯了一声,回头看向丁言志,后者似是早有预料,颔首一笑:“还请诸位麾下灵师配合。”

    蒙哥沉声道:“全军所有灵师,皆受国师调遣。”

    丁言志微微一笑,看了眼龙程,后者会意,抬手一划,以空间秘术凭空取出了一卷图纸,随后二人转身走下山顶,去准备破阵之事。

    收回目光,蒙哥等人重新望向远处钓鱼山山脚下的战事,其宋凯因为有完颜第四这尊傀儡在,非但挡住了兀良合台和阿术的联手合击,更是已经将兀良合台击伤,若非铁穆耳及时插手,只怕兀良合台已经要战死于完颜第四之手。

    但是除此之外,蔡旭东、樊虎、穆烈三人因为以一敌二,都已经落入下风,蔡旭东有事先布置的秽土血海,还能勉强稳住阵脚,但是樊虎和穆烈却已经受创不轻。

    瞧见他们二人情况不妙,镇守于山腰处的黎欢急忙喝道:“若是挡不住了,赶紧退回来!”

    挡下脱欢一剑,满身浴血的樊虎哈哈大笑,脚步踉跄着奋力提戈斜斩,撞在阔阔出劈下的刀锋,将之连人带刀一并撞飞。

    在汪良臣、张弘范的合击下,已经断了一条胳膊的穆烈目眦欲裂,抡起手布满裂纹的关刀,奋起余力挥起一个浑圆,狠狠斩在张弘范的长枪,将之震退的同时又是前进三步,将一刀劈来的汪良臣生生震退数步。

    逼退二人,穆烈剧烈地喘息着,身受重创的他只觉得整个胸膛涨热到了极点,每次呼吸都如拉风箱一般,疼的胸膛欲裂。

    瞧见穆烈拼死阻击的模样,汪良臣眼浮起惊悸,皱眉道:“我记得你本是大宋武将,那日重庆府都不见你这般拼命,此刻为何……”

    “懦夫,当过一次够了,你这蒙古鞑子,懂个屁啊!”穆烈咧开嘴巴,不理会汪良臣铁青的面色,狂笑道,“来来来,让你穆大爷跟你再大战三百回合!”

    咚!穆烈身后的影子突然人立而起,一记手刀将他整个人打晕过去,随即这影子竟然将穆烈整个人背起,头也不回地朝着山腰退去。

    与此同时,看见同样被自己影子打晕的樊虎,脱欢和阔阔出俱是惊愕莫名,纵然他们身为蒙古皇室,也不曾见过这般诡异的情景,什么时候影子也有灵魂了?

    “是影流秘术!”黑无梦见多识广,当即出声道。

    忽必烈嗯了一声,眼神冷漠地看着在樊虎和穆烈逃离后,汪良臣、张弘范、脱欢、阔阔出等人率领大军当即趁势进攻,一时间,整个山腰以下,除了蔡旭东和宋凯镇守的两条山道,剩下两条俱是已经被蒙古军占据。

    “来了!”瞧见密密麻麻的蒙古军杀来,吴雪默默摘下头顶的朱红色发簪,整个脸蛋满是跃跃欲试的期待。

    黎欢眉挑如剑,手持无双剑的她英姿勃发,犹如一把利剑直立山道央。

    完颜冰鸾则是冷笑一声,心念所动,虚空的冰、水两系灵能当即席卷而出,随着她的意念化为狂暴的暴风雪肆虐而下。

    “赶紧出手啊!难道还等他们杀到面前么?”

    完颜孔雀坏笑着展开折扇,身后五色灵光接连爆发,牵引着金、木、水、火、土五系灵能扭曲交汇,化为破灭之力冲刷而下。

    瞧见先是漫天风雪,继而是五色破灭之力席卷下来,冲在最前的汪良臣面色微凛,《龙野玄功》被他运转至巅峰,刀气犹如一挂逆悬天穹的瀑布冲天而起,和率先席卷来的暴风雪撞击在一起,冰雪与刀气激荡冲击,搅得整片天地光芒扭曲,灵潮四溢。

    不等这股扭曲结束,五行灵能交织而成的破灭之力已经冲刷过来,只是那么一刷,原先犹如扭曲光芒形成的光幕瞬间消失,或者说,被那恐怖的破灭之力生生击溃,裹挟着一起冲向蒙古军。

    张弘范、脱欢、阔阔出三人见状赶紧联手各轰出一道气劲,总算是将完颜孔雀的五行破灭之力击溃。

    “引凰!”

    伴着娇气的高呼,汹涌的火系灵能自虚空浮现聚拢,化为一尊如灵火凝聚的凤凰法相,朝着两侧伸展开来的羽翼火焰熊熊,犹如能够焚烧万物的地狱火焰。

    肉乎乎的手指向前一指,吴雪操纵着头顶凝聚出的凤凰法相振翅而出,足有三百余丈长的凤翅轻轻扇动,无数南明离火化为密密麻麻的火雨倾泻而下,虽然有汪良臣等人拼死掩护,依然有无数蒙兵惨死于火雨之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