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 第三百三十七章:高亦安反咬一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七章:高亦安反咬一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次日清晨,首都的绯闻风向一转,转到了许氏企业那方。

    这日沈清还未起床,章宜电话便进来,浴室里悉数的男人听闻手机声响微微蹙眉,出来一看只见沈清已经躺在床上接起了电话。

    那侧、章宜惊慌不可置信开口道;“卧槽、赶紧起来看新闻。”

    “什么新闻?”沈清尚且处在半懵状态。

    “高董真是太特么牺牲自我了,你赶紧起来看啊!”章宜此时坐在电脑前翻着资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真是劲爆的不得了。

    沈清闻言,拿着手机翻身而起,而后拿着手机进了书房,听闻开关门声响男人侧身从卫生间出来,只见其一个背影。

    沈清进了欲要开电脑,伸手的动作却被陆景行止住了,抬眸,撞见的是男人一脸阴沉。

    “说过什么?”男人问。

    沈清讪讪,转身进了衣帽间,穿上了衣服,里面一件防辐射背心。

    老忘记,错在她。

    沈清倒也是识相,知晓陆景行清晨起来有怨气,伸手勾上男人脖子在其面颊之处蹭了蹭,这一层,陆景行面色才稍稍好了些。

    俯身,低头擒住自家爱人薄唇,一番辗转反侧就此开始。

    陆景行真人也并非是个蛮不讲理之人,许多时候即便他心有怒气,只要沈清稍微抱着他蹭一蹭这怒火就能消了大半。而大部分时候沈清并非是那种会随意迁就你的人,相反的,她有原则,有底线。

    “起这么早,有事?”男人松开她的薄唇问道。

    “章宜电话过来,”沈清开口解释。

    “忙完再去睡一觉,”陆先生开口告知,而后觉得沈清并非如此识相之人,再度开口道,“半小时之内。”在陆景行眼里沈清就是那种需要你给他规定时间的人不然她就会想小孩子一样没有节制。

    特别是对待工作。

    “遵命,”沈清略微调皮的一句话语让陆景行原本不好的面色阴转晴天,而后没好气的白了眼自家爱人。

    转身出去。

    而沈清按开电脑时,章宜电话又进来了;“看到了?”

    “还没、稍等,”沈清答。

    闻言,章宜险些一口老血喷涌而出,而后没好气道;“速度点啊!老大。”

    见章宜如此,沈清是越来越好奇了。

    “到底是什么新闻能让你天微微亮就给我打电话告知,还如此火急火燎,”沈清只知晓这新闻肯定是与高亦安有关系。

    但高亦安上新闻似乎也不是那么一次两次了,哪能让章宜大清早的不睡觉给自己扣电话?

    正说着,沈清电脑开了,而后点开网页看新闻。

    这一看,整个人愣住了,难怪,难怪高亦安说让她不要多管闲事。

    难怪。

    原来这男人留了一手在这里。

    高亦安绯闻女友的新闻整整在天上飘了两日之后终于浮出了水面。

    沈清看着眼前的图片,高亦安与一女子坐在车里举止暧昧,这女人,不是莫菲是谁?

    莫菲为了坑沈清顺带将高亦安拉下水,未曾想高亦安也不是个吃素的,索性就将计就计,上演了一处好戏,将所有人的胃口都吊到极致之后在反身将莫菲拉下水。

    身为男人,他出现桃色新闻无非就是背上个花心的名号。

    可对于女人,对于一个前不久刚刚订婚与许家有婚约的女人,如此新闻,无疑是致命的。难怪章宜所高亦安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这男人,当真是一颗狠毒的心啊。

    拉莫菲下水的速度可谓是急速的。

    消息一出,只怕是整个首都都处在看好戏当中,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首都要热闹起来了。

    “看到了?”章宜在那侧问。

    “看到了,”沈清答。

    “劲不劲爆?”章宜问。

    沈清嗯了一声,很劲爆。

    不得不说这是对付莫菲最好的手段,高亦安这男人啊!

    手段杠杠的,姜还是老的辣。

    陆景行运动完回来,沈清依旧坐在书房里盯着电脑看,目不转睛的模样难免会让男人心生疑惑。

    迈步过去,看着电脑上的绯色新闻,不由的微眯了眼。

    沈清望了眼站在身后浑身大汗淋漓的男人开口道;“难怪不让我插手,原来在这里。”

    而陆景行看的,却不是如此简单。

    高亦安越是有意无意维护沈清他便越是难受。

    “恩、”男人浅应。

    不得不承认是好手段,牺牲小我弄死莫菲,不吃亏。

    “再去睡个回笼觉,”男人伸手拍了拍自家爱人肩膀,而沈清此时,哪里还睡得着?

    这方,莫菲清晨是被家里长辈闹腾醒的。

    才醒来,一份报纸就摔在她眼前,伸手捡起看了眼,许久之后,原本朦朦胧胧的人瞬间清醒,拿着手中报纸的手狠狠颤栗着。

    许久之后,寂静的卧室突然发出一声咬牙切齿的轻唤;“高亦安。”

    简短的的三个字从莫菲口中说出来带着血腥,带着恨意。

    此时的她,恨不得高亦安在眼前,而后咬牙切齿的咧嘴咬死他。

    高亦安这是将计就计反咬自己一口,让她即便是有痛也喊不出来啊!

    “怎么回事?”父亲冷声询问开口。

    莫菲抬眸望向自家父亲,面容有些呆愣,而后开口道;“我不知道。”“你不知道?”男人微杨嗓音问道;“你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出现在大众眼前?这照片中的人是个瞎子都看得出来是你。”“你深更半夜跟高亦安待在车里是在干什么?”

    “是他自己找上门算计我的,”莫菲反驳。

    “他算计你,你没脑子?”男人开口反问。

    男人转念一想似乎觉得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转而问道;“前几日高亦安绯闻是不是出自你之手?”莫菲沉默不语,但足以证明一切,男人火了。

    面上的怒火顿时蹭蹭蹭的往上冒;“高亦安混迹商场的时候不还不知道在那个角落里摆尾,算计他?那男人走的路比你吃的饭都多,莫菲,我看你是嫌弃日子过的太太平了。”高亦安的手段与心狠手辣在江城可谓是出了名的,这个男人20出头的年纪,便颠覆了整个家族,将整个家族握于掌心。

    就单是他年长莫菲十来岁,这十来年的阅历也足够让莫菲载下去爬不起来。

    “你现在说我有用?明明就是高亦安一路跟踪我上了我的车,我能怎么办?”莫菲也没了好脾气,对于自家父亲,她向来是没大没小的。男人听闻她不知悔改的话语,抬起手欲要招呼她。

    莫菲快速跳开,防止自己惨遭毒手。

    “我看你这件事情怎么跟许言深解释,”这话语,带着几分没好气。

    闻言、莫菲似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焉儿了半分。

    片刻之后拿着手机拨了通电话过去。

    那侧、许家客厅里,老爷子正带着老花镜翻着手中报纸,许言深坐在一侧,爷俩的动作难得出奇的一致,至于许家父母面色沉沉,没什么好面色。

    桌面上,许言深电话响起,似是并未想过避险,拿着手机直接接起。

    许言深电话一接起莫菲便开口解释,讲那天晚上她是如何碰到高亦安,高亦安是如何上了她的车,二人在车里聊了些什么?所有话语解释给许言深听,全程男人未开口言语半句,反倒是莫菲的话语一直不间断。“言深,”许是听不见许言深的话语,莫菲有些没底气的开口喊了如此一句。

    “恩?”男人浅应。

    “你信我吗?”莫菲稍稍有些委屈开口。

    “信,”男人一边答,一边伸手面无表情翻着手中报纸,哗哗作响。

    信不信似乎不重要,重要的是许言深现在迫切的想知道答案,高亦安为何会在这件事情上将莫菲拉下水,还是说这件事情从一开始便是莫菲在从中做鬼。

    到最后让高亦安反咬了一口,如果真是这样……。“他为何会跟踪你?”许言深问,漫不经心的话语让客厅内三人纷纷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许家与莫家的联姻,自然是希望两家公司都能好好的能蒸蒸日上,而才宣布订婚消息不久,莫菲便出了如此一档子事儿,这新闻一出许家也好莫家也罢,只怕都会受到印象。

    在看许父许母,自然是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儿抱有成见的。

    莫菲沉默了,倘若此时将前因后果说出来,许言深或许会同自家父亲一样对她有成见。

    “我不知道,”莫菲答,隔着电话许言深都能听见她浓重的鼻音。“恩、”许言深应允;“知道了。”

    这个知道了,到底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只怕是有待商榷。

    片刻,许言深收了电话,只听自家母亲带着不悦的嗓音开口道;“不用想,公司门口肯定是被记者堵的水泄不通了。”

    这话说出来明显是带着怨气的。

    许言深看了一下自家母亲,有些话语不适合现在说,所以他便不说。

    “商场也好政场也罢,发生这种事情是在所难免的,倘若连这点心理素质跟处理手段都没有,那我还混什么?”男人说完起身离开,片刻之后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不用到达公司门口,就单单是他们别墅区门口便围满了记者等着他出来。

    黑色宝马尚未驶出别墅区门口便见到了记者拿着长枪短炮伸过来。

    门卫保镖开了条道路让许言深车子开出去。

    随后,男人一路驱车下去,一个电话拨给莫菲,告知她今日休假,不用到公司,而后一通挂电话拨给了盛世集团秘书郭岩。

    约见会面时间,只听秘书郭岩如此道;“许总很抱歉,高董现在正在江城,若是见面,只怕是有些难度。”江城?许言深眉目轻佻,这男人是什么意思?

    在别人家门口放了把火自己却跑回家躲火灾去了?

    是这么个意思?

    “何时回来?”许言深再问。

    “不定,”郭岩直接给出两个字,这两个字给出来时,还不忘透过后视镜看了眼高亦安。

    而后收了手机对自家老板道;“当真不闻不问?”

    “你想闻你想问你便去,”这日,男人一身休闲装,并没有平常上班时分的那种西装革履的状态,反倒是颇为悠闲,当这个消息放出来时,消息的男主人翁换上了一身运动装,带着秘书前往了首都郊区的一处高尔夫球场打球。

    姿态悠悠然,也不管外面这通火烧的大不大,只要是不烧到他身上来,似乎都没什么。

    如同许言深所言,高亦安在别人家门口放了一把大火,而后这个肇事者转身离开了首都,自己过上了悠闲自在的日子,全然不管别人烧得如何难受,是否会出人命。

    高亦安这人啊,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什么好人。

    临近夏天的时光多少是有些炙热的,但这男人今日心情不好,似乎不在乎天气的炎热。

    在高尔夫球场已挥霍便是一整日的时光就回到首都,

    回时已经是晚上9点的光景,此时高亦安的住宅之处围满了记者,他自然是回不去了,那怎么办呢?去郭岩那里吧,将就一晚是一晚,指不定看着今日天气好儿,还能把酒言欢来一波。

    高亦安提议着,郭岩开口道;“要不要将章宜与覃喧喊过来?”

    “她们在附近?”高亦安似是有些疑惑开口问道。

    “一个小区内,”郭岩答,有些讪讪。

    起初来首都时,原以为只是小住些时候,哪里知晓这一呆便是一两个月,也不能总住酒店,便开始找房子,在得知覃喧住在这里时,便住过来了,来了之后发下,章宜竟然也在这个小区。

    当真是缘分。

    “你们倒是挺会住的,”高亦安伸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眸中滴啊这半分暧昧,看的郭岩是红了脸面。“直至凑巧,原以为只有覃喧住在这里,来了之后才发现章宜也在,”郭岩开口解释,稍稍有些不好意思。

    这日晚,章宜与覃喧到前后到郭岩这里时才发现高亦安也在。

    高亦安这人怎么说呢?上班是上班的姿态,下班是下班的姿态,许是见多了,也就没有上下级的那种拘谨了。

    章宜见人时,笑着揶揄开口道;“高董这是为了躲绯闻回不了家了?”闻言,高亦安笑了,伸手倒酒的手稍稍有些抖;“看来章秘书智商见涨啊!”

    这话、阴测测的,带着嘲笑。

    章宜笑;“可不、今儿难得周末,在家将半天时光浪费在了您身上。”

    “哦?”男人话语轻扬;“此话怎讲?”

    “估摸着是对着电脑对你幸灾乐祸呢!”郭岩悠悠然指出来。

    章宜似是不在乎,甚至有那么点儿承认的意思。

    嘚嘚瑟瑟得很。

    高亦安这步棋下得如此绝妙,只怕是知晓此次事件的人都难免会对他竖起大拇指,表达赞叹之心。

    章宜也不例外。

    原以为莫菲是借用高亦安来算计沈清的,接过高亦安一个翻转,将事情的局面正个给扭转了,且还干脆利落。让人毫无翻身的余地。

    你不是说我又绯闻女友吗?

    我就让世人知晓我的绯闻女友是你。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章宜现在可谓是领悟得淋漓尽致。

    她笑眯眯的看着郭岩,而后端起做面上酒杯对着高亦安道;“我对高董的敬佩之心,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无以言表,唯有敬酒表达,还望高董海涵。”

    她佯装的的模样让郭岩与覃喧笑出了声。

    而后、高亦安笑着端起酒杯与她碰杯,二人干了半杯酒,笑意融融。

    高亦安的手段可谓真的是极高的。

    让莫菲吃了个哑巴亏,有苦说不出。

    这一巴掌甩下去,人家就算是打出了内伤,也只能将血水往肚子里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