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本港风情画 > 384、节目改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384、节目改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得到陈维云的指示,陆元亨已经心中有数。

    代言人的问题他今后不会再提,刘德桦在他心里的分量也被大幅拔高,已经被他划分到梦工厂第一梯队艺人的行列。

    “梦之队的市场潜力过大,我们有必要提前扩建工厂规模,不然到时负荷不过来。”

    “工厂不准再增加!”陈维云立刻说:

    “等我们全面打开美国市场,到时玩具与服装的业务会激增数倍,假如我们全部自己生产,那工厂要扩建多少座,员工要招募多少人?香江面积这么小,哪有地皮给我们盖厂房?”

    “北上喽。”陆元亨雄心万丈,

    “大陆有几十座沿海城市在招商引资,他们会给梦工厂提供最优惠的政策,最充足的人力,最广阔的土地,梦工厂的所有合作他们都会开具最快捷的绿灯。”

    “那你想过没有?”陈维云问他:

    “一旦我们在大陆建厂,招募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替我们做事,那我们就要逐渐变成制造企业,这与我们的规划相冲突,梦工厂的定位是研发与设计,不能把资金投入生产领域。”

    其实是陈维云排斥‘血汗工厂’。

    ‘加工制造’是大陆的经济引擎,大陆只用三十年就坐上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位置,遍布全国各地的工厂功不可没,而只要是工厂,就少不了压榨盘剥。

    劳资矛盾永远都存在,陈维云要尽量避免。

    他不与陆元亨商量,只下决策,

    “未来梦工厂的制造业务要全部交给大陆的代工商去做,我们下订单,大陆负责生产。”

    他又重点叮嘱:

    “代工商的选择必须要慎重,你亲自去调查筛选,我不需要他们有任何背景,所以你不要被当地的政商人脉给左右,我看重的是代工商信誉,另外签约时必须附加人力资源条款,梦工厂拥有员工待遇与福利的决策权!”

    陈维云不会任由代工商压榨工人,从涉足制造业开始,他就会订立梦工厂代工商的工资标准,鉴于大陆目前的经济形势,大陆工人的薪水不可能提高太多,但陈维云会常年保持月薪第一的龙头位置,且严厉杜绝无偿加班、无耻欠薪与耍赖拖薪。

    他能做的暂时只有这么多。

    在车间巡查了一个小时,陈维云从制衣厂出来,临走时他最后交代陆元亨:

    “第10届亚运会在九月份召开,你现在就着手联系,我希望梦之队能成为国家队的官方赞助商,另外八月期间给我安排一次大陆行程,我要亲自去参观体育局,还有上嗨体育学院。”

    陆元亨纳闷起来,去体育局很正常,去上嗨体育学院做什么呢?

    他没有解开这个疑问,陈维云已经上了车。

    下一站是亚视。

    这间电视台刚刚易主,陈维云非常重视,每天都要过来一趟。

    六月份期间,亚视的各档栏目会分批改版。

    林敬业与刘嘉豪已经制定出改版的详细时间表。

    陈维云坐在办公室里观看起来:

    “6月5号开通全新早间新闻栏目《本港早班车》,时间定为上午七点。

    6月8号周日开通全新少儿栏目《梦工厂卡通》,时间定为上午八点。

    6月11号端午节开通全新美食栏目《私房菜》,时间定为上午十一点。

    6月15号父亲节开通全新股市栏目《交易现场》,全天分段播放四次,同日开通午间新闻栏目《天天读报》,时间定为中午十二点半。”

    6月22号夏至,亚视正式更换梦工厂台标,上午九点开通全新少年歌舞栏目《yes旋风》,下午一点开通流行音乐栏目《k歌之王》,晚上八点开通黄金档栏目《漫威剧场》,晚上十二点开通影视栏目《经典回放》。”

    这份表单全是日播的全天候栏目,并不包括周播的综艺。

    综艺节目仍在策划当中,下个月才能与观众见面。

    陈维云针对各个时间段都设置了独特节目,但是能抢到多少收视率,仍是一个未知数,这需要耐心等待节目播出后的效果。

    “我们的节目基本都在与tvb打擂台。”林敬业给陈维云作了预测,

    “上午八点到十一点的《梦工厂卡通》与《yes旋风》在播出当天就能压过tvb,因为这两个节目取自我们公司的动画与畅销zá zhì,观众基数庞大,tvb没有任何竞争力,晚上八点的《漫威剧场》同样有大胜算,但是其它节目都不保险。”

    “《k歌之王》呢?这档栏目首播时,四大天王的mtv轮流上阵,难道没有胜算吗?”陈维云诧异问。

    “tvb针对外公司加强了合作力度,他们舍弃旗下华星歌手的推广,在《劲歌金曲》上集中播放香江与台岛最著名歌手的mtv。”林敬业摇头说:

    “收视率有可能出现胶着的状态,想压过他们比较困难。”

    tvb的高收视栏目不止《劲歌金曲》,还包括晚上九点的《欢乐今宵》,陈维云暂时想不到好点子,因为《欢乐今宵》是日播,短期内根本打不垮这档长寿栏目,他甚至没有在这个时间点准备新节目。

    所以未来一两个月,晚上九点到十一点的收视率,陈维云会拱手让给tvb,他的目标是先争取其它栏目,最后再对付《欢乐今宵》。

    整个下午,陈维云都待在亚视办公,与属下们研讨新栏目的内容。

    晚上他召集亚视管理层聚餐休闲。

    回家时已经过了九点钟。

    “老板,明天早上七点你约了天林叔与王京一块饮早茶,我六点去接你。”

    汪名荃住在狮子山脚,距离聚餐地点很近,陈维云让她直接回家,她站在车门前提醒了这件事,王天霖是tvb金牌大监制,陈维云要自己动手挖人。

    “知了,我记着呢。”陈维云望望她身边的俐智,问道:“尼娜,你搬过家没有?”

    “上个月已经搬过。”俐智现在住港岛南区,与陈维云顺路,但是陈维云不开口让她跟着,她不敢搭乘车队。

    “上来喽,我送你回去。”陈维云朝她招下手。

    她很自然的钻进车门,以前她每晚都这样跟着陈维云。

    陈维云的轿车并没有更换,她观察的很仔细,仅仅换了车牌,换上了单位数‘9’,这是元旦节期间林樰去拍下来的号码,当时拍了十几个吉利数,总共花了五百多万港币呢。

    到了车上,她先把保温杯从手包里取出来,盖子拧开,递给陈维云:

    “老板,要不要饮口茶?我出酒店时才沏好,可能还有点烫!”

    陈维云很中意俐智这一点,心思非常细腻,她并不知道会不会坐上老板的车,却提前做了准备。

    “现在的工作你满意吗?”他把茶杯拿在手上,和俐智闲聊。

    “蛮不错啦!”俐智笑说:“荃姐把所有经手的文件都交给我看,而且很多事都会询问我的意见。”

    “你只是暂时跟着她。”陈维云对俐智有了新安排,

    “这个月我们的乐园要奠基,到时你去工程部上班。”

    “我不懂建筑的。”俐智一直以为陈维云让她做秘书,这半年她专门去考取了董事会秘书证书,结果陈维云又改了主意,她觉得自己又必要问清楚,

    “老板,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轿车已经开上弥顿道。

    陈维云扭头到窗外,高楼大厦闪烁的灯光、街道两旁的霓虹,飞快从他眼前掠过去,眩晕了他的思绪,让他萌生纸醉金迷的享乐念头。

    这是一座奢侈腐化的城市,到处都散发着魅惑的魔力。

    陈维云控制不了本心,他微微侧了侧身子,

    “帮我揉揉肩,先做我的按摩师。”

    俐智愣了片刻,旋即露出浅笑,她并没有羞涩,反而退掉高跟鞋,十分大胆的站上座椅,弯在上面,双臂环住了陈维云的肩膀。

    她的动作很轻,语气也刻意柔媚,

    “老板,感觉怎么样?”

    “很舒服。”

    陈维云闭着眼睛享受。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抓住俐智的手腕,往下轻轻一拽,靓女已经到了怀中。

    仰躺着,与他对视。

    他伸手过去,拨开俐智脸侧的发髻,手指触碰到她白皙的脸庞上。

    这个动作让俐智慌乱起来。

    她察觉到陈维云火热的眼神,是不是要抗拒陈维云进一步的行为,她心里在挣扎,身体却一动未动。

    她似乎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而且不止一次幻想过,这一天到来时她该如何自处。

    此时此刻,僵硬的身体已经告诉她答案。

    她已经无法拒绝。

    密封的轿车内部,气氛已经完全改变。

    林清霞的家已经回不去了。

    司机严展不经请示,立刻打转方向盘,右行转进深水埗,老板在通州街公园附近购有一套别墅,距离最近,最多十分钟就能赶过去。

    陈维云垂下头,埋在了俐智的脸上。

    直到严展把轿车驶进车库,下了车,又蹑手蹑脚出去把车库大门关上,四周环境一下子变黑,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陈维云才把头抬起来。

    他抚着俐智的心口,“跳的很厉害,你在紧张吗?”

    “有一点。”俐智呢喃着回答,“也有点害怕。”

    “怕我炒你鱿鱼吗?”陈维云使用打趣的口吻,试图冲淡两人之间第一次的尴尬。

    “你应该不会炒我,除非我想离职。”俐智在轻笑,“车停到什么地方了?”她这时才察觉到轿车已经停靠。

    “车库里,这是我的房子。”陈维云发现这个狭窄的环境真是美妙,很容易引起他的情绪,“我们去屋里?”但他没有强迫俐智,询问了她的意见。

    “我不想动,一点力气都没有。”俐智迷离着眼睛,她浑身已经脱力,陈维云的手不停撩她,经验很丰富,她也不想打断陈维云急不可待的进度。

    她今天穿着短裙职装,扣子很快被解开。

    望着她彻底横陈在眼前,陈维云刹那间走神。

    单指身材,这是一个纯粹的魔鬼,靓的能让人心脏骤停,没有谁能抗拒她白璧无瑕的魅力。

    陈维云再也把持不住,一下把俐智抱起来。

    他们像是两块磁石,紧紧相拥。

    叫声开始在车里回荡。

    俐智如泣似诉。

    听在陈维云耳里,宛如催魂的魔音,让他沉浸其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人的呼吸趋于平静,但磁力仍然存在,他们不能分开彼此。

    俐智环着陈维云的脖子,把脸枕在他肩头,问他:

    “晚上你会走吗?”

    谁走谁是傻子。

    陈维云根本没有知足。

    他整夜都在放纵。

    从车里到客厅,又从客厅到卧室,他似乎怎么也品不够俐智带给他的别样滋味。

    第二天清晨。

    陈维云在睡梦里被推醒,他迷糊的睁开眼,见俐智蹲在床头,俯望着他说:

    “马上六点,你早上有饭局,快起床啦,衣柜里没有衣裳,要不要我打电话给展哥,让他送过来几套西服?”

    “你昨晚不累吗,醒这么早?”陈维云把她拉到床上:“饭局而已,耽误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每天这个点起床,生物钟很准时。”俐智全身都不舒服,昨夜陈维云索求无度,她入睡时已经是半夜两点,但她记得今天陈维云的约会,醒来时逼着自己起床。

    “你继续睡吧,等会儿我让阿展给你送早点。”陈维云下床去沐浴。

    刚刚推开门,俐智已经跟进来,弯着腰把水龙头拧开,又去拿牙刷,把牙膏挤上去,递给陈维云。

    “我见完王京与王天霖就会回来。”陈维云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居家良配,这种服务他可从来没有经历过,即使叶玉情也不会把牙膏给他配齐。

    “工作要紧,什么时候回来都没有关系。”俐智靠在门框,抱着双臂在一旁看着他,眉宇间略带一点愁绪。

    陈维云有几个女人她一清二楚,如今她闷头扎进来,麻烦事会层出不穷,她心里并没有插足的负罪感,毕竟陈维云没有结婚,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两人的关系,她有点心乱如麻。

    她想知道陈维云的态度,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