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大宋好官人 > 第八百零五章:世上还是聪明人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零五章:世上还是聪明人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郎君,你……要不和官家说实话罢?你和祥符石家,真的没啥牵连的……”眼看着张正书就要下楼了,曾瑾菡突然叫住了张正书。

    扭头看了看曾瑾菡,张正书苦笑道:“说不清的……算了,和你说也不明白。”

    其实,以曾瑾菡的智商,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将门和文官是不对付的,但是皇帝更加忌惮将门。哪怕现在的将门就是一群靠着祖宗功勋的二世祖都好,皇帝心中依旧忌惮着。为何?因为一个文官,他再厉害,也不可能颠覆一个朝代。但是武将可以啊,特别是将门,不是有句话叫做“虎父无犬子”么?哪怕现在的将门都成了半个商贾,但是皇帝绝不会放松警惕的,毕竟宋朝的江山怎么来的,他们心中也清楚。

    你可以和文官走得近,甚至可以和他们谈论诗词歌赋,参加他们的聚会之类的。

    但是,如果你和将门扯上关系了,那对不起,你就上皇帝的黑名单了。

    曾瑾菡很聪明,她早就从张正书的只言片语里面,猜到了事情的真相,虽然很无稽,可这就是宋朝的政治倾向。

    崇文抑武,绝不是说说而已。

    不多时,石可斓就已经人到二楼了。

    张正书在楼体上候着,说道:“石兄,许久不见,风采依旧啊!”

    “张贤弟,久违了!”

    石可斓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曾想,你居然做了这等匪夷所思之事!”

    “嗯?”

    张正书觉得他这句话里,还有另外一句话啊?

    “银行一事,肯定是出自你手罢?”石可斓感慨一声说道,“除了张贤弟以外,怕是没有人有这等天马行空的想法了。”

    张正书微微笑了笑,宠辱不惊地说道:“石兄过奖了,楼上请!”

    石可斓的随从,还想跟上来,却被史陌拦下来了。这些个粗壮大汉碰面,早就碰撞出了火花,眼睛里都是满满的战意。

    “尔等不得无礼,此乃银行重地,需遵循别人的规矩!”

    石可斓不愧是商业奇才,虽然没有张正书超越千年的眼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银行的领悟。这么一个聚集了大量钱银的重地,防卫绝对是森严的。别的不说,看看周围散布的禁军精锐,还有不少皇城司亲事官就知道了。石可斓到底是将门出身,对这些人很敏感。

    进门之前,石可斓就发现了那些个精锐的禁军,立即明白了这里面的猫腻。

    而护着张正书的史陌,则冷冷地看着那些个老卒,但心底还是忍不住有点后怕的。

    如果是只比qiāng棒,史陌完全能一挑十。但是以生死相拼,死的人肯定是史陌。别的不说,结阵围杀,那是精锐士卒必须会的。再一个,史陌只是草莽出身,qiāng棒虽然使得好,却总归少了一股同归于尽的狠劲。这种qiāng棒之法,竞技还是吃香的,但是拼生死,就差了那么点味道了。

    上过战场的士卒,和没见过血的人,相差太多太多了。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蜕变。

    再加上,这些将门的亲兵,全都是精锐出身,又上过了战场,这绝对不是寻常人能抵抗得了的。单单他们那漠视生命的眼神,都足够骇人了。

    或许单兵能力不够史陌,但若论阵型绞杀,那绝对是一流的。

    即便是张正书这种穿越者,看到了这些老卒,也忍不住有点心惊胆战。还好,石可斓能压得住他们。要不然,张正书真的怀疑就这么几个大头兵,都能把银行掀个底朝天了。

    “幸亏那赵煦也没吝啬禁军,不然还真的怕有人冲击银行啊……”

    石可斓上了二楼之后,眼前一亮:“果然是你的手笔啊!咦,这是……”

    不消说,石可斓这个见多识广的公子哥,也不曾见过这种玻璃金鱼缸。更别说,这个金鱼缸里还有假山,还有“沉船”,有泥土,有水草,活脱脱是一方小世界的模样。这对任何一个宋朝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极富冲击力的视觉感受。

    “哦,这个是风水鱼缸,常言道,山主人丁水主财嘛,我也就拿来应应景。”张正书笑着解释道,也“入乡随俗”地用上了“风水”做借口。

    石可斓惊奇地说道:“是用玻璃制成的?”

    “嗯!”

    张正书点了点头,说道:“也只有玻璃有这等效果。”

    石可斓倒是奇怪:“这玻璃能制成四方的?”

    “并不能,其实这只是几块玻璃拼接起来的。”张正书淡淡地说道。

    “玻璃还能拼接?!”石可斓惊讶地说道,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可以,就是需要的时日久一些,至于材料我就不多说了,保密的。”张正书笑嘻嘻地说道。

    石可斓点了点头,也知道商业上忌讳。“我也就只服你,那么稀奇古怪的想法,但又偏偏很有用。”

    “哪里哪里……”张正书谦虚了一下,然后试探性地问道:“不知道石兄这次来此,仅仅是投一下我这个银行的信托而已?”

    “不然呢?”

    石可斓神秘地笑了笑,然后对这曾瑾菡说道:“这位想必是你的夫人了,果然是一对璧人啊!”

    曾瑾菡落落大方地笑了笑,一点都不怯场,反而还招呼道:“石官人请用茶。”

    “炒茶么?”石可斓也不拘束,笑嘻嘻地反问道。

    张正书做了个手势,说道:“请!”

    话音刚落,外间又有人高声说道:“曹家,投三万贯钱‘建设银行’信托!”

    “高家,投一万贯钱‘建设银行’信托!”

    “韩家,投五千贯钱‘建设银行’信托!”

    “罗家,投两万贯钱‘建设银行’信托!”

    “潘家,投三千贯钱‘建设银行’信托!”

    “李家,投四万贯钱‘建设银行’信托!”

    ……

    张正书愕然,惊讶地看着石可斓。石可斓却不动如山,脸上全是微笑。

    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张正书感慨了一声:“世界上还是聪明人多啊……”

    “张贤弟,我如此胡作非为,没有给你添乱罢?如有不妥,请多多包含!”石可斓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没有跟张正书商量过。

    张正书苦笑道:“石兄帮衬我的生意,我高兴都来不及,哪里是添乱了?只不过……怕是你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