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代号惊蛰 > 第七十四章 自作多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四章 自作多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周子安坐在桌子对面,西装和大衣的扣住都没系,头发散乱,脸上带着泪痕,一进来就嚷嚷,要警察厅为他的芹报仇。

    “你别老芹芹的,我听说顾晓芹压根就没搭理过你,你就别自作多情了。再说,人家已经不在了,请你尊重死者,叫她的名字。”

    刘星野一顿训斥,让周子安低下头,拿着手帕擦眼泪。

    杜明辉说这小子那晚喝醉了,第二天早上得知顾晓芹被害后,他就开始哭哭啼啼起来了。

    “这都哭两天了。”

    刘星野想难怪顾晓芹说周子安没有成熟,一个大小伙子哭天抹泪的,不像是在哭失去了心爱的人,更像是在哭失去了心爱的玩具。他的哭泣缺少一种发自内心的悲伤。

    刘星野问他那天晚上做什么了。周子安说他那晚他心情不好,从7点半就开始在学校附近的湘菜馆里喝酒了,也不知道喝了多长时间,连他是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他只知道第二天早上别人叫醒他时,他已经躺在宿舍的床上了。

    “就你一个人喝的?”

    周子安点点头,眼泪又流出来。

    杜明辉说他已经调查过了,那家湘菜馆证实周子安的确在饭馆里一个人喝了两个多小时的闷酒,大概10点多的时候离开的,当时脚步已经打晃了,不过,据他同宿舍的同学说,他回到宿舍的时间是11点半,中间的一个半小时不知道去哪了。

    刘星野问周子安那一个半小时他去哪了。周子安说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杜明辉把两瓶安眠药放到桌上,说这是从周子安的大衣口袋里发现的。

    刘星野拿起一瓶,问周子安:“周子安,你带着安眠药干什么?”

    “我要和芹一起离开这个人世。”

    “就因为她不接受你的感情?”

    “她和我是有感情的,只不过她被这个世道给迷惑了。”

    刘星野把那封短信拿出来,放到桌上,推到周子安跟前。“认识这个吗?”

    周子安看了一眼。“这不是我给芹写的信嘛。”

    刘星野把那封信拿起来,念到:“‘如果不能拥有你,我就要毁灭你。让我们同归于尽吧。’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要毁了顾晓芹?那你的目的达到了,她已经被害了。”

    周子安叫起来:“我怎么会毁了我的芹呢……顾晓芹呢,我是爱她的,没人比我更爱她了,我只想和她一起离开这个罪恶的人世,我怎么会毁了她呢?是这个世道毁了她。”

    “周子安,你为什么写这封信?就在你写信后不久,她就被害了。你昨晚是不是约她出去了?”

    “怎么会呢,如果我约她出去,我又怎么会独自一个人喝闷酒呢?”

    “也许是你找人害了顾晓芹,而你为了避免受到怀疑,故意躲出去,你假装独自一个人喝闷酒,是因为你知道就在你喝酒的同时,有人要杀害顾晓芹。”

    周子安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手舞足蹈地喊叫起来:“我为什么要害死芹呢?我那么爱她,为了她我可以牺牲我自己。”

    “因为你嫉妒,你嫉妒顾晓芹跟那些人一起出去,而不是跟你;因为你爱顾晓芹爱得发狂,可她却不正眼看你一眼;因为你已经失去了理智。

    你想和她同归于尽,于是写了那封信,可是,事到临头,你有失去了离开人世的勇气,于是,你找人害死了顾晓芹,你要惩罚她。也可能你那封信只是障眼法,让你有借口一个人去喝闷酒,让别人不会怀疑你。”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冤枉人呢,我那上面写的就是气话。我怎么会害我那么爱的人呢,芹,芹,你为什么就这么走了,为什么不等等我啊!”

    说着,周子安嚎啕大哭起来。

    ……

    ……

    广场上站着一大群学生,看见警察把老张头和周子安两个人带出来,学生们围过来,议论纷纷。

    几个警察把老张头两人带上车。

    刘星野打开车门,刚要上去,看见两个女学生走到跟前。

    刘星野纳闷,滨大哪来这么多漂亮的女学生,死去的顾晓芹够惊艳了,这两个女学生也同样容貌俏丽,让人眼前一亮。她们一个穿着白色大衣,一个穿着深紫色的大衣。

    穿着白色大衣的女学生很不客气地问道:“刘警官,你们为什么要把他俩带走?”她一指警车里的两个人。

    刘星野回头看了看。“哦,他们只是嫌疑人,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的。”

    “你们抓错人了。”

    “难道这位同学知道谁是凶手吗?”

    “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肯定不是凶手。”

    “你怎么他们不是呢?”

    “你看他那个熊样,”白衣女孩指着车窗里的周子安,“遇到一点事,就知道哭天抹泪的,这种人能干得出杀人的事吗?你再看看老张头,”她一指周子安旁边坐着的老张头,“老实巴交的,就为了一副手套就杀人,说出来谁信啊。”

    刘星野想,消息怎么传得这么快呢,看样子学生们都知道了。白衣女孩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刘星野问她旁边那个穿深紫色大衣的女孩:“这位同学,你也认为他们俩不是凶手吗?”

    这个女孩略显羞涩地一笑,点点头,只说了一声对。

    刘星野打量了一下这两个女孩,发现她们的对比是如此地鲜明,一个性格外向,一个性格内向,一个热情,一个纯情,一个泼辣,一个羞涩。

    刘星野对白衣女孩说:“这位同学,你们的工作就是学习,破案的事就交给我们警察来办吧,我欢迎你们提供线索,指导破案就不必了。”

    他转身要上车。白衣女孩要说什么,紫衣女孩拉了拉她的手臂。

    刘星野又转过身来,看着她们俩。“你们不知道谁是凶手?”

    两人摇摇头。

    “心中连个嫌疑的对象都没有?”

    两人又摇摇头。

    刘星野笑了。

    他指指这个女孩说:“你撒谎了。”又指指另一个女孩说:“你也撒谎了。”

    两个女孩吓一跳。

    “撒谎?”白衣女孩说。

    刘星野说:“是的,你们撒谎了。你们说你们心中没有怀疑的对象,这不是真的,其实你们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但是,你们没有证据,所以不敢说出他的名字,是不是这样?”

    没等她们回答,刘星野已经上车,关上车门,汽车轰鸣着离开了。

    广场上的学生们也渐渐地散了,白衣女孩还在呆呆地望着远去的警车。

    紫衣女孩一推她。“雨菲,你在想什么呢?”

    白衣女孩指了指前面,那辆警车已经快到学校大门口了。“那个刘警官,他好像知道我们在想什么。”

    “你呀,就喜欢咋咋呼呼的,结果人家一句话就把你给顶回去了。”

    “晓兰,你说他会不会破了这个案子。”

    “一定会,人家刘警官是神探,破的案子多了,这种案子不在话下。走吧,别在这儿傻站着了,怪冷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