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穿越上下五千年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灵气溃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四章 灵气溃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南京城,萧璟与白须老者对坐饮茶,神情严肃。

    老者蓄着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身形并不佝偻,反而立直,那一对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眼神中似乎带着故事,见证了多少光辉岁月,经了几多似水年华。

    “青山不厌三杯酒,长日惟消一局棋。”

    老者呵呵一笑,白袍无风自动,对着萧璟笑道:“古人诚不欺我。”

    萧璟不跟老者费那么多话,直接开口道:“不知先生今日见朕,所为何事?”

    并不是萧璟想要见老者的,而是史可法、钱谦益、马士英等人共同上书,请自己见一见这个岁数极大的老者。

    这老头气势不一样,比那个来刺杀自己的敌对轮回者要强,与戚继光相差无几。

    儒家修士!

    “陛下雷厉风行,老朽佩服啊。”

    老者不重不清的拍了个马屁后,接着对萧璟道:“陛下最近在抄家?”

    “正是。”

    萧璟点了点头:“前线士卒缺粮,若是没有粮草支援,朕的大明顷刻覆灭。”

    “老朽可以保证前线大明将士的粮草,还请陛下不要再针对儒家了。”

    老者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对着萧璟淡然道:“还请陛下明白一件事儿,只有千年的儒家,却无永世的王朝...陛下若是没了儒家,想要拿什么治国?”

    “如何保证儒家的忠诚度呢?”

    萧璟也汲了口眼前的茶水,淡淡地开口道:“朕可以负责的对老先生说一句,金樽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即使是太祖皇帝都如此说如此做,满朝大臣亦是昏昏昭昭。”

    萧璟没有什么停顿,接着开口道:“什么清浊之分,什么长江黄河,朕又怎么知道,孰忠孰奸?”

    ......

    “杀!”

    淮安府,炮火连天。

    “神武大炮呢?推上来,把这个叫张子纪的给本王轰成一具焦尸!”

    孔有德大喝着,身后的士卒立马推上四座大炮,瞄准淮安城,准备炮击。

    他有些烦,先前为了保存实力,屡次避战,不与张子纪交战。

    现在多铎派人传讯,南明的援军即将抵达战场,令其火速击溃张子纪部,这就有点儿难受了。

    于是一周前的情况反了过来,孔有德积极进攻,张子纪坚守不出。

    “杀!”

    “轰隆隆!”

    一枚又一枚的炮弹发射而来,径直将几名运气差的明军士卒炸死,其他的炮弹也对应给予了城墙不定的损失。

    “反击,可不仅仅是敌军有大炮,我们也有!”

    张子纪大喝一声,同时对着左右将领道:“火铳兵、弓箭手、弩兵也不要停,投石车也要补上!”

    不同于秦汉三国时冷兵器、弓弩等的肉搏,目前的战争是火铳、大炮与冷兵器共同交错的时代,在还没有肉搏之前,这些远程武器可以给予对手极强的伤害。

    “啊啊啊啊!我的手!”

    “镇定,建奴若是入城,可是屠城灭族!”

    “反击,快反击,干他娘的!”

    一时之间,箭矢如蝗,铺天盖地地朝着敌方阵地覆盖射去,不少大意地士卒瞬间就被夺走了生命,受伤的躺在地上哀嚎,但没有人重视这一谢,反而继续怒喝着“反击”二字。

    战火纷飞,硝烟弥漫。

    淮安城头督战的张子纪见孔有德火力这么凶猛,忍不住怒骂一声:“艹,你打满洲人时怎么不这么悍不畏死?打我们就一副誓死破城的样子,真的是草泥马了!”

    同时,明军的火炮也朝着孔有德方向猛攻了数炮,有一发正中清军一座火炮,瞬间让清军失去一座大炮。

    在这场战争中,张子纪发现自己先前的经验起的作用并不是很大。

    他在先前的副本中磨练出来的率军作战的经验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汉唐都他妈没有火炮,都他妈不是这么打的!

    而且,张子纪也发现了猛将的作用也不是那么大了,以前猛将领头冲锋涨士气,现在....你先突破我们的火炮覆盖区再说。

    “杀!”

    孔有德的部队再一次压了上来,紧接着孔有德集中全身的真气,暴喝一声:“先登者,赏金万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士,清军瞬间士气高昂,战旗凛冽,战鼓声、号角声接连响起。

    “垒木积石,还用本将教你们嘛?!”

    随着一声声的暴喝,不少顶着箭雨与炮火来到城下的清军士卒已经架起了云梯,开始向上攀爬。

    不过紧接着,一块块巨大的木块石头被城墙上的明军扔下,清军士卒瞬间便被打的头破血流。

    张子纪再次开口喝道:“开水,金汁儿!”

    金汁儿,就是所谓的粪便,他的作用是用来感染伤口,从生理与心理上打击对手,迫使敌军失去战斗力。

    民夫们冒着硝烟,抬上来一桶一桶的液体,明军士卒接到水桶后向城下倒去,热腾腾地开水与带着臭味的金汁儿一下子淋在清军的身上,瞬间就哀鸿一片,让后面冲来的清军为之一愣,感到恶心与恐惧。

    “不要怕,王爷说的可是黄金万两!”

    清军士卒想了想孔有德的承诺,登时咬牙朝着前方淮安城城墙的方向冲去,再次重蹈了上一批的覆辙。

    就这样,连战数个时辰,孔有德见始终没有登上淮安城的城墙,只得无奈道:“鸣金收兵,明日再战!”

    兵退如潮,张子纪望着退去的清军,长呼一口气。

    ......

    多尔衮静静地站在黄河之畔,对着左右道:“今日,我们破了中原龙脉,使灵气枯竭一段,让天下再无法相归元!”

    多尔衮知道,满洲人能够入主中原,纯粹是因为捡了汉人的便宜,在未来,汉人定会出一些天资卓群之辈,皆是汉人若是造反,他们满洲又如何抵挡?

    倒不如让这个世界的灵气溃散,谁也修炼不了,看他们汉人如何以一己之力坏我大清王朝?

    当然,多尔衮也知道这样做也代表着满洲人也无法修行。

    但...他觉得值。

    “只有没有国运,才会让大清万世昌盛...蒙古做不到的事儿,就让我们满洲来做到吧。”

    “我大清,千秋万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