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我母亲就生了我一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我母亲就生了我一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门虚掩上,掩住众人好奇的目光,有许多人原本是想过来偷听的,无奈门口处站着的两个粗使婆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

    闲人都退了下去,对着门口指指点点,重心都在于这位夫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莫不是真的是两夫妻谋夺发妻的家产?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夫妻两人可真是昧心恶毒的很,这种事情都办得出来。

    许多人并没有离开,虽然看不到现场,但总可以听个音吧,这事情到最后怎么解决,必然也得有个方案的,但看哪家理亏。

    帐房内,屏风被两个力大的婆子拉开,看到屏风后面宽大的椅子上坐着的邵宛如。

    魏达海的眼睛不由的抽了一下,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他认出了邵宛如。

    欧阳氏看着邵宛如,一时没认出来,这个时候也不便问魏达海,只是上下审视着邵宛如。

    一看邵宛如这个气势,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这打扮看起来清雅不失贵气,让欧阳氏一时想不通的是,明明看起来年纪尚小,但却是已婚女子的打扮,居然不是世家小姐,眼眸中滑一丝慌乱,她想到是谁了。

    才嫁入宸王府的宸王妃似乎年纪就小,听说还没有及笄。

    “魏大人和魏夫人看起来是知道我是谁了?”邵宛如眸色平和的看着这一对夫妻,淡淡的道,“方才魏大人在屋里跟董大娘说的话,我也听了个真切,之前宫里的魏嬷嬷陷害我的时候,听说也是为了魏大人,眼下蝶衣斋还吃了官司,魏大人一位四品官,呼风唤雨的能力不小!”

    魏达海的脸色大变。

    “魏大人看起来是认识我的?”邵宛如问道。

    魏达海愣了一下之后,急忙小心的道:“曾经在兴国侯府看到过王妃!”

    “兴国侯府吗?我还以为是之前我来蝶衣斋的时候,魏大人看起来是很想要蝶衣斋了?”邵宛如微微一笑,意态悠然。

    “这……这是明娘的,我想跟明娘在一起……如果把店铺归在我的名下,明娘和孩子就能回来了!”魏达海呐呐的道,收敛起心底的慌乱,他从来没想过这位宸王妃会真的找上自己,而且还躲在里面听了个正着。

    邵宛如心头冷笑,到了这个时候,魏达海居然还想用这样的话瞒混过去。

    “魏大人,你跟董大娘的事情,谁是谁非,先不论,只是这家铺子,你就别想了,这家铺子原本就是我的,如今重归我的名下,魏大人有意见?”

    邵宛如问道。

    “什……什么?”魏达海震惊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邵宛如。

    欧阳氏也愕然的抬头,看了看董大娘,又看了看邵宛如,他们谋算了这么久,把这铺子看成了他们所有的,眼下居然说这铺子原本就不是董大娘的,那么他们之前的谋算又是什么?

    不但白费了心思,而且还惹来了笑话。修罗天尊

    “宸王妃,我知道王妃的身份尊贵,但也不能抢了良民的家产吧!”欧阳夫人稍稍镇定了一下,道。

    “谋夺吗?魏夫人恐怕弄错了吧,我当时尚幼,不便出面,才让董大娘出的面,董大娘进京也是随着我一起过来的,因为手里没有余钱,我还特地到钱庄抵押贷款,才有了流动资金,当时帮着我做抵押的,也是刑部中人,手续齐全,钱庄那里也有记录!”

    邵宛如笑道,伸手接过玉洁送上的茶水,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

    她眼下要做的是打断魏达海的妄想,糈国的公主进京,使得京城的局面散乱,这个时候宸王府更应当低调,以前她不介意一直吊着魏达海,眼下却不行,快刀斩乱麻,可以让魏达海再不敢肖想蝶衣斋,免得自己的分心。

    门轻轻的敲了敲,玉洁急忙上前打开门,一脸温雅笑意的文溪驰出现在门口。

    魏达海不自由主的往后退了退,他认识文溪驰。

    “文大人,有劳了!”邵宛如站起身来,客气的行了一礼。

    “无碍的,原本就是职责所在!”文溪驰向邵宛如拱拱手。

    两个人见礼毕,分宾主落座。

    玉洁送上茶水后退到邵宛如身后,至于魏达海夫妻两个,依旧这么站着,没人请他们坐下,更不会有人奉茶。

    “文大人,当初我抵押贷款的时候,还是你当得保人,眼下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当个证人,证明这家铺子当初就是我的店,不过是当时年纪小,特意托给董大娘经营的吗?”邵宛如问道。

    “可以,当时的契约还在!”文溪驰点头,从袖口里把几张契约的纸拿出来,放到桌上,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请宸王妃看看,是不是这几张?”

    邵宛如示意玉洁接过,拿到手上看了看,脸色惊喜:“多谢文大人,想不到当初不过是一面之缘,却得了文大人这么大的帮助,而今还要麻烦文大人替我做证!”

    文溪驰办事果然通透,自己就这么一说,他立时就把证据拿到手了,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这么顺利的拿到手,跟文溪驰的能力相关。

    “王妃实在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文溪驰的目光转向魏达海,“魏大人,这店铺当初就是宸王妃盘下来的,很巧,原本是我朋友的,当日我正巧又在,看宸王妃这么小一个女孩子,有这么大的心志,特意的帮了她一把,才有了这家铺子。”

    “魏大人既然现在也看中了这家铺子,一意的谋夺这铺子,依我的意思,就是上公堂吧!”

    上公堂?魏达海面色如土,手在袖口里哆嗦了起来,眼下这种情况怎么上公堂?

    文溪驰何人?有他做证,还有这些契约在,他的官司不但打不赢,而且他以后还有何前途。

    之前断定宸王妃不敢把事情闹大,是因为觉得宸王妃不过是看中蝶衣斋的人,事实证明蝶衣斋就是宸王妃的,他拿什么去抢?还有文溪驰做证,不说文溪驰是文相的三公子,名声极佳,就说他现在就在刑部供职,职位跟自己差不多,却是真正的实权。重生之五岁小萝莉

    他一个小小的四品官,凭什么能从宸王妃的手里抢她的铺子?

    脚下发软,伸手扶了一下桌角才站稳。

    “文大人,不用了,这事……这事实在是个误会!”魏达海笑的比哭还难看,他这个时候什么也不敢想,只想好好的回去,再不敢对蝶衣斋生出想法。

    早知道这店铺原本就不是董明娘的,他怎么敢肖想!

    “误会?事情闹到这种程度了,怎么可能是误会,魏大人还是跟我走一趟吧,听闻之前蝶衣斋牵扯到的案子,也跟魏大人有关,我倒是要查一下,我们刑部的人又有谁暗中勾结着魏大人,做下这等事情!”文溪驰脸色一冷,哼了一声。

    这是要顺藤摸瓜了?魏达海心虚不已,他虽然觉得自己不会留下蛛丝马迹,但就怕万一,如果真的万一查到他的头上,可就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说清楚的事情。

    “文大人,这事真的是误会……”魏达海伸手抹了一把冷汗,向着文溪驰做低伏小的拱手,这事闹起来,他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文大人,这事……真的是误会,我以为是我们老爷真的……”欧阳氏笑脸尴尬的道,目光转身董大娘,侧身一礼,“妹妹,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以为是……是我嫉妒心犯了,才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对不起妹妹的地方,还望妹妹原谅!”

    “夫人错了,我母亲就生了我一个,没有姐妹!”董大娘冷冷的看着欧阳氏,眸底一片嘲讽。

    这话噎的欧阳氏脸上差点抗不住,咬了咬唇抬眸看向邵宛如:“宸王妃,当初这门亲事,是我父亲订下的,具体情形我并不知情,若是当初便知道夫君是这么一种情形,我必是不会嫁的,如今……如今……大错酿成,夫君却还执迷不悟的想跟董掌柜在一起……”

    欧阳氏说的悲切,极其的无辜。

    邵宛如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魏夫人,这些旧事跟我无关,我也不想听,若是没有事情就请回吧,这以后蝶衣斋的事情也不要再插手,若是再有关于蝶衣斋的事情出来,别怪我翻出这些旧事来公堂上见分晓!”

    欧阳氏愣了一下,而后反应过来,拉着魏达海的手连声道:“是,是,我们马上走,这以后蝶衣斋的事情再不会插手,以后不会了!”

    说完拉着还反应不过来的魏达海转身就走。

    眼下这种情形,这位宸王妃如果真想闹起来,魏府可就要遭受大祸了,不管这位宸王妃是出于什么目地,放自家一马,赶紧走才是正经道理。

    夫妻二人狼狈不堪的从帐房出来,再不敢留下来,急匆匆的就往外走,原本留在外面看热闹的人,见他们夫妻二人如此灰溜溜的形色,再加上之前的话,立时明白真正心虚的就是这一对夫妻。

    可见是真的是他们图谋蝶衣斋,许多人指着他们的背影大骂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