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77章 恨不得自戳双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7章 恨不得自戳双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等到晚上,大太太张氏回府,芍药拖着没有痊愈的身体去见她。

    “太太,青梅她们正忙着给二姑娘绣嫁衣,金线是不是也该早早预备着?”

    大太太张氏朝芍药看去,“芷兰院的人找了你?”

    芍药没有隐瞒,将事情都说了。

    “奴婢想着,二姑娘的婚期虽说还没定下,也该早早预备着。万一哪天宫里来了旨意,将婚期定在年内,到时候手忙脚乱的,怕是来不及。”

    大太太张氏点点头,“是该早点预备着。三姑娘的嫁衣,准备了多少金线?”

    芍药躬身说道:“启禀太太,为了三姑娘的嫁衣,一共准备了将近四两的金线。”

    大太太张氏说道:“你吩咐下去,让针线房再准备八两的金线,给芷兰院送过去。”

    芍药喜笑颜开,“还是太太想得周到。”

    针线房得了命令,过了几天,先绞了五两的金子,拉成线,给芷兰院送去。剩下的三两,晚几天绞好了再送去。

    青梅她们得了金线,就忙着绣嫁衣。

    这事传到了顾玥耳中。

    顾玥立马就炸了。

    “欺人太甚!我的嫁衣,统共不到四两金线。顾玖的嫁衣,却要准备八两金线。同是嫡出,凭什么给她准备的金线比我的整整多了一倍。大伯母分明是看不起我。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顾玥气得哭了起来,吵着要去找谢氏替她出头。

    丫鬟葡萄急忙劝住她。

    “姑娘,你千万别冲动。太太每日早出晚归,进宫哭灵,早已经疲惫不堪。你这个时候拿这件事去找太太,太太也没精力替你出头。”

    顾玥眼一瞪,“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要我忍气吞声,看着顾玖得意吗?”

    葡萄忙摇头,说道:“奴婢的意思是,离着皇后娘娘出殡也没几天了,不如等国丧结束,姑娘再找机会到太太跟前说这件事。奴婢早就听说,太太打算同大太太一起管家理事。金线这事,正好也是个由头,说不定能助太太一臂之力。

    届时,太太说不定一高兴,就为姑娘多准备几千两银子的嫁妆。”

    顾玥咬着唇,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你说的对。现在母亲疲惫不堪,无力替我出头。我且再等几日,等国丧结束,母亲休整过后再出面。葡萄,你替我盯着芷兰院。芷兰院上下,实在是欺人太甚。”

    葡萄领命。

    转眼,皇后娘娘停灵二十一日,终于出殡。

    举诚哀恸。

    太子殿下哭得尤为凄惨。

    旁的人,虽说也在哭,更多的则是解脱。

    整整二十一天的煎熬,终于结束了。

    放眼看去,每个人都是一脸疲惫不堪,憔悴得老了四五岁的模样。

    大家的身体都到了极限,等到出殡的队伍出城后,大家上了马车,一下子瘫在马车上,起不来了。

    之后两天,京城四品以上的官宦人家,皇室宗亲,无一例外,全都安静如鸡,都在睡觉养身体。

    天子也体谅大家这段时间辛苦,特意放了三天假。三天时间,足够让大家恢复过来,精神满满的去上朝。

    到了朝堂上一看,太子不在。

    这时,很多官员后知后觉,才得知太子要替皇后娘娘守孝三年。

    文官们先是皱眉,太子三年不上朝,朝堂上还有他的位置吗?

    转念又一想,皇后娘娘不在了,太子危矣。

    太子三年不上朝,倒是不失为一个保命的好办法。

    如此一来,文官们暗暗点头,皇后娘娘英明。

    勋贵们则大皱眉头。

    太子三年不朝,如何拿捏他的把柄。

    不过……

    大家抬眼朝天子看去。

    天子早就恶了太子,即便太子三年不朝,照样有机会将他拉下马来。

    即便太子安分守己,东宫一干属官,也不可能甘心沉默。

    大家整整花了八年时间的心血,终于让天子身边,没有一个人替太子说话。

    多年的努力,岂能功亏一篑。

    而且皇后娘娘过世,这个时候正该乘胜追击,让太子殿下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将目标对准了东宫。

    东宫博望苑。

    太子殿下端坐在上首,听着一干属官们大声疾呼,而他却沉默不言。

    他身着孝服,脸色憔悴蜡黄,眼睛里还有红血丝。原本白白胖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瘦了两圈。

    关于守孝,皇室有以日代月的规矩。以二十七日代替二十七个月。

    不过太子殿下早已经决定,要听从皇后娘娘的遗言,守孝三年。三年不朝。

    “……殿下三思啊!三年后殿下再上朝堂,朝堂上早已经是物是人非,又是另外的局面。届时殿下在朝堂上如何施展手脚,如何得陛下欢心?”

    “不光如此,这三年内,赵王,燕王,宁王等人一定会大肆拉拢朝臣,发展实力。三年后,殿下回到朝堂,只怕已经没有立足之地。处处被人掣肘,一点小差事也无法办好。如此一来,天子只会对殿下越发不满。”

    “微臣等人都知道皇后娘娘的遗言是为殿下着想,可是皇后娘娘考虑事情还是不够周到。朝堂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微臣等人又不能上朝听政。殿下三年不朝,届时朝中还有何人替殿下张目?若是天子责罚殿下,又有何人替殿下求情?殿下,收回成命吧。不能三年不朝啊!”

    “请殿下收回成命。”

    大殿内,黑压压跪着人。

    太子殿下目光冷漠地看着大家,说道:“诸位爱卿,是想逼死本宫吗?”

    “微臣不敢!请殿下三思。”

    太子殿下冷哼一声,“母后尸骨未寒,你们就来逼迫本宫。本宫问你们,你们还有没有身为臣子的忠诚之心?明知道朝堂上,无数人正在摩拳擦掌想要对付本宫,这个时候将本宫推到朝堂上,你们果真不怕害死本宫吗?本宫告诉你们,我要是死了,你们统统跑不了。”

    “请殿下慎言。”

    “殿下,微臣等人并非不知道朝堂上凶险无比。可这个时候殿下更不应该退缩。搏一搏,还有机会。如果不搏,怕是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只能任人宰割。”

    “是啊,搏一搏还有机会。请殿下早做决定。”

    “够了!”太子殿下怒斥众人。

    “母后说的没错,你们就是私心太重。总想着让本宫冲在前头,而你们躲在后面蝇营狗苟,借着东宫的名义谋取私利。都给本宫滚出去。”

    “殿下冤枉啊!臣等一心为了殿下着想,却换来殿下的猜疑,臣等不服啊。”

    “臣等不服。”

    太子殿下呵呵冷笑,“不服那就继续跪着。”

    说罢,太子殿下甩袖离去。

    东宫属官们面面相觑,此事如何是好?

    殿下莫非是得了失心疯,过去一向尊重他们的意见,为何皇后娘娘一死,殿下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们却不知,因着皇后娘娘过世,太子殿下顿感压力倍增。

    偏生没有一个人替他分担压力。

    唯有躲在东宫,他才觉着好一些。

    心里头便越发认定,皇后娘娘留下遗言,让他守孝三年的主意是真心实意替他着想。

    偏偏属官们没有一个人体谅他的难处,只是一味的逼着他上朝听政。

    太子殿下都快被巨大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

    这个时候谁让他上朝听政,谁就是图谋不轨,让他厌恶。

    只是他没想到,东宫属官从上到下,都要求他上朝听政,竟无一人为他着想。

    太子殿下心寒无比,看着属官们的面目,越发觉着可憎。

    他躲在寝宫内,不见任何一个属官。谁来都让对方滚。

    一想到上朝就要面对天子的双眼,母后又不在了,太子殿下内心深处就感到无比的惶恐,胆怯。

    太子殿下是真的从内心深处,怕他的皇帝老子。

    皇帝眼一瞪,就能让他抖成筛糠一样。

    其实他年轻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父子两人还能好好说话。天子对他也是赞许有加。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天子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厌恶,仿佛仇人一般。

    每每他要是奏对不合天子的心意,定会惹来天子一番痛骂,甚至是拳打脚踢。

    一次又一次,太子殿下越来越怕独自面对天子。每次去见天子,内心总是无比紧张。

    一紧张就表现不好,表现不好,天子就会失望,厌恶。

    事情就这样恶性循环,就到了今天这个局面。

    母后让他守孝三年,一开始他不理解。如今却无比感激母后这个决定,太英明了。

    守孝三年,便不用去见天子。他也能趁此机会,修身养性。

    说不定三年后,他就能克服内心的恐惧,像年轻时候一样上朝听政,面对天子和朝臣侃侃而谈。

    太子殿下只想到他对天子的恐惧,却没有思考,为何天子越发厌恶他。

    只因为父子二人理念不合。

    天子一想到要将偌大的江山交给性格软弱的太子手里,就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自戳双目。

    他是瞎了眼,当年才会立他为太子。结果却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从来没有人,真正对太子殿下剖析过这里面的原因。

    只是一个劲的说天子残暴不仁,太子殿下一定要坚守本心,以仁治国。

    天天被洗脑,太子也认定天子残暴不仁,他立志要改变这种现状。

    于是乎,父子二人的冲突,不可避免的爆发。

    太子妃前来面见太子殿下。

    “殿下,您消消气。”

    太子殿下叹息一声,看着太子妃孙氏。

    孙氏是名门之后,朝中大儒的嫡亲孙女,端庄稳重,就是身子骨不是太好。

    “你来了!怎么不在房里歇着。这些日子累坏了吧。”

    “臣妾休整了几天,已经好了许多。倒是殿下,这些天都没好好休息,看着又憔悴不少。”

    太子殿下又是一声叹息,“你都听说了吧,属官们都在逼迫孤,要求孤上朝听政,真是岂有此理。”

    太子妃孙氏说道:“母后有些话,臣妾认为很对。”

    “什么话?”太子殿下来了兴致。

    太子妃孙氏斟酌着说道:“对于臣子,就该宽严相济。该打的打,该杀的杀,不能一味心软。”

    太子殿下的脸色微微一变,“你……你也是这么想的?你认为该杀几个人立威吗?”

    太子妃孙氏眼睑低垂,不与太子殿下的目光对视。

    “有的人并非如表面那般清廉,私下里不知干了多少贪赃枉法的事情。殿下应该清楚吧。”

    太子殿下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太子妃孙氏叹了一口气,说道:“因着守孝,孩子们的婚事也得推迟到三年后。也不知三年后,孩子们还有没有机会娶妻生子。”

    “你这话是何意?”

    太子殿下很是不满,“莫非你和那些属官一眼,也要逼着孤上朝听政吗?”

    太子妃孙氏缓缓摇头,“殿下误会了。臣妾是赞同母后的决定,守孝三年,利大于弊。臣妾唯独不放心的是几个孩子的婚事。所说陛下下旨赐婚,可是三年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

    太子殿下一把揽住孙氏的肩膀,“你且放心,孩子们一定能顺利娶妻生子。你别多想。就算有一天,真到了最坏的地步,孤绝不拖累你们。孤会率先自我了断。”

    “殿下!”

    太子妃孙氏大惊失色,一脸惶惶然。

    “殿下怎可说出这样的话。”

    太子殿下笑了笑,眼神悲凉。

    他握住太子妃孙氏的手,郑重地说道:“母后过世,孤就有了准备。若是真到那一天,不用等旨意下来,孤会选择先自我了断。

    如此一来,父皇自会怜悯东宫上下,你和孩子们便可保全自身,全身而退,做个闲散宗室。虽说日子可能有些艰难,好在性命无忧,富贵还在。”

    太子妃孙氏当即哭了出来,又怕引来宫人侧目,她只能压着嗓音,无声哭泣。

    “何至于如此?何至于如此?”

    连问两个何至于如此,只因为真的伤心了。

    太子殿下却笑了起来,“孤做了二十多年的太子,足够了。日后史书上,也会有关于孤的记载。希望史官笔下留情,不要将孤说得那么不堪。”

    太子妃孙氏连连摇头,“不要再说了。事情还没有到哪一步,未必就会……如果殿下能够熬过这三年,熬过陛下,那个位置还是你的。”

    太子殿下微微摇头,“就算孤能够熬过这三年,也熬不过父皇。父皇龙马精神,是长寿之相。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太子妃孙氏连连摇头,“父皇已经上了年龄,说不定……”

    “不要再说了。即便父皇真的身体不适,他一定会在最后关头,下旨废了孤,另立储君。总而言之,你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乱来。就当是孤求你。”

    太子妃孙氏一边哭,一边重重的点头,“臣妾听殿下的。只是属官们可不会轻易放弃,他们一定会在私下里联络武将,到关键时刻,怕是会掀起大乱,连累整个东宫。”

    太子殿下皱起眉头,“是孤太放纵他们。此事孤会好好想想,得想个办法约束他们才行。”

    太子妃孙氏摇头,没用的。那些属官,在过去一二十年的时间里面,已经被喂大了胃口。

    除非全都杀了,否则仅仅只是约束,根本无用。

    太子妃孙氏不忍心打击太子殿下,便没有说下去。

    殿下肯振作,肯约束属官,已经很不错。

    有一则有二,等太子殿下迈出第一步后,届时她在后面推着太子殿下迈出第二步第三步,说不定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太子妃孙氏望着兴庆宫的方向。

    太子都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太子,母后也已经离世,为何天子还不肯死?

    如果天子突然暴毙,太子是不是就可以顺利登基称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