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一梦百年 > 第522章 血战登高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22章 血战登高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女人是疯子,我们不用理她,直接翻窗跳下去!”吞水龙看着火光中异常狰狞的魔影,咬了咬牙做出了撤退的决定。

    龙王却是不服气,提着龙头刀恶狠狠地盯着荀孟绮,吼道:“就算要走,劳资也得先杀掉这个女人!”

    王洛生摇了摇头没言语,刘中提探出脑袋对几人道:“不行,走不了了,楼下守着五个吐蕃人,看样子身手不凡,这女人有备而来!”

    “不如我们一起跳下去?我们这许多兄弟,他们只有五个人。”吞水龙实在不想面对荀孟绮,在刚才那一瞬间直觉告诉他对方绝不是好相与的角色!所以他宁愿选择跳楼与那五个吐蕃人血斗。

    王洛生也同样不想面对荀孟绮,他来自洛阳,心中隐隐感觉走廊尽头这个女人和传说中的那个人有点相似,不管是年纪还是惊为天人的样貌,再一联想死对头金刀张家,不正是效忠于那个人,那个传说中的魔道大教吗?

    刘中提观王洛生也有撤退之意,又回屋趴窗户瞅了一眼,于房内大喊道:“完了!我们走不了了!”

    一众头领急忙返回自己屋内,望向楼下,只见远离五个吐蕃人四五丈远的空地,火光中影影绰绰多了一白一红两个女子的身影,还有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萧家家主萧长歌!

    很明显,萧长歌被这两个女人给控制了!

    那两个女人有如此身手,吐蕃人又不与之为敌,彼此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那就证明双方非敌非友,并不会发生冲突,只是对己方不太友好。高处向下跳,对方整瑕以待,落地不稳,如何作战?

    再说了,这可是四楼啊!这个高度不是一般轻功能驾驭得了的,所以还得走过道下楼去东门。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被火烤的失了心智,带着夜里睡过一张床的青楼歌女双双跳下楼去,有的崴了脚,有的直接倒地昏迷,但还是不出几大帮主所料,不用两个女人动手,那五个吐蕃人一人一刀毫不留情的结果了跳楼者的性命!

    龙王得知此消息,怒吼道:“赵哩、赵振不给咱活路,那还等什么?杀了这女人,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他吼罢,却看其他三人全都神色严肃的看着他,那意思很明白,你提的建议,你就去试试她的身手喽。

    “废物!”龙王低声咒骂一句,龙头刀挟着一股猛烈地刀风冲向走廊火影中的荀孟绮。此时火势已经越来越大,一截截烧焦的房梁噼里啪啦往下砸落,他一边躲闪着空中的落物,一边注意观察着荀孟绮的动作,心中还十分诧异:“这女人被火烤着不疼吗?”

    疼是当然疼了,但此时的荀孟绮满脑子想的都是杀人!烈焰炙烤只能助长其心中升腾的杀意,为今晚的漫天火雨再增添一抹恐怖的血色!

    人未动,兵刃先行!荀孟绮的兵器自然就是飞针,龙王在飞奔至走廊中心的时候,荀孟绮已经出手了,不过他出手的对象并不是龙王,而是四楼其他的堂主、香主等等一众小头领。这些人本想着趁龙王与荀孟绮拼杀之际出手偷袭,但荀孟绮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不动神色的暗使飞针,在火光的掩护下,一举袭杀了惊慌失措的四人,其他人见同伴莫名惨死,一个个躲进屋内再不敢妄想偷袭。

    龙王身为一帮之主,身手自然不等同于其他喽啰,他看清了荀孟绮的兵器和出招方式,心中窃喜:“看来这女人擅使暗器,只要与之近身对战,岂不是手到擒来?”

    近了!两人相隔只不到一丈,龙头刀挟带的威势让烈火都跟着烧向了荀孟绮,然而这个时候王洛生却突然喊道:“是了!就是他!龙王小心!此人不是梁王、瑞王派来的杀手,而是日月神教教主东方梦!”

    “吓!你不早说?”龙王一听东方梦这三个字,吓得手一抖,刀势慢了那么一些,却已被荀孟绮寻到破绽,一招光君出手,飞针带线飞疾射其胸腹要穴!

    “奶奶个熊!”龙王大骂一句,挥刀急挡,还好他反应快,飞针很轻易的被龙头刀挡下,但他没想到的是飞针蕴含的内力并非只有一段,荀孟绮再使一股力,飞针去势不减,在与刀背相碰迸出一丝火花的同时,偏离方向射中了他的侧腰!

    “啊!”龙王痛嚎一声,挥刀劈向空中的针线,荀孟绮却早已收回了飞针,冷漠地注视着他身后的吞水龙三人。

    吞水龙在听到王洛生喊出荀孟绮身份的时候,便招呼两人冲向前去,荀孟绮一招伤龙王,三人心中虽然十分惊讶,但也对他的实力有了大概了解,单对单其实也就那样。

    要知道龙王是在被吓到慌神时被他偷袭得手,若是严阵以待,这一招绝不足以致伤,更何况龙王只是他们四人中实力最弱的那一个。

    “噼里啪啦!”

    “轰……”

    一声巨响,走廊过道已经被三楼大火烧空,楼梯断成了两截,纷纷砸落至三楼。三楼也已经被烧了许久,经受不住重物的冲击,整个楼层垮塌至二楼。四楼只剩下两边客房的主体还在,但也只是个空架子,吞水龙几人急忙躲进屋内,荀孟绮则退到了楼梯口,双方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楼下,却听到一声声惨烈的哀嚎,一个个全身冒火散发着阵阵肉香的六大帮喽啰,在滚滚浓烟中被烧成一具具残骸,即使有幸躲过火灾,也难逃楼顶砸落的房梁重物,要么被砸成肉泥,要么被浓烟熏死,望京楼已成了一片火海地狱!

    “咳咳……”吞水龙捂住口鼻,怒目圆睁,手指着荀孟绮痛骂道:“我这些兄弟与你有何仇?为何要殃及无辜?”

    “还和他废什么话!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一向理智的王洛生此时也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誓要杀掉荀孟绮为葬身火海的兄弟们报仇!

    走是不可能走了,开玩笑,死去的可都是六大帮精英!即使活着从正门逃离,又有何脸面面对帮内的其他兄弟?

    荀孟绮对楼下消失的生命一点都不在乎,就好像死去的只是一只只臭虫,一根根狗尾巴草,完全不能动摇其心,死便死了,再说了,要他们的命不正是为了给万玲珑报仇的吗?

    “万玲儿呢?”荀孟绮漠然道。

    “原来你是为了她?”刘中提双眼通红,痛骂道:“为了一个女人,火烧我六大帮兄弟,你t还是人吗!”

    荀孟绮摇了摇头,依旧不咸不淡的说道:“当然不只是为了她,主要还是想要你们的命。”

    她的语气十分淡漠,杀人放火对她来说就好像穿衣吃饭那么简单,这让吞水龙四人感觉受到了羞辱、蔑视。

    “你们谁是耿老三?”荀孟绮问了一句,难得的皱了皱眉,又道:“他应该不在此处,罢了,他总逃不出望京楼,既如此,杀谁都一样,反正已经不可挽回了。”

    挽回?你现在后悔放火烧楼了?吞水龙几人皆是这般想,殊不知荀孟绮“不可挽回”的意思是:万玲珑的清白已不可挽回……

    荀孟绮一言毕,转身上了登高阁,吞水龙四人互看一眼,把心一横紧跟着上楼而去。

    ……

    火光照耀着四人阴晴不定的脸,或愤怒、或迟疑、或恐惧,只他四人对面的荀孟绮,那冷漠的眼神好似看着一群蝼蚁。

    龙王与荀孟绮交手一回合,大概知道他实力几何。依旧由龙王先出手,只听他狂啸一声,龙头刀当先席卷至荀孟绮侧身,王洛生挥舞大刀第二个冲向荀孟绮另一侧身,而正面则由实力最强的吞水龙、刘中提二人应付,四人呈半包围之势齐齐杀向荀孟绮!

    此时的荀孟绮依旧不慌不忙,后撤三步靠墙,断绝对方包围自己的可能,紧接着双手同时出招,左手使光君、右手使,两针两线分射向龙王胸前要穴与王洛生下盘,两人急忙挥刀抵挡,然而《葵花宝典》的招式并非只是暗器,暗器射出去就不会回来,飞针不是,飞针的真正的厉害之处在于借用针线延伸作战范围,远程操控飞针同时与多名敌人周旋,相当于三个人同时作战。当然了,双手操控针线也就意味着荀孟绮的双臂已经“废掉”了。

    双手同时操控一针一线已经是荀孟绮目前功力的极限了,但真正厉害的敌人吞水龙、刘中提挟万钧之势而来,“废掉”双手的荀孟绮又该如何应对?

    传承上千年的魔道大教,其功法果真不是盖的!在吞水龙、刘中提二人正面袭来之时,荀孟绮纤细娇弱的双腿突然出招,先发制人猛攻向刘中提!刘中提心中惊骇不已,一心三用的敌人,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见!不过惊讶归惊讶,手中招式可丝毫不留情,他掌中一对小戟分左右而出,猛刺向荀孟绮双腿。以肉身抵挡兵器?荀孟绮可不是傻子,急忙变招转换了攻击角度,避开双戟踢向刘中提腰身!

    荀孟绮双腿变招速度之快,让人叹为观止!如果不是他双手操控着针线,外人一定会误认为他是一位精于腿法的高手,然而再怎么变招,也防不住另一个强大的敌人——吞水龙!

    吞水龙,汴河帮帮主,中原六大帮实力最强之人!擅使一对雕鱼叉,尤其精通水里的功夫,从他的诨号也可看出这一点。正是因为他自身实力跻身江湖一流,才能在毫无背景的前提下统领汴河帮称霸中原!

    他的鱼叉功夫不同于龙王、王洛生的刀法,大开大合雄浑威猛,也不同于刘中提的戟法,灵巧似蛇,善用偷袭,他的功夫更多是以快打快,以速度取胜!而他之所以最后才出手,就是为了让其他三人先试水,观察荀孟绮的弱点所在,从而一击即中!

    荀孟绮毕竟年轻,看吞水龙最后出招,以为他的速度也不过如此,也就专心对付刘中提,没把他放在心上。没成想鱼叉在出手的一刹那,半空中突然快成一道闪电,疾刺向荀孟绮右股!荀孟绮心头一惊,急想闪避时另一边刘中提的双戟已经刺向他面门,他无奈之下只能做出放弃对抗一方的选择,右闪躲开了双戟,却被鱼叉三根明晃晃的尖刺刺中右股,血水霎时间渗透了衣衫,整条右腿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血色!他根本来不及查看伤势,收回双针,晃一招“随风”,吞水龙不疑有它,收回鱼叉抵挡,却见荀孟绮双针落地,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日月神教,《葵花宝典》?呵……不过如此!”吞水龙已经完全摸清了荀孟绮的实力,说起来让他有些羞愤,因为荀孟绮的实力根本不足以让他四人同时出手,只他一人甚至只龙王一人,足矣!

    之前确是被他的名头给吓到了!真是可恶!龙王几人也如吞水龙一般想法。

    “呵……”荀孟绮冷笑一声,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好似一个完全没有痛感的怪物一般,竟没喊一声痛!

    “你的粪叉,也不过如此!”

    “他奶奶的,这是雕鱼叉,不是粪叉!”

    “有什么区别吗?在我眼里,这就是粪叉。”

    “找死!”吞水龙怒喝一声,又对其他三人道:“谁也别上,我一个人解决他!”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