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如此芳邻 > 第八百章 解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章 解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只是阿四这个死脑筋,就知道钻牛角尖,真到了需要他的时候,却是一点儿都不知变通。

    许临夏侧目望向了外面,这不过才刚刚离京,一路上就出了这许多的事情。若是再延误些许,就算当年巫医一案另有隐情,就算在他的努力之下也可以为华珺洗脱冤屈,可到时恐怕已是为之已晚。

    “恩公是让我等不要暴露身份,可若坐个马车都能算招摇的话。那你同我说,我们时候才可以到地方?”许临夏心意已决,只待阿七清醒过后,他便要收拾行装,准备出发了。

    许临夏这话说得在理,阿四自然反驳不出口。饶使他觉得自己的做法才是小心谨慎,可落在了许大人的眼中,那却是小题大做的。

    “属下这就去。”三人之中,他和阿七不过只是护卫一职,在各项决策的大事上,自然还是要听许临夏的。

    所幸这里有庄户人家。有人烟的地方,便就证明会是各项生意的聚集地。再次雇来一辆马车,还不算太费心力。

    用不了多久,果见阿四去而复返,已是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他站在门口,人还未进得屋内,目光却频频望向里面。这一眼看去,果然被他发现了好消息:“阿七,你醒了?”

    阿七伤口的包扎虽然显得很是敷衍了事,但该注意以及避及的地方都得到了妥善处理。也正因此,阿四和许临夏才没有又对伤口做过重新的处理。

    “阿七醒了,你也回来了,我们就快些赶路吧。”在阿四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许临夏已经把三人的包袱都收拾整齐了。

    哪怕那对老夫妇二人也试着进行过劝说,希望他们可以留下安心养伤。可奈何许临夏去意已决,任凭别人怎么说都没有作用。

    而让那夫妇二人从一开始的惊恐万分变成这样子,也只是无影在辞别前留下来银两以做打点。

    二人既是受了别人的钱财,总不好再一声不吭了。

    许临夏只埋头收拾着手头的包袱:“阿七你要是身体实在不行,就先在这里歇着。待我们回头返程的时候,再来接你便是。”

    许临夏手中的动作终于一顿,看向了已然放弃劝说的夫妇二人:“那就麻烦二位多多照料了。”

    阿四本来以为许临夏为了完成陛下交代下来的任务早已变得丧心病狂。不仅不将那侠士的话放在心上,甚至于一度连自己的生死都不顾了。

    现在来看,许大人虽是心急,但还是体恤下属的。就拿他对阿七的态度来看,便可证明一切。

    许临夏又掏了掏自己的身上,半天才摸出一荷包的银裸子来。

    他有些犹豫地摩挲着荷包上的绣线,最后还是咬咬牙,大方地送了出去:“二位尽管放心,我们绝不白吃白喝。阿七身上有伤,这段日子,就让二位费心了。”

    一时的帮忙或许还不算什么,可若真要暂住在别人的家中,时日一久,难保不会让别人生出埋怨。

    “公子。”阿七咬咬牙,强撑着身子欲要从床上坐起。此次的伤势,的确是他有生之年自习武以来最严重的一次。

    也辛亏当时那刀剑袭来的对象是阿四,他只是半路杀出的而已。可即便如此,他的整个胳膊都险些不保。

    “阿四。”瞧着阿七那欲言又止,似是一脸为难的样子,许临夏便知道,他应是要为他之前的行为给出一个解释了。

    阿四终于同许临夏心有灵犀了一回,当即颔首,走到了那一对老夫妇的身侧:“老翁,你们看,我们三个人给你们添麻烦了。家里有什么要干的活儿,都交给我做吧。”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他们平民百姓对这些也不好奇。老翁看出了阿四的用意,却也不戳穿,只跟着附和了起来:“那劳烦公子帮我们劈些柴火吧。我们两个老了,使起斧子来总是不得劲得厉害。”

    三人前后离去,只待听到那关门的声响。许临夏才就近坐到了阿七的身旁,语气倒是十分淡然:“说吧。”

    许临夏这样轻飘飘的语气,倒让阿七顿生一种错觉。会不会许大人,其实并不在意之前的事情?

    可是,那怎么可能呢?就算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谋害大人的性命。可是在许临夏的眼中,背叛便是背叛,和取不取其性命,关系不大。

    “我在入京前……”阿七在心中纠结了许久,本来打算一辈子烂在肚子里的秘密不曾想还有再见天日的一天。

    他是个独自闯荡江湖的“侠客”,但阿七心里却十分清楚,侠客并不是他这个样子的。不过是为了听上去有些面子,他才自封了一个侠客之名。

    过往的他每每打着劫富济贫的幌子出门行动。可究竟是救济的贫多,还是抢劫的富多,便是不清算,阿七都知道,他不过是个仗着武功来满足自我的匪寇罢了。

    终有一日,因为他的肆意妄为而闯下了大祸。

    “那夜,我摸到了李员外的府上。”要怪,便只能怪人心不足蛇吞象。要是当时他随便拿些黄金珠宝的就赶紧走人,也就不会有后头那无穷无尽的诸多麻烦事了。

    李员外是当地有名的富户,靠做些丝绸布匹生意起家,据说他家中积攒的钱财几乎可以达到富可敌国的程度。

    人人都这么说了,途经此地的阿七自然按捺不住心底的新奇,草草做了地形的了解,便趁着夜色的掩护偷偷溜进了李员外的府上。

    水榭长廊,凉亭阁楼,确是比一般的大户人家还要富贵上许多。阿七按照之前搜罗来的信息和自己多年溜门撬锁的经验,很快找到了藏有黄金珠宝的库房。

    他拿出了自己提前备好的包袱,将黄金珠宝装了满满的一大袋子。直到扛到背上的重量都能把他压得直不起腰来,阿七这才不甘心地准备收手。

    丁玲桄榔,那背上背着的东西随着阿七步伐的挪动不断碰撞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阿七欢喜之余,却也走得愈发地小心谨慎。每一步的走动,都似是静止了一般。

    暗夜中,什么声音都很明显,什么光影也都异常明亮。

    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可阿七眼角的余光却是注意到了什么本不该存在的光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