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七零小佳妻 > 第164章 福利(二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4章 福利(二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米香儿边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边缓步从浴室里出来……

    云老虎站在门边,接过了她手里的毛巾,什么话也没说,认认真真的给她擦头发。

    米香儿低着头,视线正对着男人的两条大长腿,鼻间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气,再回想起刚才在浴室里的温存……胸口间觉得甜甜的,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双臂,环着男人的腰,把自己的头靠在他的怀里,微微的蹭着,撒起了娇。

    米香儿半湿的长发贴着他的衬衫……微微凉凉的冰着肌肤,说不出的舒服。

    女人觉得甜。

    男人觉得更幸福。

    云老虎捧着米香的小脸儿,就像是捧着世间最珍贵的宝贝……凌乱半湿的长发贴在她的颊上,衬着皮肤雪白,头发乌黑,双眸也似水含雾,更显得她像个妖艳的小精灵。

    云景庭觉得心口一紧一紧的……里面胀满了一种莫名的情怀,有点儿疼,又有点儿甜,还带着几分痒,一时之间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居上了,反正就是想搂着她,一直搂着她到天长地久。

    米香儿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下午3点多了,觉得有点饿……也许是刚才在浴室里折腾得有些体力透支了,“老虎,我去下碗面,你吃不吃?”

    “饿了?那也等等!等头发干了再去,要不然……风吹着了,以后容易偏头疼!”云老虎拽着她不撒手,执拗的坚持,“你要真饿急了?那我现在去煮面!”

    说完还真就要往外走!

    他?

    还带着腿伤呢,站在那儿煮面条?

    米香儿连忙拉住了他,“算了!我也不是很饿!不吃了!”

    顺势坐在了书桌前,“我还有正事儿呢!那两本药经的对比还没弄完呢!这几天忙,一直没空儿做!”

    认认真真的翻起了书。

    云老虎俯身在茶几上拿起了个又红又圆的大苹果,坐在一边削皮……目光时不时的瞟向女人,见她黑长的发梢仍旧滴着几点水珠,打湿了一小片胸前的衬衫,衬衫紧贴着浑圆,勾勒着里面的玲珑。

    他眯着眼睛笑了,随手抓起了毛巾,在女人的前襟上囫囵了一把,米香儿下意识的向旁一躲,“干嘛?吓我一跳!”

    云老虎挑着眉梢,“干嘛?你怕什么?我还能把你吃了?”

    抬手把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给!你不是饿了吗?”

    米香儿刚要接,云老虎又把手撤了回去,“你的手都翻书了!多脏?还敢拿苹果?算了吧,我喂你!”

    直接把苹果送到了她的唇边,米香儿也没犹豫,甜甜的一笑,张大了嘴,就着他的手使劲咬了一大口,两颊塞得又圆又滚,可爱的像个小鼹鼠,口齿不清的还没忘了说,“挺甜的!你尝尝?”

    云老虎的眸底都是爱……不管米香儿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最美的。

    就着苹果上女人的牙印儿,自己也咬了一大口,“嗯!还真挺甜!”

    两个人相视一笑,虽然什么都没有说,空气里却弥漫着温馨。

    米香儿大概是真有点儿累了,看了一会书,头就越来越低,眼皮越来越沉……云老虎坐在旁边给她扇扇子,轻声的咳了两下,米香儿听到了,又马上坐直了身,没有两分钟,头又垂下了。

    这次云老虎不出声了,直到米香儿的两只手臂搭上桌面,小脑袋一歪,枕着胳膊睡过去了……云景庭才抽出了她手里的笔,轻轻的拢了拢她的头发,坐在后面无声无息的为她扇着风。

    他就那么一直坐着,目光眷恋在女人的脸上,一刻也没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米香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时之间好像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目光有些茫然,待到看清了面前的书,还有身后的云老虎,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

    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我睡着了?”

    “嗯!”

    “睡了多久?”

    “……”

    她瞪着滚圆的大眼睛,夕阳驻进眼底,像是两颗璀璨的宝石,“你就一直在这儿坐着……给我扇风?怎么不叫我?干嘛不歇歇?”

    云老虎淡淡的笑了,“这样的下午,才真是一个男人最大的福利!能搂着媳妇儿,做做‘运动’,陪着媳妇儿,睡睡小觉,只有两个人在一起,静静的……多好!”

    他伸出大拇指,宠溺的抹了抹女人的嘴角,“傻丫头,睡得香吧?做梦吃面条了?都流哈喇子了!”

    米香儿不好意思的拍开他的手,“你才傻呢!”

    嫣然一笑,靓丽动人……晃花了云景庭的世界。

    她起身一溜烟的出门了。

    云景庭望着女人轻快的背影……满足的叹了口气,靠进椅背,视线也转向了窗外。

    郁郁满目!

    夕阳漫天!

    岁月静美!

    **

    米香儿进了母亲的房间,抬眼一看,唐喜玲正慵懒倚在床头看书,傅博文坐在一边,在田字格本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字,米香儿走过去看了看,摩挲了一下他的头发,“小六子,你写字还需要多练习呀,平时有功夫的时候多学习,别一天疯跑!”

    傅博文头也没抬地“嗯”了一声,唐喜玲放下了手里的书,“你回来啦?东西买的怎么样?”

    米香儿坐到了她的身边,“妈,有件事情我想先和你商量一下!”

    “说吧!”

    “你瞧,咱们现在也算是安顿在城里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唐喜玲是个聪明的人,一看女儿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有了想法,“香儿,你先说吧,我听一听!”

    米香儿也没转弯抹角,“我是这么想的,咱们还得过自己的日子,总依附着云家也不是个事儿……”

    唐喜玲没等他说完,就欣慰的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我看你刚搬进来,老虎身上又有伤,就想着……过两天再跟你说,实际上呢,我也不大喜欢住在这儿,这里毕竟这是军区,出来进去的不大方便……”

    她顿了顿,“另外呢,我总觉得那个沈院长的眼色怪怪的,她那个女儿也居心叵测,明明知道景庭已经和你结婚了,却还藏着小心眼儿……这样的女人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我看,还是离他们远点儿好!”

    她倒是把事情分析了个通透……说到底,还是不放心女儿。

    米香儿不以为然,“我对沈家的母女俩没有什么特别的顾忌,云景庭的为人我最了解,热起来像火,冷起来像冰,根本就没有中间地带,如果他想跟姜婷婷发生些什么,不认识我之前早就发生了,也不会拖到现在!姜婷婷?永远没戏!她越上赶着追,越显得她下贱,我捂着半只眼睛都没拿她当情敌……她级别不够!”

    唐喜玲抿着嘴角笑,女儿的这几句话……自信!赶劲儿!

    米香儿垂着头,“我只是觉得……咱们一家人在外面可以过的挺好,干嘛非要住在这儿呢?我今天见到大倪和田心儿了,他们两个也都在城里,我把找房子的想法一说,倪大海倒是愿意帮忙,不过呢,我不愿意欠他的人情,田心儿倒是说她们对面有个院子,就是条件有点儿……”

    唐喜玲挥了挥手,“条件好坏无所谓!什么样的条件我没住过?以前在收容所里,多少个人挤在一间房,我不也过来了吗?对我来说,只要咱们一家人在一起,自自在在高高兴兴的就好!”

    米香儿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妈,咱们尽快去看看房子?”

    “行啊!你定吧!搬到哪儿都好!不过,你和景庭商量了吗?”

    “以前随口说过,也没太认真,等我把地方找好了,再跟他细说,如果他不愿意过去……”

    唐喜玲笃定的抿着嘴角,“景庭会跟着你的!他的为人我看得很清楚,所以我才放心的把你交给他,才放心让你和他进城来,他对你是实心实意的,把你当宝儿了,走哪儿都不放心你,走哪儿都愿意带着你!香儿,妈还是那句话,你嫁了个好男人,就要懂得珍惜!跟人家好好过日子,早点儿生个孩子!”

    米香儿飞快的看了一眼傅博文,“妈,你别当着小六子什么都说!”

    这才低声的问他,“傅博文,如果我们搬出去了,条件没有这里好,你会不会不高兴啊?”

    傅博文咬着铅笔头,转着大眼珠子,“我有啥不高兴的?我本来就没有家,是你们收留了我,你们在哪儿,我就去哪,永远和你们不分开!”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咱去看房子!”

    “……”

    米香儿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

    第二天一早……

    果然带着唐喜玲和傅博文过去看院子了。

    先去田心儿的住处打了个招呼,正好赶上童澈也在……他正站在厨房熬粥呢,见了米香儿,眯着眼睛,即便是拿着饭勺子依旧是儒雅潇洒,“小米?你怎么来啦?”

    扭头提高了声音,“心儿,你来看看!”

    田心儿一挑门帘儿,像阵风似的冲了出来……见到米香儿,乐得直蹦高,“你这么快就来看我啦?是不是想我啦?”

    童澈嘴角含着笑,“这丫头,我真是没办法了!心儿,你就不能收敛一下情绪?”

    田心儿不以为然的回呛,“情绪干嘛要收敛?开心就是开心,不开心就是不开心!我想干嘛就干嘛,为什么要憋着自己?”

    米香儿就喜欢她这个干脆劲儿,抬高了声音,随声附合,“对!你说的对!”

    童澈后退了半步,举起了双手,“行了,行了,不与女人争长短!你们说什么都对!这样总行了吧?”

    他唇边露出了那颗小虎牙,脸上原本的沧桑瞬间就化解了,倒是显出了几分调皮。

    抬手向屋里一指,“你们进去坐,我马上就来!”

    回身调小了火,洗干净了手,这才进了屋,也没坐,在门边一站……随意间透着慵懒洒脱,“小米,你带着阿姨特意过来……是有事儿吧?”

    “嗯!我想看看对面的院子!如果有可能的就租下来,和你们做邻居,大家也有个照应!”

    童澈好奇的皱了皱眉,“我听心儿说……你现在不是住在云叔叔家?”

    看来……田心儿已经把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哥哥讲了。

    李香儿点了点头,“是住在军区呢,不过,我觉得不大方便!想出来!”

    童澈是个聪明人,也不再多问了,“那我去帮你找房东拿钥匙,正好,他也在这个巷子里住!”

    米香儿跟着他,“那我们一起过去!”

    几个人见了房东,简单的谈了谈情况,这又去看房子……院门一打开,米香儿四处一看,倒也算是清净利落,三间大瓦房,独门小院,仓库厨房具备,房后还有个单独的小厕所,这在那个年代的平房里,已经算是条件不错了,至少不用去公共厕所啊。

    不过,如果想跟军区的条件比,那就差太远了。

    她和唐喜玲小声的交谈了几句,母女俩都觉得还算满意,跟房东又讲了讲价钱,基本上就算是敲定了,不过具体搬过来的日子没定,还要尊重一下云景庭的意见。

    小田心儿是真的高兴……她在城里没有朋友,突然间米家的人就住在隔壁了,以后的日子就可以不寂寞了,能不开心吗?

    跟在后面实实在在的张罗着,“你们还缺什么吗?有什么需要我和我哥帮忙的吗?”

    唐喜玲挺喜欢她的单纯和热情,对童澈的儒雅和学识也格外欣赏……心里私下以为找了个这样的邻居,也挺不错的。

    等到米香儿又回了军区……

    把这件事情给云景庭讲了,“……你以前说过的,无论我想住在哪儿,你都不会反对!”

    云老虎抬眼瞧着她,“嗯!我是说过!”

    米香儿从他的表情里也看不出什么……这个男人太内敛,和童澈是一路的,很少有人能够真正掌握他们内心的想法。

    索性歪着脖子直接问,“所以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你如果想住在军区,我还是会留下照顾你!让我妈他们先搬,等你回了部队我再去!”

    云景庭双手抱胸,答得云淡风轻,“我还是那句话,家里的事儿……你来定,我都听你的!无论你想去哪儿,我都必定相随,有你在的地方……才是家!”

    轻轻地补充了一句,“你放心吧,我去跟爸谈,就说是我想搬出去住!至于哪天搬家嘛?你给我个日子就好!”

    这男人……

    米香儿还能挑什么?

    唯有走过去静静地偎进他的怀里,轻柔的献上自己的唇……温柔的“福利”才是给云老虎最大的回报。

    **

    晚饭的时候……

    一家人坐在一起,姜婷婷也来了……不管受不受欢迎,只要能见到意中人,她是铁定的没脸没皮了。

    云景庭在饭后正正式式的开了口,“爸,姐,我有件事情想和大家宣布一下!我想搬出去住,已经让米香儿在外面找好房子了!”

    这个消息一出口,屋里瞬间就安静了。

    云景琪心知肚明,这是弟妹的主意。

    飞快的瞄了米香儿一眼,心里对她掌控弟弟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云老虎那个性子倔强的人,唯独对媳妇儿言听计从,不但听从,还呵护,这也是没谁了。

    她也是聪明的人,不多劝了……知道劝了也没用。

    云墨城当然也了解儿子的性情,话都已经出口了,就应该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不过,还想争取一下,“老虎,那里有什么地方不好吗?你说出来,我可以……”

    “没!家里都挺好的,爸,是我的原因,我丈母娘身体不好,医生建议她每天多出去走走,军区里不大方便,我就决定搬出去!”

    啊?

    是因为丈母娘?

    那就是爱屋及乌!

    姜婷婷醋海翻腾,“三哥,你现在是伤员,应该是别人迁就你,而不是你照顾她们!”

    云景庭将目光调向了她,冷冷的一哼,“我愿意照顾她们!照顾一辈子!”

    姜婷婷见回天无力,眼珠一转,“那……你住在哪儿?那边照顾你的人手够吗?”

    她知道云景庭不能搭理她,把目光转向了云墨城,“不如这样吧!云爸,我介绍一个保姆过去……您看怎么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