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太古战神归来 > 第一卷:麒麟玉佩 第五章:灭门之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卷:麒麟玉佩 第五章:灭门之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方走后,孟昊依然独自修炼着,神魂修炼本就进境缓慢,靠功法刺激魂力增长,与练气不同,练气是吸收外界灵气,转化为自身的修为。前者是靠自身培养,后者是靠掠夺。自然是后者进境快。

    神魂修炼到凝结魂丝后,进境十分缓慢,但凝结出的魂丝却更加纯净凝实。两天凝练不出一根魂丝,按照功法要求,需达到三千魂丝,方具备凝丝成团的最低条件,当然,只要识海承受的住魂丝增加的压力,可以凝结更多的魂丝后在冲击下一境界。

    魂丝凝练得越多,结成的魂团自然就大,魂修实力就更加强悍。孟昊看着识海内的魂丝,心中惋惜,没有增强魂力的辅助灵药助自己修炼,照自己目前修炼速度,没有两三年,突破不到下一层。天地宝鉴熟记在心,一些增强魂力的灵药自己虽然清楚,却无处购买。

    几次想从赵方处购买,考虑到修炼战神诀所用的灵药,都是他无偿提供的,虽然三次药浴中的一些主药和辅药是用的替代品,也勉强完成了药浴程序。由此可以看出,灵药是在修真界,也很奇缺。即便提出,也不见得能买到,还有泄露魂修功法的危险,只好作罢。

    眼下只有先这样修炼,等一年后,修真门派在世俗界招收弟子时,争取进入一家宗门,以后自己的修炼也会容易许多。提起考核,就想到自己的丹田,心中甚是担忧考核时能否被发现。如果断绝自己拜入修真门派的路,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记忆尽快恢复,找到解决丹田的办法。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赵方离去已有三个月,农历五月初的天气温暖适宜,百花绽放,新绿盎然。村里的年轻人都在这个季节结伴踏青郊游。

    五月初四的早晨,孟家主起的很早,喊来孟昊和家里唯一雇佣的更夫老孙头,对他们说:

    “老孙大哥,我有个堂姐嫁到邻村老何家。你是村里老人,这事比较清楚。明天是堂姐的生日,你带着孟昊去她姑家拜寿,多住两天再回来,也好散散心。这是书信和包裹,你们趁早赶路吧。”

    老孙头唯唯诺诺的应着,孟昊拜别父母后,两人一早上路了。

    山里的村庄相隔有远有近,张家庄与邻村相隔十里左右,以两人的脚程天快晌午时就走到了。

    进村第三家就是要找的何家,三间土草房,房子周围用木柴围成的栅栏,两人来到扎栏门前,门旁“噌“的窜出一条黄狗,冲着两人前窜后跳的狂吠着。

    房门打开,走出一个六旬的妇人,妇人穿着灰色的麻衣,背略有些驼,头发有些灰白,打个髻,盘在头上。

    老妇人冲着黄狗低喝一声,黄狗马上不叫了,摇着尾巴跑到妇人身后,盯着孟昊两人虎视眈眈的看着。

    老妇人走到柴门前问道:“你们找谁呀?”

    老孙头连忙递上书信,老妇人看完书信后,赶紧打开柴门,笑呵呵的对孟昊道:

    “你就是孟昊呀,让姑姑好好看看,几年前你父母捎信叫我回家。唉!孤老婆子一个,家累没人,走不开呀,一直没能回去,想不到你都长这么大了...”

    老妇人唠叨个没完,进屋后,孟昊就向老妇人要了一块饼子,跑到院子里喂狗去了。

    有大黄狗的陪伴,孟昊这两天玩的很开心。

    初六一早,孟昊告别姑姑,与老孙头两人往回赶。一路上孟昊走的飞快,累的老孙头直喘粗气:

    “少爷,你慢点。等等老奴!”

    小半晌,两人就回到了村里。大老远就见自家院内聚集很多人,孟昊跑到近前,挤入人群闯进屋就喊: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声音未落,整个人被眼前的惨象惊呆了,就见母亲脸色惨白,浑身鲜血倒在床上。半晌,孟昊清醒过来,反身往东厢房跑去。

    推开东厢房的房门,就见父亲倒在地上,眼睛怒睁,喉咙被利器割断,地上有一滩干涸发黑的血迹。

    孟昊一声凄厉的呼喊:

    “父亲!”

    扑倒在父亲身上,可是父亲冰冷的身体再不能给他一丝温暖,孟昊直觉得天旋地转,世界坍塌,身体一歪,昏倒在地。

    迷迷糊糊中,听见耳边有人呼唤,声音似乎很遥远,渐渐地清晰起来。

    ”少爷醒醒。”

    睁开眼睛,见自己躺在老孙头怀里,身旁围着村里的乡亲们。

    挣脱老孙头的怀抱,擦干脸上的泪水,起身冲周围的乡亲们一抱拳:

    “孟昊少不更事,遭此大变,权仗乡亲们帮忙!”

    有人高声说:

    “放心吧,孟昊少爷,有我们呢,你要节哀顺变呀。”

    也有人附和:

    “别哭坏了身子,其他的事我们帮你办。”

    一位七旬的老爷爷走上前来,颤巍巍的道:

    “娃呀,这都是命中注定的呀。别太伤心,好好活下去,为你父母报仇。这个杀千刀的凶手,心忒狠了。孟老爷是大善人,为村里修桥、补路、办学堂,做过很多好事。唉!好人不长寿啊。

    村中的里正去县衙报案去啦,也该回来了。等衙门里验完尸体,允许下葬时,我们帮你办理后事。”

    孟昊再次向乡亲们道谢后,迈步来到父亲的尸体旁,仔细盯着父亲死不瞑目的双眼。一颗仇恨的种子在心里埋下,双眼射出寒冷的光芒。

    上前一步,蹲在地上仔细地查看父亲的双瞳。集中精神,运足目力逼视,就见父亲扩散的瞳孔里有个人影,影像很小又模糊,看不清楚。

    驱动精神力注入眼瞳,双眼微微发热。瞳孔里的人影略微清晰些,还是看不清楚面相。

    调取两根魂丝注入双瞳,就见双眼一阵灼痛,视线更加模糊。大约半盏茶后,灼热消失,头脑有些眩晕,看来是魂力消耗过量引发的后续反应。

    双目明亮,瞳孔里的人影渐渐的拉近,越来越清晰。

    一个身穿黑衣,单眼皮,眼神阴鸷、左眉毛有一道刀痕的蒙面男子身影清楚地显现在双瞳内。

    孟昊深深的将他刻印在脑海里。咬牙道:

    “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将你挫骨扬灰!灭你九族!”

    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

    “轰隆隆!”

    一道雷声滚过,众人大惊,有人说道:

    “晴天霹雳,这是有人发下天道誓言,誓言被天道记录,方有此天象显现。如不应誓,此人会遭天罚,魂飞魄散。”

    孟昊伸手合上父亲的双眼,站起身来,开始检查家里是否有东西丢失。自从赵方走后,东厢房就变成父亲的书房。

    房间里被翻得遍地狼藉,孟昊逐一查找凶犯留下的蛛丝马迹。终于发现一个空着的玉盒,被扔在杂乱房间的一角。

    孟昊弯腰捡起玉盒,这正是父亲装解毒珠的盒子。盒子在,解毒珠却不翼而飞。

    孟昊似乎明白了,这些人是奔着解毒珠来的。沉吟片刻,双眼凶光大放,低吼道

    “畜生!你逃不掉的!我会摘下你的头颅,祭典在父母的坟前!”

    正在这时,村里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

    “闲杂人等让开,知县老爷驾到!”

    村民们慌乱的向两边闪去。几名衙役骑着马冲进院内,领头的大汉跳下马背,直奔东厢房走来。

    见孟昊还在屋内,不由分说就往外拽:

    “都离开五十米远,不要破坏了现场。”

    孟昊与乡亲们一起退后,在远处观看,一个穿着官服的老者带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在现场转来转去。

    老者似乎在寻找什么,边找边与身边书生嘀咕着。书生拿着笔不停的写着。

    两处现场看完,天色已经傍晚。老者来到大家面前

    “谁是死者家属,出来答话!”

    破锣似的嗓音在寂静的院内响起。孟昊走上前躬身施礼,

    “小生是死者的儿子。”

    县官瞪起三角眼,上下打量着孟昊,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你就是孟老头的公子,小屁孩一个,还小生呢?哈哈哈...”

    孟昊上前一步高声道:

    “小生家遭巨变,父母惨死,大人身为父母官觉得可笑吗?”

    县官自知理亏,孟家在当地声望很高,不宜节外生枝。向孟昊道歉,例行询问一些案子有关的事项后,让孟昊退下,喊来里正交代几句,就带着衙役拖拖然的走了。

    孟昊心中清楚,像这样的无头案,指望官府破案,根本没有希望。只能靠自己。孟昊对里正道:

    “父母的后事,就靠大叔帮着操办,一切费用大叔先帮忙赊欠着,完事后我再付给大叔可好?“

    里正连忙答应,知道孟昊手里不可能有钱,可孟家家产不菲,岂能差这点小钱。忙指挥人帮忙购买棺木,更换寿衣、入殓、摆放牌位等,一直忙到夜里,众人离去。独自一人为父母守灵。

    孟昊一边守灵,一边整理遗物。前日走时,一家人欢乐温馨,转眼间,只剩自己孤零零一人,心中凄然。

    想起这十一年来,自己本是失去前世记忆之人,心中苦闷。二老待自己犹如亲生,在他们的呵护下成长至今。

    往事一件件的涌上心头,心中越发酸楚。再也见不到父母那慈祥的笑容,听不到父母那关切的话语,泪水不断地淌下。

    突然,孟昊似乎感到不对劲,仔细一看,手里正拿着父亲日常穿的内衣,感到内衣里有异物,急忙将夹层拆开,从里边扯出一块白布,布上有字。

    “昊儿,当你看到此布时,我已离开人世,咱们父子的缘分已尽。不想再隐瞒下去,我一生无子,你是我在十一年前去青龙山求子时,路经青龙山脚时捡到的。

    当时,清远城杨家家主也在场,现场有一位重伤死去的中年书生,不知跟你是什么关系,我本想将他好好安葬,可等我带着棺椁再到现场时,那尸体却不见了。我找遍方圆一里内,没发现任何线索。

    此事过去多年,为父心里一直愧疚。昊儿,当年包裹你的小被,还有你当时戴着的长命锁,以及我为你准备的三千两银票,都埋在井旁的桃树下,你拿着去寻找生身父母吧!”

    孟昊看着手中的白布,心中感慨,这些事自己何尝不知。犹记得当初父亲急匆匆抱着自己赶回家,当晚趁自己熟睡时,更换了小被,拿走了银锁,嘴里不住的叨念着:

    “小昊呀,别怪父亲拿走这些东西,父亲不想你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孩子,从小生活的不快乐,等父亲离开这个世界时,一切都会告诉你的。”

    他哪里知道,自己那时正在假寐,不想让他们看出自己与别的婴儿不同,这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这些年,他也装作不知,从未提起。

    收起白布,来到庭院,拿着铁锹,在桃树下挖掘。时间不大,挖出一只玉盒,将玉盒打开,内面有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命锁,佩戴着一条古迹斑斑的项链,长命锁的下面是一条叠的整齐的绣龙小被。

    孟昊拿起长命锁仔细观瞧,正面刻印着一个帝字,背面刻着天字。

    喃喃低语:

    “帝天,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起的名字吗?帝天、孟昊、血月...呵呵,从今天起,血月已成过去,既然此身为帝氏所生,孟氏所养。以后既不叫帝天,也不叫孟昊,在我眼中,这天算什么!今后,我就叫帝昊!”

    “轰”

    空中一道炸雷劈下,帝昊头顶数根桃枝断裂落下,庭院里尘土飞扬,断枝打落头冠,发髻散乱,衣衫猎猎,长发飞舞。仰头看天,神态睥睨。

    随口吟道:

    昔日威凌慑九天

    犹如烟云过眼前

    二度重生风云起

    谁敢面前自称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