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狼王的娇宠 > 第244章 衣服脏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4章 衣服脏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他们看来,这就好像他们就是一口米饭,郡君只用选择吃还是不吃。既然吃了,米饭落进郡君的嘴里,自然就是要往下走的,还用请示我们是去您的肠胃还是去您的鼻子吗?

    因此,重新选了地方潜伏下来的两人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可是不但被云晨挡了架,还眼睁睁看着云巳从百里芸房里出来的拓跋猎简直鼻子都要气歪了!

    他拼命地默念清心诀,告诉自己这回一定要忍住脾气。说什么都要忍住!

    忍了好半天,抬脚走进屋里。可走到外间还是有些压不住。他顿住脚,走到一旁的脸盆架子跟前,洗脸。

    洗完脸,看着脸盆里污浊的易容药粉,想起刚刚从这屋里出去的男子阴柔魅惑的脸,他突然就莫名其妙地炸了!

    猛地把手里的布巾“啪”地摔在脸盆里,拓跋猎躁怒地低吼:“百里芸!你最好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

    里屋还是没有动静。从他进来、洗脸、到现在,她就没有给他一点动静。现在,干脆连呼吸声都平淡下来了!

    拓跋猎越想越气,眼睛死死地瞪着内间的门扇,胸腔憋得要爆。

    从河间府两人闹了脾气,他到了京城之后,冷静下来也一直在反省。

    他的小狼心软。他还记得几年前在皇宫大内那次,他撕了一片女内卫,当时小狼的脸色就不对劲。他还担心过。后来小狼没怕他,他也就放下了。

    可他一直忘了问她,当时是不是还有别的难受。

    现在想想,他太粗心了。

    小狼当时还是难受了吧?他撕人,没什么感觉。可小狼她不一样。也许她会感觉恶心。

    如果他撕那些陌生人她都会觉得恶心,那他打折她手下的人呢?

    她说了他们的生死她不在意,可她也说了不让他杀他们。而当时他虽然没下杀手,但场面看起来有些严重,说不定她以为他把他们杀了。

    他还误伤了她的胳膊。

    三个月来,想起那“咔嚓”的一声骨头响,他都心疼、难受得坐立难安!

    他小狼这辈子头一次受伤,竟然是他亲手伤的!

    可是每次他难受的时候,想到她受伤的原因又会更难受——她竟然是为了那些皇帝御赐给她的漂亮男人。

    刚刚,还有一个从她的房间里钻出来!

    拓跋猎一想起这个又狂躁了。端起脸盆“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

    污水四溅,泼脏了拓跋猎铁柱子一般定死在地上不动的腿脚。

    完全没有人回应。

    拓跋猎渐渐地难过起来。他怔怔地看着地上砸扁了的铜盆,还有冷冰冰、脏兮兮的裤脚。好半晌,忽然弱弱地道:“溪桑,我裤子脏了。”

    良久,里面传来百里芸的一声叹息:“云晨的身量跟你差不多,他的衣服你应该能穿。我让他拿过来?还是你跟他出去换?”

    拓跋猎的脸又阴森了下来:“百里芸,你让我穿别的男人的衣服?”

    里面的人又不说话了。所以呢?除了这样,你想怎样?

    拓跋猎自己在外间怒了好大一会儿,好几次盯着那扇敞开的木门想冲进去,想到小狼可能很不好的表情,莫名就又胆怯了。

    他没法想象小狼厌恶地看着自己的样子。没法想象她告诉他说她不喜欢他、在她心里他再也不重要了。他怕听到那些。可是现在,他不敢说那些完全没有可能。

    底气不足,怒气一会儿就过去了,怒气一过去,整个人就很委屈。

    “溪桑,二月份的时候,你说要亲手给我做衣裳的。”所以,他来的时候,没有带一件换洗的衣物。他潜意识里希望,看到他忘带衣裳,小狼也许心一软,就会做给他。

    屋子里,百里芸看一眼衣橱边的箱子,视线落寞地垂了下去。

    二月份的时候……那时候他们还很亲密。刚刚做了羞人的事,她还时时都会羞窘。那个时候她沉浸在从初恋到热恋的甜蜜,没想到才过了十来天的时间,就闹崩了。

    可是他鞋子裤子都湿了,贴在身上应该很不舒服。

    百里芸犹豫片刻,低低地垂首道:“云晨懂规矩,不会拿他穿过的衣服给你的。我做的都是春天的夹衣,现在穿已经太……”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已经风一样地飘了进来:“没关系我……”声音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也是戛然而止。

    她瘦了,纤细的身子穿着单薄的夏衣,抱着双膝团在榻上,小小软软的一只。她怔怔地看着他,原本自信明亮的眸子此刻黯淡无光,透着让人心疼的孤单和无助。

    ------题外话------

    忽然回想起自己恋爱时智商清零、患得患失的样子,回想起男朋友那时候紧张无措、却又坚定不放手的模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