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1141章 敢走出去,就打断你们的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41章 敢走出去,就打断你们的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海涛听到这话,立即站起身来:“既然如此,我们告辞了。”

    沈诗月急忙道:“白总,你先等一下,我还有话说……”

    “没什么可说的了。”任侠打断了沈诗月的话:“就让他们走好了。”

    沈诗月非常费解:“任侠你怎么回事?”

    “他们走不出这扇门。”任侠依然语气淡定:“他们只要敢走到门口,我就会打折他们的腿。”

    白海涛听到这话立即停住脚步:“你这话什么意思?”

    任侠笑了笑:“如果我任侠多少有些了解,就应该知道我武力值如何,打断你们的腿不在话下!”顿了一下,任侠又说了一句:“我让你走,你还真走,真以为我这么大方?”

    白海涛愠怒的道:“生意不成仁义在,任总,咱们虽然暂时不合作,以后还是朋友,总不能因为我们重新考虑一下这个项目,你就对我们武力威胁吧?”

    沈诗月也觉得任侠的话欠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别乱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任侠缓缓摇了摇头,告诉白海涛:“我打断你们的腿,不是因为合作的事儿。”

    白海涛楞了一下:“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你不说实话。”任侠一字一顿的道:“是不是继续合作,从商业角度要多方面权衡,做出一定调整也很正常,但你们这一次暂缓搬迁计划,不是真正的商业考量。”

    白海涛重重哼了一声:“那是因为什么?”

    “为什么,你比我清楚……”任侠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现在给你一个最后的机会,老老实实说到底为什么暂缓搬迁,别重复刚才的理由了,我才不信那些屁话。如果你们说了,大家以后还是朋友,如果你不想说实话,可以试试你的骨头有多结实。”

    白海涛坚持道:“我刚才说的理由就是最真实的原因,你让我说其他理由我也说不出来。”

    白海涛的一个随从跟着说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对我们人身威胁,我们可以报警的。”

    “当然可以报警。”任侠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但是,在警察赶到之前,你们的腿已经断了,信不信?”

    沈诗月长叹了一口气:“白总,你刚才说的理由,连我也不相信。”

    白海涛嘴角抽搐了一下,没说话。

    “怎么样,白总,是不是愿意把我最后的机会?”任侠捏了捏拳头,发出咯吱吱的响:“我只要你说一句实话,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好吧……”白海涛犹豫了一下,回到位子上坐下,长呼了一口气:“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老实告诉你们吧……”

    沈诗月急忙点了点头:“我听着。”

    “我们公司最近开发了一个新项目,自有资金不足,正在谈róng zī。这个新项目对我们公司非常重要,如果能顺利上线,将会是未来几年主要利润源……”顿了一下,白海涛意味深长的说道:“给我们提供róng zī的是衡山资本,那边昨天放话过来,绝对不能跟振宇地产有任何合作,否则将会终止提供róng zī。衡山资本的做法确实很霸道,问题是他们提供的róng zī条件最优惠,我们如果跟其他方面谈róng zī,肯定要付出更高的成本。毫无疑问,你们肯定是得罪衡山资本了,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们不想介入,反正我们需要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沈总刚才说的没错,我们公司确实存在搬迁的需要,既然衡山资本都放话了,我们只能选择其他搬迁地点。”

    “衡山资本?”沈诗月非常惊讶:“我完全不了解他们,也没有过任何来往,他们为什么要针对振宇地产?”

    “这我就不知道了。”白海涛告诉沈诗月:“据我们了解,不只我们一家公司接到衡山资本的警告,显然衡山资本就是针对振宇地产。这事儿沈总你必须想办法解决,否则大家都不敢跟你合作了。”

    任侠叹了一口气,轻声告诉沈诗月:“我想我知道怎么回事。”

    “什么?”沈诗月更加惊讶了:“你跟衡山资本有仇?”

    任侠很无奈的回答:“这事儿的细节回头再说!”

    沈诗月很生气:“任侠你搞什么搞?”

    白海涛看了看任侠,又看了看沈诗月,缓缓说道:“该说的,我全都说了,现在我要回去了,如果你们敢阻拦,我可真的就报警了。”

    任侠立即对白海涛说道:“我希望你考虑清楚,衡山资本的要求不仅无理而且霸道,如果这一次你们屈从了,肯定还会有下一次。你们是独立经营的企业,不是衡山资本的子公司,为什么要被薛伟刚吆来喝去?”

    “薛伟刚?”白海涛冷冷一笑:“看起来你跟衡山资本还真有过节!”

    “重点是我说的对不对!”

    “你说的都对。”白海涛非常坦率的道:“但是,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我们需要用钱,能怎么办?”

    “我联系其他企业给你们提供róng zī。”任侠断然说道:“而且条件一定比衡山资本更优惠,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执行原来的搬迁计划。”

    “什么?你们提供róng zī?”白海涛不太相信:“别以为我不知道,振宇地产这几年经营情况不乐观,账面上没什么钱,拿什么róng zī给我们?”

    任侠反问:“谁告诉你是振宇地产提供róng zī?”

    白海涛冷笑着问:“那又是谁?”

    “赫克投资听说过吗?”任侠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没听说过也没关系,你们可以搜索一下,赫克投资是振宇地产的股东。”

    “我确实没听说过这家公司。”

    “这个世界还是很大的,强大的资本集团有很多,衡山资本算个什么东西。”任侠颇为不屑的说道:“我刚才武力威胁,大概让你们很不爽,不过我这个人做事很公平,别人在我这吃了亏,我一定会给与补偿。我向你们保证,从赫克投资获得的róng zī,一定会比衡山资本更优惠。”

    白海涛一个随员质疑:“我们都没听说过这家公司,别再是一个空壳子呀,你能保证这家公司很有实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