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不朽道魂 > 第111章 玉凌的底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1章 玉凌的底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屈良已经躲在院落里足不出户很久了,一方面是因为他对自己现在的模样很是恐惧和嫌恶,另一方面则是害怕自己稍稍露头就会不明不白地死掉。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柴京能早点解决掉这件事,否则他就得一直龟缩下去。

    想到不久之后自己就得向书院提出退出申请,屈良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很是迷惘,毕竟他也在这里待了好几年时间,实在不愿灰溜溜地离开,可是为了活命,他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无比后悔,自己当初干嘛要去招惹玉凌,如果不是那样,他又何至于落到今天的田地。

    屈良正蜷缩在黑暗的静室里发着呆,却忽然感觉魂海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像是有人拿着尖锥在他脑袋里来回地钻来钻去,令他忍不住痛苦地翻滚惨叫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屈良涣散模糊的意识才重新凝聚起来,他大口大口喘着气,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都是冷汗,脸色苍白如纸,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等他从虚弱中缓过劲来,却愕然发现魂海中那股一直笼罩着他的阴暗力量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他呆呆地躺了很久,才想明白了一个让他无比恐慌的事实,那就是柴京很可能死了。

    死了……柴大哥居然死了……是谁杀了他……

    屈良还没有从深入灵魂的剧痛中彻底清醒,于是思维还很是迟钝地运转着,渐渐接近了一个让他浑身冰凉的猜测,甚至他都不敢再接着想下去。

    原来费尽周折,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死劫吗?

    也许正是怕什么来什么,还没等屈良沉浸入深深的恐惧中,一道淡淡的声音已经透过墙壁传了进来:“给你三秒钟,不想死的话就自己出来。”

    屈良顿时一个哆嗦,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但他的身体却已经迅速地做出了反应,赶忙踉踉跄跄地从静室的隐秘入口爬了出来,一仰头就看见了站在外面的玉凌。

    “柴……柴大哥是你杀的?”当屈良看清玉凌的脸庞时,心头的恐惧瞬间攀登到了巅峰,仿佛已经感觉到了死神的降临,让他的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不是,这种话怎么能乱说呢?”玉凌似笑非笑地道。

    然而玉凌的否认却让屈良最后的侥幸心理破灭无影,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似乎很想转身逃开,却又仿佛没了一丝一毫挣扎的力气,只能艰难地颤声道:“我们、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

    话一出口,屈良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因为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他自己主动招惹的,后来更是被玉凌撞见他聘请杀手的那一幕,玉凌若说肯放过他,他自己都不信。

    然而玉凌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呆住了:“确实,所以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屈良有些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似乎觉得玉凌是在戏耍他,但玉凌那副淡淡的表情却又让他看不出任何端倪。

    “什、什么机会?”屈良像是抓住了最后一丝救命稻草,声音都急促起来。

    玉凌看着面前诚惶诚恐的少年,不禁暗暗摇头,屈良这个年纪放在地球上也就是一个中学生,自己这么坑蒙拐骗,貌似有点罪恶。

    “南明州知道吗?”

    “知道……怎么了?”屈良顿时一怔,不知道为什么玉凌忽然提起了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

    “那里有个道凌宗,从今以后你就为道凌宗效力,同时也为我效力。当然,前提是你得先发下灵誓。”

    玉凌暗暗盘算了一下,屈良通玄中期的实力虽然在沧澜城不算什么,但放在南明州那片地方,绝对是可以横扫一大片的强者了,要不是二伯玉清原前些日子来信说他有事将要回归家族,玉凌也不用费心思找人接他的班。

    虽然通玄中期比起玄尊强者来说差了很多,但也算聊胜于无吧,而且就撑这么几个月而已,等雪暮之旅的事情结束,玉凌就打算回南明州重新发展道凌宗去,毕竟当书院弟子终究不如当山大王来得自在,而且他也实在不想再搅合某些浑水。

    ……

    “所以你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他?!”念羽白目瞪口呆地望着玉凌,一脸不可思议地道:“唉呀妈呀,阿凌我错怪你了,原来你是这么善良的人,我居然从来都没有发现……”

    “你觉得我该怎样?”玉凌不太能理解为何念羽白如此吃惊。

    “他都那样得罪你了,这种情况不应该直接砍死仇人泄愤吗,虽说书院规定不得自相残杀,但我不信你想不出办法将他给埋了。”念羽白也不太能理解玉凌的想法。

    “直接砍死了多浪费人力资源。”要照念羽白这逻辑,当年静灵派几乎全派都得罪了他,难不成他还要把那几百号人全杀光?那现在的道凌宗也就夭折在萌芽中了。

    “他想杀你,你不生气吗?”念羽白简直不懂玉凌的逻辑,这个时候你还能这么淡定理智地想到人力资源问题?!

    “为什么要生气?”玉凌莫名其妙地与念羽白对视了几秒,方才隐隐明白了念羽白的意思。

    只能说,他真是不太懂这些叛逆期少年们的逻辑,或许对他们而言,人若犯我我必杀人就是人生信条,但凡对他们怀有敌意的人就应该统统全干掉,曾经玉凌也有一段时间停留在这种冲动热血的状态。不过后来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个人情绪就基本不会影响他的判断了,作为一个势力的首领,他更在意的是权衡利益得失,如果不杀敌人比杀了敌人得到的好处更多,他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这已经是他习惯性的思考模式了。

    没办法,成年人终究还是得有成年人的样子,虽然玉凌也想让自己活得单纯一点,但他发现某些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改不掉了。

    然而问题在于,他现在的身体年龄和心理年龄严重脱节,所以在外人看来,他的某些行为委实有些怪异,至少念羽白是显然无法理解的。

    所以念羽白只能瞪着眼换了个问题:“所以你不杀那个安世生也是出于利益考虑?就算你不想平白惹怒一个大势力,也不能表现得这么……这么……那个啥……”

    “倒也不是我没骨气,而是真的没必要也很无聊,你看看一个屈良就扯出了多少人来,我要是把安世生杀了,暗旋宫肯定会派人来报仇,然后我一个一个又一个层层递进杀下去,最后杀到暗旋宫无人为止?你觉得有意思吗?”

    念羽白表情怪异,很想辩驳这歪理,但却又不得不郁闷地承认貌似玉凌说的还是有点道理。

    最终他只能翻翻白眼道:“别这么有信心,说不定你直接死在半途了呢?对了,还有个问题,就算你真这么想,那你为毛非要把柴京给杀掉?明明直接和你结怨的人是屈良。”

    “那没办法,谁让他想打你和周盛的主意来着?”玉凌状似随意地说道。

    念羽白不禁微微一怔,没想到利益至上的玉凌居然会给出一个如此简单的理由,让他意外的同时也不由泛起了一抹暖意,心中的担忧也悄然无声地轻轻放下了。

    或许,玉凌虽然冷静理智得有些可怕,但至少他还有一些原则性的底线是任何人都不可触碰的,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倒真是他的幸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