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不朽道魂 > 第204章 深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4章 深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黑雾浓浓,玉凌和念羽白两人一路疾驰,再回头时已经没了岳秋鸿的影迹。

    “要不要等等他?”念羽白不免有些担忧,他可是清楚地知道这对手的实力有多么恐怖。

    “这里不安全,他们恐怕会一边打一边过来,还是在吊桥对面等吧,”玉凌想了想又补了句:“顺便提高警惕,说不准还有什么危险。”

    在这种能见度低,薄雾冥冥的情况下,前方的黑暗总像是潜藏着什么不安定的因素,让人下意识感到恐惧。

    两人放缓步伐,一边听着身后传来的打斗声,一边向吊桥另一端走去。

    黑雾渐渐消散分开,前方空无一物,妖月映照着山崖,光线昏暗而浅淡,透着诡异的凄清荒凉。

    玉凌却莫名停下了脚步,握紧了右手中的长刀。

    念羽白更是直接施展出了领域灵技,蓝色霜华如水纹一般荡漾开来,直接漫向了对面的山崖。

    只见一条半透明的扭曲幻影突兀显现,身形由虚化实,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幽幽的白衣女子。

    她的面容模糊不清,身躯还带着一点透明,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似乎凝眸望来,又似乎只是看着虚无,但蓝色霜华却根本无法沾染她周身。

    “这又是什么?”念羽白皱紧眉头,只感觉这个白衣女鬼一样的家伙似乎很不好对付。要不是他魂力蔓延过去感觉有危险,他还真不知道前面藏着一人。

    “似乎只是一个投影,不像是本体……”玉凌也在观察。

    白衣女子却已经幽幽飘来,苍白的纤手轻轻抬起,不带烟火气地微微一挥,空气就瞬间变得无比沉重,再进而像是凝结冰冻了一般,完全封禁了这一片空间。

    念羽白的领域灵技顿时被压制了回来,只能勉强护在二人周身,但还是被一寸一寸地压缩着。

    “她的灵技很古怪,我好像正巧被压制了……”念羽白脸色一沉,有些费劲地开口道。

    “事已至此,必须得闯过去!”玉凌也没想到会突然又钻出个强者蹲点在桥尾,但岳秋鸿对付张犷就已经极为勉强了,他们二人决不能被拖在这里。

    他弹指便是十道暗魔光看似胡乱无序地飞掠过去,其实却是他长期练习灵敏度反应测试,已经学会了如何封锁敌人的四方退路,绝对可以最大限度压榨对方的闪避空间。

    同时,炼魂符也和散神印一同出击,径直印向白衣女子的魂海。

    面对这一lún gōng击,白衣女子的身形骤然虚淡下去,随后突兀地出现在了玉凌和念羽白的前方十米,这距离一瞬间近得让人头皮发炸。

    念羽白没料到她如此神出鬼没,但手中长剑还是下意识地劈斩了过去,同时也丢了一大堆攻击魂技。

    白衣女子微微张开毫无血色的唇,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玉凌两人却感觉耳膜刺痛,像是什么尖利到让人难以忍受的声音正刺耳地传来,仿佛要贯通他们的魂海。

    她苍白的素手轻轻接住念羽白的长剑,明明是肉体凡胎,但却没被剑锋破开半点伤痕,反而被她轻轻一拉扯,念羽白竟有种握不住剑柄的感觉。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念羽白几乎使出了十二成的力气才将长剑收了回来,看着眼前毫发无伤的白衣女子,他都禁不住涌起了一丝绝望,这玩意儿怎么看上去比后头的张犷还要可怕,简直强到没天理啊。

    眼看白衣女子微微偏头,那模糊的容颜似乎“望”向了自己,玉凌也来不及过多思虑,长刀劈出沉山势,如陨石天降一般向她劈砸而去。

    白衣女子还是毫无烟火气地握住了刀锋,空着的左手抬起来屈指一弹,玉凌便再也拿捏不住,手中长刀瞬间咔嚓一声断为了两截,坠落了深渊。

    那苍白的素手一刹那出现在玉凌眼前,他还没来得及躲避,就被一指点中了眉心,一时间他只觉得魂海炸裂一般疼痛,一股诡异莫名的力量势如破竹,眼看就要冲破他海界的防线。

    要知道,这可是同境防御最强的界域型古魂技,然而在这个白衣女子面前,却似根本坚持不了几秒。

    玉凌魂海大浪滔滔,他难免有些意识昏沉,迷迷糊糊间似乎看到一束白光不知从何而起,与那袭来的诡异力量轰然对撞。

    白衣女子第一次踉跄地后退了几步,即便那容颜模糊不清,也能明显感觉出她的惊讶,甚至她整个身体都变得透明了几分,似乎行将变成破碎的幻影。

    “似乎有些来不及了……”她轻轻地喃语了一句,念羽白却是不禁脸色一变,因为这意味着眼前这人是有灵智的,并非什么浑浑噩噩的怪物。

    似乎感觉到了念羽白的目光注视,白衣女子再度幽幽飘来,还是一指轻轻点来,看似毫无力度。

    念羽白也顾不得再藏着掖着了,给幻神强者准备的杀手锏直接拿了出来,只见他弹出一颗泪滴般的水色晶石,一片苍白的光华就蔓延开来,带着浓浓的寂灭死亡气息。

    白衣女子周身浮起一层水雾,然而还是被这苍白光华抹灭干净,她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淡,但她还是穿透过重重阻碍,一把抓紧了念羽白的脖颈。

    念羽白一瞬间浑身无力呼吸困难,但眼看着白衣女子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他还是咬牙要跟她硬撑下去。

    但他却忘记了,白衣女子似乎并不是来杀他的。

    玉凌好不容易从头痛欲裂中缓过劲来,就看到白衣女子抓着念羽白的脖颈,就要将他不知扔去什么地方。

    他再次从灵戒中摸出一把长刀,也不顾和对方的实力差距,以平生最大的力气再次施展出了沉山势,一刀狠狠砍向她纤长的玉颈。

    白衣女子伸手去挡,然而她现在的状态比刚刚虚弱了太多,一只手却是根本抓不住刀锋,她只能松开左手的念羽白,两只手一齐紧紧握住了刀尖,将沉山势的力量全部导入了脚下。

    “咔嚓!”

    一声清脆的裂响,饱经摧残的吊桥终于断了开来,玉凌只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就向无边无际的深渊坠去。

    他下意识地抓住了身旁念羽白的衣领,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猛地扔向了山崖上,然后呼呼风声就充斥了他的整个世界。

    “阿凌!”

    就连念羽白焦灼的呼喊也变得越来越远。

    依稀间,玉凌似乎看见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影也飘落了下来,仿佛伸手想要抓住他,模糊的脸上载满了忌惮畏惧之意,也不知她如此实力,还会恐惧些什么。

    但最终,她的身形却是虚淡到了极致,还没靠近玉凌就已经破碎成了苍白的光点,被风一吹就消散不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