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410章 鸡飞狗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10章 鸡飞狗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美人便是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荟萃,都各有千秋,百花齐放。唯独萧宝信一枝牡丹富贵娇艳,美入骨髓。

    他只当少女时期的萧宝信已美若至臻,不成想将这美压过去的竟然是怀了身孕的她自己。

    和少女时的娇俏鲜活不同,怀孕之后的她有股子柔媚,比以往更加勾人。

    褚大郎光想想路都不会走了。

    惹得谢府总管频频回望,这位也叫风/流公子哥儿,不叫下/流公子哥儿吗?

    都是男人,谁看不出来怎么回事。

    看人一眼就废了?

    送走褚大郎出谢府,总管的眼神已经无比鄙视了,朝着远去的褚家牛车碎了一口。平日他是不这样的,谢府的规矩不允许他这般无礼。

    可,不啐他一口都对不起自己,什么狗屁的褚家长男,未来家主。

    这些世家都从根子上坏掉了,没几个好货色。

    遥想几十几,甚至十几年,世家还是人才辈出,好一番盛世奇景。

    管家眼里蒙上一层浮光,忆起当年。

    ###

    褚大郎上了牛车,远离谢府之后便知自己方才失态,让萧宝信给迷的失了心智,暗暗骂了一声短命鬼,暴殄天物。

    回到褚家天然就憋了一肚子火气,对周氏自然也没好气。

    他可不管周家发生了什么,这一年来周家那些事儿够给他丢人的了,小姨子下毒要杀人,小舅子被关进牢里。

    他不是不明白周氏那儿小心思,把火气全撒王十五娘身上。她也不是没在他耳边念叨,王十五娘是个会投机的,知道萧宝信有用,就可着劲儿的往上贴,当她周家不存在一样,因此就恨上了。

    为了什么,还不是对付不了萧宝信,就拿捏没娘家可依靠的王十五娘?

    可谢母说的对啊,十五娘可不止是王家人,人家娘亲是正经的谢氏女,谢氏如日中天,周家却已经要倒了,跟人家较得起来劲吗?

    回去就给周氏骂了。

    周氏心都凉了,褚大郎嫌周家丢人,她何尝不嫌弃,不管是妹妹干出的那事,还是弟弟干的事,都已经够让人笑话了。

    可是谁都能笑,褚大郎是周家的女婿,她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他凭什么也和别人一样看她笑话?

    她是笑话,他又能是什么?

    “——你不就是看上王十五娘有几分姿色,看着人就走不动步了!说话都向着她——她被谢家接走了,轮得到你去接吗?乐颠颠的去了,没接回来就冲我撒火,你心里憋着什么好粪了吗?!”

    周氏吵的时候还有一屋子的丫环,她可没想着背人,褚大郎脸面当时就下不来了,脸都青了。

    “你给我住口!疯婆子一样,胡嚼什么!”褚大郎甩袖子就要走,和她说不清。什么都能扯到女人身上。

    十五娘年轻貌美,温柔可人,年轻的周氏都比不了,更何况现在人老珠黄,一天天没别的事儿干,除了挑他的刺,就是找他的茬,看别人一眼恨不得把人眼珠子剜出来。

    周氏正伤心,哪里能放他走,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往回一扯,伸手往褚大郎脸上就是一抓。

    褚大郎闪躲不急,就被抓了个正着,嗷的一声叫出声,脸上已经被抓出了五道指痕。

    “你个疯妇!”褚大郎反手一巴掌就甩到了周氏脸上,一片红肿。

    说时迟那时快,周氏抓住褚大郎的手,上口狠狠就是一咬,疼的褚大郎嗷嗷直叫。

    这一系列操作快的闪瞎人眼,褚府的丫环们眼花缭乱,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看到俩主人打到了一处,都傻眼了。

    是拉,还是不拉。

    要帮的话,帮谁?

    这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啊。

    事实上,没等丫环们做出抉择,战场上胜负已分,褚大郎毕竟是男子,一脚把周氏给踢开,上去就朝她肚子上踹。

    这时周氏从娘家带回来的几个丫环看不下去了,再打要出人命了,赶紧上前去拦褚大郎。

    总算把褚大郎给拉开了,却见周氏捧着肚子躺在地上直哼哼,没一会儿地上就见了血,衣裙上也染了血。

    褚大郎消停了,胸膛还气的一鼓一鼓,嘴已经干巴巴的合不上。

    “夫人!”丫环尖叫,整个院子鸡飞狗跳,把医生找来才知道周氏已经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让褚大郎生生就给踹流产了。

    周氏哭嚎,吵着要回娘家。

    褚大郎让他爹给揍了两巴掌,倒是王夫人听了只是冷笑了两声,自己作出来的,又怪得了谁。

    “周氏不是要回娘家吗,给她备车。”

    下人面面相觑,这谁都看得出来周氏就是借机扎筏子,想拿捏大郎。可当家主母这样说了,她们又算得了老几,让备车就备吧。

    结果周氏又哭开了,说褚家欺负人。

    反正说什么也不上车,不回娘家了。

    褚大郎憋屈又窝火,连带着对被他给踹流了产的未出生的孩儿都没有半分愧疚,从这样的娘亲肚皮里出来,不如不出生。

    就是这张脸被挠花了,见不得人,只好上折子请了病假。

    结果没几天就曝出来褚大郎打的自家夫rén liú产,传的沸沸扬扬,御史还因此参了他一本。

    永平帝当下就将褚大郎的官职给免了。

    褚大郎鸡飞蛋打,孩子没了,官儿也让皇帝给撸了,和周氏又是好一顿掐。直闹到了要和离,若不是家主出面,褚家非要这俩人给作的里子面子全给丢干净了才算完。

    明月将褚家的消息送到谢显面前,谢显冷笑着让他退了下去。

    知道褚大郎过的不好,他也就安心了。

    敢觊觎他家娘子,是活拧歪了吗?

    褚大郎来谢家当天,他就听管家抱怨了。本来把王十五娘给欺负到了谢家,褚家就够掉价儿的,结果还赶着上门来觊觎他家娘子,欺负人欺负上门了?

    谢显不干了,后果很严重。

    到最后褚家家主,长房的太常卿褚翎都被参了个治家不严。

    不过,与褚家的一地鸡máo xiāng比,战场上局势倒是很乐观,四方平乱的将军相继传来获胜的消息。眼看着过了中秋,再过没几天就要出国丧,九月新皇大婚,整个礼部忙的团团转,就为了永平帝大婚作准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