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31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31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马车里面黑洞洞的,隔着木板南明只能够看到里面做了两个人,至于两个人相貌,肖弋则是没有看清楚。

    “飞哥,人家。”一声娇柔的女声响起,似乎在向着另外一个人撒娇。声音轻柔宛如春风,让人听了十分舒服。

    “嘘,不要话。”一声男生响起,之后马车之中就再也没有声响。听到马车里面的人停止了交谈,南明觉得自己的行踪已经被人家发现了。自己现在一武功都没有了,就算是一般的武者想要发现南明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这一切只是南明的推测。

    南明腿上的伤还没有好,快到城门的时候就已经快受不了了,又不敢大声喘气,免得被里面的人听到。

    终于熬到了城门,城门的一个士兵拦住了这辆马车要搜查,南明只是听到马夫什么话,只是跳下了马车,之后听到轿帘被拂开,之后那个士兵的语气立马变得恭敬起来,“原来是云公子,您请!”语气之中颇有些讨好的意思。

    马车畅通无阻的走了出去,让下面的南明大呼了一口气。马车在宽阔的官道上奔驰,走了大约有一里路,里面的云飞蓦然发出一声,“停车!”

    马夫立刻喊了一句,“吁!”之后又扭头问了云飞一句,“公子有何吩咐?”

    云飞则是没有回答马夫的话,而是笑着道:“马车下的朋友,现在可以出来了吧?”马车上的女子惊呼一声,没有想到自己的马车下面竟然藏了人,难怪刚刚云飞不让她话了。

    听到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藏身之处,南明在藏着也没有用处,从里面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而此时云飞两人也下了车,马夫很识趣的把前面的灯笼拿了过来。借着微弱的灯光,南明大致看清楚了云飞和那个女子的相貌,云飞南明没有见过,但是那个女子南明却是认识,她正是杨府的姐,至于叫什么名字,南明却是不记得,他在这里三餐尚不能够弄齐,哪里有时间管这些事情。看这两个人举止亲密,应该关系非常。

    云飞是云家的人,刚刚在城门就是他出示了云家的令牌,那些士兵才不敢检查,而云飞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地煞之境的高手,在刚刚上马车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南明。但是却没有惊动南明。因为若是派来刺杀自己的,那也应该派个高手,怎么会派个一武功都不会的人呢。

    南明拱了拱手,“打扰了各位真是十分抱歉,在下藏身于此,实在是有苦衷,还请兄台原谅。”

    云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南明一眼,乍眼一看南明蓬头垢面的,不过话的语气颇有规矩,暗叹自己以貌取人了。对于南明所的苦衷,云飞也没有过问,而是淡淡的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有什么人打算打探我云家机密呢。”

    “这个云公子误会了,我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南明急忙摆了摆手道,他的也是实话,除了杨姐那一声“飞哥。”在之后,人家就没有在话。“我不过想借助云公子的马车出城门,仅此而已。”

    “你可是犯了什么王法?”云飞问道,这种人坑蒙拐骗的,确实有这个可能。

    对于自己为什么会被追捕,南明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手一mō xiōng口,摸到了那本秘籍,心中一动,难道是为了这本秘籍么?

    不过这件事情确实不能够跟云飞,谁知道他看了秘籍之后不会向傅清风一样,杀自己灭口呢?

    想到这里,南明了头,“我误偷了城主老爹的钱包,被城里面的官兵到处追赶,听被抓到要打一百大板呢,我怎么受得起。”

    “杨建他爹?”听到这里云飞眯了一下眼睛。对于云岚城的情况,云飞知道的也不少,杨建的父亲可是一个儒生,平常在家里写写字画画画的,甚少出门,而且就算是他出门估计也有人跟着,这个子脚上有伤,行动不便,又怎么会偷得了他的钱包,这子在诈我?

    “你详细情况?”云飞盯着南明问道,若是普通的案件,杨建绝对不会这么在意。他心念一转,难道这件事情和傅青云有关?

    云飞是云家家主云瑞的三子,他自幼就和杨家姐订了亲,这次据在傅家的密探报告,傅青云到云岚城是为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至于什么事情属于傅家的机密,知道的人只有傅家直系。而云飞此次到云岚城一个原因是接杨家姐回家族完婚,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搞清楚傅青云在搞什么鬼。不过傅青云在来云岚城的第一天就被卓明君刺伤,没有几天恢复不了元气,想办什么事情也办不了,云飞就暂时放下傅青云的事情,先把自己的未婚妻接走。所以此时云岚城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往傅青云那里联系。

    详细情况,南明哪里知道啊,如今只有编的合乎逻辑一,道:“我其实一个扒手,但是我扒的都是那些huā huā gōng zǐ,所以经常到春香楼附近查,今天看到一个老人衣着华丽,但是却东张西望的一看就不是好人,而且钱袋很鼓,而我的腿又受了伤行走不便,扒那些年轻人的铁定跑不了,这种老人就好了,看他的样子就算是我偷了他的钱,他也不知道。果然我偷他钱的时候,他没有察觉。”道这里脸上闪过一丝惋惜的神情,“可惜的是我还没有看清楚里面有多少银子,就被一个混混给抢走了,就是那个叫严明的混蛋,被城主抓住还把我供了出来,而且带着官兵去搜我家,若不是我机灵,现在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些话南明的有真有假,又的有板有眼的,确实很难让人分辨真伪。

    杨建他老爹好色,云飞也知道,因为杨建经常给自己的老爹送些女人,不过他真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进入女支院,而且还在门口被人偷了钱包,真够丢人的。

    想到这里,云飞又想到了一件事情,杨建今天曾经来过杨府问过杨家老爷是否有一个叫云珊的丫鬟,而且还带着一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混混,好像名字正是南明刚刚的严明。老爷询问了一遍也没有找到,问他原因是,他支支吾吾的只是,那个云珊的乞丐哥哥得罪了不能够招惹的人。再问别的,杨建就不再了,带着人扬长而去。

    云飞此时才知道杨建的难言之隐,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么。两下一对比对于南明的话,他当下信了大半。不过却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杨建别家不找偏偏要找杨家来搜查呢?

    “你可是有一个妹妹,叫云珊的?”云飞有些奇怪的问道,现在云岚城看似平静,但是暗流却是不少,任何一个细节,云飞都不敢等闲视之。

    听到云飞这么问话,南明眼睛转了一下,从云飞的语气之中,他就知道对方多半已经信了自己的话,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在茅屋中南明听到杨建和严明的对话,猜想杨建绝对会去杨家查看,不过不太可能出查看的真正目的。他刚刚在赌,所幸的是他赌对了。此时看到杨家姐在这,所以趁机编出这个故事。这些天南明在混混之中也不是白混的,这些天他别的没有学到,只学会了一件事,见人人话,见鬼鬼话。他本身没有武技防身,所以只能够靠这一张嘴溜须拍马,颠倒黑白,让自己免受那些混混的毒打。

    杨建确实不会出搜查的真正目的,《五行决》非同可,虽然不曾有人能够练成上面的武功,但是据上面有那些强者毕生所学,光是那些尖高手的经验以及体悟,在武道中人看来,就是无价之宝。若是被云家知道,还不知道会演变出什么变故。

    “嗯,”南明先是了头,而后装作惊讶的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

    云飞把杨建的事情了一遍,也搞清楚了事情的始末,“以后不可再行窃盗之举了,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别过。”云飞道,径直走上马车,顺着宽阔的官道扬长而去。

    只剩下马车前面的灯笼一闪一闪的,逐渐的变成一个光,之后消失不见了。

    肖弋看到云飞走了之后,心中呼出一口气,真是侥幸啊,若不是自己机灵,今天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从怀里又拿出《五行决》,南明翻了翻,为了这个东西弄得他现在无家可归,但是到现在南明也搞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流落出来的,毫无疑问,这对南明来又是一个dà má烦,但是这个麻烦南明很想背负,因为他需要这本秘籍。

    先前南明也翻看了一遍,上面讲的那些什么经脉,穴道,南明根本就不知道,看来还是要找个行家来问问。看看能不能把上面的武功练出来。

    心中思考了一下,南明决定去珠琉城,这珠琉城在皓风国十分有名,据是五百年前一位名叫莫言的造化八重天强者的故乡,城里面民风尚武,就算是乡下百姓都会两下子,更是武林中人的圣地,里面的高手数不胜数,就连皇帝对珠琉城都要忌惮三分,任由珠琉城自选城主,而且城中的律法一律由他们自定,可以颇为自由。

    珠琉城距离云岚城不是很远,不过南明那个时候却没有兴起去那里的决心,就是因为自己体质的原因,现在有了这个秘籍他心中呼出一口气,他想要先到那里去找个人看看,自然是不能够全部给别人看了,而是多找一些人,每个人问一句,那样子合起来,南明就知道那上面的经脉走向是怎么回事了。

    “我把这些经脉穴道背诵完,之后一个人问一句,应该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吧。南明自言自语的道,借着夜色的掩护,远离了云岚城。

    南明走了还没有五里路,就听到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四个人一脸惊慌急急忙忙的往城里跑,两男两女,边跑变往后面看,好像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衣衫破烂,上面还有不少的血迹,不过这衣衫好像是被人用利器划开的,因为撕口十分的平滑。他们的服式一样,好像是出自同一个地方。

    一行四人根本就没有在乎旁边的南明,匆匆的跑了过去。

    对于这事情南明没有兴趣,就算是他们遇到了不平事,南明现在也管不了,再了他现在也不想惹是生非。

    腿上的伤势未愈,让南明行走起来颇为不方便,走了大半夜才走了十几里路,又困又乏的,就近找了一个草窝,南明躺下来歇了一会儿。

    黑色的夜幕之上,繁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四周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声虫鸣,显得静谧而安详。

    南明刚刚打算合上眼睛就听见一阵破空声响起,他就看到一道人影闪过,瞬间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他急忙坐起来看了看,四周黑洞洞的,完全捕捉不到了,“唉,现在这个世道真不好混,真可以是天阳遍地走,地煞不如狗。”晃了一下头,南明有躺了下来。在自己一年前出南家以来,他看到的高手可以是数不胜数啊,自己先前确实是井底之蛙了。

    清晨橘黄色的阳光,冲破重重云雾照射在大地之上,站在空地之上遥看远方,官道上面的绿草仿佛披上了一件金黄色的光圈,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南明把《五行决》的封面撕了下来,放在兜里,这样就算是对方抢到了秘籍,估计看一眼就会丢掉的,因为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废武功!”就这一句足以吓退一大帮人了,他们不会为了这个虚无缥缈的五行决舍弃一身功力的。

    走了没有五里路,南明就看到地上躺了四具尸体,看他们身上的衣服,南明还有些眼熟,他眼睛的瞳孔猛然缩,想起了这些人的身份,他们不就是自己昨天晚上碰到的那些人么?

    南明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把头扭了过去,这些人的死状极惨,胸口被人开了一个大洞,里面的心脏被人生生的挖了出来,地上躺了一地的血,南明遍寻周围也没有找到被丢弃的心脏在什么地方?

    这可奇怪了,你把人的头带回去,还可以辨认,但是带走人的心脏,怎么辨认,人的心脏又不是独一无二的。

    从昨天晚上这几个人速度可以看出,这几个人可是有武功底子的,不过四周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要无声无息的杀死这几个人,那要多快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