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647 三爷的郁卒一夜,六爷初次约妹子(2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647 三爷的郁卒一夜,六爷初次约妹子(2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边乔西延因为父亲嫌弃的话,郁闷不已,而傅沉这边情况同样不大好。

    傅仲礼和孙琼华去国外探望儿子,正好不在京城,严家人到老宅时,也就傅家二老在,还特意把傅斯年和余漫兮找来作陪,就想聊一下傅沉与宋风晚的婚事。

    因为小严先森太小,喝了几口奶粉,就一直在蹲在客厅摆弄玩具,乔艾芸不大放心他,只能紧紧跟着。

    这就导致,餐桌上,能代替宋风晚的大家长,就剩下严望川。

    他就是个表情稀缺,沉默寡言的人。

    任凭傅家二老好话说尽,他就默默来一句:“会考虑。”

    “好的。”

    “晚晚还小,要从长计议。”

    ……

    愣是没说出个准话。

    傅家又不能表现得过于急迫,面对这种闷葫芦和愣头青,傅老都有些头疼。

    就算他是孔明投胎,七窍玲珑,那也要对方配合啊,一言不发,这事情怎么搞?

    其实严望川有故意的成分,总不能,傅家说什么,他们就应着,总得端着一些,免得他们觉得,好像宋风晚就非傅沉不可了。

    这边两家人暗中较劲,宋风晚却低着头,闷头尝了几口温热的黄酒。

    天冷,傅家特意温了酒,那味道,传得整个屋子都是。

    宋风晚闻着觉着香,就偷偷尝了两口,殊不知这酒后劲儿太大,也就两小杯,整个人已经脑袋昏沉。

    而晚上九点多,外面窸窸窣窣飘起了小雪,乔艾芸等人还带着孩子,傅家二老就着人收拾了屋子,让他们留宿一晚。

    因为两家长辈都在,傅沉自然不可能与宋风晚睡一屋,又担心她醉酒不老实,半夜时分,就偷偷进了宋风晚屋子。

    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

    屋外细细雪花,沸沸扬扬,将屋内照出了几许亮度,傅沉伸手搂着她,前半夜,倒还平静。

    殊不知后半夜,这丫头就开始不老实了,四处点火。

    可能是酒的后劲儿上来了,她浑身热烘烘的,傅沉身上温热,相比较她的体温,自是有些凉的,她想降温,寻个舒服的地方,一个劲儿往傅沉怀里拱。

    身子绵软灼热,嘴里还哼哼着。

    听得人心尖都发痒。

    小姑娘挂在他身上,手指在他身上乱摸,小脸还在他脖颈处蹭着。

    煽风点火般。

    惹得他浑身血液都喷张叫嚣,身体某处更是开始不自觉的蠢蠢欲动。

    “晚晚……”傅沉竭力控制着自己。

    老宅隔音效果不太好,傅沉就是想做坏事,也不会挑这个时候,这要是被乔艾芸看出端倪,心底肯定会有微词。

    “三哥——”

    宋风晚听到他的声音,完全是本能朝他身上蹭着。

    傅沉实在受不住了,若是再这般下去,他可能会死在这里。

    咬了咬牙,他侧头就吻住她的嘴角,"yun xi",舔咬……

    流连反复,乐此不疲一般。

    她身上就像是烧着一团火,皮肤都热得足以将他唇角融化,他手指刚往下一点,小姑娘本能的低喘一声,那声音软绵绵的……

    像是能要了人的命。

    若是平时,傅沉倒希望她能如此放得开,可是此时若是被旁人听到,那就得出大事了。

    他伸手捂住她的嘴,“晚晚,乖一点。”

    宋风晚半睁着眼,眼神迷离而闪烁,无辜又单纯。

    这男人总有那么点恶趣味,比如说看她这般,就恨不能将她压在身下,好好蹂躏一番,他深吸一口气,准备撤身离开的时候,宋风晚许是听着他的叹息了。

    握住他的手,放在脸侧,轻轻蹭着。

    “三哥——”

    简直要了命。

    傅沉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这到底是想让他怎么样啊。

    最后他还是回屋,冲了个冷水澡,再度回到宋风晚房间的时候,某个小丫头,已经裹得像个蚕宝宝,睡得没心没肺。

    傅沉无奈摇头,这一夜,过得相当郁卒。

    翌日一早

    他五点多回房,换了身衣服,原打算抄经,奈何昨夜风雪太大,忠伯正拿着扫帚在清扫门前积雪,他拿了件厚衣服,准备出去帮忙,却瞧着严望川已经在门口了。

    见他出来,眯着眼睛打量着他,“昨晚没睡好?”

    “没有啊。”

    “那你半夜在两个房间来回窜什么?”

    傅沉眸子紧了紧。

    “我晚上会给孩子喂奶换尿布,你屋里那点动静,我听得很清楚。”严望川瞥了他一眼。

    那神情,就好似在说:

    你做的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逃不出我的法眼,给我老实点。

    傅沉无奈。

    **

    而这一天,也是汤望津设计展的第一天,展出持续三天,因为昨天发布会相当成功,今天展馆还未正式对外营业,外面已经聚集了大批群众和记者。

    似乎之前的阴霾,已经被这场雪吞没,没人提起,就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各家媒体版面头条,全部都是关于展出的盛况。

    因为昨天的招待会,盛爱颐特意去撑场子,汤望津一早就着人给京家送去了门票。

    一共三张,邀请京家三口人。

    不过某大佬已经约好和妻子去泡温泉,再者说,他们过去,只怕别人就无心看展览了,也没打算去。

    京寒川本就不爱出门,况且雪后天气凉意更甚从前,他出去拍了几张雪景照片,准备回去冲洗照片,才注意到手机内更新的朋友圈。

    许鸢飞:【这不是我的亲弟弟。】

    下面是一张汤望津展馆外几个男生的背影视频。

    走出了一种六亲不认的步伐。

    底下还有宋风晚的留言:【你怎么不来啊?】

    回复:【店里挺忙的。】

    京寒川目光落在桌上的三张门票上,捏在手心,细细摩挲着,这是明天展览的入场券……

    **

    因为下了一夜的雪,地上沉雪簌簌,踩上去吱呀作响,京寒川车子停在较远的地方,徒步前往甜品店。

    当他到巷子里的时候,就瞧着许鸢飞低头清理店门口的积雪,她穿着一身白色羽绒服,红色围巾裹着半张小脸,呼出的气息呵成白雾,将玻璃窗都呵成白色了。

    此时阳光从云层缝隙中渗出一点光晕,原本堆叠在廊檐上的积雪,开始融化,缓缓落下……

    一点雪絮,从廊檐滑下。

    纷纷皑皑,滑成冰水,落在她的发顶,许鸢飞身子一激灵,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就瞧着有雪悬而欲坠……

    她低头揉了揉发顶的水,低头继续忙活。

    就在有雪再次滑落的时候,许鸢飞感觉到了有人靠近,伴随着碾踩积雪的声音,那人停在了她的身后。

    她下意识转身,京寒川就站在她的身后,她鼻尖从他胸口滑过,两人距离近得可怕。

    他的手虚虚悬在她头顶,那种感觉……

    就像京寒川将她整个人拢在怀里。

    “雪落下来了。”京寒川手指落下,手心有几滴溶解的水滴。

    “谢谢。”许鸢飞脸红簌簌的,此时有雪滑下,恰好落在京寒川胸口的衣服上。

    称着黑色的羽绒服,惹眼得很。

    担心雪濡湿衣服,许鸢飞几乎是下意识抬手,帮他将雪花掸去,手指从他胸口滑过……

    就像是从他心口刺挠了般。

    莫名有些燥热。

    许鸢飞许是觉得这种举动过于亲昵,有些局促,干巴巴笑着,“今天想要点什么?开业比较迟,如果想吃什么,我可以给你现做。”

    她有些落荒而逃般的推门进了甜品屋,暖气袭人。

    也不只是屋内热气过于熏暖,还是羞赧,浑身热烘烘的,就连脸上都变得潮热。

    “要不你先进来坐会儿,我给你冲杯奶茶。”

    许鸢飞说着脱掉了围巾与羽绒服。

    京寒川跟着进屋,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很快许鸢飞就端了奶茶出来,目光落在他桌上的两张汤望津设计展的门票,有些惊喜。

    “你也要去看?”

    “我本来也想去的,好不容易找晚晚要了几张门票,被我弟拿去请朋友了。”

    许鸢飞有些无奈。

    “想去?”京寒川故意问她。

    “肯定想啊。”

    其实许鸢飞对这方面没什么涉猎研究,艺术作品看得赏心悦目,图个新鲜热闹而已。

    “你明天有空吗?”

    “嗯?”

    京寒川手指叩了下桌子上的门票,“去吗?”

    许鸢飞心底像是被火灼了下,酥sū yǎng痒的,以至于半天没回过味儿。

    “和我一起?”

    “想去吗?”

    他声音本就极为好听,此时刻意压着,带着点低声诱哄的味道,听得心软得一塌糊涂。

    若是此时,京寒川和她说,让她回去偷户口本,她肯定也点头同意了。

    京寒川见她不动作,干脆起身拿起门票,朝她走了一步,“你是不想和我一起去?”

    “不是。”许鸢飞立即否认。

    然后她就看到,这个男人在她面前,勾起了嘴角。

    笑容晃得她心颤。

    “你家地址在哪里?明早我去接你。”

    许鸢飞几乎下意识脱口而出,就在她要吞吐出岭南二字时,话锋一转,“不用接我,我们约好在哪里见面就行,我家挺偏的。”

    “这雪很大,你家那么偏,容易开车打车?”京寒川神色未变。

    “挺方便的。”

    许鸢飞有些懊恼。

    险些就暴露了,这男色……

    果真是误人。

    “那好,明天见。”京寒川将门票塞在她手里的时候,恰好兼职的学生来了,瞧着两人互动,还互相按戳笑着,惹得许鸢飞攥紧门票,只觉得拿了个烫手山芋。

    京家人一直在门口守着,透过窗户,瞧见,自家六爷,终于成功约到人,心底替他开心。

    可算是主动出击了。

    但某人回家的时候,脸色却不大好看。

    然后开车的那人,还好死不死的问了一句,“六爷,咱明天去哪儿接许小姐啊。”

    狭小的车厢,空间变得越发沉闷压抑。

    京寒川偏头看向窗外,手指不断摩挲着手机,神情莫测。

    饶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许鸢飞肯定又没透露自己的家庭住址,不让送,不让接,这到底是搞什么。

    “咳咳……”副驾的男人,清了下嗓子,“六爷,其实约到人,就是个好的开端,咱们一步步,慢慢来,肯定能泡到妹子的。”

    “明天第一次约会,除却看展览,你们打算做什么啊?”

    “看完展览,可以顺便吃个饭,看到电影什么的……”

    京寒川打开手机,京家人以为他在百度行程安排,殊不知他搜索的字眼却是【为什么女生拒绝让你送回家】。

    “拒绝你了啊,一个女生要是喜欢你,怎么肯能放过绝佳的独处机会?”

    “缺乏安全感,对你还不能足够信任。”

    “关系不好,不喜欢男生过于主动,也或者……是你长得太磕碜了。”

    太磕碜……

    京寒川捏着眉心,父亲说,女人心海底针,捞上来还扎人?

    许鸢飞这心思,只怕捞上来,也是戳心扎人。

    ------题外话------

    哈哈,三爷也是够郁闷的,家里隔音不好,真的好烦躁啊。

    不过京家大佬这话说得也没啥毛病,女人心海底针,捞上来还戳心扎人

    这都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