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城市静默者 > 第148章 枪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8章 枪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姜盈盈是个人来疯,最架不住吹捧,当初在老君崖,被林锐一顿吹捧沉湎于“女英雄”的境界里不能自拔,现在又被人捧了品茶高手的神坛,忘乎所以,立马发表获奖感言:“女士们、先生们,今天,白芒,不,瑶土,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与我家小锐的努力分不开,与本xiao jie的支持更分不开,本xiao jie要感谢各位嘉宾的支持,感谢各位领导对本xiao jie的培养……”

    林锐见姜盈盈又要发疯,慌忙喝道:“姜xiao jie,这是我三姐炒的茶……”

    “对,对,还要感谢林巧女士……”

    这个姜盈盈纯粹是在争功!林锐大为着急:“那也轮不到你感谢啊!”

    “我要感谢!谁也不能剥夺我感谢的权力!对了,还有小锐……”姜盈盈一说起“小锐”二字,兴奋得无以复加,冲到林锐面前,猛地一个熊抱,顺势在林锐脸狠狠啃了一口。

    众人一片惊呼,小县城的人,哪里见过这等火辣场面。

    姜盈盈却是一仰头:“叫什么叫,小锐临场发挥出色,本xiao jie赏他一个香吻,不应该吗!”

    “应该应该!”众人只得点头,还有这样的打赏?心里却是暗暗起疑,这丫头这等做派,她到底懂不懂茶啊?

    林巧见林锐被个疯丫头当众吻了,反倒红了脸。秦湘在江城是见过大世面的,男女当众接吻,倒也见多不怪,只是心里却很是别扭——姜盈盈这小太女,哪里配得林锐。

    姜盈盈却是毫不在意,大刺刺喝道:“小锐,以后到了江城,来找本xiao jie,有本xiao jie罩着,保你不吃亏!”

    “岂敢岂敢!”林锐心里苦笑,姜盈盈是个瞎眼女,身边站着个渔门道都不知道,这智商,还敢扬言罩着别人!让这丫头罩着,不知道哪天灾祸横生!

    林锐半年之后要去江城,要说谁能罩着他,轮不到姜盈盈,甚至也轮不到斑斓!

    林锐反倒是升起一股要罩着这个胸大无脑小太妹的冲动——这丫头,要是没人罩着,不知道会吃多大的亏!

    火盆腾起火苗,一包顶级岫岩,瞬间化为灰烬。

    大堂里,有人冷眼旁观,有人连声叫好,却无一人表示惋惜。

    所谓落毛的fèng huáng不如鸡,那岫岩岂止是落毛,纯粹是被剥了干干净净,yī sī bù guà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忽听有人高叫:“林先生,你家白芒卖不?我出两千!”

    林巧炒出来白芒,只有不到三两,两千块,差不多七百块一两,价钱出得也算阔绰。

    众人醒悟过来,跟着大叫:

    “两千!你也说得出口!那是瑶土!林先生,卖给我,我出三千!”

    “我出三千五!”

    “四千!”

    “四千五!”

    “五千!”

    “老子六千!”

    ……

    众人还在喊价,却见黄永祥起身说道:“黄某出价一万!”

    黄永祥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再无人加价。

    这倒不是黄永祥出价高,黄水凼里,能拿得出万把块钱的,大有人在。只是,黄永祥是商会会长,萍水县茶行老大!而唯一敢跟黄永祥叫板的邱占奎已经倒了,众人谁还敢跟黄永祥叫板。

    黄永祥见无人应答,向众人拱拱手:“多谢承让!林先生,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贾聪敏,你赶紧去准备一万块现金……”

    却听林锐说道:“黄会长!这茶,林某没说要卖!”

    黄永祥呆了呆:“小林先生啥意思?刚才不都竞价了吗?”

    “竞价?黄会长说笑了,我什么时候说要竞价拍卖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大家叫得热闹,可一开始,没征求过林锐的意见,这所谓竞价,纯属众人一厢情愿自娱自乐。

    邬金水以为林锐嫌价钱低,慌忙拉了拉林锐:“你他妈的不卖,那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一万块啊!这他妈的都成天价了!见好收吧!”

    姜盈盈却是喝道:“对,林锐,咱不卖!这白芒是无价之宝,有收藏价值!藏个十年八年的,价格可以飙升百万!”现在,姜盈盈成了林锐的铁杆粉丝,不管林锐做什么,都是无条件支持,邬金水还铁!

    邬金水实在忍耐不住:“姜盈盈,姜大xiao jie!你懂个屁!白芒又不是普洱,年代越久越好,别说藏十年,一年都熬不住!一旦成了陈茶,没人要了!”

    众人刚才还以为姜盈盈是个深藏不露的品茶高手,一听姜盈盈这话,才发现这丫头原来啥也不懂!

    姜盈盈听邬金水如此一说,知道说错了话,却也嘴硬:“怕个屁,没人要,本xiao jie兜底!”

    黄永祥说道:“林先生,你这茶当真不卖?”

    林锐摇头:“不卖茶,我进城来干什么,只是,请黄会长见谅,这茶不能卖给您!”

    黄永祥脸挂不住了。

    众人也是纷纷摇头。这林锐当众拒绝黄永祥,黄永祥的面子下不来!

    这萍水县城里,不卖给谁都可以,唯独不能不卖给黄永祥!那林锐不过是个山小子,虽然仗着斑斓进了黄水凼,斗茶斗败了邱占奎,可斑斓是江人,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而且远在江,鞭长莫及,林锐以后还要在县城里混,哪能得罪黄永祥!而且,黄永祥出价也不低,算是很给林锐面子了!

    看来,这小子虽然赢了一场斗茶,毕竟还是山里人,不知深浅,一场胜利昏了头,忘乎所以不知天高地厚了。

    斑斓坐在裁判席,心更是冷笑。

    刚才,斑斓等着林锐落败,憋着劲要找回面子。没想到,那林锐拿出瑶土,把个岫岩斗得落花流水。斑斓空有一身本事,无处发挥,只能眼巴巴看着林锐耀武扬威,心头很是憋气。不过,斑斓认定,别看他开口闭口说的头头是道,颇有些才子风范林锐,其实,他骨子里是个小刁民,是刁民,总有露馅的时候!

    果然,林锐当面拒绝了黄永祥的一万块!

    一万块不要,那他要干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只有一个解释——这小刁民嫌出价低,他还要漫天要价!

    要说,以“瑶土”这般品级的茶,如果是在江城,价钱再要高一些,哪怕是要两万,也不为过。不过,那也要看有没有买家!可是,在萍水县,一万块应该到顶了!人家黄永祥以茶商会长的身份,出价一万,也不算低,算是给足了你林锐面子,你要是再加价,那是放刁了!刁民的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

    斑斓心里很是后悔,昨天犯了糊涂,居然把自己的私密名片给了这个小刁民。以后,这个小刁民真要拿着名片来找她,被一个刁民纠缠,还真是麻烦!

    却见林锐走到路茗传面前,说道:“路老师刚才为何不出价?”

    路茗传脸色微红,摇头说道:“瑶土是路某平生所见最为出色的茶品,只是,路某对购买瑶土没有兴趣。”

    林锐摇头:“路老师的话,言不由衷吧!”

    那路茗传号称茶痴,只要稍稍有些特色的茶叶,他都要想方设法弄到手品尝一番。如今,这瑶土在眼前,要说他不动心,谁也不会相信!

    路茗传长叹一声,闭了眼睛。

    原本,路茗传也是茶商世家子弟,家颇为殷实,从父亲手里继承一笔财富,虽然不黄家邱家,却也算是萍水县数得着的富户。只是,他一辈子嗜茶如命,只要是好茶,不管价钱多高,都要想方设法搞到手,回家独饮品味把玩,人生乐趣,尽在其。可是,玩茶是个无底洞,天长日久,家财被他败得差不多了。如今,家道败落,他一个教书匠,平日里那点工资哪里够他品茶的。

    林锐躬身说道:“请路老师出个价!”

    路茗传闭着眼睛,眼角微动,蹦出一句话来:“林锐,你是要出我的丑吗?” 现在的路茗传,只能靠着做斗茶裁判,捞着品点好茶,家里根本没有闲钱买茶,更买不起“瑶土”!

    林锐说道:“路老师,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天经地义,怎么出丑了!”

    斑斓坐在路茗传身边,盯着林锐,一脸的不屑。

    她一眼看穿了林锐的小把戏——他这是找个人来帮他抬价!

    这是江批发市场那些商贩惯用的伎俩,找个枪手来抬价。黄永祥出价一万,他是会长,萍水县其他人不敢跟黄永祥抬价,这价钱算到顶了。但路茗传是萍水县品茶第一人,他要是肯出价,黄永祥也无话可说,只能跟着往抬!

    撺掇路茗传来做枪手,这个林锐,果然阴险!现在,在斑斓心目,林锐不仅是个刁民,还是个玩阴谋的小人!更糟糕的是,这小子还颇有些才华,不怕小人,怕小人有才华!

    斑斓心冷笑不已,打定主意,回去之后,把私密名片换了,让林锐这小子一辈子找不到她!跟这种刁民加小人,还是早点划清界限的好!还有那个姜盈盈,哭着喊着要做林锐的女朋友,真是个猪脑子!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育她一番,这个小太妹把自己卖了倒也没啥,关键是,林锐可以通过她找到斑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