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傲娇农女来种田 > 第七百一十三章:真的是你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一十三章:真的是你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单玖月的事已经无法挽回,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做好答应她的事情!”萧景低声安慰道。

    被萧景这么抱着,关琳儿的心渐渐静了下来。

    在这宽厚的怀抱中,仿佛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让关琳儿有些贪恋。

    而这一刻,萧景也并未打破这温馨的时刻,只是唇角带笑的拥着早已住在心里的这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已然响起了更声。

    关琳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出来的时间似乎有些长了……

    匆匆赶回酒楼,听雪早已睡下,而且睡在了雪男的房间。

    在踏入雪男房间,看到床上躺着的听雪,和床边趴着的雪男时,萧景的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紧瞪着雪男道:“你没对听雪做什么吧?”

    雪男愣了下,随即便面色潮红的垂下头,连声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对听雪做什么呢?萧叔叔误会了~”

    “那就好!”萧景冷冷的扫了雪男一眼,“若是被我知道你对听雪做了什么的话,我一定饶不了你!”

    闻言,关琳儿的嘴角抽了下,回头白了萧景一眼,便上前将听雪抱了起来。

    转身便对雪男道:“谢谢你了雪男,帮我照顾了听雪这么久,一定累了吧,你也早点休息吧!”

    “没事琳姨!”雪男对关琳儿笑着摇了摇头。

    却在看到萧景那张冷脸的时候,脸上的笑立马僵住,垂下头去。

    “好了,你也该回去了!”关琳儿看了眼萧景提醒道。

    萧景轻点了下头:“嗯!我把你们送回去我就走!”

    说着,便上前从关琳儿的怀中将听雪接了过来。

    关琳儿倒也并未跟他争抢,争两下听雪怕是又要醒了。

    这晚的事情,关琳儿并未告诉别人。

    当然,所发生的一切,悲伤、痛苦、愧疚、自责等等,一切的情绪都集聚在她的心头,让她有泪却又难以落下。

    许是因为心里是始终惦记着单玖月的事,关琳儿这一夜又没能好好休息。

    第二天一早,关琳儿顶着一双黑黑的眼圈出现在雪男面前时,雪男怔了下,却并未多言。

    而早上刚吃了早饭,关琳儿就听到了一个她最不愿听到的消息。

    “关姑娘,单玖月走了~”堇宁面无表情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关琳儿。

    本以为自己会难过到窒息,却不料听到这个消息后,关琳儿忽然有种释然的感觉。

    这才想起最后临走之时单玖月的表情是为何。

    其实有的时候,活着比死去更加痛苦。

    单玖月已中毒太深,就算是勉强活下去,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倒不如这般走的利索。

    但答应单玖月的事,关琳儿却不会忘记。

    接下来的两天,关琳儿都以朋友的身份拜访了单玖月的父母。

    单家看来是门第单薄,家里出了单玖月的父母之外,就只有一个弟弟,而且尚未成亲。

    而且,很明显的是,萧景也在暗中行动。

    不过两天的时间,单玖月的父亲便递交乐辞呈,称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过度,与妻子都伤心欲绝无心政事,所以想要辞官归隐。

    能够有这种想法,而不去继续深究,小王爷段源和太后自然乐得成全。

    只是,在单玖月下葬的那天,单老爷和单夫人还是在关琳儿的陪同下悄悄地去了趟现场。

    悄悄地跟在送葬的队伍后,关琳儿担心马车跟得太紧会被发现,便只能远远地跟着。

    然而,就因为稍稍远了些,就差点跟丢了送葬的队伍。

    加快速度跟上去时,却发现送葬的队伍和刚刚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看起来简朴了许多。

    正想着,就看到送葬的队伍中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洛大哥?”关琳儿不可思议的望着送葬的队伍中那熟悉的面孔。

    “停车!”关琳儿喊停了马车,跳下车后,便对车夫道,“你们继续走,跟上前面的队伍,我待会就来!”

    “可是关姑娘……”单夫人有些担心。

    可刚张开嘴便被关琳儿打断道:“我没事的单婶,只是遇上了朋友而已,你们先走,小心别被发现就好,我待会就跟过来!”

    说着,便转身朝着洛西琉而去。

    很显然,跟在队伍最后的洛西琉和赫尔歆德也看到了朝着这边走来的关琳儿,也很是吃惊。

    两人相视一眼,便对旁边的人说了声,也朝着关琳儿的方向走去。

    “关姑娘?真的是你!”洛西琉讶然道。

    “真的是你们?!”关琳儿也是满脸的震惊和意外。

    赫尔歆德上前抓住关琳儿的手,激动道:“天呐!真的是姐姐,你怎么也在这里呀?你不是说回老家吗?这里就是你的老家?”

    关琳儿忙摇头道:“不不,我只是临时起意打算来这里考虑一下开分店的事,倒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呢?”

    接着,轻扫了一眼送葬的队伍,不解道:“而且,你们这是在给谁送葬吗?”

    洛西琉回头看了眼,长叹一声道:“唉~是我的一个叔爷爷,也就是我爹的叔叔,当初帮了我爹不少忙,我爹才能去海城,并且还帮助我爹买了船。”

    “说起来,也算是我们家的恩人,我爹一直都记着这位叔叔,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常跟我说以后一定要常回来看看。”

    “没想到,还没回来看望他老人家,就撒手人寰了,还是这边的人去通知了我们,说叔爷爷重病想要见我最后一面,我才回来的。”

    说着,洛西琉便又是一副无奈的样子,摇了摇头道:“可惜的是,当我赶回来的时候叔爷爷还是走了,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没想到洛西琉在京都竟然还有亲人,而且还会赶回来赴丧,关琳儿意外的同时,也不免有些悲伤。

    在什么情况下遇见不好,却偏偏是在这种时候。

    果然,洛西琉回答完之后,赫尔歆德就指了指刚刚远去的马车道:“姐姐,那辆马车是你的吗?你这是打算去哪里呀?怎么让马车走了,留你一个人呀?”

    闻言,关琳儿的神色暗了下。

    随即便淡淡的说了句:“我也是来送行的,只是不方便出面,所以只能悄悄地跟在后面罢了……”

    “什么?”赫尔歆德一惊,“姐姐,你家中也有人去世了吗?”

    “这倒没有,只是一个朋友罢了!”关琳儿苦笑着摇了摇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