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诱惑在你心里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一十二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诱惑在你心里》

    作者西秦老蛇

    第三百一十二章

    余慧子拿定出逃避祸的主意之后,心里不再有惶恐,却平添了一股子难以言表的空荡荡十分寂寥的悲催。让她感觉悲催的不是仓皇出逃之中必定存在的各种凶险和不测,而是一个人无所牵挂伶仃孤苦的尴尬处境。她这样孑然一身逃离出去,以后真就是名副其实的孤悬海外了。想起自己眼下这不尴不尬孤家寡人的状态,由不得她对前夫苏岐又一阵子的恨从中来。

    年前她还在西安那边,听到梅姿走失于秦巴交界处一片无人大山里的消息之后,便处心积虑安排了面见苏岐的机会。虽然她很清楚苏岐会把梅姿的吸毒堕落归咎于自己头上,还是坚持安排了那次见面。她希望在前夫最痛苦无助时候送上从前妻子的一份关心慰问,应该是他们修复破裂关系的最佳时机。

    她是麻天际一手带出来的商界精英,至今还牢牢记着从大胖老头子嘴里多遍转述的那段伟人名言:好多事情的成功,往往都产生于最后再努力一下的坚持之中。

    没承想那一次见面,一贯温文尔雅宽宏大量的苏岐会那般决绝无情,那般暴怒失态……那一次的努力再度受挫,不但让她对苏岐彻底死了破镜重圆的复合希望,还在她心里塌陷出一个失落怨恨的黑洞。

    好一会子之后,余慧子心里那股子失落酸楚还有对前夫苏岐牙根子痒痒的怨恨才尽数散去。

    她缓慢弓腰站起身体,眼神儿迷离涣散环顾这间二百好几十平米装修无比富丽堂皇的办公室大厅,依依惜别中来来回回巡视了好一会子,纯属宣泄地大声爆一句粗口,再一屁股坐回雕花椅子里。

    余慧子呆呆坐着,又愣怔了好一会子,然后打电话叫另一个办公套房里的覃菲丽过来。

    只一会儿,覃菲丽就推开门风风火火走进来。

    副总覃菲丽一边过来一边咋咋呼呼抱怨:“哎呀,你有啥事不能另换个时间说,上午这会子正是我忙得四爪朝天的功夫。秘书和部门经理排着队等我召见,还有一份儿又一份儿文件,都是下面分公司十万火急递送过来,我得一页页翻阅了,还要口头指示加注批复意见。”

    看覃菲丽抱怨着坐在她大班台对面的皮转椅里,余慧子起身为她倒一杯茶水,不紧不慢说:“瞎抱怨什么,你是公司常务副总,这种日常事务本该你处理。”

    覃菲丽端过茶水一饮而尽说:“问题是你这个董事长兼总经理太过闲暇,让我心里不平衡……”看见余慧子冷冰冰横扫过来的目光,她又改口说:“当然,你是咱们公司的伟大舵手,你要随时把握慧心的前进方向。你看上去闲暇,但是心里始终要装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大目标,比我辛苦得多。”

    余慧子不愿意听她插科打诨,简单说:“今天早晨,田力他二哥被双规了。”

    “田副省长?被双规!”覃菲丽眼睛倏然瞪圆,“消息可靠?”

    余慧子肯定点头,“呆哥刚传过来的消息。”

    “你……还有咱们公司,有没有可能受到牵扯?”覃菲丽迟疑着,最终还是忍不住把这句话问出来。

    对于覃菲丽,余慧子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直接点头,“你们不会有直接牵扯。我这边,牵扯就很多,也很大了!你应该知道,咱们公司所有在西安拿地拿项目的活动,都是通过二哥的说话和帮忙。”

    虽然知道这办公室隔音极好,覃菲丽还是压低了声音问:“慧子,你叫我过来,应该已经打算好了该怎么应对吧?”

    “是,我已经打算好了。”余慧子无奈口气说:“实在不行,我这个唯一知情人和经手人只能暂避一下风头,一走了之。这样,公司或许还能够保全下来。”

    “你要走哪里?”覃菲丽一脸专注问。

    虽然覃菲丽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她也不能真实透露自己的去向。余慧子风轻云淡笑一笑,“暂时还没有决定走哪里,只能是先走一步再看下一步。无非就是东躲西藏、居无定所,浪迹天涯呗。”

    “慧子,你能不能不走?”

    “我不走,可以呀。”余慧子苦着脸说:“就得乖乖坐大牢去。”

    “如果咱们主动向政府坦白呢?不是说,坦白从宽吗?”

    余慧子斜一眼对方,直言说:“我对我自己的情况已经有了大概预估,即使我去主动自首坦白,最少也得服十年以上刑期。”

    覃菲丽显然被吓住了,“最少也得十年以上……这时间也太长了!”

    余慧子管自说:“十年以上刑期,就是说我从三十岁到四十岁以后这段黄金年华,都要在牢狱中白白消耗掉。如果那样,我还不如直接死掉。”

    “我能帮你什么,尽管说!”覃菲丽明白了眼下危机,很仗义说:“是不是要我和你一起……咱们两个,彼此也可以有个照应。”

    余慧子笑了,飘一个感激眼神儿过去。“现在我叫你过来,就是和你商量今晚上晚会出面应酬的事情。”

    “这种时候,你还操心晚上那台晚会……”

    “不操心怎么办?我走了,公司以后的日子还得往下过。”

    覃菲丽叹一口气,“年好过,月好过,日子难过。”

    “难过,也得往下过!”余慧子不容商量说:“大把的银子已经撒出去,漫天彻地的宣传造势已经吆喝出去,就必须要赚回来那一片满堂彩的叫好声。”余慧子有些不无遗憾说:“可惜,那种万众瞩目的风光场合,我实在不适宜再去抛头露面了。另外,晚上我还要在这里坐等呆哥的电话。最后再确定下一步的行动。或许明天一早,我已经离开北京城了。”

    覃菲丽仍旧不愿意面对说:“慧子,形势真的有这么紧急……可怕?”

    余慧子一字一顿说:“千钧一发,危如累卵,万丈深渊!”

    覃菲丽长长叹息一声,“说吧,我还能做什么。”

    “你要认真准备一下今晚怎么替我出面应酬,毕竟好多公司老总都是冲着我的面子才大冷的天赶过来出席这场晚会。另外,一会儿我叫胡晰进来,你和我还要签署几份文件,以方便我把公司全盘控制权力名正言顺交到你手里。”余慧子停顿一会儿,给对方一个消化思考时间,“然后,中午吃bà fàn我还要召集公司高层开一个会,最后再布一下局。”

    覃菲丽呆愣一会儿,一脸悲情说:“管理上,我没有你掌控全盘指挥若定的能力。生意上,我也没有你那样点石成金的天分。慧心公司如日中天的昌盛,很可能会毁在我手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