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穿越者的明末生活 > 12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2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多铎怕是想用骑兵攻城。”尚可喜是东江军悍将,和女真人交手不少,自然对于女真兵马的攻城手段知道的清楚,用这样的攻城方式确实能让守城方措手不及,虽然有所局限,可如今因为复州城墙并不算高大,如果多铎的进展顺利,还真有可能让女真骑兵跃上城墙,到时候以骑兵对守城的步卒,此战可就另当别论了。

    “骑兵攻城?”方凯眉头一皱,微微一跳,拿骑兵攻城?他倒是听说过,可那只有蒙古人敢这么干,而且用的还是屠城的手段,所谓攻城,还不如说是吓住了城中的守军,然后趁机夺城才对。

    方凯透过千里镜看到对方阵营里的牛皮袋,这才脑子里灵光一闪而逝,想起了前世看过的一个骑兵攻城的帖子,倒是有了一点眉目。

    女真人竟然打算这么攻城,这还真有点出乎意料,方凯微微一冷笑,多尔衮既然轻敌了。那就让他弟弟多铎留下些牛录,让他们兄弟三人肉疼去吧。

    多铎想用骑兵攻城,方凯少不得也要应付应付,复州城墙上本来地方就不大,堆上了一堆士卒再加火炮,要是多铎的骑兵真的冲了上来还真没什么法子,到时候被一击既溃也有可能,如今多尔衮和多铎的骑兵都远远地躲在了射程之外,火炮的用处也就不大,再加上耽罗府的炮弹还没送过来,复州城里总归要留些拿来御敌,所以方凯干脆让李焦把火炮全都撤了下去,给复州城墙上腾出了足够大的空间。

    一来方便女真骑兵跃马上来,二来这样子反而能更有效在守城战的近战中得以发挥最大的战力,要不然乱哄哄的挤在一块,反而会加大自身的伤亡。

    这一思量间就是好一会,城下的女真人擂鼓攻城了,自然惯例的是女真汉军和蒙古游骑先行冲锋,蒙古游骑三三两两在前,后面跟着快速奔跑的女真汉军,各个不拿着刀枪反而是扛着牛皮袋,很快就进了鸟铳的射程范围之内。

    这些女真汉军干脆拿着灌满泥石的包裹牛皮袋当成盾牌来用,虽然重是重了点,可还真能护住主要的部位,一时间复州城墙的鸟铳也没了多大的威力,虽然女真汉军还是折损了不少人,可相比之下护城河还是迅速的被填平。

    复州城的护城河很小,在方凯刚刚拿下复州时这条护城河只能算是个小沟渠,即使经过了清理和扩建,作用也小到可以忽略,自然轻而易举的就被填平,可这在多铎看来就是大事,如今对方守将连护城河都守不住,那这区区几丈高的城墙又算的了什么?到时候女真勇士攻上了城头,复州城被攻下还不是旦夕之间?

    可到了复州城下,多铎站在后面观望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复州城墙上不停扔下的包裹炸伤了女真汉军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刚刚堆积上去的装满泥石的牛皮袋总是被炸到一边,虽然速度远远比不上蒙古游骑和女真汉军扔下来的数量,可这般无疑就让攻城时间大大缩短,这要是拖到了夜里?那女真铁骑还怎么跃马攻城?多铎虽然狂妄,可他还没狂妄到让女真骑兵趁着夜色去攻城,那就不是狂妄了,是送死!

    另一边的女真汉军四将脸色也不好看,可也只得大声催促麾下兵马前去送死,反正他们只是协助多铎攻城而已,至少不用爬着云梯往复州城墙上攀爬,至于兵力上折损,回头自然有多尔衮帮他们补充,此时倒也不心疼什么。

    只是面色难看则是因为若是汉军当辅兵还误了多铎的事,到时候别说多尔衮不说什么,就是他们自己就非得羞愧死。

    这一来而去自然是大加催促各部加紧往复州城下堆积满是沙石的牛皮袋,再加上来去如风的蒙古游骑以及女真汉军逐渐死伤后留下来的尸体,复州城下还真被堆积起了一个个小丘,多铎在后面看的心中大喜,此时也不计较那么多了,倒是大加夸奖了几句汉军诸将,却是没在意这一来二去,女真汉军到底折损了多少?

    粗略一算,几千总归是有的。

    只是此时是战场之上,也没人顾得了那么多,汉军诸将虽说心中不满,可多尔衮也答应了事后一应补充,倒也是不敢和多铎计较,多铎可是贝勒爷,不比他们这些降将,只能是被人驱使的份!

    女真汉军的用处用完了,接下来自然就用不到了,多铎让各部汉军鸣金收兵,自己这就打算领着女真铁骑去夺城,可却有随行而来的蒙古游骑心生不满,虽说他们过来只是为了讨好新主子,顺带看看跟在后面有什么便宜可捡,可如今好像是倒了过来,他们辛辛苦苦的做了铺垫,功劳最后都成了女真人自己的?这些蒙古贝勒贝子们自然心中不甘,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于是多铎下令让女真汉军和蒙古游骑撤下来,这些刚投靠没多久的贝勒贝子们不干了!反正借口也好找!主动请缨出战呗,也不怕女真人不允许,说到底女真人不是还得依仗他们?

    这些蒙古贝勒贝子额真们也真看得起自己,要蒙古游骑真那么厉害,也不至于整个察哈尔蒙古都被大金给吞了,他们这些成吉思汗的子孙却得老老实实做女真人的奴仆。

    多铎对蒙古人的请战呲之以鼻,他倒是想直接驳回去,可最后还是答应了这些蒙古人的请求,原因很简单,蒙古人不但把请战告知了多铎,同样也向多尔衮请战,而在后面督战的多尔衮则答应了这些蒙古游骑的请求。

    多铎虽然不满,可多尔衮的话他不敢不听,好在蒙古游骑本就在复州城下来返,倒也用不着花费时间调兵遣将,只将军令传出去就是,这些蒙古游骑听到了可以攻城的消息纷纷大声叫唤,几个性急的甚至不等着其他同伴,直接抽出马刀跃上复州城墙,此时复州城下的小丘已经垒的有数人高,又阶梯有序,这些蒙古游骑自幼马背上长大,这点颠簸自然不成问题。

    可复州城墙上迎接他们不是身单力薄的汉人士兵,而是一个个白蹭蹭有些发亮的铁甲重剑,从头到尾都被铁层层包住的奇怪‘物体’。

    这些刚刚跃马而上的蒙古游骑还没回过来神来,就被这些‘物体’手上的怪异的怪异兵器一刀两半,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而城墙下的多铎也能将复州城上的一举一动看的一清二楚,复州城墙上一下子多了几百名这样的铁甲‘物体’,虽然看上去行动缓慢,可即使是跃上城墙的蒙古游骑虽然居高临下,可已然失去了骑兵所有的冲击力,仅仅是马匹的肉身自然无法和铁甲相比,再加上这些全身都是铁甲的‘物体’还握着巨大无比的重剑,仅仅使用惯性也可以将立足未稳的蒙古游骑扫下城墙,又或者是干脆的一刀两半,干净利落。

    多尔衮皱起了眉头,他是听过济尔哈朗和代善所说,复州城中有这么一只全身铁甲的骑兵,如今看来对方是让骑兵下马当守城的步兵用,又是全身着甲,虽然看上去笨重,可再加上有鸟铳手配合,即使女真骑兵能攻的上复州城墙,恐怕也会落得和这些蒙古游骑一样的下场。

    这种怪异的步卒不是没有缺点,笨重就是最大的一个,只要能杀清了城头上掩护的鸟铳手,这些移动缓慢的铁甲步卒自然不会是女真铁骑的对手,即使是在城墙上,女真铁骑失去了冲击力,可战马的灵活性依旧不是这种一身铁甲的‘步卒’可以比的。

    方凯不知道多尔衮脑子里只是转了转就将他倚为杀手锏的铁甲重骑的找出了一堆漏洞,但好在多尔衮和多铎都没想到方凯会将骑兵把马上拉下来当步卒用,所以也算奏到了奇效,多铎虽说心中不甘,可他也不会白白派女真骑兵送死,至于那些蒙古游骑?那些贝勒贝子额真们可没那么聪明,此时正雷霆大怒的催促麾下的蒙古游骑加大力度,那些全身铁甲的士兵虽然厉害,可相比之下蒙古铁骑才是最强的!这些蒙古额真们依旧沉浸在昔日蒙古帝国所带来的荣光,他们已经忘了自己此时连此战的主人都不算,最多只是仆从军而已。

    不过多铎也不会拦着,反正死的又不是女真人,而且还是这些蒙古游骑自己请战,死就死吧,只要死的没那么多,多铎就当什么都没看到,所以还是不停地有蒙古游骑跃马上了城头,然后又被城墙上铁甲‘步卒’驱赶了下来,成了块块碎肉。

    直到蒙古人折损了将近两千人,这些蒙古额真们才知道肉疼,只是此时多铎却不再下令撤军,他们也不敢擅自后撤,后悔死了刚刚的主动请战,眼看多铎不是个好说话的人,这些额真们又找上了多尔衮,多尔衮的军令来的倒是挺快,直接下令鸣金收兵,可这一眨眼,折损的兵力已经有了两千,再加上之前的折损,前几日帮着女真汉军攻城也折损了一些,一来二去这些跟着女真人从察哈尔蒙古到建州的游散牧民此时只剩下五千人不到,折损了三分有余!

    看到这般损兵折将,这些蒙古额真们也就不敢主动请战了,倒也开始安分起来,连叫嚣都不敢,至于女真汉军今日又折损了近千人,比起前一阵子要好上很多,可汉军四将麾下一个个只剩下不到两千人,四人架起来也不足万,比起去岁刚到盖州城下那会,可是差上太多了,折损了一多半!

    反倒是女真人本身没吃什么亏,除了盖州城外一战的折损代善丢掉的两红旗和豪格岳托丢掉的十个牛录的正黄旗,可那却不是今nián de shì,从今年年初起折损的尽是些女真汉军,要么就是蒙古游骑,今日本以为多铎亲领的十五个牛录要吃轻敌的大亏,可没想到这个罪最后由着蒙古游骑代着受了。

    女真人自己毫发无伤!更别提伤到筋骨了!

    多尔衮、多铎用骑兵攻城失败后自然是不甘心,学着济尔哈朗围而不攻?那也不是个办法!多尔衮心知城中有那些下马为‘步卒’的铁甲骑兵,恐怕这复州城还真不是短时间能攻得下的。

    这女真人崛起的几十年,算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还真从没吃过这么大一个亏,看上去每次死伤的兵马都不多,几千几百的,可林林总总加起来那可就不算少了!如今多尔衮都在复州城下吃了亏,虽说没折损多少兵马,可加上之前的济尔哈朗和代善,女真八旗八大贝勒里竟然有四个就这么在复州城下吃了亏,这还没算已死的岳托和逃回去的豪格。

    要是这么个算法,八大贝勒里一多半都吃了这么个小小海寇的亏,多尔衮这么一想,顿时脑子清醒了,去岁到现在不也就才一年多的时间,女真人先是折了佟养性的三千乌超哈真,今年年初又折了悍将何尔礼,至于兵马损伤更是数不胜数,起初看上去不多,可一加起来,大金国可是足足折损了好几万兵马!

    多尔衮不敢轻敌了,也警告多铎不能轻敌,说到底虽然济尔哈朗警告过他多尔衮,可多尔衮本身并未太放在心上,毕竟大明积弱已久,所谓的汉军向来又都是当炮灰的料,小小的复州城拿不下,在多尔衮看来那也是济尔哈朗和代善无能,不是女真人有什么错。

    可现如今他自己也在复州城下吃了亏了,才知道城里头可不是区区海寇那么简单,再一联想大金国这阵子吃的亏,立马就是一阵冷汗从背后留下来。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如今还没搞清楚对方的眉目了仓促攻城,济尔哈朗和代善莫不是傻了?要不然也不会这大半年先后丢了佟养性的三千人,两红旗的七千人,女真汉军的一万两千人,最后再算上蒙古游骑的三千余人,也就是说,大半年时间,女真人折损了两万五千大军!这还一丁点战果都没有!

    至于对方?好似除了当初代善报呈给皇太极杀死杀伤了三四千人外,这大半年的围城战战果可都不太好。

    可对这些人来历清楚些的大概只有首次交手的的佟养性,那一战在旅顺城外被这只兵马和城中的明军里外夹击,最后折损了半数人马,皇太极便把佟养性贬到了旅顺,最后还死在了那,同样是死在这些人手上。

    要说这只海寇和明军一点关系都无多尔衮第一个不信!佟养性偏生死前还什么消息都没送出来,着实可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