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穿越者的明末生活 > 19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9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于是方凯也开始窝在家里打算好好休养一阵,在外奔波了半年之久,回来后又是埋头了五天的政务,早已是晕头转向,再不休养几天,非得折腾的自己大病一场不可,也好陪末露几天。

    夫妻二人半年未见,自然是小别胜新婚,如胶似漆的粘在一块,看得鲁王世子朱以海一阵郁闷,自己的这个亲大哥四载未见,却还比不上夫婿的六个月,简直人比人,气煞人也。

    时间过的也快,一晃到了十月初,方凯已经待在家中待了半个月之久,也将这半年来积存下来的政务处理了个七七八八,每日都要去政衙待上四个时辰,这样一来劳逸结合,再好不过。

    这一日,方凯正从政衙的繁杂事务中脱身,转而沿途视察经过了半年扩建的承天府,挎着一把戚家刀,搭配着八尺高的身高,从崇祯五年以来诸多沙场征战使得其步履间稳如泰山,怎么看都不像是常人可比,好在只是穿着寻常衣物,也没惹起其他人太多的注意。

    街道上人来人往,并没有多少人回认识他们的总兵大人。

    承天府如今已经不是当初的一座小小的荷兰人的热兰遮城了,而是承天府,上承天意,下顺mín yì,完全都是政衙在负责规划然后进行改建。

    途中佛郎机人不在少数,五花八门的西方人穿着与大明衣冠浑然不同的衣着,讲的也是再蹩脚不过的大明官话,有西班牙人、也有荷兰人、英格兰人、葡萄牙人以及其他的西方殖民冒险者,他们可以在这里任意的购买货物以及出售货物,来获取巨额的东西方商品之间的巨额差价以此赚取利润。

    为了吸引足够的海上贸易商人,方凯并没有像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统治这里时那样收取重额的税收,而是远远减少了三分之二,只收取了原来三成的税收,低额的税收用来换取各个西方殖民国家都选择这里作为贸易点,以量取胜的同时虽然会使得所得的税金一时间大为减少,也能由海商们带来的贸易机会进行弥补。

    不过这些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防止别人的眼红,有着足够强大的实力进行保护已经拥有了的东西,相比起来,此时仅仅一个睚眦水军就有些不太够用了,虽然战船够多,火炮也一直在进行补充,却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因为在海面上耽罗府有着太多的敌人,不管是马六甲的荷兰人还是马尼拉的西班牙人,亦或是澳门的葡萄牙人与郑家,都有着一支实力强大的水师,其中最强的则是郑家。

    方凯从不相信人会是完全的正义,这也包括了郑成功这位民族英雄所在的郑家,郑芝龙这个现下大明的游击将军,日后的福建总兵平虏侯一样投清mài guó,所以也不得不考虑郑家是否会在何时翻脸。

    再度扩军?那显然不可能,如今耽罗府已经作用五万大军,不是短时间内再能扩军的了,所以只得从另一个方面下手。

    方凯一路走着,一路想,不知不觉中行进到了港口,几艘佛郎机人的货船正在将货物搬到船上,商船上飘扬着得旗帜代表这是一支葡萄牙人的船队。

    虽然他们住在澳门,离着大明比起台湾岛更近一些,不过葡萄牙人却是被大明封锁在了澳门一地,中间用城墙隔离起来,任葡萄牙人在其中自身自灭而已,大明与这些夷人并没有太多联系,也不会出售货物给这些西夷,所以他们同样需要从走私的大明商贩那里购买货物。

    过去葡萄牙人大多是从郑家那里花上高价购买货物,这次转而跑远一些来到台湾岛也是因为葡萄牙人在日本国也有着据点,他们需要一处中转基地,顺带将一些廉价的日本货物可以在这里卸货进行出售,虽说所得的利润远远比不上将货物运送到西方的价格,但却可以空出更多的船舱来购买比起从郑家所购买要便宜的多的大明的丝绸、茶叶、陶器等奢侈品,再运送到澳门囤积,等到囤积到了足够的东方货物后,组织船队送回西方去。

    葡萄牙人来到东方的历史比起荷兰人和西班牙人一样长,不过葡萄牙人因为国力的限制,只能从西班牙人那里夺取一些殖民地,为此大打出手,虽然葡萄牙王国也与西班牙合并过一起,但那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不管是合并还是没有合并,葡萄牙人与西班牙人一直不太友善。

    同样的,葡萄牙人与荷兰人的关系也并不好,与英国这个新教国家同样关系不好,但那都是暗地里的,至少明面上,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比如现如今在承天府的港口,就有着葡萄牙人与英国人、荷兰人的商船一起卸货与装货,他们是前天一起到达这里的,要不然在这个遍地都是海盗的东方,一两艘商船出海实在是一件自找死路的事。

    商船上来回走动负责护卫都是些殖民地政府的士兵,这些商船实际上都是由殖民地当局派遣出来,所以看上去平静的商船在下一秒或许就会成为一艘载满火炮的战船。

    正在考虑增加士兵战斗力的方凯看到了葡萄牙火qiāng手的制服,十七世纪的葡萄牙火qiāng手的制服跟后世的区别很大,这是一种骑士服装的变形,拥有着精美的花边以及袖口,并且插有鸵鸟毛的帽子,远远没有后世的士兵那么简便,胸前也缺少了一些东西。

    比如,勋章?

    方凯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想法,这才发现自己缺了什么,那就是士兵们缺乏的足够的荣誉感,这种可以轻而易举增加战斗力的方式竟然这么才能想到,好在,也并不显得太迟。

    方凯马不停蹄的返回了政衙,让一头雾水的车晚真去设计一种可以佩戴在胸前的勋章,这样既节省材料,又可以增加士卒战斗力的方法没理由不去用,所以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一头雾水的车晚真并不是太了解方凯的意思,不过他好歹听明白是需要设计一些东西可以挂在身上的东西,但这太片面,所以在折腾了半天后画出来的东西方凯一直在摇头,这才让车晚真不由有些恼怒的‘不耻下问’。

    “东主,不知东主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是否可以画出来让我观摩一番,这才能做的出来。”

    方凯哈哈一笑,拿过车晚真手上的毛笔画了几下,结果画出来的东西却不伦不类,谁都不认识,概是因为他的毛笔水平仅仅是限于写出来的字能让人认识,拿来应付政务尚可,画出来的东西就没人会认识了,所以方凯难得的老脸一红。

    “去后面的膳房找些木炭来。”方凯指示一名政衙小吏去跑腿。

    不一会儿这名小吏灰头土脸的拿回了那半截木炭,显然,这个时候并不是开伙的时间,膳房里并没有伙夫和厨娘,所以这名小吏只能自己去取出这半截木炭,这才被一堆黑炭蹭的灰头土脸。

    十月秋季略显干燥的天气,搭配上一脸黑灰的小吏,一边站着车晚真,方凯开始用木炭笔‘挥毫’。

    也是难得一见的安逸,至少也是自崇祯四年回到这个时代不多的能够放下杂事的机会。

    在试着划破了五张叠在一起的宣纸后,一旁的政衙小吏们脸都黑了,概是因为这些宣纸价格不菲,这五张叠加在一起已经值上二两银子之多,更别提之前的三张叠加,四张叠加的失败所导致的产物。

    “呵呵。”方凯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已经被扔在一边坏掉的那一堆宣纸道:“这些纸太薄了,我需要的是厚一点的。”

    “东主,咳咳。”车晚真站了出来低声道。

    身边那些政衙小吏的面色实在是难看的紧了,谁让他们都是些读书人,对于笔墨纸砚这些东西的喜好,并不低于家中妻女,要不然也不会有书中自有颜如玉这等话来了。

    眼睁睁的看着上好的宣纸被摧残,与拿来写上文书公告是两回事。

    “要么换个方法可行?”车晚真委婉的提出意见。

    既然找不到适合的纸料,一时间也无处寻去,方凯灵机一动,这才哑然失笑,与其在这里琢磨,还不如遣人去买,想来那支葡萄牙人的船队还没有走,所以随即方凯就让之前的那名政衙小吏支取了银两去佛郎机人手中买上一些足够厚的羊皮纸。

    光等着自然不行,方凯随即找了一处墙壁,就在上面信手画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六角菱形的勋章呈现出来。

    “回头羊皮纸买来了,你们照着临摹下来,然后做的小的点,半个巴掌大就可以了,让下面的工匠加紧赶制一批,用来年后颁发,至于详细的,过几天再告诉你们,这几天先琢磨出几款来。”

    方凯把话说完,瞅瞅一边的时钟,这才发现时间不早了,一开始就打算回去,结果逛了一圈又回到了政衙,这一来一去的一耽搁,现下自然不会太早。

    至于时钟,那是一座看上去巨大的由弹簧驱动的钟表,在西方也刚刚兴起,佛郎机商人为了开阔新的商品的上路,将这座时钟运到了这里,由于东方有了自己的时辰,也有相应的漏斗,对于一个体积庞大不好移动的时钟并不会感兴趣,这些体积庞大的时钟再搬回去太占用船舱,所以就被方凯按照原价买了下来,摆放在政衙用来计算每天什么时候回去。

    这种朝九晚五的生活很久没有过了,看着时钟到点也是一种难得一见的趣味。

    扯远了,回归正题。

    将接下来的事都扔给了车晚真等人,当了甩手掌柜后,方凯一路小跑着回到了新家。

    这座府邸原本是驻大员长官克伦威尔的长官居所,荷兰人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能带得走,所以也依旧保持着清一色的西式家具,虽然方凯不至于崇洋媚外,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后世使用惯了的西式生活,东方的家具有些就太过于繁琐而不太习惯。

    鲁王世子,末露的大哥朱以海如今也暂住在这里,还有朱以海身边的两名侍卫,这两名侍卫比起朱以海更加不堪的是,一样都是两只旱鸭子,他们甚至远没有自家主子也习惯海路,长时间都萎靡不振,这也使得无法尽到一名侍卫的责任,好在现如今也没人会对鲁王世子有什么恶意。

    “方大哥。”末露正在用纸笔书写,看着方凯回来后,抬起头甜甜了笑了笑。

    “要喝茶么?我这就去倒。”末露早恢复了女儿家的打扮,说话时玉簪子轻摇,明丽的笑容显得不可方物。

    “刚从政衙回来,还不渴。”方凯摇摇头,然后绕到身后抱住自家的小郡主,这种事虽说早就做习惯了,末露依旧有些娇羞,手上拿着的毛笔一时也握不准,滴下了几滴墨,使得一副将军图凭空多了几处的黑点,好好的白马将军成了斑马将军。

    “你……不,不羞。”末露依旧不太习惯这等亲近,虽说心下暗喜是少不了的。

    “有什么好羞的,都老夫老妻了。”方凯打着哈哈,试图转移话题。

    “这副白马将军画的谁来着?这么俊俏。”

    “你猜啊。”末露抿嘴一笑,随即遗憾的道:“可惜喔,本来是白马将军的,结果现在有瑕疵了,少了几分威武。”

    “那就画成斑马呗。”方凯握住自家娇妻的纤手,胡乱的在白马将军图上画了几个点,顿时好好的一匹还有几分白马形神成了彻彻底底的斑马。

    好吧,斑马将军图。

    方凯看着那图,怎么就觉得骑着斑马的越来越像自己。

    “这,画的不会是我吧?”方凯苦笑着问道,要真是这样,那可就是自己搬起石头扎起自己的脚了。

    “哈哈,除了我家夫君,还能是谁?”末露俏皮的挺了下鼻子,指着白马将军现下骑着的都是黑点的马,一脸疑惑道:“这个是什么马?何谓斑马?”

    “斑马非马。”方凯一脸的镇定自若,随后又补了一句:“不过斑马没有草泥马来得可爱纯洁。”

    “夫君,那草泥马与斑马乃是何物啊?”末露一脸的好奇,追问不止。

    ……………………………………

    方凯总归不能告诉末露,这两个物种一个在非洲,一个在美洲,先不管末露听不听得懂,就是听懂他也弄不来,所以只得含糊其辞的糊弄过去。

    借口要末露帮他画一些勋章,成功的再度转移话题,所以方凯下一幕就是握着末露的手开始试图去画出记忆中的勋章形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