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废材崛起之路 > 三百八十八章 反击8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三百八十八章 反击85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沐英起身出了屋子,罗羽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有些发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分钟后沐英又回来了,这次她拿了个本子进来,将本子递给罗羽的时候示意她打开看。

    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本子上面只有个发髻,是的,只是个头发的样式,这些年她虽然一直都被困着,但是每天总有清醒的时候,这种时候她总是会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的,最简单的就是画画了,随意的那张纸那支笔都能耗很久,对于她的这种喜好,李青从来都没有看在眼里过,不过却觉得这件事很不错,至少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了,所以就给她买了很多本子和笔,让她自娱自乐。

    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将跟楚家和楚门有关的人和事都给画出来,或者那个时候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切。

    直到见到何叔之后才知道了这些,跟罗羽住的这些天里,看着这个小姑娘每天为了楚门的事情焦头烂额的样子她才开始回想当年的每一个情景。

    看到罗羽不解的模样,她示意着罗羽继续往下看去,翻过了那些配饰之后在最后一页上总算是看到了一个明目清晰的人像。

    她应该是画了很多次才成功的,所以这厚厚的一本居然只有在最后一页才看到了完整的。

    “英姨,这个不会是你这几天画的吧?”罗羽举着本子问道。

    沐英点点头说道:“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也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所以需要修正。”

    她斟酌着用词,就怕自己说不清楚,但是罗羽已经听明白了这一切,她手上拿着的这个面若银盘,眉如远山的女人应该就是那位传说中的楚门夫人了。

    她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但是在看到罗羽的肯定之后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但是一瞬间她明白过来了罗羽认为的这个人是谁了,赶忙摇头,“不是,不是,这个人不是楚夫人的。”

    罗羽本来激动的神情突然就卡住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表示了,不过沐英接下来说的话才是让她兴奋不已的。

    这张纸上的女人不是楚门夫人,而是楚夫人的那个宝贝女儿。

    沐英虽然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但是她根本就接触不到楚门的人,然后她算计了李青一番之后,也只是勉强见到了楚夫人的侧影,她翻了几页纸之后指着上面一个只画了一半的侧影告诉她,她只是在窗外见过这位夫人的侧影,并不是特别清楚所以很难画。

    看着纸上那只有一半的侧面罗羽觉得这个楚门确实是相当的神秘的,不过她对这位楚夫人也没有多大的好奇的,毕竟按照年纪来算的话,这位当年兴风作浪的楚夫人虽然胆子很大,但是她也是绝对不敢这么轻易地就将出门的情况给泄露出去的。

    “你说这个人就是楚夫人的女儿?”罗羽指着最后一张纸说道。

    沐英点点头,这个女人她其实也是很少见到的,或者说是也就见过两次而已,而这两次还不过就是因为何叔,甚至何叔都极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她是楚门的人。

    这个女孩子也是相当优秀的人,她有时候会想着如果不是自己先遇到了何叔,也许何叔真的会爱上这个女人也说不定的。

    只是她在见到楚夫人侧影的那次听到了这个女孩子将她叫妈妈,那个时候她才开始留意起来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了。

    可是她能见到她的时间很少,她皱着眉头仔细回想着,其实这件事她已经想了好些天了,她也知道若是能找到这个女人就等于是找到这个所谓的楚门了,可是一直都没有能够想到比这个更加清晰的面容了。

    “我好想就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有几次李青来找他坐的车里面好像有她,但是她却从来都没有下过车的……”

    能够画出眼前的这个侧面来都已经是因为这么多年她并没有别的更多的事情可以做了,只能不断地回忆着曾经发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当初最美好的事情加深印像,她很怕自己会忘记了。

    “没关系,有这些已经很不错了。”罗羽看着纸上那珠光宝气的侧面,是的,仅仅一个侧面都是珠光宝气的,这位夫人看来也不是什么能挨得住寂寞的人。

    沐英是用铅笔画的,很简单的模样,她也不过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念头一闪而过,因为她急着翻到最后一页那个让沐英记忆很深刻的女孩子。

    那个能从画面之上都能看出来的冷漠让她很是心惊,这只不过是副画而已。

    沐英见她对着这张看了很久,慢慢地将曾经发生在这个优秀的女孩子身上的事情说了些,但是时间实在是过去的太久了,虽然她确实是很优秀,曾经也对何叔表示过好感,但是何叔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的,所以她也没有过多的关注过她的。

    “英姨,楚门的人不是都很隐秘吗?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女孩子也是楚门的人?”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她真的是楚夫人的女儿,为了将来她能成为楚家的女主人,将她放在何叔的身边这倒也不是件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过如果说何叔不知道这件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画面上的女子要说有多漂亮也是没有的,也或许是因为沐英画的不太好,但是基本上的还是能看清楚这个女孩子的五官。

    “英姨,我们重新来画一遍。”罗羽想起了什么将手里的画本放下后坐到了电脑面前。

    沐英更是一头雾水了,不过在看到罗羽打开的东西,当一个人脸慢慢地在屏幕上成形的时候她简直都是震惊的目瞪口呆了。

    “是这个吗?……”见沐英半天没有吭声的,转过头来催了一下。

    “不是这个感觉的,总觉得又是什么地方不对的,但是我又说不出来。”

    看着屏幕上的人像沐英在极度的震惊之后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开始将心神调整到了人的五官上来。

    “我的技术还是不行的,走,我们找个人去。”

    折腾了一上午还是不太合适之后罗羽果断地放弃了,拉着沐英上车,中途下车吃了个简餐,三个小时的车程之后,仅仅不到半个小时她们就拿着几张照片出门了。

    在回家的车上,沐英举着这几张照片看了又看,惊叹道:“天啦,这也太像了吧,就跟照相似的啊!”

    罗羽看着她的惊叹微微地笑着,这样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了,但是对于沐英来说简直就跟天书似的。

    一直到都回家了沐英都舍不得放下手里的几张照片。

    不过就在她们感叹着这一切的时候,在医院里李青再度拔掉了针头想要从医院跑出来,结果还没有离开病房就被门口罗羽特意留下的保安给摁住了。

    她已经有很多次逃跑的记录了,要不是罗羽要求不要给她随便用药的,她可能早就已经只能躺在床上过下半身了。

    进门的时候她们再次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紧急电话,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看起来李青的事情没有办法再拖了。

    “英姨,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们去见见李青。”罗羽接过沐英递过来的照片,本来应该这会儿就去的,但是医院有医院的规则,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探望的时间了,虽然罗羽还是有这个能力能见到这人的,但是她觉得自己眼前的事情比起去见她要重要的多了。

    看着沐英上楼,她转身去茶水间给自己煮了咖啡,也许今晚又是个通宵了吧。

    等着水开的时间里,她百无聊赖的看着手里的照片,确切的说是几张纸,上面也就只有两个人,楚夫人和她那位都已经想不起来名字的女儿。

    上面就连汗毛都是清晰可见的,只是楚夫人也仅仅只是侧影罢了,这个侧影现在可能用处不大了,毕竟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沐英自己都已经快要六十岁的人了,这位楚夫人若是还活着早就已经不是这个模样了,至于她的这个所谓的女儿也应该跟沐英她们差不多大的年纪。

    她想着等将这两张照片传回国去,让小薇想办法在当初她们的学校里找应该是能有点儿线索的。

    小壶里的水已经在开始在响了,她将手里的纸张放下,从柜子里找到咖啡粉,虽然旁边就有更多的煮咖啡的器皿,但是还是这东西方便好用一些,只是最靠近柜门边上的罐子里已经没有了,将罐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等到煮好之后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了,喝了一口之后顿觉得精气神都回来了,开了将近六个小时的车本来是有些疲惫的。

    在冰箱里找了些水果,再倒了杯牛奶端到沐英的房间去,她刚刚洗完了澡正在用毛巾擦干头发,看见罗羽进来了,放下手里的毛巾就将托盘接过来。

    “我再这么吃下去,应该会长成大胖子吧。”看了眼托盘上的小蛋糕笑着说道。

    “你早点儿休息,明天早上还要锻炼哦。”罗羽也不多说只是提醒她每天的康复训练,就看到她刚才还笑眯眯的脸瞬间就变的龇牙咧嘴了起来。

    好笑的随意一瞟就看到梳妆台上沐英取下来的项链上面,这个项链当初她在离开的时候特意去拿过,这个东西是她在那个简陋的地下室里见到过,当时她根本就看不上这个的。

    没想到的事这会儿居然会在这里看到,顺着罗羽的目光她也看到了那条项链,从桌上拿了起来有些自嘲的笑着说:“这个很丑吧。”

    链子能看的出来是纯金的,但是坠子是个椭圆形的牌子,上面有些奇怪并丑陋的纹路,看不出来具体是什么,之前罗羽也没有心情去猜测,这种金饰早就已经吸引不了她了。

    “这个是他第一次送给我的礼物,这上面的花纹是我的简笔画。”看着项链沐英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的时候,罗羽还是被惊着了,虽然她觉得这东西没什么美感的,别说是谁的简笔画了。

    “时间太久了,出来的时候我一直都藏着,没钱吃饭的时候差点儿就卖掉了,不过还好都熬过来了,只是后来这个被李青个拿走了,……”她絮絮地说着当年发生在这个上面的事情,因为她和李青之间发生过无数次的纠缠,这个项链都差点儿别李青给扔进壁炉里了,所以如今坠子上面的花纹在长久的抚摸之下已经变形了,但是却仍是她的心爱之物,甚至为了这个差点儿连命都不要了,李青为了能彻底的控制住她,最终也给她抢走了丢在了地下室的那个保险柜里。

    当然李青会时不时将这东西拿给她看看,甚至还曾经开恩还给她一次,但是后来她都忘了她们是因为什么吵起来了,激怒之下她差点儿就能跑出那个房子了,可是最终还是被拉了回来,这个项链在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这次在保险柜里看到的时候简直就是不敢相信了,她摸着已经变形了的坠子很是深情。

    “英姨,这个可以拿去清洗一下就好了,这上面的这些东西只是因为放的时间有些久了。”罗羽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只好转移话题。

    沐英陷在了自己的回忆里也没注意到罗羽什么时候离开的,不过这件事罗羽已经是管不了了。

    她回了自己的房间,重新再看到自己随手放在书桌上的几张纸之后她觉得这几张纸有了新的看法。

    容貌是会随着时间而衰老的,所以人将会是相当难找的,再加上楚门向来谨慎,所以罗羽并不知道在这之后他们会不会将楚夫人和这位楚家小姐的行踪给抹去了,但是画上的这位楚夫人虽然只是侧面,她在拿到沐英的铅笔画的时候就已经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当时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罢了。

    可是这会儿再看这东西的时候就很不对劲了,虽然只是电脑按照沐英的回忆画出来的,但是当时在用铅笔作画的时候她都将楚夫人脖子上,耳边,甚至还有头发上都有相当名贵的宝石给画了出来。

    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是现在看起来确实相当的清晰了,楚夫人的脖子上挂着的是蓝色的宝石,而耳边也是,甚至就连头上的发钗都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