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335,雷遁!绝不西行!【求月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335,雷遁!绝不西行!【求月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清晨。

    常威屹立半空,意念一动,金气弥漫周身,浑身皮肤,顿时尽化银白。便连一对眼珠、头上的短寸、下巴的胡茬,都在朝阳之下,闪烁起金属冷光。

    滋滋……

    轻微的电流声中,一缕缕细小电光,自他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喷涌出来,闪烁跳跃之际,汇聚成一条条粗大电芒,将他全身包裹,银蛇般当空乱舞。

    随后便听嘭地一声爆响,常威银光灼灼的身躯,仿佛炮弹般弹射出去,起步就突破音障,瞬间就加速到三倍音速。

    常威以三倍音速,一口气飞出数十里,动能将尽,速度开始变慢之时,身上又是电光一爆,雷霆巨响声中,再度加速飞出,这一次,速度赫达到了五倍音速!

    飞行途中,他不等速度减缓,身上电光连爆数次,频频加速,最后当他感觉身体承受能力到达极限时,已经加速到了十二倍音速!

    嗤!

    电光一闪,常威停下遁光,兴奋地一握拳:“雷遁,成了!”

    十二倍音速,其实并非极限。

    随着他体魄日益强大,身体承受能力日益增强,“雷遁”的速度,还会不断提升。

    等他臻至“阳神”境界,能令身体在虚实之间自如转化,甚至可以将身体化作真正的电光,以真正的闪电之速飞遁。

    当然,即使是现在,他也可以继续提升遁速。

    他擎出紫郢剑,注入雄浑真气,紫郢剑立刻褪去平凡外表,化作一口紫电形状的神剑。剑身之上,紫光湛湛,灼目剑芒,绽出一丈有余。

    常威真气一催,紫郢剑芒扩张至三丈有余,将他全身笼罩在内。

    常威以剑芒包裹身体,再次施展“雷遁”。雷音轰鸣,电光爆闪之际,他瞬间便加速至十倍音速,飞行间身上电光再闪,飞遁之速赫然已至十五倍音速!

    紫郢剑芒可保护他的身躯,大幅提升他的承受能力。剑尖绽出的紫电剑气,亦可破开空气,大幅降低前方的空气阻力。

    常威若剑仙们一般身剑合一,化作一道紫电长虹,以剑芒护体、剑气开路,轻松就突破了先前十二倍音速的极限,且随着他两次加速,更是将飞遁之速,飙升至二十倍音速!

    不但速度大幅提升,且紫郢剑还令常威可以在二十倍音速的超高速状态下,无视惯性地随意改变方向!

    常威手握剑柄,剑尖指前,意念一动,那电芒缭绕的紫电长虹,立刻就是一个九十度的垂直大转折,向着地面一座千丈高峰落下。

    噗!

    轻响声中,紫电长虹贯入峰项,一路垂直往下,势如破竹,瞬间便将这千丈高峰,自山顶至山脚,贯穿出一个直径丈余的垂直圆洞。洞壁之上,还在不断滴淌着通红岩浆!

    千丈高山,竟如一层白纸,被身剑合一,雷遁状态下的常威轻松穿透!

    垂直洞穿整个山体后,常威又一路垂直往下,直贯入万丈深的地底,看到一道岩浆河流之后,方才向上折返。

    穿出地面,常威又催动剑光,朝着一条山脉直直撞去,于洞穿白纸的噗噗轻响声中,一口气贯通数十座山峰,将每一座山峰,都贯出了一条南北通透的笔直隧道!

    贯穿最后一座百丈高的山峰时,常威意念一动,紫电般的剑气,挟无数道银白电芒蓦地四面扩张,待常威穿山而过时,那山峰先是轰隆一声,若被推倒的积木般垮塌下来,接着无穷电芒轰然爆发,将垮塌的山峰,灼成了一座奇形怪状的“琉璃山”!

    常威止住遁光,回望那兀自散发着惊人高温的“琉璃山”,再看看自己一路飞遁时,贯出的那一条条笔直隧道,不禁志得意满地哈哈一笑:

    “很好!就算我没有练过剑仙级的剑术,身剑合一之下,单凭紫郢本身神威,结合我的雷遁之速,亦可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又演练了一番雷遁加紫郢的配合,将新的战法演练纯熟,常威这才打道回府。

    ……

    猪八戒扛着钉钯,站在石料堆下面,看着顶上一动不动的孙悟空,叹了口气:“一动不动三月有余,猴哥身上都快开花了……”

    可不是么?

    孙悟空蹲在石料堆上,参悟“终极三问”三月有余。这三个月来,他纹丝不动,身上落满尘灰,变得好像一只真正的“石猴”。更有随风飘来的草籽,在他身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如今已长出了好几根草来。

    其中一棵还是野花,已经结出了几枚小小的苞芽。

    “大师兄,我种的灵麦已经快要收获了,你可得早点悟通道理,来吃我种新鲜灵麦呀!”

    猪八戒吆喝了一嗓子,表达了一番对大师兄的关心与期许,便扛着钉钯下地去了。

    这三个月,猪八戒倒也没有好吃懒做,反而重操旧业,在山坡下面开了几道梯田,种上了一片灵麦,以及一些时令果蔬。

    灵麦生长极快,只是三个月,就已经快要成熟。麦杆足有一人高,每一棵麦杆上,皆挂着长达一尺、粒粒饱满的金黄麦穗。

    猪八戒走在麦田里,嗅着灵麦清香,心里一片宁静:

    “真好啊,明天就可以收割,很快就能吃上新面粉了……等新面粉磨好了,便向师父告个假,回高老庄探探媳妇儿,给她送些新面粉去……”

    正怀念着自家媳妇儿又软又暖的身子时,便听一把熟悉的老者声音响起:“天蓬元帅,别来无恙啊!”

    猪八戒循声望去,就见一个拐着龙头拐杖的白须老者,正站在田梗上,笑吟吟瞧着自己。

    “太白金星?”猪八戒哈地一笑:“你这老倌儿,不在天上好好呆着,怎到凡间来啦?”

    “还不是为了你们?”太白金星收敛笑意,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奉玉帝旨意,前来向三藏法师传旨。三藏法师呢?”

    “师父在逍遥楼里。”猪八戒从麦田里出来,磕去鞋上的泥土,说道:“我带你去找他。话说回来,玉帝为什么要给师父传旨?”

    “因为你们在此歇得太久啦!”太白金星指着田里的麦子:“瞧瞧,麦子都快熟了!你说你们,这是要取西经呢,还是开荒种地呢?”

    猪八戒一摊手:“师父不走,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我老猪也是闲得没事干,这才开荒种田,养了点灵麦。李老倌儿,你不如在此小住几日,等着吃俺老猪的新麦?”

    太白金星道:“多谢元帅好意,可我这趟是来传旨的,没功夫做客啊!”

    “那你就没有口福了。俺老猪亲手伺候的庄稼,比天上的灵麦都好吃……”

    说话间,猪八戒将太白金星引至逍遥楼前,停下脚步,说道:“李老倌儿,你先在此稍等片刻,等我进去向师父通报一声。”

    太白金星笑眯眯点头:“元帅请。”

    猪八戒踏上九级石阶,推开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太白金星站在石台下,耐心等候片刻,就见猪八戒大步流星出来,笑道:“老倌儿,师父在楼上等你。随我来吧。”

    太白金星道声:“有劳元帅了。”随猪八戒进了逍遥楼,一路上至三楼,进到一间厅中,就见“三藏法师”正盘坐蒲团上,闭目打坐。

    太白金星略一环顾,只见此厅空空荡荡,除了地板上几个蒲团,便再无其余陈设。四壁也别无装饰,只“三藏法师”后方的墙上,悬着一幅大大的太极图。

    见三藏法师身着僧袍,披锦斓袈裟,“宝相庄严”地端坐在太极图下,太白金星嘴角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

    猪八戒却是见怪不怪,轻声道:“师父,太白金星到了。”

    常威缓缓张开双眼,看着面前那神情颇为古怪的白须老者,合什一礼:“老神仙,贫僧有礼了。”

    “不敢当。”太白金星还了一礼,干咳两声,说道:“老朽此来,是奉了玉帝旨意,特来向法师传旨。”

    “哦?”常威微笑道:“不知玉帝有何旨意?”

    他倒是未曾怀疑,玉帝如何能向他这“如来弟子”传旨。

    西游世界,玉帝乃是三界共主,连如来、老君在玉帝面前,都要执臣子之礼。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玉帝下旨,请如来降妖,如来对灵山众佛陀菩萨说的是“前去救驾”。

    所以法理上,玉帝有资格对三界任何人下旨。

    太白金星端正神色,肃容道:“三藏法师已在此地滞留三月之久,迟迟不曾动身西行。因此陛下特命小老儿传下口谕:着唐僧师徒即刻启程,继续西行。”

    常威点点头,笑道:“既是玉帝口谕,那贫僧自当遵行。还请老神仙回禀玉帝,贫僧今晚便开始收拾行李,收拾好了,便立刻启程。”

    太白金星见唐三藏这么好说话,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笑道:“如此甚好。那老朽这便返回天庭,回禀玉帝。望三藏法师速速起行。”

    太白金星倒也颇雷厉风行,传完天旨,连茶水都没喝一杯,便匆匆离去,返回天庭缴旨。

    然而……

    三天后,玉帝召来太白金星,问道:“唐三藏为何还未启程?”

    “这……”太白金星一脸纳闷:“他明明说好,收拾好行李就出发的……”

    玉帝道:“你且再去催他一催。”

    太白金星无奈,再下天庭,来见常威。

    “三藏法师,不是说好收拾好行李便启程的吗?怎还没上路呢?”

    “老神仙,贫僧是说过,收拾好行李便即刻启程,可这行李不是还没有收拾好吗?”

    “哈?”太白金星愕然:“整整三天,都没收拾好行李?”

    常威打了个哈哈,又一脸诚恳地说道:“抱歉,东西有点多,不过就快了。”

    太白金星无语一阵,道:“三藏法师,您就给老朽一个准信儿吧,究竟还要几天?”

    “嗯,八戒种的灵麦刚收割下来,正晒着呢。等灵麦晒好,磨成面粉了,我们就能上路了。最多……再有二十天吧。”

    太白金星哭笑不得:“这如何使得?”

    “这如何使不得?”常威正色道:“有了这批面粉做干粮,我等师徒四人,再次启程之后,每日里也无需花费偌大功夫去四处化缘讨斋饭,可省出许多时辰赶路。这正是磨刀不误砍柴工。老神仙,你便如此回禀玉帝,二十天后,即刻启程。”

    太白金星无奈,只得上天庭如此回禀。

    玉帝沉默一阵,道:“便再等二十天。到时候看他还有什么借口。”

    二十天后。

    “实在对不住,八戒告假,回高老庄探亲去了。贫僧需得等八戒回来,才能上路。”

    “敢问天蓬元帅何时才能回来?”

    “贫僧准了他半年假……”

    天庭。

    玉帝听完太白金星禀报,久久不发一语。

    待太白金星告退后,玉帝方才缓缓开口:“既如此,便逼他上路吧。”

    这句话,不是他一个人在说。在他开口的同时,西方灵山,雷音寺中,一尊十丈金身的佛陀,亦与他同时开口,异口同声:“既然如此,便逼他上路吧。”

    【求勒个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