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曾经被淹没过的记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七章 曾经被淹没过的记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穆凌绎看着严肃的颜乐心有些抽疼,他宁愿他的颜儿不要这样在乎他,任由自己对她好好,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牺牲功力,牺牲性命,都可以。

    “颜儿,只要给你一点,像和语梦次说的一样,这样你的内伤能恢复的快些。”她的脉象很弱,弱到他怀疑她的功力消散了一些。

    “我懂你说的,不用了,我不下水去了。”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他,她当然懂过渡功力的含义,她怎么会不懂。

    “颜儿,你自从蛊后一直带着内伤,只凭喝药功力恢复不起来。”她明明喝了那么多天药,身体却更弱了,而且次苏祁琰肯定是用这样的办法救的她。

    “我会再练回去的,”她不想再纠结这个,不想和他发生争执,转了语气和他撒娇道:“凌绎师兄,你别逼颜儿,颜儿害怕,颜儿这样柔柔弱弱的任凭凌绎师兄欺负不好吗?”

    她朝他眨着明亮的眼睛,看他已经动摇,脸埋进他的脖颈处蹭他,故意惹得他痒痒的。

    “颜儿,我真是拿你没办法,”他任由着她蹭着,温柔的抚弄她头的碎发,抬头望着明月,自己该走了。

    “凌绎师兄,你们什么时候炸,我好有个准备。”她蹭够了靠在他的怀里不抬头。

    “在水里炸,有定点,声音不会太大,所以不用怕,等完事了我会来看看你。”穆凌绎以为她困了,抚着她的动作也停下来。

    “定点在暗流处么?”

    “是,你要答应我,千万别去,也不要瞒着我乱来。”

    “凌绎,你是不是不会水。”她好似发现得有点晚,她才听出了凌绎语气里的无力。

    “恩,”他的应答里带着遗憾,如果自己会水,如果自己能下水,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都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他派了很多人下水的理由。只是那些人功力都一般,没办法在水里向暗流的软壁处出手,所以只能用*,现在只能祈祷*不会炸塌了池塘边缘。

    “凌绎,明日再炸吧,好不好。”他做不了自己可以帮他,这也是自己要培养自己势力的一部分原因。

    “你还是想下去。”穆凌绎察觉到颜乐的情绪变化,他知道自己拦不住她。“五天后再炸,这五天颜儿好好养伤,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五天后我陪你下水。”

    “好。”她极为感动穆凌绎为她做的让步,她知道他还要为她去学会水,但是自己不想再等,祁琰也许也等不了了。“那凌绎师兄快去收回命令,”她虽然催着他,但也紧紧抱着他。

    “好,”他起身将她抱起来,想先送她回院子,谁知刚过湖心亭的石桥,她要自己放下她。

    “我送你回房去。”他体贴的说着。

    “没事,凌绎师兄,这是我家哦,我认得。”颜乐俏皮的说着。

    “好,前面有侍女,我带你去找她们,让她们送你回去。”他温柔的说,轻轻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走。

    穆凌绎在看着颜乐和侍女们往她的玉笙居走后才放心,他想还有宣非和两名暗卫在,他的颜儿会安全的。他想着,脚尖轻点,整个身体腾空跃起,随后往秦匡看守的宅子而去。

    他不会让他的颜儿独自下水,他也不会违背自己对她的承诺,所以他会推迟今晚的行动,而且他想要自己尽快学会潜水。

    穆凌绎一个稳步落在秦匡身后,他正在与潜于水下的司警打着手势,要他们再次固定好*的位置,以防保护罩脱落,*的导线无法引燃。他听到身后有声音赶紧转身,与周围一圈司警一起行礼,“见过穆统领。”

    “取消今晚的声音行动,把东西全部收起来。”他声音很是平淡,好似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但其实今晚这个计划,他们已经在郊外练习了一天一夜。

    “穆统领,是否有别的变故了。”秦匡知道穆凌绎不会无缘无故的取消计划。

    “是,你让弟兄们把东西收好,千万别误伤了。”他说完已经到池塘边去,他下蹲检查着池塘的边缘,土壤已经被踩得软糯,向间的塌陷。

    “穆统领,你...小心一些!”孟筠从进院开始看到穆凌绎往湖边越走越近,他的心越提越到嗓子眼,他深怕穆凌绎会掉下水,他可是不会水的人。

    穆凌绎淡淡的回了声“无事”之后继续盯着水面,强压下心里那些不好回忆给他带来的不适感,看着水下的司警来换气。

    “水下多深。”他问着被自己吓了一条的司警。

    “回统领,这底下深不见,属下估计得有五丈深,属下觉得与其说这是池塘还不如说这是寒潭,越往下水越冷。”他微缩了身子,下面的水冷,来后又吹风,他忍不住的想打颤。

    “我知道了,你们都起来吧,今晚的任务取消了。”穆凌绎将手放进水里测着水温,伤口的刺痛感又传来,但他丝毫不在意。

    “属下遵命。”司警张稳极庆幸,因为今夜他的眼皮一直跳,他觉得今夜不宜执行任务,幸好他们统领体恤下属,还真的撤销了任务,他极麻利的起身,把自己身的安全绳解开后收好离开。

    “穆统领,属下觉得,您该退后一些,这池塘边的泥已经滑落,稍有不慎都有坠下去的风险。”孟筠不安的说着。

    “你知道我不会水,而且你觉得我怕水,是吧。”穆凌绎起身看着担忧着自己的孟筠,目光锐利的直视他。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觉得天冷,落了水不好。”他迅速低头掩饰眼里被看透的惊慌。他是穆凌源的亲信,他怎么会不知穆凌绎与水的事情。

    “下去吧,这几天不会有行动,先看管好这里。”穆凌绎不想和孟筠再多说什么,他绕过他出了院门后用轻功飞跃起来,他不想在此时去见颜乐,他需要静一静,他随意的踏在屋檐之,踏在树端之,最后落在了一个瀑布前。

    这里便是他抓住颜儿,威胁颜儿的地方。

    穆凌绎抬头仰望着高得好像要冲入云霄的瀑布,再低头看着底下不断绽开水花的水潭,他想,如果那一次颜儿跳进水潭里,然后游走了,他一定没有办法,他一定只能在岸看着。

    他不敢下水,他怕水会淹没了自己,像曾经淹没自己和父母一样。他并不恐惧水,只是只要在水他没法呼吸,没法动弹,他依稀记得小小的自己被困在船仓里,身体随着船体的下沉而下沉。

    他明明已经记不清过程,但他的本能仍对水怀着敬畏。

    他原本以为他已经做得够好,他战胜了对水的恐惧,他敢乘船,敢游湖。但现在他的颜儿要到水下去,他的恐惧感又回来了,他不会让她一个人去那冰冷黑暗的水下的,他要陪着她。

    穆凌绎的脚步一提,向着瀑布下的一块石头跃去,他站在那块石头之,瀑布之下,任由着头顶的水流猛烈的冲刷着自己。他稳稳的站着,咬着牙承受着水的巨大的冲击。他在心里默念着他的颜儿,脑子里想着她的笑脸,她是自己最强大的力量。

    颜乐沉着脸回到了玉笙居,看见哥哥和曼儿在凉亭处说着什么,她没有心情去与他们闲聊,回到屋内便看见桌子放着两本发黄的书本。

    “内功心法。”她喃喃的默念着,拿在手里,一页一页认真的看,书里讲的她大多都懂,以前师傅都教过了,看来自己还是有能力当颜陌的师傅的。

    她将另一本拿到内室去,只带着那本《内功心法》从屋后的大窗户翻了出去,这样不会遇见哥哥和曼儿了。她还没从窗边跳下来便与从屋里出来的颜陌对了眼,颜乐莫名的觉得尴尬,一时间不知怎么和他解释。

    颜陌在房里呆坐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以为颜乐和穆凌绎私奔了,把他一个人留在了这里。但在刚刚,他好似听到了颜乐回来的声音,他极开心的从屋里出来,便看见她站在窗台要跳下来。

    颜陌的反应速度极快,他的长腿才迈了几步到了颜乐的身边去,他将呆呆的她抱在怀里,轻轻的将她放下。

    颜乐在自己的脚触地时才回过神来,她惊讶的看着颜陌,不好意思道:“对不起,颜陌,你以后别抱我。”她紧张的拉起他的手看着。

    “对不起,我...让你讨厌了吗?”他紧张的看着她,他知道她不是随便的女子,她可能除了穆凌绎之外,不想让别的男子触碰她,但自己明明知道她这个意思,却反问出口。颜陌的心生生的刺痛着,头也越埋越低。

    “讨厌是什么?”颜乐很是不解他的逻辑,隔着衣物拉着他的手将他往他屋里带,压着声音回答他,“我是怕我太重压坏你,你这么瘦弱。”

    颜乐后怕,自己要是压坏一个孩子不好了。

    颜陌暗淡的眼睛里突然燃起了光,她不讨厌自己的触碰,他的目光重新回到颜乐身,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拉着自己的手,当她放开后去关门时,颜陌竟然产生了这条路为什么不能长点的埋怨。

    颜乐里里外外的走了一圈,发现根本没有可以供两人打坐的地方,除了他的床。她怯怯问他:“颜陌,我们可以到你床去吗?”

    颜陌呆呆的看着颜乐,“床去?”他们两人到床去?颜陌的心在狂跳着,他感觉自己好似置身于熔炉,好似有师傅在他身后不断的给他注入功力,他全身下的每一处都在躁动着。

    “没事,你不喜欢我们在地,只是衣服会脏而已。”颜乐低头在地检查着,小脚踢得细腻尘土飞扬,她无奈的对自己说,床是私密之物,颜陌不让她坐也很正常,回去换身衣服好。

    颜乐提着衣裙要坐下,抬头看着颜陌呆滞着,脸格外的红,连眉间那好转的血痕又醒目了起来。她极怕他会走火入魔,走火入魔对人的身体伤害极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