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44章 你是在求我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4章 你是在求我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左恋恋才不会因为秦炎离随便的一番话,就打退堂鼓,要知道就是想钓到秦炎离这条大鱼,她才会跑来秦氏上班,不然她还不如在家睡懒觉。

    “秦总,你要不要审核一下,这照片是不是真实有效,有没有p图的可能啊?”左恋恋将照片发到秦炎离的手机上满脸堆笑的看着他,有照片为证,我看你还能怎么狡辩。

    “哼,左小姐,你怕是太天真,这照片真要传出去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只会为他人做嫁衣。”秦炎离冷哼一声。

    “你什么意思?”左恋恋微微皱了皱眉,看到照片不仅没能震慑到他,反而还换来这样一句不明不白的话,为谁做嫁衣?她可没有为别人服务的好心。

    “不要忘了,你和你姐长的一模一样,倘若我说这个人就是你姐你认为别人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还是你觉得别人认为我会选你而不选你姐?怕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吧。”秦炎离一脸鄙视的看着左恋恋。

    拿照片来威胁他,门都没有,他是什么人都能威胁的了的吗?能威胁他的只有秦牧依依,只要他咬死照片中的女人是秦牧依依,相信所有的人都会相信。

    “秦总,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我还真高看了你,竟然能扭曲事实。”秦炎离的话确实是惊到了左恋恋,倘若秦炎离真的咬定照片里的人是秦牧依依,怕是还真会有很多人相信,那她不仅白忙乎,还帮了秦牧依依。

    不是都计划好的嘛,怎么会这样?不不不,必须要转变成对自己有利的状态,不然她真要那头去撞墙了,倘若这次机会错过了,再想寻到机会怕是难比登天。

    “如此全都是跟你学的,左小姐,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关于你的过去,我要想查还不是轻松容易的事,不查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倘若你还自不量力,就算你姐姐也帮不了你,我最讨厌的就是被威胁,偏巧你做到了。”秦炎离的脸已经由黑转为冰寒。

    好歹他也是有些地位的人,回头什么人都能来威胁他,那他也是够窝囊了的。

    “什么过去,查什么?”左恋恋愣愣的看向秦炎离,虽然她的过却也算不上堕落,却也不适合拿出抖搂,别人听了自然不会同情她,只会说她是依傍男人的女人。

    被人定了借男人上位的标签,回头不仅秦炎离这条大鱼没了,想要再钓其他的鱼也会有难度,毕竟圈子就这么大点,谁还没有一两个知己。

    左恋恋的目的只是想让自己过上优渥的生活,爱情到并非是她考虑的,回头想要的没拿到,名声还搞臭了,那就有点得不偿失了,回头江云墨会怎么看她,很奇怪,此刻她的脑子里竟莫名的冒出江云墨的脸。

    嗨,好好的想到他干吗,他爱怎么看怎么看,反正他一直是看自己百般不顺眼的,名声臭不臭还有什么区别吗?

    “什么过去?自然是左小姐的过去,左小姐,你该知道每个人都有底线不能碰,倘若你执意要把那晚说成有事,那你也就别怪我让你无法在这个圈子立足,到时候谁的损失最大,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好好掂量掂量吧再决定也不迟,你想折腾,我奉陪。”秦炎离翘起二郎腿。

    看的出自己的话是入了左恋恋的心的,不然她的脸色也不会变的这般难看,这种就不能给她逮住机会,否则她一定会把你吃的死死的,庆幸她的过却还有点小阴暗,不然想要对付她还真要费一番力。

    自己如此针对左恋恋,倘若被秦牧依依知道也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

    其实,秦牧依依知道又能怎样,两个都是自己珍惜的人,对谁都不舍,但这次毕竟左恋恋没站在理上,她自然不能偏袒她。

    “行,算你狠,还我技不如人,我自认倒霉,秦总,恭喜你,在对付女人上,你当真是可以的。”掂量一下轻重,左恋恋只得偃旗息鼓。

    是啊,以秦炎离的能力和地位,想要对付她确实是易如反掌,自己无异于是鸡蛋碰石头,毕竟是心虚,毕竟自己确实有一些不光彩,人的嘴两张皮,估计同情她的人不会有几个。

    千般算计,这是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她左恋恋还没这么窝囊过,但权衡利弊,她也只能窝囊了,如此好歹还可以开始下一段,倘若被秦炎离抵到墙角,那她的富人梦怕是要永久的破灭了。

    恨得牙痒痒的左恋恋真想上去挠花秦炎离的脸,再扭断他的脖子,不过她也只是想,最终没有付诸行动,毕竟是惹不起的主儿啊。

    “我也只是狠,而你却是足够的坏,竟然连你姐姐的人都不放过,还有,我不知道你都跟你姐说了什么,但我希望你去跟她解释清楚,告诉,全都是子虚乌有,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的。”秦炎离道。

    既然结是由左恋恋而起,自然是由她负责解开,秦炎离不想让秦牧依依心中有结,他们的爱应该是最纯净的那种。

    秦炎离觉得,在爱一个人的时候,不管是心还是身体都应该是完全的忠贞,在爱你的时候你就是唯一,任何人都不可能分享属于你的东西。

    “秦总,你这是在求我么?那是不是该给我点好处啊,这年月哪里有平白无故的付出,而且,你觉得我说了她就会相信?”左恋恋挑眉,你们都没有关系了,现在还装出一副深情的样子干吗?

    倘若她信你,我便左右不了她,倘若她不信,我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

    “她是不是相信不重要,我只要你说出真相就好,其他的不劳你费神,左小姐,你觉得你现在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吗?”秦炎离斜了左恋恋一眼,这个女人还真处处都不忘了钱。

    “秦总几时变得这么小气,求人办事想一毛不拔,这怕是说不过去吧,无妨,我就做一个次活雷锋,不是看在你秦总的面子上,而是考虑到怎么着我都那个女人留着同样的血,我就当是成全她好了,但愿你们花开有果,但据我所知,你们分手了。”左恋恋耸耸肩。

    自己没戏了,倘若秦牧依依能修成正果,于她来说也不算是坏事,没事可以利用利用,左恋恋是时时刻刻都为自己盘算的主,不然她才懒得打这通电话。

    “分手?你想多了,我们好的很,既然你愿意当雷锋,我也不会过分吝啬,钱我会给你加些,不是因为求你,而是怎么说你都是依依的妹妹,我是看在她的面子。”秦炎离也丝毫不客气。

    如现在这般识相的话,他是不介意多给左恋恋一些钱的。

    “那我就先谢过秦总了。”说罢左恋恋拿出手机拨通了秦牧依依的电话,并开了成免提模式,方便秦炎离听到。

    “恋恋找姐姐什么事?”听筒里很快便传来秦牧依依的声音。

    “也算不上有事,就是跟你解释一下那件外套和那晚留宿的事。”左恋恋看了秦炎离一眼道,唉,没想到自己也会佛性到这一步,真的为别人做嫁衣,自己早上一定是吃错了东西,才会做出如此反常的事。

    钱,就当是为了钱好了。

    “不用在意那些,不过,恋恋,姐姐想提醒你的是,秦家的门不好进,姐姐也帮不了你。”并不知道这通电话是秦炎离命令打的,也不知道此时的秦炎离正在洗耳恭听,秦牧依依便如是说。

    好么,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想着要帮左恋恋进去秦家,那她把自己当什么了?秦炎离恨恨的想

    “是,我也发觉了,秦家的门确实不好进,不过现在我也不稀罕进了,我觉得还是过些称心如意的日子更实际。”左恋恋扯了扯唇角。

    “你能这么想,姐很高兴,只要我们努力,一定会拥有我们想要的生活的。”秦牧依依回应着,是啊,活着就该努力奋斗,如此才能获得我们希望的生活。

    可惜的是,她再怎么努力,爱情也不是她想要的爱情。

    秦炎离见左恋恋在那里扯闲片,忙示意她讲重点,想煲电话粥随时都可以,现在先把问题解决了再说。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不然有人要有意见了。”见秦炎离示意,左恋恋道。

    “谁有意见,有什么意见?”秦牧依依不解的问。

    “没有谁,我是想说,那晚什么事都没有,那些话都是骗你的,你不用放在心上。”说完这些左恋恋看了秦炎离一眼,那意思是,你让我说的我说了。

    “是不是秦炎离威胁你,让你这么跟我说的?”秦牧依依问道。

    什么?自己威胁左恋恋,这个女人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这个都想的出。秦炎离无奈的摇头,嗯,确实也是威胁了,但她怎么能这么看自己呢?他如此还不是为了让她心里没疙瘩啊。

    “没人威胁我,是我良心发现不行吗?好歹我们也留着相同的血,我就不能良心一回?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你信不信那就不关我的事了,我还有事,挂了。”说完左恋恋直接挂了电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