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93章 身世之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93章 身世之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秦牧依依要回去自己病房,吴芳琳自然求之不得,谁知小丫头听秦牧依依说要走竟直接哭了起来,吴芳琳虽然不快,但毕竟小丫头才有所好转,再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默认,免得又哪里不舒服了担心,算了,为了自家宝贝就先忍下了。

    被秦牧依依抱在怀中,小丫头顿时止住了哭声,吴芳琳只有兀自撇嘴的份,孩子是为别人养的,这时念念又幽幽的来了这么一句。

    “别瞎说,没有的事,她是骗你们的。”不等秦炎离开腔,吴芳琳忙不迭的说,她没想到念念会问这个问题,那个尹伊秀也真是可恶,竟然对孩子说这些。

    “我没瞎说,尹妈妈真是这么说的,她还说不要让我们喊她妈妈,她生不出我们这样的孩子,她讨厌我和妹妹,怎么会是妈妈,妈妈不该都是爱孩子的吗?”念念嘟囔着,别人的妈妈都对孩子好,他们的妈妈只知道凶他们,他可不想要这样的妈妈,要有个像姨姨一样的妈妈就好了。

    念念的话让秦牧依依的心又不受控的扯了一下,她相信尹伊秀说的是真的,她跟孩子没有任何关系,否则就算再不喜欢这两个孩子,也不会如此残忍的对待他们,但毕竟没有依据,秦牧依依也不好问秦炎离,只待她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去作个鉴定,到时候就什么都清楚了。

    “妈妈真是这样说的?”显然念念的话成功的让秦炎离的心中有了疑虑,事实这些天他也一直在想,作为母亲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而且秦炎离还想到了一件事,尹伊秀的血型是ab型,他是0型,但两个孩子都是o型,他印象中父母是这样的血型孩子不可能会是o型,但从不曾怀疑过尹伊秀,也就没把这事放心上,今天念念这么一说,便又提了个醒儿,看来他有必要查一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嗯,尹妈妈却是是这么说的,爸爸,她该不会真不是我们的妈妈吧,不然怎么会那么残忍?”念念很是认真的看这秦炎离,他早就想问爸爸这个问题了,倘若尹伊秀是他们的妈妈又怎么能那样对妹妹呢,还把自己绑在煤气罐上。

    “轩儿,别听孩子的,伊秀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疯了才胡言乱语,既是疯子行为异常也是正常的。”生怕秦炎离就这事追究吴芳琳道,倘若秦炎离真去查,定会查出孩子的身世,到时候肯定会质问她,那样就会很麻烦。

    “看她的所为我到真的怀疑孩子是不是她所生,身为母亲怎么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秦炎离若有所思的说,孩子是他的没错,若母亲不是尹伊秀,那......秦炎离突然愣愣的看向吴芳琳。

    “怎么了轩儿?”见秦炎离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吴芳琳心里有点没底,千万不能露馅,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妈,那段时间你不是一直陪着伊秀吗?”怀孕几个月后尹伊秀以养胎为由去了国外,直到生完了才回来,那几个月自己一次都没见过她,临生产前吴芳琳去了,一直到孩子出生了才回来,整个生产的过程有母亲在场,怎么可能有问题,但尹伊秀对孩子的表现,加上念念刚刚说的话他莫名的就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父亲住院的时候秦牧依依有呕吐的现象,后来吴芳琳带她去做过检查,说只是胃病,到底是胃部还是其他?秦炎离恨恨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嗨,自己想多了,秦牧依依坠崖了,怎么能跟她有关呢,一如母亲说的,尹伊秀就是个疯子,既然是疯子什么事做不出来,又有什么话是说不出的呢。

    但管她是不是疯话,血型的问题还是要了解一下的

    “是啊,难道你连妈妈也不相信?孩子自然是伊秀的,她是为了报复你才这么说的,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反对她和孩子接近了,她的心态有问题”吴芳琳看了秦炎离一眼,但愿他相信自己的话。

    一旁的秦玺城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还是等思思的身体恢复如常了再说吧,真相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吴芳琳再怎么想瞒也瞒不住,主要的还是秦牧依依和吴芳琳的关系,回头孩子的身世搞明白了,吴芳琳会不会又对秦牧依依不利呢?只要他在就不能让秦牧依依再受伤害。

    “不是不信,就是不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做,该怨恨的人是我,关孩子什么事,这么做还有没有良知?”秦炎离越说越恼火,孩子是他的没错,那母亲自然也该是尹伊秀没错,毕竟和他有过关系的也就这么两女人,显然是秦牧依依的可能为零,若要再不是尹伊秀的说不通。

    就是因为认定了尹伊秀是孩子的母亲,秦炎离才更不能理解尹伊秀的所为,虎毒还不食子呢,何况是人,她却是连畜生都不如了的。

    “跟那种人没什么良知好讲,她现在成了这样也算是报应,以后就不要再想这事了,你只要知道孩子是秦家的没错。”吴芳琳道,她可不希望秦炎离一直揪着这事不放。

    “我知道了。”秦炎离点点头。

    秦玺城则无奈的摇摇头,吴芳琳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堪称一流,秦炎离却是傻的可以,也是,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他又怎么会生疑。

    秦牧依依一直在静听他们的对话,老实说她不相信吴芳琳的话,反而觉得尹伊秀说的更可信,不然再怎么残虐也不能那自己的亲骨肉开玩笑,因为没有关系,才能狠下心,总之她必须要把这事弄明白,结果不管如何,她对孩子的爱不会有任何改变,但倘若这两个孩子真和她有关系的话,她又该怎么做呢?说出真相母子相认?还是保持沉默静观其变?

    戏码是好戏码,但就是不知道吴芳琳给不给她舞台演绎,她怎么对自己都无妨,千万不能因此伤到孩子,只要孩子安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思思,你怎么了?”秦牧依依正在兀自的沉思,却见小丫头不停的在身上挠着,于是问道。

    “思思怎么了?”几个人正各自心思,因着秦牧依依的话又被成功的吸引了注意力,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现在这个小丫头可是时刻扯着他们的心,稍有风吹草动就战鼓齐鸣,这几天闹腾的真是怕了。

    “痒,痒......”小丫头边说边在身上挠。

    “让姨姨看看。”秦牧依依掀开小丫头的衣服,却发现她身上起了一片片的红疹子,像是过敏,刚刚她吃了一些海鲜粥,该不是因此过敏了吧?

    “思思有对什么过敏吗?她这很像过敏。”秦牧依依道。

    “没有啊,这孩子长这么大从来没过敏过。”秦炎离如实的说,小丫头虽然娇气,却从不挑食,这些年也没见她对哪种食物过敏。

    “思思乖,不挠。”秦牧依依抓住思思的小手,过敏不能刺激,越刺激越严重,该是她这几天受惊吓,体质下降导致了过敏。

    “我去喊医生。”秦炎离边说边往外走,这怎么还过敏了。

    很快医生来给小丫头打了针,开了药,并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医生,问你个事,父母是一方是o型,一方是ab型,孩子有可能会是o型吗?”想到刚刚的疑问,秦炎离便顺道问了出来。

    “这个从医学上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医生非常肯定的说。

    “好的,谢谢你。”医生的这句绝对不可能,说的秦炎离有点懵,他和尹伊秀的血型绝对没有错,孩子的也错不了,既然他们生不出o型血的孩子来,那鉴定结果孩子是他的是怎么回事,难道签定的结果有误?倘若鉴定是错误的,那孩子又是谁的?秦炎离再度看向吴芳琳。

    “轩儿,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吴芳琳不由得皱眉,怎么总感觉秦炎离的眼神怪怪的。

    “没,没有。”秦炎离摇摇头,母亲没理由骗他的。

    孩子的事卡在秦炎离的心里了,嗯,这次他要重新鉴定一下,不仅做他和孩子的鉴定,还要做孩子和尹伊秀的鉴定,他必须要搞清楚这件事。

    “你这孩子,我还以为怎么了呢,这段时间给孩子闹腾的,你也没能好好休息,今晚我留在这里,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吴芳琳道,发生了捏脚的事,她就更不愿意让秦炎离和秦牧依依独处了,宁愿自己辛苦点儿,吴芳玲并不知道秦炎离暗地里做过亲子鉴定的事,自然也不会想到此刻他心底的疑虑。

    “不用不用,这里有看护,等下珍妮也会来,我能应对的来的。”听吴芳琳说要留下来,秦牧依依自然不会同意,她讨厌自己,这样独处好尴尬的说。

    “我们秦家的孩子自然是要由秦家人看着,怎么能交给一个外人。”吴芳琳故意昂了昂头道,美的你,我才不是为了照顾你,我是怕你带坏我的孙子,我得看着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