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我家娘子很旺夫 > 第588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88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杜氏抿嘴一笑:“娘说什么呢,我孝敬您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老太太心里更熨帖了,却忽然见杜氏神色有些黯淡道:“本来还想给娘做双鞋子的,但是。”

    一听自己还有鞋子,老太太支棱起耳朵听:“怎么了?”

    杜氏有些欲言又止,最后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道:“之前给娘准备的做鞋面的料子,本来放得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摸了去,连带着几两银子,我的柜子都被人翻得乱七八糟的。”

    老太太震惊极了:“谁敢进我们家摸东西?胆子太肥了吧!”

    林家在依山村算是中等生活水平的人家,但是里正赵方正是老太太钱氏的表哥,两人关系一直不错,在村里,里正就跟土皇帝似的,因这层关系,所以寻常村里人家,都不太敢开罪林家,省得给自己惹麻烦。

    而且抛开这些不说,林家那么多儿子,这年头,谁家儿子多,谁家脊梁就硬,打起架来,那是半点也不怂的。

    老太太多少年没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杜氏看了老太太一眼,有几分为难道:“我本来也不太相信,以为是自己记错了,但是后来又……”她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道,“后来我留了几分心眼,又见了大嫂悄悄进去了几次,这才……”

    老太太紧紧地锁起了眉头。

    她家的媳妇儿,她还是了解的,秦氏惯会偷奸耍滑,这种事情要说是她做的,也不稀奇,杜氏有钱她也知道,老太太是要脸面的人,虽然心里到底馋着,但也做不出来动媳妇嫁妆的事情。

    要是不关她的事情,她才懒得管,可现在杜氏要孝敬自己,东西却被那秦氏摸了去,秦氏才不会给自己孝敬呢,杜氏再多的东西,也架不住这样三天两头的被偷拿。

    这她就得管了。

    打定主意之后,她便道:“你先回去,我等会把老大媳妇叫来问问。”

    杜氏有几分为难似的:“娘,这,我也没有什么证据,要是误会了就不好了……”

    “要什么证据。”老太太哼了一声,“她敢不说!”

    村里人做事说话从来也不知道证据是什么玩意儿,嘴硬是吧,几个耳刮子下去就什么都招了,老太太也是从媳妇熬过来的,现在还能治不了一个秦氏!

    杜氏便端起绣筐,平心静气地回去了。

    不一会儿,从老太太房里便传出尖叫声,咒骂声,闹了好半晌,林大壮纵然在家里,但是母亲教训媳妇,他还是觉得躲得越远越好,所以几乎是一意识到不对,他就赶紧溜出去了,杜氏将门留了一个缝,能远远地听到那边的动静。

    宛桃也津津有味地分析着老太太中气十足的骂声,这样看来,老太太身体还算不错,有她出面教训秦氏,那真是名正言顺,又大快人心。

    不一会儿,便见老太太从屋里冲出来,踢开秦氏的门,骂骂咧咧道:“你不承认是吧?那我来搜一搜,要是让我搜出来了,你就给我滚!”

    秦氏在后面跌跌撞撞地跑出来,发髻都散了,活像个疯婆子,一边去拦老太太,一边哭道:“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法过了啊!”

    里面乒乒乓乓一阵响动,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老太太忽然提高声音:“你说,这是从哪里来的?什么?你做绣活挣的?你在那胡扯什么?你会绣花?绣的恐怕就跟狗爬的一样吧?你爹才买你绣的帕子,这些银子到底是哪里来的?”

    杜氏冷笑一声,果然如此。

    或许是被抓个正着的原因,秦氏的声音小了下去,老太太凯旋而归,拿着搜来的银子和铜板,像个战胜的公鸡似的,她得意洋洋地走出来,在路过三房的屋子的时候,她顿了几秒钟。

    宛桃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也知道她在那几秒间经历了多大的心里挣扎。

    最终她还是抬腿走过来,将门一推:“老三媳妇,你说得果然是没错,这钱在秦氏那里搜到了。”

    她说着这话,却没有将钱拿出来的意思。

    林大树跟着骂道:“这大嫂是越来越过分了,大哥都不知道管一管,不仅偷拿清容的东西,还要害宛桃,真是狼心狗肺!”

    杜氏对老太太的想法门儿清,幸而被秦氏摸去的只是一点碎银子,老太太不愿意吐出来,她也只能顺水推舟,总之这次是想给秦氏一点教训,她想了想,叹道:“我当初在府里做丫鬟,看似风光,却要四处打点,那些银子存下来不容易,既然娘要回来了,那娘就替我保管着吧,放娘那里,我倒还心安些。”

    见三媳妇这么上道,老太太顿时眉开眼笑:“是啊,谁知道哪天又有那哪个不长眼的摸进来,我就先给你保管着,肯定丢不了。”

    林大树有几分愧疚,自己媳妇的东西在自己家里都守不住,他很真诚道:“清容,不必麻烦娘,我改天去给你买个更大的锁来,再给门换把锁,这下注意了,肯定没人能进来。”

    他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杜氏,活像求摸摸头的小动物。

    杜氏本来觉得挺糟心的,被林大树这直肠子一搅和,心情倒好了几分,眼看着老太太脸色又不好了,她便道:“辛苦娘保管着了,那样多麻烦啊。”

    林大树本来还想拍着胸口说不麻烦,但杜氏悄悄掐了他一下,示意他别说话了,林大树在这上面不大灵光,但是他很听媳妇的话,便乖乖闭了嘴。

    老太太抬腿往回走的时候还想,这玩蛋儿子,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媳妇反倒比儿子靠谱,也是奇事。

    林大树有些郁闷地看着杜氏:“媳妇,我又说错什么了?”

    杜氏朝他笑了一下:“没说错什么,你不是要给宛桃做摇篮吗,快去吧。”

    林大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杜氏,杜氏跟他成婚之后,虽然一直都很温柔体贴,但是他总是有一种距离感,杜氏时常挂在嘴边的笑容都是淡淡的,好看是好看,但是就跟一种礼貌似的,没什么感情。

    但刚才不一样,她朝自己笑了一下,像朝着宛桃笑一样,带着几分温柔的嗔怪,林大树立刻便觉得有烟花在头顶炸开,咧开嘴就知道傻笑。

    宛桃被林大树的笑容感染,不由也微微地扯了一下嘴角。

    这边其乐融融,秦氏那边就不太好过了,老太太动作麻利,力气极大,年纪这么大了,秦氏还完全不是对手,她不仅将秦氏摸去的几两银子翻出来了,连秦氏攒了这么多年的私房钱也没落下,她坐在地上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啥老太太下一子就知道那些东西藏在床底下,放在那里难道还不算藏得严实吗?

    林菊,林梅两姐妹被刚才的变故吓了一大跳,好不容易老太太走了,秦氏又傻傻地坐在地上,跟失了理智一样,她俩更慌了,林梅年纪小些,一个劲地往林菊怀里钻。

    林竹依旧呼呼大睡,似乎天塌下来也影响不到他睡觉。

    诡异地安静了一阵子之后,林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慢慢从床上爬下来,试探地去扶秦氏:“娘,你快起来吧,地上凉。”

    秦氏猛然抬起头,凌乱的头发,通红的眼眶,满脸怨念的表情,让此时的她看起来就跟恶鬼一般,林菊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她,秦氏拿起扫把就往她身上招呼,边打边咒骂:“我打死你这个没用的赔钱货!我打死你!”

    林菊嚎啕大哭,但怎么也挣脱不了,林梅见秦氏发疯了,赶紧往床里面缩,一动都不敢动。

    大房那边顿时闹成一片。

    还是后来林大壮回来之后,估计关起门来又将秦氏教训了一顿,这才消停了的。

    不同的是,以前秦氏对杜氏的嫉恨还算是含蓄,可经过了这一场之后,她对秦氏的敌意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杜氏根本不怕她,对于秦氏这种人,示好拉拢根本没用,既然如此,她也不去费那个心力,都撕破了放在明面上也好,省得她还要面对秦氏的虚与委蛇。

    过了一段日子,林小苗又旧事重提,嚷嚷着没有肉吃,这次秦氏没有搭腔,老太太却看了杜氏一眼,上回从她哪里拿了那些银子,说是给她保管着的,老太太却已经将这些钱看成自己的了,既然如此,一时半会她也不想着再从杜氏那里抠出什么钱来。

    她瞪了林小苗一眼:“就你话多,连你四哥都没提要吃肉。”

    林初墨筷子顿了顿,他是家里唯一的读书人,又生得好看,即便是粗茶淡饭,他吃起来也是赏心悦目,林初墨从来不计较口舌之欲,听到老太太这么说,也只是笑笑。

    老太太却端详了林初墨一番,在这个家里,她最疼的孩子莫过于林初墨,长得好看,人又聪明,要不然凭着老太太的抠门劲儿,哪里舍得让家里孩子去读私塾,以后老四肯定是要有大出息的,到时候她就能跟着享福了。

    老四好看是好看,就是瘦了点,家里确实是很久没吃上肉了,要不然就买点来犒劳犒劳老四?老太太琢磨着,但端详了一圈围着一桌子的人,她又觉得,这人未免太多了,要是卖肉的话又得花不少银子,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肉痛。

    老太太还搁那犹豫着呢,林大树便呼哧呼哧将饭吃完,把饭碗一搁:“娘,过段日子,田里的活忙得差不多了,我抽空去通州城里打点短工,到时候帮家里买点肉,给大家解解馋,您看怎么样?”

    林大树憨厚,虽然为人并不精明,但是这份憨厚踏实让他在做过工的人家里口碑很不错,但凡有些卖力气的活,旁人都愿意找他。

    老太太一听,觉得还可以接受吧,便点头:“要是有活干,田里的活你也不必忙了,就直接去做工吧,地里这点事儿家里人能忙得过来。”

    说着,她瞥了一眼秦氏:“你不要在家里偷奸耍滑的,老三去做工了,你到田里干活去,孩子让老三媳妇看着。”

    秦氏哪里愿意,到田里去多晒啊,但是反驳的话刚要说出口,便见老太太威胁地一瞥,身上被揍过的地方又隐隐作痛了,到嗓子眼的话只好硬是咽了下去。

    第二天,秦氏还想赖在床上不起来,老太太却不放过她,一大早便颠着小脚去敲大房的门了,秦氏憋了一肚子气,最后也不得不起来,抱着林竹又去砸三房的门。

    林大树起来开的门,见是秦氏,脸色就不好了:“大嫂这么一大早这是干甚?清容和宛桃还睡着呢。”

    自从知道秦氏对自己媳妇和闺女做的事情之后,他对于大嫂,连以前敷衍的劲儿都提不起来了,大清早的带着点被吵醒的气,脸都是黑的。

    秦氏对凶起来的小叔子还是有些怕的,但看了一眼怀里的林竹,气又顶上来了,比林大树更凶的将林竹塞到他怀里:“你冲着我发什么火?是娘叫我起来的,不是让三弟妹带孩子?就她金贵。”

    林大树更加头顶冒火:“那也得吃完饭出门了,才给清容送来吧,你送来这么早干嘛,早饭也让清容喂了?”

    秦氏本来就是闷了一肚子气,来找茬的,林大树问得这么直白,她反倒不知道怎么说了,愣了几秒之后,林竹终于在两人的争吵中,不负众望地哭了起来。

    刚刚将米淘好准备做早饭的袁氏,在远处观望了一下,最后还是擦擦手过去将林竹抱了过来,嘴里劝道:“大嫂,你快去洗漱吧,我来看一会孩子。”

    终于得了台阶下的秦氏狠狠地瞪了林大树一眼,然后脚底抹油赶紧地跑了。

    被这么一搅和,杜氏也睡不了了,索性便起来,林大树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了。

    杜氏的头发很美,披散下来的时候如云似霞,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子透进来,给杜氏的侧脸镀上一层温柔的光泽。

    看着自己跟仙女似的媳妇,林大树这才觉得胸腔里的气消了大半。

    她将梳子放在桌子上,有几分无奈地笑:“你跟她计较那么多干嘛,跟她说不出什么道理来。”

    林大树凑到媳妇跟前,道:“她做的不对我还不能说了,不好好教训她,她还得想着来占便宜。”

    杜氏替他整理了一下衣襟,道:“你在外面做工要小心,我在家里能照顾好我自己和宛桃,我会小心她的。”

    杜大树想到什么,有些心虚地回头看了一眼宛桃,后者老老实实地睡在她的摇篮里,刚才的动静并没有将她吵醒,这才蹲在杜氏面前,扬起脸,有几分羞涩道:“媳妇,你能不能亲我一下?”

    杜氏一怔,bái nèn的脸颊顿时有些红。

    林大树等了一会儿,见杜氏没有动作,心里不禁有些微微的失望,但他心宽,能娶到杜氏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这些,都慢慢来吧,他一定会慢慢打动自己媳妇的。

    他正要扯出一个笑容来说没关系,却忽然见杜氏俯下身子,一股清香味道从鼻翼间滑过,然后额头上便是一抹温热的触感。

    这还是杜氏第一次亲他。

    林大树顿时感觉自己好像是一脚踩进了云朵里,飘乎乎的都找不着北了,一上午都在傻乐呵,杜氏无奈地看着他笑,一边给宛桃换尿布一边道:“你爹真是个傻的。”

    宛桃抿着小嘴,心里也挺高兴,杜氏能慢慢对林大树打开心扉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他是要陪着她一辈子的人。

    吃完早饭之后,袁氏便将林竹抱了过来,有些局促道:“竹子这孩子还是挺好带的,不哭也不闹的,麻烦弟妹照看着了。”

    袁氏太客气,好像在什么人面前都有股自卑感,这话哪里是该由她来说的,杜氏便将孩子接过来,和颜悦色道:“二嫂这是哪里的话,田里的事情我帮不上什么忙,带带孩子还是没问题的。”

    等出去干活的人都走了,老太太也出门侍弄菜园子去了,杜氏便将林竹放在宛桃旁边,自己守在一边绣花。

    两个孩子都差不多两个月了,长得更加壮实了些,宛桃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出落得越发雪白干净,胖胖的小胳膊跟藕节似的,连林氏看着她都挪不开眼睛。

    林竹也长得壮起来,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孩子的皮肤特别黑,像块黑炭似的,平时只是觉得黑,现在放在宛桃身边,凭心而论,还真有些辣眼睛。

    这个时候,两个孩子都还不困,但幸而都很乖,不哭不闹玩自己的。

    宛桃斜着眼睛瞅了一眼自己的小堂兄,不禁有些心塞。

    纵然林家的人,除了林初墨,都其貌不扬,但是起码都处于正常水平,这林竹简直黑得突破天际,宛桃不禁忧心,他长大能娶到媳妇吗?

    一边的林竹不知道跟自己只差了几天的小堂妹已经在忧心他的终身大事了,他只是好奇于自己身边不知道为何多了一个小娃娃,他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便试探性地伸手去抓她的衣服,开始的时候宛桃决定不跟这个黑炭计较,但骚扰的次数多了,宛桃便忍不了了,开始朝着杜氏哼哼唧唧起来。

    杜氏看了他俩一眼,立刻拿了枕头将他们隔开了,宛桃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清静了许多,这两个月来,她吃吃睡睡,竟然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没有小屁孩打扰真是太舒服了,就让她这么佛系地一直躺着吧。

    林竹却不肯罢休,盯着那枕头研究了一会儿,便开始不遗余力地想把那个庞然大物挪开,宛桃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不动如山。

    正在林竹奋斗的时候,杜氏察觉到门口有人,抬头一看,是两个探头探脑的小脑袋,仿佛在叽叽喳喳低声商量着什么。

    杜氏疑惑地放下手中的绣针:“晴子?”

    外面的声音静了静,然后林晴不好意思地探出身子:“三婶。”

    杜氏对林晴的感观还是挺好的,林晴在袁氏的言传身教之下,总归没有学得那么懦弱,倒是难得可贵,小孩子家都喜欢花布头子什么的,杜氏有的时候剩下来些,就给林晴,林晴很高兴,对杜氏也亲近,但也没有贪婪得什么都要。

    杜氏笑道:“在门口站在干什么,快进来啊,是不是饿了?”

    林晴很喜欢说起话来温温柔柔的三婶,她有些不好意思道:“不是饿了,就是想来看看三婶在做什么。”

    小孩子都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辨别出大人对自己是善意还是恶意。

    杜氏招手让她进来:“门口是不是还有人啊?”

    林晴听杜氏这么问,便将身后那个更加犹豫的人拽了出来:“是大姐。”

    林菊站在门口,脸顿时通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杜氏有些惊讶。

    因为秦氏一直跟自己不对付,所以她屋里的两个丫头跟自己关系也挺疏远的,没想到林菊会主动过来。

    惊讶归惊讶,大人的恩怨从来不能怪到小孩子头上,杜氏依旧很温柔地笑:“那都进来吧,那边有小凳子,搬过来坐。”

    林菊很紧张,她是这个家里最大的女孩,平时活倒是干得不少。至于该有的关爱,那简直就是奢望,秦氏眼中就只有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因为林菊是女儿,她自己也不怎么在乎,林菊看着倒比林晴还要瘦小一些,但两个姑娘关系倒是不错。

    林晴凑到杜氏身边,看着杜氏刚绣出来的花,不禁惊叹道:“三婶,你好厉害啊!我从来没看过绣的这么好的花,就像,就像……”她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下,“就像是真的一样,不,比真的还好看,蝴蝶要是看到了肯定会飞过来的!”

    她眼睛亮晶晶的,满满的都是对杜氏的崇拜。

    杜氏不禁噗嗤一笑:“哪有你说得那么厉害。”

    被人夸总是高兴的,即便是被一个这么小的娃娃夸,杜氏的绣工确实不错,即便放在以前的元家,那也是数一数二的。

    林晴羡慕道:“那三婶,我能跟你学一点吗?”说完,她似乎又感觉到有几分不妥,连忙补充道,“我就学一点,在旁边看着就行,不用三婶特意教的,只要能做得比我娘好一点。”

    袁氏她们哪里会绣花,最多就是在帕子上绣些叶子小草什么的,很是粗糙,跟杜氏的绣技完全不能比,林晴说完,就有几分忐忑,杜氏那么好看,又有那样的背景,虽然对她不错,但是毕竟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会不会说她痴心妄想了?

    没想到杜氏随即便道:“可以啊,你将绣针绣线拿来,我前些日子不是给你一些布料头子吗,拿来绣花。”

    好像在说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林晴顿时抬起头,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三婶你真好。”

    杜氏见她笑得那么可爱,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快去拿吧,要是没有绣线什么的,我再给你。”

    “有的有的。”林晴赶忙点头,立刻便回去拿了。

    林晴走之后,林菊更加局促了,之前她都没怎么跟杜氏接触过,秦氏老是在屋子里骂她,但是年仅七岁的林晴心里觉得,杜氏那么好看,好像也没做错什么,一直以来似乎都是秦氏找麻烦。

    但她毕竟还小,秦氏跟杜氏关系不好,她也离杜氏远远的。特别上回奶奶还说娘拿了三婶的东西,林菊越想越觉得难受,生怕杜氏也觉得自己会偷拿她的东西。要不是林晴硬是拉着她过来,说三婶人可好了,一定不会对她凶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过来的。

    杜氏见她规规矩矩地坐在凳子上,手都不知道往那里放好了,心里也是一软,便开口问道:“你也想学绣花吗?”

    林菊没料到杜氏会问她话,她一愣,有些不敢置信:“我,我也可以学吗?”

    她以为杜氏不会理她的。

    她眼底闪烁起来的光芒让杜氏惊了惊,见杜氏不说话,她又有些局促,小心地解释道:“我不会给三婶添麻烦的,我就在一边看着,只要三婶不赶我走就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