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一刀倾情 > 第642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42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圆觉见无极观和空明寺众人均已退走,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时黄旭和苦乐庵众尼几乎人人身上带伤,有的伤势还颇为严重。圆觉、慧清等人随身带着伤药,忙着给众人治伤。是以直到半个多时辰之后,才将一众伤者的伤口处置妥当。

    众人治伤之时,厉秋风一直拎着长刀,在水潭岸边走来走去。圆觉见黄旭和众尼暂时并无大碍,这才走到厉秋风身边,双手合什,口中说道:“厉大侠,下一步咱们应该往何处去?”

    厉秋风略一沉吟,道:“自然是尽快离开云台山为好。只不过离开之前,晚辈须得将这柄刀还给人家。”

    圆觉一怔,不由地向厉秋风手上的长刀望去。回想当时的情形,心下不由悚然一惊,颤声说道:“厉大侠,这柄刀、这柄刀难道真是鬼神所赐……”

    厉秋风微微一笑,道:“大师是佛门中人,或许相信这些鬼神之说。只不过晚辈见识虽然浅陋,却从未见鬼神。这刀确是一件利器,却并非是晚辈所持之物,自然要还给它的主人。”

    厉秋风说到这里,略停了停,这才接着说道:“其实那个巨鬼,圆觉大师却也见过。”

    圆觉一怔,蓦然间想起一事,这才恍然大悟,颤声说道:“难道又是那个人在捣鬼不成?”

    厉秋风点了点头,道:“自然是他。这些障眼法的把戏,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圆觉瞠目结舌,片刻之后才道:“可是那人不是一向与厉大侠为难么?为何会在咱们危难之时出手相助?”

    厉秋风道:“那是因为他以为他要找的东西还在咱们身上。”

    厉秋风说到这里,将手中的长刀放在眼前仔细观看。只见这柄长刀刀身上一尘不染,血槽内隐隐还有一道极细的血线蜿蜒曲折。他左手食指在刀身上轻轻一弹,长刀发出一阵“嗡嗡”之声。圆觉虽然武功低微,对于兵刃的好坏并不晓得太多,此时却也知道这柄刀绝对是一柄神兵利器,忍不住道:“好刀,好刀!”

    厉秋风道:“那人连这样一柄利器都能借给晚辈,可见他要的那件东西对他有多重要。”

    圆觉道:“他若是有求于厉大侠,为何不现身来见?”

    厉秋风道:“因为他害怕晚辈不答应他,所以要将这戏演得足了,迫得晚辈无法拒绝。”

    厉秋风说到这里,看了看黄旭和苦乐庵众尼,接着对圆觉说道:“此处非久留之地,既然各位都已收拾停当,咱们还是尽快下山去罢。”

    圆觉点头称是,转身叫上黄旭和一众女尼,便随着厉秋风向山下走去。此时已近午时,山野间洒满阳光,早已没了昨日众人上山之时的阴郁之气。圆觉等人回想这一夜之间的离奇遭遇,竟然已是恍如隔世。

    众人沿着崎岖小路曲折下山,经过大瀑布之时,却见水汽仍然弥漫于天地之间,一道彩虹自大瀑布脚下的水潭中升起,幻化万千,极是壮观。众人感叹不已,竟然停下了脚步,观看这一世间奇景,直到彩虹消散之后,这才迤逦着向山下走去。

    离开大瀑布之后,脚下的道路变得宽阔平坦起来。厉秋风与圆觉并肩而行。圆觉说道:“厉大侠,下山之后你有何打算?”

    厉秋风道:“晚辈身有要事,须得尽早赶回洛阳。晚辈原本打算将黄姑娘送到无极观之后,将云真前辈的遗体安葬之处告知无极观,由她们请回云真前辈的遗体,妥善安葬。不过经过这一日一夜,咱们看清了这些所谓仙姑的嘴脸。晚辈以为若是云真前辈地下有知,却也不想再与这些人相见。是以晚辈想找一个妥当之处,使得云真前辈能有一个安稳的栖身所在。”

    圆觉点了点头,道:“如此最好。贫僧也随厉大侠同去,送云真师妹最后一程。”

    她说到这里,似乎心有所思,略停了片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真是想不到,云轩真人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当年贫僧在无极观中,她侍奉月空真人极是恭谨,对同门这些师妹也是甚好。唉,想不到……想不到竟然闹成了这个结果。”

    厉秋风道:“世人皆有私心,云轩自然也不能例外。依晚辈的猜测,这人当年倒也并非是穷凶极恶之辈。只不过她是月空的大弟子,不甘心落在云真前辈之后,使些小小花招,倒也不足为奇。最要紧的却是无极观保守了这个百余年的大秘密,若是泄漏出去,不只武林中一些大门派不能放过无极观,只怕官府也会动手。云轩以卑鄙手段做了观主,一心要将无极观发扬光大,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使得观中的前辈和后辈不敢小觑于她。是以这数十年下来,无极观的声誉地位,便成了她身上背着的一个极大的包袱。云轩已经和无极观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维护无极观的声望,便是维护她自己的名声地位。是以云轩为了此事不择手段,别说咱们这些人,即便是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掌门人,若是对无极观不利,她也会照杀不误。”

    圆觉越听越是心惊,双手合什,口中说道:“阿弥佗佛。若是依着厉大侠的意思,云轩真人这不是入了魔道了么?”

    厉秋风道:“无极观中那些道士,哪一个不是入了魔道?”他说到这里,略停了停,接着说道:“只不过无极观由盛转衰,只怕已不可避免。”

    圆觉一怔,道:“愿闻其详。”

    厉秋风四处张望了一下,道:“云轩和云逸已然翻脸成仇,云玄道长也看清了云轩的真面目。无极观十二仙姑已去了大半,彼此之间又生了龌龊,观中必然会有大变。此次逍遥观晓风道人已成废人,空明寺住持德赫伤势却也不清。三方背后都有武林中极大的势力支持,再加上官府一直在暗中监视无极观。无极观能否度过此次的危局,尚是未知之数。”

    两人谈谈讲讲,不久便已到了一处山坡,远远望去,已能看到山外人家的炊烟。慧净等人眼见就要离开云台山,禁不住欢呼起来。

    便在此时,厉秋风倏然停下脚步,双眉一挑,沉声说道:“你跟了咱们这么久,何不现身一见?!”

    圆觉等人大惊失色,纷纷拔出长剑四处张望。只见这处山坡两侧零零散散地长着十几棵枯树,此外便是衰草,哪有什么人影?黄旭忍不住说道:“厉大侠,这里没有人……”

    她话音未落,厉秋风面色一变,道:“这里当然有人,而且还不只一个!”

    他话音方落,右手倏然一挥,只听“呼”一声,长刀已然脱手,直向山坡右侧一棵枯树飞了过去。

    长刀去势并不迅猛,便如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托举一般,平平地向那棵枯树飞了过去。

    眼见长刀就要刺中那棵枯树,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棵枯树的树干突然一分为二,竟然动了起来。

    圆觉等人大惊失色,不由自主地揉了揉眼睛。厉秋风却似早就料到有此结果,并无丝毫慌张,只是冷笑着站在一边观看。

    只见那棵枯树的树干一分为二之后,左侧的“树干”竟然是一个灰衣人。原来这人一身灰衣,头上也蒙了一块灰布,与枯树的颜色一般无二。是以他紧紧贴在树干之上,与树干合为一体,外人万难察觉。

    只见厉秋风掷出的长刀飞到灰衣人身前两尺之处,那灰衣人正要伸手去接,只是没料到长刀突然坠地,直直地插入土中。刀柄兀自颤动不已,发出“嗡翁”之声。

    那灰衣人右手伸出,却没有抓住长刀,却也身形略微一滞。他头上蒙着一块灰布,将脸面牢牢包裹住,只在双眼的位置各挖了一个洞。只见灰衣人伸出右手,将长刀自土中拔了出来。左手从身后摸出刀鞘,将长刀收入鞘中。

    圆觉见这灰衣人突然现身,也是吓了一跳。定睛望去,却见这人的身形与那日在文王庙中见到的幻化出鬼影的黑衣人颇为相似。圆觉方才已听厉秋风提过此人,是以不似黄旭、慧清等人那般惊愕。只见灰衣人收刀入鞘之后,便即缓缓走了过来。他身后背着一柄长剑,剑柄末端系着红色丝绦,在风中猎猎作响。

    那人走到厉秋风等人身前两丈之处,便即停下了脚步。他将那柄长刀举在身前,对厉秋风道:“你可知道这柄宝刀的来历么?”

    厉秋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那人道:“昔年杨玉环之父杨玄琰,出身弘农杨氏,为隋唐之时的世家大族,其家族富甲一方。杨玄琰少年之时便喜好刀剑,有时为了寻得一柄利器,往往一掷千金。

    “一日有怪僧闯入杨府,呼酒要菜,甚是狂傲。杨玄琰最喜结交江湖异人,见这怪僧姿容古怪,却也不敢小觑,便即吩咐家人拿出好酒,摆上佳肴,款待这怪僧。这怪僧也不客气,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转眼之间,便将一桌酒菜风卷残云般吃了一个干干净净。

    “这怪僧吃完之后,抹了抹嘴巴,志得意满地拍着肚皮对杨玄琰说道,你很好,不愧是一方豪杰。只可惜福分都应在了贵千金身上,你只能做了一柄好刀鞘,护得她周全。怪僧说完之后,突然从大袖中拽出一柄带鞘长刀,掷在杨炎琰脚下,便即大笑着扬长而去。”

    灰衣人说到这里,看了看手中的长刀,接着说道:“这柄长刀,便是当年那怪僧送给杨玄琰的宝刀。正所谓宝刀赠英雄,除了厉大侠之外,天下又有何人配得上这柄警恶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