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三八九章 大商三山关总兵邓九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八九章 大商三山关总兵邓九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而玉虚宫上古大神师尊元始天尊离去,八景宫老子离去,燃灯道人离去,云中子、南极仙翁,十二金仙也都离去。

    同样也有大商汜水关三霄娘娘的离去,姜子牙自知道,帝辛当也是已离开汜水关。

    如今又安排来一个欲‘假装’归降西周的三山关总兵邓九公,显然是接下来到了一个‘和平期’,而那三山关总兵邓九公,当也是真欲归降西周。

    真正暴风雨前的宁静,决战之前最后的‘和平期’,当然自也不可能真的和平,不过是为即将的暴风雨继续酝酿。

    而姜子牙也终于发现,自己所谋完全就仿佛一个笑话,原来一切都在那位师尊元始天尊的阴谋之中。

    原本以为是自己将计就计,送那十二金仙入万劫不复,原来自己也不过是那位师尊元始天尊的一个棋子。

    却无论自己如何,那十二金仙都逃不脱一劫,不过是那位师尊元始天尊挖的一个坑,而环环相扣,以十二金仙为因果,欲绝那三霄娘娘。

    即使其姜子牙什么都不做,赵公明也依旧是逃不脱一死,一切都不会改变。

    结果所有人离去,散宜生等人看不透这算什么?其姜子牙却第一次不禁感到沮丧而无力,无力对抗一切的一切,包括自己未知的宿命。

    仅只剩下自己值得那位师尊元始天尊贫道相称,值得那位师尊阴谋的宿命,却也不惧最后一争,不惧最后一死。

    然后不想这边刚传出三山关总兵邓九公的消息,汜水关关门突然便即大开,一将骑乌骓马威风凛凛而出,莫非是急着‘归降’西周?

    瞬间西周阵中的小声议论便即戛然而止。

    十二金仙阐教道德之士既然都已离去,于阵前西周散宜生、南宫适、毛公遂、周公旦四贤八骏,黄飞虎二弟四友三子,自也都有上芦篷的权利,而全都聚拢在丞相姜子牙身前。

    眼见汜水关邓九公急着‘归降’,姜子牙不由就是呆呆的望向黄飞虎开口而问。

    “邓九公其人如何?”

    消息不知道怎么就突然传开,自芦篷上下所有人都已知道,汜水关已换将三山关总兵邓九公。

    而能了解邓九公的,显然也只有一个背叛大商的黄飞虎知道。

    结果闻听之下,黄飞虎不由就是眸光一闪,而学着阐教道德之士的说话方式开口而答。

    “邓九公,将才也。”

    话音落下,几乎所有人都是听得不由嘴一歪,完全就等于没说!

    不了解就不了解,那邓九公将才还用你黄飞虎言?能被那曾经帝乙看上,而为大商一方总兵,又岂止你黄飞虎一般的将才?

    姜子牙同样学着燃灯道人淡然开口。

    “将才好破,左道难破。谁见头阵?”

    “末将愿往!!”

    不想话音刚落,南宫适便抢先而出,既然那邓九公有‘归降’之意,不然何必这般着急?刚到汜水关便前来搦战?这头彩却也该到了自己南宫适出一回了,看能否将那来将落马!

    而其抢先领命,自也没有人跟其老货争,刚好可以先叫其去试探一下,若果真那邓九公有‘归降’之意,自己等人再去一战不迟。

    更尤其想到,那大商王朝的练气士可曾杀过西周一个普通之人?

    分明那大商王朝眼中的敌人就只有邪教阐教,反正自己一个普通将领也不可能胜得了那大商王朝的练气士。

    便仿佛一个三岁幼童,去单挑一个两米大汉,反而能让其幼童无事,但若同样一个两米大汉,两人就绝对是生死相见了,大商王朝眼中的敌人分明就只有那邪教阐教。

    所以南宫适老货心里自也是透亮,自己便就仿佛那幼童,完全就是可以绝对安全的,自便也忍不住想找一下主角的感觉,那光芒万丈的感觉,不然往后却就要老了,而再没有机会。

    同样‘威风凛凛’到得阵前,直接就是双目圆睁一声大喝。

    “来者何人?”

    而来人却是比其魁梧许多,单看那气质便给人一种压力,但那压力却避开南宫适,瞬间让南宫适心中也更确定,来人绝对不会伤自己。

    但见来人眸中精光一闪,却不急着动手,而是平静开口。

    “吾乃三山关总兵邓九公麾下,正印太鸾是也;今奉敕讨贼。尔等不守臣节,招纳叛亡,无故zào fǎn,恃强肆暴,坏朝廷之大臣,藐天朝之使命,殊为可恨。

    尔等可下马受缚,解往朝歌,尽成汤之dà fǎ,免生民之倒悬。如再执迷,悔之无及。”

    话音未落,瞬间所有人便都是不由听得神色一动。

    ‘是也’?果然是我辈‘道德之士’。

    而朝廷却非是后世的朝廷,而是朝歌的朝,天庭的庭,话本没有什么问题,但却明显都是废话,西周兵马已经是兵临关下,竟然平声静气的劝南宫适下马受缚。

    南宫适闻听,瞬间也不由笑了,既是你欲‘归降’西周,那我南宫适又还有何惧?直接就是笑着嚣张的一声大喝。

    “太鸾!你可知那魔家四将、张桂芳等只落得焚身,斩首之祸。料尔等米粒之珠,吐光不大;蝇翅飞腾,去而不远。速速早回,免遭屠戮!啊哈哈哈哈!”

    大商三山关总兵邓九公心腹的大将太鸾闻听,瞬间便即‘大怒’。

    也不多言,堂堂一名练气士大将,竟直接挥刀往西周普通将领的南宫适劈去。

    但更诡异的是,已经六十多岁,更酒色太过,基本快入土的南宫适老货,竟也架刀一下接住。

    然后瞬间便就是在西周阵前一片的目瞪口呆下,完全不对称的两人,就是一场大战,你来我往,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一直杀了半个时辰,直到南宫适老货杀得酣畅淋漓,在马上再也杀不动了,喘息不停,才终于太鸾猛的一刀劈下其护肩吞头。

    终于老货才意识到,得!自己该退了。于是拍马就气喘吁吁而逃。

    西周阵中所有人也都是已确定无疑,那三山关总兵邓九公果是欲假装归降西岐,而不会伤西周任何人。

    但不伤西周将领,我等却可以给你邓九公个惊喜!

    瞬间所有人都是不由精神一振,而忍不住眸中精光闪烁;将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却是从未有过,更尤其是将大商三山关总兵邓九公玩弄于股掌,也是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中兴奋。

    更没有了阐教一众练气士的虚伪,一天只出场一次,哪怕就是只说了一句话,第二句话都要等到次日再说。

    但见那邓九公麾下太鸾‘大胜’回关,紧接便又是汜水关关门大开,无数的兵马涌出,为首数员将领,中间一人明显正是那大商三山关总兵邓九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