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八荒之唐门千金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执迷不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四十四章 执迷不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来你是真的想致我于死地呀!”长鞭老者微睁的双眸此刻又重新微微眯起,精光一点点的内敛,又恢复成了之前的那副模样,就看他手腕一抖,将这双刀少年直直得给丢了出去,竟是要一下子抛出红圈范围之外去。

    这少年欲致老者于死地,可这老者却是没有要伤害双刀少年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要他败阵而已。

    少年身形被高高抛起,就在他要落出红圈外之时,猛得朝地面拍出一掌,又是一团气爆在掌间喷薄,少年借力又弹回了红圈之内。

    看得出这少年对于气的掌握还是非常纯熟的,保是很可惜,他身体里可能运用的真气少的可怜,如果他现在有着一个真正黄境武者的功力,这拳掌的气爆威力怕是要大出许多。

    只不过这个老者显然更不简单,唐汐月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算是将他给看透了,可在刚才双刀少年寒刃架颈的一刹那,这老者周遭的气息似乎一下子变得扭曲模糊了起来。

    可以说这场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意识到刚才双刀断裂是怎么一回事,可唐汐月却是看得真切。

    那是两道细其毫发的真气,虽然很细很小也很稀薄,可是却无比的锋锐,锐不可挡。

    原想只有这少年是个半步武者,却是没料到这个老头儿也不简单。能够凝聚出如此实质化的真气,恐怕即便他本身的武修境界不高,却也至少达到了黄境大成的地步,而且可以肯定那两缕真气是他花了一生的时间千锤百炼,反复凝炼而成了。

    看到这一幕,唐汐月倒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修行思路,现在的她放弃境界的提升,开始不断提纯凝练自身的真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的追求和这个老者是一样的,欲要将真气化为最高品质,以期用质变来带动更大的质变,而不是像常规武者那般一味得高歌猛进,狂修真气,以量变来推动质变。

    被量变推动到最后的质变,终究无法达到真正的巅峰。

    “确实看走眼了,”都黎明在一旁轻轻叹息,今日的这两场赌斗让他见识到了平日里根本见不到的战斗水准。

    无论是第一场中的不动太保环刀男子,还是这一局的双刀少年和神鞭老者,他们所展现出来的战斗水准可不是平日里能够随便看到的,就连场中终年混迹于赌斗场的老赌生们,也是有些眼眩,不知道该去如何分析下注了。

    少年人回到场上,手中拿着的却是两柄只剩下一半的断刀。

    哨判此刻也是有些为难,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提前结束这场比试,按理来说这个双刀少年的兵器已经损毁,可以算作比赛结束了,可是这少年如此锋芒毕露,又明显还有一战之力,提前裁判他败阵,恐遭选手不服。当然了,选手不服还只是一方面,关键是台上坐着的诸多买双刀少年获胜的赌客们会不乐意,人家是花了钱的,至少得要看到一方真正的落败才会罢休吧。

    场下一时间开始议论了起来,不过原本看好双刀少年的人如今也都开始看好那个神鞭老者,刚才老者那一缚字诀用的可谓是妙到了极点,虽然看似凶险,但却是瞬间化危机于无形。

    最关键的是老者是如何断的双刀少年的刃,场中许多人压根就没有看明白,于是大家也就越发得觉得老者的实力深不可测了。

    “老家伙!你真要拦我!一路从云襄追我追到巴蜀,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双刀少年的脸上露出了狠戾之色,直接扬起断刀对着老者怒喝道。

    老者依旧是眯缝着双眼,一脸波澜不惊的模样:“你刚才不是已经出杀招了嘛,难道刚才那引颈双刃之后还有留手不成?”

    老者的话令得双刀少年一怔,随即脸色一红:“你这个老不死的!”

    “不是自己的东西,取了肯定是要还回去的。从云襄追你至此,只是不想你在这错的道路上一再前行!你我毕竟师徒一场,随我回云襄,我会为你求情,免除一死!”

    场中这两人说话显然都是用了内力遮掩,一般不通门道之人很难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可唐汐月却是不同,她的神色一变再变。这个老者和少年居然都是来自云襄,而且还是一对师徒。

    莫不是刚才那少年所使用的太虚爆步真的是从真武殿中学来的?

    一时间唐汐月心中多了许多想法,不过她没有急着去与都黎明交流,而是接着听了下去。

    “别跟我提师徒!你不过就是真武殿山下一个赶羊的,你有什么资格做我师傅!真武殿上那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边说着我资质绝佳,一边却是又拒我于山门之外,我凭自己的本事上山偷技又有何不对!我还这么年轻,难道也叫我如你一般放上一辈子的羊!”

    少年话语阴冷,其中浓浓的怨愤之色溢于言表,看得出对于真武不肯收他入山门是耿耿于怀。

    唐汐月闻言却是暗自叹息,这八荒宗门又哪里是这般好入的。

    这少年不过是因为门中某个弟子或是长者夸赞了一句资质不错,便心心念念想能够入门学艺,以此来逆改人生。可是他又哪里知道,八荒宗门中的弟子哪一个不是天资卓绝。

    不说像李慕仇,伽蓝采那样的逆天人物,就算是再普通的弟子,在十六岁之前也肯定是步入了黄境武者的地步,这个少年如今看着已经二十,要论资质就算是不差,却也不可能卓越到八荒宗门要上赶着去收他。

    再看这心性,别人不肯收他为徒便要记恨在心。如此心胸狭隘之人若是将来习得一身本领走进江湖,那还不是要横行无度,肆意枉为!

    手执神鞭的老者暗暗叹息摇头,想来是也与唐汐月有了一样的感叹:“你需知道,我带你回去,至多也就废掉所修真气,日后虽然不能习武还可安稳度日。可若是日后叫真武弟子下子捉了回去,那少说也得三刀六洞,挑筋断骨!你这又是何苦,难道你觉得你一人可以对抗八荒一宗门!”

    “若是终生不可再修武,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不用再劝,今日若是你能够败了我,我立时就地自刎,你割了我头颅带回真武去,算是我将命还了他们!如若胜不下我,你便自行回去吧!莫要再阻我拦我!”

    少年语气强硬,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老者长声叹息,啪得一声,将手中长鞭收成一团握在手中,转身直接走出了红圈,扬长而去,只留下了一四个字:“执迷不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