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八荒之唐门千金 > 第一千零二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零二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唐西北国境线外有一处军镇名为拒马镇,此镇地处青州与凉州交界处。相传在上一次中原与西北游牧的大战时,这所军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甚至这拒马镇三个字还是上代的唐皇,亲自赐下的。

    只不过那场大战到如今已经过去了近三十年,哪怕是李墨香当时还没有出生,而如今的唐皇李昊天还没有继位。

    三十年没有刀兵,这座军镇已经渐渐失去了原本的军武气息。

    要说镇上的百姓,其实也都是半军半民的性质。他们多半都是当年那支拒马骑军留下的老卒,还有后代。

    朝廷近些年来也没有忘记这些老卒,每年都会按例发下丰额的财帛补给。或许是日子过的舒服了,那些曾经铁血沙场的老卒后代们,却是都不愿意再加入军伍。

    稍稍家底厚一些的,会想方设法得迁出这拒马城,往南方的城市迁徙以求更好的发展,毕竟这西北荒原太过荒僻。

    尽管老卒们仍然要求自家的青壮至少要有一人投身军伍,可也大多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事实上,如今这座军镇早已经没有了军武气息,更别说什么战力了。

    对此那些一生戎马的军人们也只能够摇头叹息。

    然而就在三天前,一支装束整肃的铁骑来到了镇子中。

    这支队伍人人皆披重甲,每一个军士都配有两骑,甚至三骑以供长途奔袭,替换坐骑以恢复脚力。

    当看到铁骑军伍之中飘扬着的那面大纛旗时,无数参加上过沙场厮杀的老兵,皆是忍不住哭喊出声来。

    大唐虎烈军啊!谁能够想到,在这有生之年,竟然还有机会见到这支大唐虎烈军,老卒们虽然已经年老,可谁还不曾年轻过,曾经又有多少人,为了能够加入这支铁血军旅,不眠不休的训练,舍身忘死的杀敌,以积攒军功。

    这曾经是他们一辈人的梦想,更是他们的信仰。

    年轻一辈的军卒子弟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一辈在见到这支铁骑时会那般的激动,但却也都被这支队伍的威严给震慑住了。

    铁骑为首一骑率先翻身下马,是一个已经年过五十的中年汉子。

    回头望去,背后那是一排排一列列军容整肃的骑阵,这已经不仅仅只是站位的整齐了,就连这些战马的马头,所抬的高度和角度都是一模一样。

    就见那位校尉军官模样的中年壮汉大喝一声:“下马。”

    紧接着就是几百骑齐刷刷得翻身下马,动作一致,就连落地都是整整齐齐,好似他们从来就是一个整体一般。

    军镇之中,一个老人家颤颤巍巍得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挂满了泪水,眼泪顺着他那苍老的面颊颗颗滑落。

    “严伍长!”大汉转头看到那个老泪纵横的老者,当下快步上前,砰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单膝跪倒在了那位老人的面前。

    老人此刻就连握拐杖的手都已经激动得颤抖不止,身子摇摇欲坠得来到那个身着重甲的汉子身前。

    “小六子,是你嘛。”看着身前这个面目刚毅,脸庞上还有两道狰狞伤疤的大汉,老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想当初,这个少年从拒马军镇中走出去的时候,才只是个十七八岁的黄毛小子,没想到一眨眼竟然已经成为了大名鼎鼎的虎烈军校尉。

    这位校尉。

    中年大汉咧嘴一笑,猛得转过身对着身后静立下马的袍泽们大喊道:“虎烈军赤烽营全体,向严老伍长致敬!”

    此话刚出,就看那几百铁骑,齐刷刷得横臂胸前,狠狠得一捶自己的胸膛,那声音有如擂动天鼓一般整齐壮烈,随后百声齐响。

    “严老伍长好!”

    老人的泪水已经迷乱了他的眼眸,完全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他一边挥着手,一边呢喃道:“受不起,受不起啊!你们都是镇守大唐的锐士,怎么能够向我这么一个老不死得行如此隆重的军礼。”

    那个小名叫作六子的校尉哈哈一笑,上前轻轻扶住严姓老人:“小六子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是从拒马镇中走出来的!当年追随着老伍长,在大草原猎杀北地蛮子,可没有少给老伍长添麻烦,这些六子可都牢牢记在心上,永生永世也不敢忘记。”

    不等老人家再说什么,校尉继续开口道:“老伍长,我们此行只是来拒马镇暂歇一歇脚,补充一下补给,随后还要继续北奔青州国境线,否则一定要与老伍长多饮几杯。”

    老人此刻也逐渐得稳定下了情绪,一听校尉如此言语,当下神情微微一变,他自己就是戎马一生的老卒,这点直觉还是有的:“有仗打了?”这是他的第一直觉,这里所说的有仗打,可不是像以往那样去草原上游猎练兵,而是有人进犯国境的意思。

    倒不是说那个叫六子的校尉没有保密意识,而是他也很清楚,这事根本瞒不了自己的老伍长,当下重重点了点头:“青州边境线目前汇聚了草尖上百个部落,几十万的游骑兵,我们接到军令,赶赴青州驰援青州城卫军。”

    老伍长闻言立时面露怒容,手中拐杖重重拄了拄地面沉声道:“谁给那些北蛮子的胆子,敢进犯我中原大地,简直是找死!”

    “谁说不是呢,”六子哈哈一笑“老伍长,我们时间有限,能不能请你帮助我们协调一下补给。”

    “这有什么难的,”老人家此刻精神一下子好了许多,整个人容光焕发的,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当年骑马杀敌的岁月,他转头朝着站在不远处,呆呆望着这边的几个年轻人招了招手。

    其中一个年轻人迟疑了片刻,还是快步跑了过来。

    “严东,你立马去镇子里,让每家每户拿出十斤小米,二十斤精细草料,半个时辰之内送到镇外来。”

    那个叫严东的少年愣在原地,这事儿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竟然还能这样征粮的。

    严老伍长见那个叫严东的少年没有动作,抬起拐杖作势就要打:“还不快去,误了军机大事,我要了你的脑袋!”

    少年这才反应过来,平日里和蔼慈祥的爷爷,这一刻竟然这般的凶狠,他可算是被吓坏了,当下拔脚就往镇子里跑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