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综合类型 > 颜控蜜恋史 > 第215章 600元的小黑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5章 600元的小黑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离午餐时间还有个把小时。

    兮兮最为兴奋,拉住妈妈让她看这里,看那里。她在向妈妈展示她2天来的生活。

    兮兮拉着她妈妈四处乱逛的时候,文豪、文夫人与莫洁莲、莫颜在麻将桌前落座。

    “我们不是真的要打麻将吧?”文豪啼笑皆非。

    “不喜欢你可以走开,我是要教小颜的。”文夫人快人快语。

    “既来之,则安之。”文豪才不愿意离开。

    母女、母子分好班,麻将桌自动洗牌、摆牌,文夫人投入地给莫颜讲规则。

    文豪似有若无,对着莫洁莲感慨一句:“有时候,事情真不敢细想。”

    莫洁莲马上接腔,说实话,那个大胆的念头在她心里盘旋良久。只是,因为一方牵涉文豪的继母,她不好擅自开口。如今听出文豪也有这个意思,她如何不由衷点头。

    “是啊。要说,医院产科或育婴房抱错,也不是没有可能。哎,呆会儿倒要问问兮兮妈妈,她是在哪个医院里生的孩子。”

    “还是不要问了吧,”文豪为难,“看兮兮妈妈也是极疼爱兮兮的样子,万一面临换回来的情形,她得多伤心。”

    莫洁莲大腿一拍:“要我说,真换回来,也不见得不是好事。你们有所不知,因为兮兮非亲生,兮兮奶奶想要个孙子,兮兮妈不肯再生,闹着要跟兮兮爸离婚。之前小夫妻同心同德,生活得挺好的。这孩子要是换回来,不是万事大吉?”

    莫颜内心焦躁,深感2只耳朵不够用。

    一边文夫人拉住她的手讲牌,什么小鸡、一桶、两条、东南西北中发白……一边是妈妈信口乱语。她有心暗示妈妈不要乱说话,可又对不起文夫人的认真劲儿。没奈何,只好估准妈妈的位置,桌下小心踢去一脚。

    “哎呦。”身旁的文豪哀叫一声。

    莫颜有些傻眼,不知道该承认“不小心”碰到,还是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偷偷瞄右手边的文豪一眼,被文豪看个正着。

    文豪笑岑岑的,好像知道那一脚来自于她。

    莫洁莲关心地询问文豪怎么了,文豪笑:“桌下小狗挠了我的脚。”

    莫颜红了脸,但是耍赖心起,决心一推二净不承认。幸好,没有人继续追究卧在文夫人脚边的泰迪,是否真的挠了文豪的脚。

    还没有正式开玩,兮兮妈妈扯着兮兮从三楼下来了。

    刚才泪水涟涟的兮兮妈妈此刻笑眯眯的。

    莫洁莲张口就是:“兮兮妈妈,你在哪个医院生的兮兮?”

    兮兮妈妈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

    “妈!说好要当我姐姐的,可不许变八婆。”莫颜适时娇嗔。

    文夫人半掩嘴笑了起来:“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超级羡慕有女儿的人呀,可以相约做姐妹。”

    气氛又和缓下来。兮兮妈妈讪讪地笑了笑。话题就没有再围绕“换子疑云”。

    吃过极其丰盛的午饭,将私人物品打包后,文豪开车送她们。恰恰好够坐下所有人。就这样,莫洁莲坐在副驾驶位,莫颜、兮兮、兮兮妈妈坐后排。跟文夫人挥手道过再见后,车驶出近郊别墅区,驶向市区。

    鉴于文豪跟兮兮家并不熟,文豪决定先送兮兮母女回家。

    兮兮妈妈一度要求自己回,被莫洁莲抢白着拒绝了。兮兮妈妈只好报出她的租房地址。

    新租房与原来租房的地方背道而驰,差不多隔小半个城区。文豪借着导航开到终点,发现是个破旧的老小区。因为年代久远,受那时生活理念制约,小区内通道并不宽阔。文豪将车开进去后,发现连停车的地方都没有。

    好在小区路上一时也没有别的车经过,文豪就将车停到兮兮妈妈指挥的楼宇侧边的路上。

    如她所言,她租下的是房东盖在小院的平房。看得出,一楼的人家家家都侵占了原本就不多的绿化,扩大为自己家的庭院。兮兮妈妈租的,恰好是临小区通道的一家,因此有单独的进出小门。

    为了不影响二楼,房东盖的房子低矮,大约只2米高左右。一楼本就采光不好,盖出来的这间简易房,只有两片小小的玻璃,不仅采光不好,通风也差,一走入,又闷又潮又暗。

    刚从高楼大户过几天痛快生活的兮兮,下意识拒绝进入。

    兮兮妈妈非常难堪。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哄又哄不好。

    看着那间仅容下一张单人床、一个简易衣柜和一张小书桌的陋室,莫洁莲红了眼。莫颜也觉得心中不忍,下意识缩在了妈妈身后。文豪立在门口,明显怔了一下。

    兮兮妈妈蹲在地上哄兮兮,兮兮抽抽嗒嗒,最终由妈妈抱着进了她口中的“小黑屋”。

    将人送到家,莫洁莲努力稳住声线,挤出比哭好不了多少的笑,嘱咐兮兮妈妈万事小心,有事没事多联系,以后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千万别客气。

    文豪重现了那晚央求莫颜重回公司的焦灼。他立在矮屋子外面,一会儿胳膊抱胸前,一会儿手插口袋。幸而路上有车路过,他们才得以免去绵长道别的尴尬,逃也般的快速离开。

    一上车,莫洁莲就拿纸巾擦起眼睛来。

    “妈——”莫颜扒着椅背,手抚莫洁莲的肩膀。她知道,兮兮妈妈的处境一定是勾起她自己的伤心往事了。据说,妈妈被爸爸扫地出局的时候,她们现在住的二室户尚是毛胚房,毛胚得很彻底,连马桶都没有。灰色水泥墙上luǒ lù着电线线头。

    多年不曾外出工作、人际狭窄的莫洁莲,跪坐在空无一物,又没水没电的毛胚房里,纠结着是活下去,还是死掉一了百了……这段心酸的往事,莫洁莲只偶然提过一次,画面感太强,莫颜从10岁一直牢记在心。

    “也许,我的确应该做点什么……”文豪幽幽道。

    “也许,”莫洁莲抽一下鼻子,“她们最终靠自己也能挺过去。”

    文豪飞快看一眼莫洁莲。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改了态度。

    莫颜一个人坐在车后排,一半为眼前的兮兮妈妈面临的惨况难过,一半为昨天没接到王承佑打来的电话而忧心。

    .。妙书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