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综合类型 > 颜控蜜恋史 > 第216章 深情与魄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6章 深情与魄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天,王承佑拿到王者风砸给他的电话,喜不自禁,他是打算给莫颜打电话的。

    只是,他还没有找到一个方便“讲傻话”的隐秘地方,就听见妈妈在底楼慌里慌张呼唤他和者风的声音。青农场四下没有邻居,极其安静,妈妈米芝惊慌的呼唤声就显得格外醒目,甚至刺耳。

    王承佑内心一沉。

    “怎么了?”王者风从室内跑出来。

    “可能是爷爷。”王承佑边回边往楼下跑。

    到了一楼,恰逢妈妈跑到长廊的这一头,她一把抓住儿子,用心有余悸的声音说:“你爷爷呕了好几口血。你爸爸正在赶来的路上。你伯父要带他去纽约医院。你伯母说不行,得叫救护车过来接。快,你俩快去。”

    米芝说得颠三倒四。王承佑和王者风无障碍全听懂,俩人默不作声,脚下发力,朝主楼二楼爷爷卧室跑去。

    轻轻推开卧室门,爷爷浊眼望过来,颇为镇定地笑了笑。他朝虚空艰难地伸出手。王承佑赶紧跑过去,握住爷爷的手。爷爷的另一只手,被安娜握着,贴在脸蛋上。

    王者风便慢慢走过去,站到王承佑的背后。

    “爷爷,不去,医院。”爷爷说起话来,像风箱抽动。

    王承佑郑重点头。

    “爷爷,尽力而活,没有遗憾。”

    总结人生的感觉令现场十分肃穆。

    在外面打完诸多沟通电话的大伯父,推门进来,正好听到这一句,他压低声音:“爸爸,别说了,会好起来的。您躺着歇歇,救护车马上就到。”

    爷爷呼吸变得越发急促起来,他语气抬高一度:“不去……”

    王承佑接过话:“孙儿明白,爷爷不去!别急,别气,喝口水。爷爷什么时候都是顶天立地、说一不二的。爷爷说不去,就不去。”

    大伯母赶紧去拉伯父的胳膊,伯父不再出声。

    “你……”爷爷望向立在王承佑身后的王者风。王承佑见状,赶紧将木呆呆的者风哥哥拉过来,将爷爷的手塞他手里。那一刻,王者风先鼻头发酸,哽咽起来:“爷爷。”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由衷喊老人吧。

    “不能,怪我……”

    王者风违心地点了点头。他……怎么可能不怪这强势的老头儿呢。刚才血缘带来的强烈冲击慢慢消散,他的理智开始回归,想起老头终究是棒打鸳鸯散的罪魁祸首,想起家里那孤独惶恐、再未结婚的妈妈……他脸上的动容,渐渐平静下来。

    “我,不喜欢你妈,是事实。你,也从没有,主动,接近过我。”

    言外之意,爷孙俩如此疏离,是小辈的错?

    王者风低下了头。别说他7岁的时候不愿意跟一个想不起长相的人通话,就是长到17岁,也不知道爷爷私人电话号码呀。

    正低头的王者风忽然屁1股疼了一下。不消说,是站在他身后的王承佑踢了他一脚。个小辣鸡!他心里骂一句,脸上倒集中精力起来。

    屁1股疼的那一瞬他想明白了。活着的人不应该跟要死的人较真儿。

    他重新望向爷爷浑浊的眼睛,脸上也浮出几分真诚的笑意,他点着头,对爷爷说:“爷爷不用担心,我什么都明白。”

    床尾的伯父很焦躁,一直想让爷爷不要说话,静心养气。大约他的欲言又止被爷爷感受到了,爷爷隔空瞪了他一眼。

    “老二……”

    伯父赶紧回:“老二已经赶最近一班航班飞来了。老二的公司运营得很好。老二这个人,稳扎稳打,有耐心精耕细作,将来是有大出息的。老二跟他媳妇儿米芝关系很稳定,他俩会白头偕老的。”

    米芝赶紧露个面。她怵老爷子。在老爷子面前不自在,也没自信。眼见都这种情况了,老人家还在惦记她家的情况,不免深为感动。

    说一句停2分钟,就这样,快1个小时的时候,远远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爷爷忽然不再说话,态度很坚决地闭眼摇头,让他们都出去。

    到了门外,王承佑拉了一把大伯父:“伯父,就随爷爷的意愿吧。”

    伯父痛苦地捂上了脸,声音有些闷闷的:“不过度抢救,让病人有尊严地走。道理我都懂,可,可……”叹了一口气,伯父继续,“决心难下,话难出口!万一抢救一下又度过危机呢?”

    王承佑往楼下走,语气坚决:“我,去让救护车回去!”

    王者风跟了上去。

    “喂,你态度这么坚决?”

    “这是爷爷的意思。”

    “万一抢救一下又多活一年,呃,几个月呢?”

    “这是爷爷的意思。”

    王承佑只有一句话。

    王者风忍不住逗逗他。

    “病人嘛,感情脆弱、情绪波动大,所以做决定、签字之类的都是家属的事情。”

    王承佑不搭话,步子却一点儿都不迟疑。

    他拍打着救护车的车窗,跟救护车司机说,他们可以原路回去了。救护车司机大约没见过这种情况,有些发懵,看东方面孔的王承佑像半大孩子,就问他,家长在不在?

    伯父恰在此时追到跟前,他还在迟疑、犹豫。

    王承佑冷冷地注视着伯父:“把死亡的权利还给本人,这是重要而严肃的事情。爷爷内心很清醒,他说了他不要去医院。他这几天不止一次明确跟我说过,他不要最后一刻在icu病房,赤条条插满管子,身边一个人亲人也没有!你明明听到!”

    “听到了是一回事,可是,可是……”伯父极其痛苦、纠结。

    “够了!难道你非要逼我说出‘违反爷爷意愿,强行拉走,就从我身上碾过去’这种话吗?有人愿意从医院走,有人愿意从家里睡觉的床上走,94岁的爷爷难道没有选择权吗?”

    伯父无力地掏出电话,递给年幼的侄子:“给你爸打电话。”

    王承佑看也不看:“我爸要责怪,就怪到我一个人身上好了。”转身对救护车司机及随车医护,“你们可以回去了。账单尽管寄来。”

    在王承佑的强势阻挠下,救护车开走了。

    一旁观看的王者风忽然生出一种敬畏。那是一种他对小辣鸡从来没有过的情感体验。他看到了小辣鸡身上有一种他所没有的深情与魄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