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压寨王爷:娘子,求收留 > 第六章 院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章 院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果然,只听右相说道:“臣听闻苏大小姐在飞雪山庄曾无故失踪数日,这期间无论苏大小姐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对于苏大小姐来说都是一个污点,这样有污点的人怎么能做王妃呢?皇上,不如您下旨取消九王爷与苏大小姐的婚事吧。”

    “皇上!”夏云城喊道,“虽然苏大小姐失踪数日是事实,可实际上她没有受到任何侵犯,她是清白的,儿臣愿意娶苏大小姐,儿臣不介意外人怎么看。”

    他原先还想着回京之后求来赐婚圣旨呢,谁知道安妃不知因何帮他达成心愿。不过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总之苏婉晴成了他的王妃这是不争的事实,谁也别想再改变,就是惠成帝也不能。

    怕惠成帝在右相的蛊惑下反悔,夏云城继续说道:“皇上,圣旨已下,岂能朝令夕改,如此岂不是让天下人质疑您的威信?”

    惠成帝开始迟疑,右相在一边继续说道:“九王爷您如今是这么说,可是苏大小姐失踪的事总有一天会被世人知晓,世人多愚昧,到时候那些人可不管她是否清白,光是唾沫星子都能将苏大小姐淹没,那时候你还能如此坚持吗?”

    不等夏云城说话,右相继续说道:“如今你们还未成婚,要解除婚约也很容易,难道你不再考虑考虑?”

    “不用了,本王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即便真有一天天下人都质疑苏大小姐,本王对苏大小姐的态度也不改变。在本王心中,苏大小姐是最冰清玉洁的。”

    夏云城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对这门婚事十分坚定。

    听了夏云城这一席话,惠成帝心中的一些动摇又坚定起来,“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你也不小了,趁着现在没有战事,你自己去选一个日子,将婚事办起来。”

    想了想,惠成帝觉得虽然老九坚持要娶,但是苏婉晴到底有了污点,心中不喜,便又道:“按理说你应该有一正妃四侧妃,侍妾数名,你看看要不要一起补全?”

    “多谢皇上,不过儿臣不需要,儿臣只要正妃就可以了。”夏云城连忙拒绝。

    开玩笑,要是王府里多几个女人,晴儿恼了他逃跑了怎么办?更何况,那些女人看着恶心死了,他怎么会让她们进府?

    夏云城没有注意到,当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右相露出一个满意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收敛了。

    “算了算了,既然你不喜欢就算了。”

    惠成帝开始不耐烦了。他本来就不是真心想要给夏云城挑选侧妃侍妾,不过因为其他几个儿子后院都是女人无数,只有夏云城后院空虚,他顺口一问而已。

    要是夏云城顺势挑选几个权臣的女儿,他反倒要烦恼怎么找借口拒绝了。夏云城如今已经是手握重兵,要是再让他通过联姻拉拢几个重臣,他就更不放心了。

    夏云城多少猜出些惠成帝的心思,心中对于这个父皇更谈不上有何情感了。不过也好,省得他还要找借口拒绝惠成帝或者后宫女人赐下的女人。

    夏云城离开的时候,右相也跟着告退。

    两人肩并肩地走出皇宫。一开始两人还是沉默无言,等到了接近宫门,右相才似笑非笑地说道:“恭喜王爷获得如花美眷。”

    “多谢。”夏云城颇为冷淡。

    对于夏云城的态度,右相不以为意,继续道:“不知王爷的婚期是什么时候,到时候臣一定会去讨杯喜酒。”

    “欢迎。”

    夏云城现在越发看不明白右相了。一开始他看着是想要为难自己,可是仔细一想,在晴儿失踪一事泄露之前在皇帝面前过了明路,就算以后被人泄露出去,皇帝也不能对晴儿做些什么。这样一看,右相似乎是在帮自己。可是夏云城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右相与自己有何渊源。

    因为心存疑虑,夏云城回去之后就吩咐人去查右相古月。

    武安侯先祖是文人,又是南方人,所以整个武安侯府的建筑不像北方建筑那般处处透露着简单大气,而是宛如南方人的婉约柔美。亭台楼阁,假山奇石,小桥流水,处处透露着精致。

    不过十二年再回府,苏婉晴觉得府中的格局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跟着程氏的脚步,苏婉晴知道,这并不是去她母亲胡氏的院落的路。

    “夫人,这可不是去醉月轩的路。”苏婉晴突然说道。

    醉月轩是她母亲胡氏生前一直居住的院子。胡氏最喜诗词歌赋,浑身都透露着一股书香之气,所以她的院子的命名也透露着几分文艺气息。

    从苏婉晴出生到被送出府的那段时间,苏婉晴一直都是跟随胡氏居住在醉月轩的,她对于那里有着别样的感情。

    在她回府前已经打探过了,醉月轩到现在一直都是空着的,甚至连个打扫的人都没有,在武安侯府就是个荒废的院子。

    醉月轩处于武安侯府中心位置,自从胡氏逝世苏婉晴离开后,程氏为了抹掉胡氏在府中的痕迹,甚至想过要将醉月轩拆除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个便宜父亲不同意,于是就这么荒废在那里了。

    “呃……”程氏的脸庞有一瞬间的扭曲。

    对程氏的反应视而不见,苏婉晴继续说道:“我以前就是居住在醉月轩,如今也住在那里好了,省得夫人还要腾出其他院子。”

    “晴儿还记得你母亲的院子?”程氏心里是十分惊讶了,因为那时候苏婉晴还太小,两岁的孩子有多少能够记事?

    “夫人还是叫我大小姐吧。”苏婉晴纠正道,“怎么会不记得,那可是我母亲的院子,而且我自从出生起到离府的时候一直都是住在那里的。就是我母亲,也是在那里病逝的。”

    末了,苏婉晴又加了这么一句,而且在说到“病逝”二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程氏突然觉得浑身一凛,仿佛置身冰窖中一般。心中忍不住想道:难道这贱丫头发现什么了?可是不应该呀,就算她记事早,也不可能查出些什么来的。难道只是因为怀疑?

    定了定神,程氏告诉自己,苏婉晴只是因为心中有所怀疑所以想要套自己的话而已。她可不能让这贱丫头得逞。至于当年被她派去做那件事的人,早已经被她处理了,就算这丫头想要查出些什么也不能了。

    这般想着,程氏就不再害怕,脸上重新堆满笑容,“大小姐,那个院子如今已经荒废了,我重新给你选了一个院子,里面一应物品俱全。”

    她原本是打算将苏婉晴随意打发到府中最偏僻的一个荒废的院落,可是她没想到对方能得到九王爷的看重,还亲自送回来。于是她临时改了主意,让心腹嬷嬷重新收拾一个院落出来,虽然不是荒废的院落,但也是在侯府偏僻的地方。

    与胡氏有关的,程氏一概不喜,最好能做到眼不见为净。

    “不必了,我就住在醉月轩就好。”

    说完,不给程氏反应的时间,苏婉晴抬脚就改变了方向,朝着另一条路走去。

    “夫人,这怎么办?”程氏的贴身丫鬟翠枝问道。

    翠枝身为程氏的贴身丫鬟,自然以程氏的利益为先。魏嬷嬷已经去收拾院落了,而大小姐却坚持要去醉月轩居住,这不是打自家夫人的脸么?

    “怎么办?自然是跟上去了。”程氏恨恨地说道,然后跟了上去。

    苏婉晴走在前面,根本不用人带路,就熟门熟路地来到醉月轩。程氏跟在后面,看着苏婉晴的眼眸深沉。

    醉月轩已经空置了十二年之久,程氏还真的是从未派人过来打扫。院落的大门已经掉漆,门锁上锈迹斑斑。

    阻止了红鸾的帮忙,苏婉晴走上前,亲自推开那道门。“砰”的一声,两扇门被推开,有些摇摇欲坠。苏婉晴抬脚走进去。地面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枯枝败叶,随处可见的蜘蛛网在风雨的侵蚀下残破不堪。

    “夫人还真是有心了。”看着醉月轩的情况,苏婉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程氏。

    程氏有些不以为意,“大小姐,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如今咱们府上可不如当初那般富贵了。除了侯爷和你祖母处,就是夫人我的院子也开始节省了,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抽不出多余的人手来打扫和维护这醉月轩。我已经派人去将你的院子收拾好了,你呀,就别挑剔了,这醉月轩哪能住人呢。”

    小贱蹄子,有的给你住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要不是为了本夫人的女儿,就让你在外面自生自灭好了!程氏在心中想道。

    如今她可是后悔了,早知道武安侯府与平津侯府的婚事最终是要退的,还不如一早就退了,她何必多此一举让人千里迢迢地去将人接回来个自己添堵。

    现在好了,即便她想再次将人撵出去也不行了,谁让人家现在有九王爷撑腰呢?

    “既然府中如此艰难,那就不劳烦夫人了,我自己让人将这里收拾好就行,只是修建院落需要进进出出的,夫人可千万别为难了我的人。”苏婉晴说道。

    程氏却不相信苏婉晴有这么大的能耐,不耐烦地说道:“大小姐放心。大小姐既然执意要住在这里,那本夫人也不多劝了,你自己看着收拾吧,本夫人那里还有事情要忙,就不在这里陪你了。”

    “夫人自便。”

    从一开始,苏婉晴对程氏的态度就是冷漠疏离,程氏自然不会伏低做小去讨好她,就是做戏程氏也不愿意。在她看来,苏婉晴不过一个在穷乡僻壤之地长大的丫头,没什么见识。若是对方识趣,不与她为敌,她们还是可以相安无事的。就算对方想要做些什么,程氏也有自信可以对付她,毕竟她可是还有一秘密武器呢。

    所以现在程氏一拂袖,带着她的人高傲地离开了。

    这时,苏婉晴才吩咐道:“红鸾,你去通知苏管家,让他带些人进府,将醉月轩重新装修一遍。”

    苏管家因为是男子,进了武安侯府不好安排,于是一下船苏婉晴就让他去自己在京城的别居中安置了。

    红鸾领命离去。

    剩下的几人也不闲着,白妩领着几人开始打扫醉月轩,绿荷绿梅姐妹俩去安排从海平府带回来的行李。

    苏婉晴独自一人往正房走去,推开门,里面的木制家具还如原样摆放着,只是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更爬满了蜘蛛网。

    苏婉晴毫不在意地拂开蜘蛛网,抬脚走进去。这里是用来接待女眷的地方。不过从苏婉晴出生起,她还从未见过这里有客人来,除了程氏。

    当然,程氏并不是单纯地来看望母亲,而是来冷嘲热讽的。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以前的那些情景仿佛如昨天发生的一般,在苏婉晴脑海里重现。

    “姐姐,你看看你这憔悴的模样,哪里看得出京城第一美人的模样?你不知道吧?昨晚老爷宿在了妹妹那里,他说呀,他早已厌弃了姐姐。啧啧,你说你这鬼样子还霸占着侯夫人的名头作何?要是妹妹我是你呀,早就自请下堂了!”

    那时候的程氏还是苏盛的平妻,却是一身大红的绣牡丹穿花流云锦,头戴镶嵌着大红宝石的牡丹金饰,带着一串的下人堂而皇之地闯进醉月轩,在胡氏面前大放厥词,嚣张得意。

    小小的还在襁褓中的苏婉晴被胡氏抱在怀里,看清了程氏脸上的嚣张与杀意,也看见了胡氏脸上的平静。

    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苏婉晴知道,那个时候母亲已经对苏盛失望之极,所以程氏的这些话根本就伤不到母亲,可是她还是为母亲心疼。对于那个从未见过的父亲和程氏更是生恨。

    不过那时候她太小什么都做不了,对于母qīn rì渐衰败的身体更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

    因为母亲势弱,醉月轩的丫鬟奴仆早已经各自重新选择主子,偌大的醉月轩最后只有母亲的贴身嬷嬷、大哥和她三个人送母亲最后一程。至于她的便宜父亲苏盛,那时候正在程氏那里抱着小她一岁的苏婉蓉逗趣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