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五百零九章:凌乱了春和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九章:凌乱了春和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刘掌门,你这是非要阻止我们报仇了?”

    魔道几位宗师站出来,一瞬间,风云再起,已经渐白的东方再一次黑暗了起来,狂风怒号,气势磅礴。

    刘云袖顿时感觉到无边的压力,一身青衫狂舞,却没有后退半步,依旧将顾青辞护在身后,他距离顾青辞很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顾青辞的状态不对劲,这时候即便是个普通人都能够杀了顾青辞。

    琅琊剑派的那些弟子也在这时候赶了过来,也没有丝毫犹豫,全部冲了过来,和魔道形成了对峙局面。

    只不过,魔道这方,密密麻麻的人赶过来,单纯只是琅琊剑派的人,就有些显得微不足道了。

    “刘掌门!”

    这时候,雷霆宫的雷霆上人走了出来,说道:“在下知道你义薄云天,琅琊剑派和顾青辞关系匪浅,但你可要考虑清楚,你琅琊剑派这么多弟子,这么多条命,可就在你一念之间。”

    雷霆宫是西域一个魔道巨头,一直以来都是昆仑教的附属势力,正魔大战中,雷霆宫也一直都是前峰,在正魔大战没有开始之前,就已经和中原武林发生过多次冲突,而同为宗师的刘云袖和雷霆上人也有过几次交锋,半斤八两。

    雷霆上人这话很直白,一个雷霆上人便能够牵制住刘云袖,而魔道这方还有不少宗师,单纯以琅琊剑派这些弟子,根本挡不住多久。

    “哼,我琅琊剑派没有贪生怕死之徒,”就在刘云袖都有些为难之时,琅琊剑派里面一位天命境大修行者站出来,说道:“顾侯爷与唐斩的冲突也时为了救我琅琊剑派弟子而产生的,如今,顾侯爷有难,我琅琊剑派岂能坐视不管!”

    琅琊剑派的弟子都在这时候往前一步,气势如虹。

    “说得好!”

    就在这时候,七秀坊的宗师也仗剑走了过来,带着七秀坊弟子,和琅琊剑派的人站在一边,说道:“顾侯爷杀人,也与我七秀坊脱不开关系,这一战,我七秀坊不退!”

    七秀坊的人站了出来,魔道那边的人都脸色有些不正常了,雷霆上人害怕有变,他们本来就以为正道武林应该不会插手,可现在,他有些估摸不准了。

    刘云袖望向正道武林那方,问道:“各位同道,可还有愿意相助的,我刘云袖借一个人情!”

    正道武林这方的人,都有些沉默。

    沧澜剑宗的掌门朝着刘云袖拱手道:“刘掌门,正魔大战,顾青辞便是中立的,我正道不欠他的人情,而论个人恩怨,我沧澜剑宗与刑天府,与顾青辞的仇怨不小,恕我沧澜剑宗不能插手!”

    看着沧澜剑宗这么一带头,雷霆上人便趁热打铁道:“我保证,我们只是替教主报仇,轩辕神剑我们西域武林绝对不会有分毫染指。”

    当雷霆上人这话一出口,很有别有心思的世家都纷纷往后撤退,轩辕剑的威力,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即便是魔道不弄这么一出复仇,也有很多人盯上了这把神剑。

    一瞬间,七秀坊和琅琊剑派就有些孤木难支,刘云袖倒是没有丝毫气愤,这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正魔大战已经结束,所有门派世家损伤都不小,况且,江湖本如此,如果不是他欠了顾青辞人情,这时候。他也不愿意为一个陌生人而出手。

    战场气氛骤起,战意凝聚起来。

    在对峙战场不远处,地藏王缓缓抽出了刀,仿佛看着一个死人一般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师兄,你干什么?”后土拦住地藏王说道:“师兄,让他们打吧,我地府在坐收渔利不好吗?”

    地藏王看了后土一眼,说道:“防范于未然。”

    后土突然叹了口气,抬头盯着地藏王的眼神,沉声道:“师兄,我看你不是要防范于未然,而是要去帮助顾青辞吧!”

    被一语道破,地藏王却没有任何特殊反应,反而是低头盯着后土,说道:“师妹,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什么非要打破砂锅,选择不知道不是更好吗?这么多年来,我为了地府兢兢业业,你不能否认,我没有损害过地府任何利益,你也不能否认,地府在我手里重新崛起,你也不能否认,我为师父复仇,挑起了正魔大战,你也不能否认,你为什么就不能装作不知道,就这样过下去,不好吗?”

    后土缓缓取下了面具,那一张风华绝代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让人我见犹怜,说道:“师兄,你为什么就不能骗骗我呢,你都已经骗了我二十年了,为什么就不能把我骗到最后呢?”

    地藏王也取下了面具,即便已至中年,依然还是俊朗,只是脸上多了些风霜痕迹,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说道:“对呀,二十年了,我儿子都已经成为了一方巨擘,我离开他的时候,他还是个穿着开裆裤的孩子,可昨天,他却跟我说,我的儿子能够顶起一方天地了。”

    “二十多年,不论是作为丈夫还是父亲,我都是不合格的,我对不起他们母子,可如今,要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了,以前我不敢公开身份,那是我担心我离开之后,没人能够保护他们,可如今,他们不但能够保护自己,还能够保护我这个父亲了。”

    “我知道当青辞来黑域之后,师妹你一直在调查我,我也知道你迟早能够查到,但我真的很希望你能选择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就这样做一辈子的师兄妹不好吗?”

    后土眼睛已经通红,歇斯底里道:“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二十年了,我等了你二十年,我想要的是什么,你不知道吗?二十年前,我还是个小姑娘,就等着你,可等了这么久,却换来了这么一个结果,你告诉我,我怎么能够觉得好,怎么能够!”

    后土已经哭得梨花带雨。

    “地府是我爹的心血,你知道吗,师兄,你这么做下去,会毁了它的,今天,你不能救顾青辞,要想救他,你就杀了我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