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一一〇章 险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一〇章 险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空上,弯月皎洁,繁星闪烁,飘浮着一朵又一朵云影。

    田野里,虫儿声声,在抒发愉悦之情。

    月光下,青龙山朦胧可见,显露出巍巍挺拔的身影。

    青龙山附近便是青山庄,地处偏僻,住着几十户人家,人们以种地为生,民风淳朴,相处和睦。

    在村外的小路旁,张云燕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望着不远处的青龙山,目光里闪动着渴望的神情。

    她在等待神仙降临,等待宝物现身。

    自从听了孙建林的讲述后,张云燕每到夜晚便来这里观察青龙山是否有变化,盼望能看到传说中的奇异征兆,希望那位神仙能够出现,神奇的宝物能够现身。

    然而,她没有孙建林那么幸运,几天来,总是怀着渴望的心情而来,又沮丧而去。

    此时此刻,青龙山上静悄悄的,没有烟气,没有黑云,没有闪光,没有巨响……

    看来,那位神仙正在别处奔忙,没有光顾这里,也没有见到宝物出现的征兆,令人失望。

    张云燕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今夜是最后的希望,不知道会不会再一次失望而归。

    她在默默地祈盼,但愿能见到神仙,也好拜师学艺修炼奇功异法,增进立足于江湖的本领。

    她越想越心动,不管怎样也不能放弃最后的机会,必须坚持到底,或许希望就在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中。

    如果今夜又失望而归,她只能等到报仇之后再来等候,一定要见到那位神仙,争取得到那件宝物。

    在等待中,张云燕又想起那些未了的誓愿,心中悲愤焦虑难安。

    她想到义父家的大哥林佳祥,既思念又痛苦。

    佳祥哥哥是她的未婚夫君,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早已占据了云燕的心田。

    如今,佳祥哥哥已经离开人世好几年了,而且是在成亲的那一天,还是为了救她死去的,云燕的心灵一直在滴血,伤痛至今。

    思虑中,她的目光不经意地看着远处,忽然盯住青龙山的半山腰不动了。

    在暗淡的月光下,在朦胧的夜色中,那里好像有一股烟气在飘升,又很快散去。

    她的目光是不经意的,不敢肯定那股烟气是真的还是幻觉。她一直在祈盼在渴望,很可能出现错觉,或许有了海市蜃楼一样的幻影。

    张云燕希望那里真有了烟气,因为那是神仙和宝物现身的征兆,自小以来的心愿也有机会实现了。

    她不能断定烟气的虚实,也不能否认存在的可能,毕竟看到了,尽管似有似无还不能确认。

    云燕明天就要踏上复仇的征程,在最后一个夜晚希望能见到神仙,能得到宝物。

    青龙山依然寂静无声,远远地看去没有可疑的变化。

    云燕的目光盯在半山腰上,再也没有见到疑似的烟气,也没有听到一点儿响声。

    幻觉,一定是幻觉,她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看来心愿难成,又要失望而归了。

    张云燕没有死心,不管烟气是否存在,也不能在此等待,必须到山上去守株待兔。

    她很担心,如果神仙和宝物出现,也会很快消失,等赶到山上的时候一切都晚三秋了。

    要是那样,她就会和孙建林一样失望而归,错失了大好良机。

    想到此,她立即起身向青龙山奔去。

    张云燕很快来到青龙山下,巡视周围,没有任何活动的身影,夜色中只有她一个人在野外游动。

    山上山下,除了虫鸣声再也没有其它响声,十分安静。这里,一点儿风都没有,枝叶花草一动不动,似乎已入梦中。

    张云燕沿着踩踏出来的小路向山上走去,来到了半山腰。

    山上很寂静,不时有虫儿争鸣,给幽静的大地添加了一些活力和柔情。

    巡视中,她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疑似烟气升起的地方,没有办法辨认。

    在村外的时候,夜色中的青龙山有些朦胧,她看不清楚疑似烟气所在的景物,只能看个大概,无法确认在何处。

    张云燕觉得,这里即使不是烟气升起的地方,也不会离得很远,一旦有了征兆便能立即赶过去,不会误了大好机会。

    她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等待神仙和宝物降临,也在想着明天出发的一些事情。

    忽然,张云燕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很微弱,身心随之一紧。

    她仔细听着,那个微弱的声音的确存在,就在山上,听起来像是哼叫声,离这里并不太远,在寂静的夜色里,隐隐约约还能听见。

    那是什么声音,难道是神仙降临的前兆?是宝物现身的响声?是野兽在四处觅食吗?

    云燕希望是前者,也好实现已久的心愿,没有空盼一场。

    不管是什么,她都不能在此耽搁,立即向那个声音处走去。

    她有些紧张,也很小心,不敢惊动那个声音的发出者,免得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的确是哼叫声,就在附近。

    张云燕收住脚步,心中生疑,这声音有些怪怪的,是神仙在哼唱吗?也不像是宝物现身的征兆呀?

    那个声音有些急迫,听起来不是哼唱小曲,好像人的哼叫声,而且是个男子。

    难道他就是神仙吗?他为什么要哼叫呀,还如此急促令人心惊?难道这就是神仙喜欢哼唱的小曲吗?

    这样的小曲也太难听了,云燕否定了这种想法。

    难道神仙身体不适疼痛难忍,故而哼叫吗?

    对此,云燕依旧不认同,没有听说神仙还生病。

    她觉得,那个人不是神仙,一定是别的男子。

    黑夜里,又是荒山野岭,怎么还有人呀,难道他外出遭遇了野兽?

    不可能,黑暗的夜晚,这里又不是好玩的地方,如果没有急办之事,谁也不会独自来到荒山上。

    夜色中,会有野兽出没,多可怕呀,除非是精神失常不能自理的病人,不知道畏惧才来此闲逛。

    张云燕有些紧张,荒山野岭有了哼叫声,不能不感到心惊。

    难道那是妖怪?难道是可怕的狐狸精?难道……

    看来,这里除了有神仙光顾,也可能有妖魔鬼怪出没。

    哼叫声十分急迫,听起来很愤怒,令人感到紧张和焦虑。

    随着逐渐接近,张云燕越来越紧张,面对险情又不能不行动。

    她看了看周围,没有活动的影子,连枝叶小草都一动不动。她不能再犹豫了,无论如何也应该去查看清楚,哪怕是个狐狸精。

    哼叫声连续又急切,令人惊恐,好像还有女子的声音,更让人生疑。

    难道那一男一女有了危险?难道那个女子正被人欺侮吗?

    张云燕知道出事了,而且很急迫,已无暇顾忌自身的安危,必须立即出手,即使遭遇男妖女鬼,也只能怪自己命运不济。

    夜色里,在山路旁的草地上,有两个黑影在扭动,还伴有男人愤怒地哼叫声和女子的嬉笑与劝慰声。

    黑暗中,张云燕无法看清楚,见那个男子被按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很意外,也很生疑,本以为是女子被人欺侮,怎么会截然相反呀?

    看来,那个女子决不一般,不是在杀人害命,就是要逼迫那男子就范,或许是做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

    她见恶人行凶,怒火顿起,不管这对男女是人还是妖怪,总该救助被欺者。

    张云燕大喊一声冲过去:“住手,你一个女人竟然在此欺人,实在可恨。奉劝你速速离去,否则我决不放过你!”

    那女子一愣,见有人到了近前,急忙放开那个男人,迅速起身跳出一丈开外。其反应之快,身形之敏捷,决非寻常人。

    妖怪!张云燕见这女子反应如此机敏,躲闪如此快捷,好似飞动一般,必是妖怪无疑。

    她非常紧张,已经感受到危险逼近,就在眼前。

    面对可怕的妖怪,云燕神经紧绷感到恐惧,何去何从已无法选择。

    此时此刻,她已如离弦之箭没有办法再收回来,即使想逃避都来不及了,只能豁出命来和女妖拼杀一场。

    张云燕狠下心来,追过去挥拳就打,那女子急忙相迎。

    交手中,她已经看出大概,这个女妖身材比自己稍矮,如同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朦胧中,其五官看上去很端正,相貌也不错,堪称美女。

    月光已被云彩遮住,夜色更加黑暗,张云燕无法看得更清楚,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她有些意外,也很疑惑,妖怪大都丑陋可怕,相貌如此不俗的实难见到。

    这个女妖如此年轻,会有多大本事呀,是什么禽兽修成的精灵?

    交手中,张云燕有了切实地感受,觉得女妖武艺不错,随即紧张起来,也十分忧虑,后果难料呀。

    她不由得想起在阎府里遭遇的那个女妖,身心随之一抖,更加紧张。

    那个女妖也是一个漂亮女子,难道就是面前这个妖怪吗?

    昔日遭遇的那个女妖不但武艺不凡,还身怀绝艺,令人生畏,自己险些死在其剑下。

    难道面前这个女妖真是她吗?

    如果两个女子是同一个妖怪,她可就在劫难逃了,上次侥幸捡了一条命,今夜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必将死在这里。

    事已至此,张云燕已无法逃避,也不能逃避,必须豁出命来和妖怪拼到底。

    她厉声喝道:“妖怪,你年纪轻轻,修成人形十分不易,却不走正路,实在可恨!我不忍心伤害你,暂且饶你一次,快走吧。日后,你要改邪归正,免得枉费了一番苦修,引来杀身之祸。要是那样,一切都会付之东流,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云燕在厉声喊喝,发泄着愤怒憎恨的情绪,也在给自己壮胆。

    她不想和妖怪厮杀,希望这家伙能借坡下驴尽快离去,免得给自己和那个男妖招来祸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