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一一八章 在劫难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一八章 在劫难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岩洞里,昏昏暗暗,喊声不断,风声呼啸,腥臭难闻。 凶神恶煞们正在追寻猎物,很快就要飞临。

    张云燕暗自哀叹,已经无路可逃,就要被瓮中捉鳖了。

    乌龟精十分紧张,焦虑不安,在急切地奔跑。

    云燕已抱定一死,也没有放弃求生的yù wàng,祈盼能活下来,因为那些肩负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希望能有一线生机逃得性命。

    危难当头,在必死之时,她没有选择余地,只能抱着一线希望挣扎一番,后果如何已无暇顾及,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在好友身上了。

    退一步讲,她即使逃不出恐怖的洞府,也不要被那些凶神恶煞抓住,惨遭杀害,能找个地方安静地死去,也是求之不得的。

    此时,乌龟精非常紧张,一边听着呼啸的风声一边奔跑。

    张云燕已经不辨方向,跟随乌龟在曲折的岩洞里跑去。

    她不知道乌龟精要把自己带到何处去,形势急迫,已无力自主,只能紧紧地跟随。是死是活无法预料,一切希望都寄托于好朋友身上了。

    岩洞里,呼啸的风声从未停歇,喊叫声也是此起彼伏,阴森恐怖,令人心惊。

    乌龟精一边跑一边说:“我只知道圣主抓回来一个男子,没有听说洞府里还有你呀。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会进入封闭的洞府里呢,难道你有能力打开洞口吗?”

    张云燕闻言一阵心痛:“我哪有能力打开洞口呀,因为洞口打开后没有关闭,才意外地掉下来,想不到自寻死路。唉,那个圣主要是把洞口关闭,也不会有今日之灾,怎么这么倒霉,偏偏让我赶上了。”

    将死之时,她听说圣主抓来一个男子,才知道那家伙夹带的佛门之人不是同伙,而是被害人。

    她立刻想起小和尚释空,难道那个出家人真是恩人吗?恩人真的身遭不幸啦?

    云燕很担心,急忙问道:“朋友,你说的那个男子叫什么名字,他还活着吗?”

    “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从来不过问这种凄惨之事。他已经死了,来到这里的人哪有活的,你也会……唉,但愿你能活下来。”

    乌龟说着,一阵心痛,不住地摇头叹息。

    张云燕立刻想起田野上的可怕情景,恍然醒悟,那里的确发生了一场激烈地厮杀,是恩人释空在和圣主交战。

    她记得很清楚,释空和雾里花厮杀的时候,施展的神奇剑法发出来的就是彩云一样的雾气。

    释空不是圣主对手,厮杀很快就结束了,结果被抓进洞府里,可确信无疑。

    小和尚太年轻了,想不到也身遭不幸。

    释空模糊的身影闪现出来,张云燕暗自叹息,又是一阵心痛。

    想到恩人,她又有了那种莫名的感受,不由得动起了心思。

    那是什么感受呢?为什么想到释空就会有那样的感受呢?

    云燕还是不知道其由来,也不知道那种感受是什么,又无法释去。

    她摇了摇头,为恩人的死痛苦不已,连声哀叹,流下了泪水。

    释空已经死去,她或许也难逃魔爪,这是困于恐怖洞府的必然下场,无法逃避,无力抗拒。

    在痛苦绝望的情绪折磨下,在悲愤复仇的怒火焚烧中,张云燕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如果没有办法逃走,就只能抗争到底,直至死去。

    她愤怒地哼了两声,稳了稳紧张恐惧的情绪,要直面残酷的现实。她紧握飞龙神刀,准备和凶神恶煞们厮杀一场,勇敢地书写最后的人生。

    云燕知道自己的结局很悲惨,依旧不甘心束手就范,无论如何也要拼搏一番,悲壮地了结今生,埋葬在深深的地下。

    张云燕没有想到,在和雾里花厮杀的时候,恩人释空还是鲜活的生命,竟然这么快就死去了,为之心痛不已,也为自己即将的结局悲痛。

    岩洞里,昏昏暗暗,蜿蜒曲折,不知通到哪里。妖魔的喊叫声,还有妖风的呼啸声,刺痛了惊恐的心灵。

    张云燕不知道乌龟精要把她带到何处去,只能盲目地跟随,盲目地奔跑。

    奔跑中,她问道:“老龟,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呀?这里面有躲藏的地方吗?”

    乌龟精愁容满面,摇头叹息:“那些家伙无处不到,随时都会出现,哪有安全之处呀,我也不知道应该带你去哪里躲避才好。”

    张云燕闻言心里一惊,此话当真?既如此,为什么还要带领自己奔跑呀,又有何用?

    乌龟精叹道:“说实话,我心里也没有底,只能听天由命,或许能让你躲避一时,也许难逃毒手。唉,但愿暂时能逃过追杀,躲避一时是一时吧。”

    乌龟的话语一出,张云燕的心立刻凉透了,求生的渴望瞬间消失,只有痛苦和绝望的情绪……

    她泄气了,不再抱任何希望,好朋友再努力,也只能躲过一时地搜寻,还是逃不出妖洞,迟早会死于非命。

    左右都是一死,这样盲目地奔逃还有什么意义,挣扎到最后不是一样的结果嘛。

    她很沮丧,身心冰冷唉声叹气,充满了绝望的情绪。

    乌龟精说:“洞府是封闭的,无路可逃,否则我早就逃走了。你已经身在这里,结果如何很难说,前景不妙呀。”

    张云燕见乌龟都在盲目地奔跑,彻底绝望了。好朋友说的没有错,自己的前景的确不妙,何止不妙,是在劫难逃,自己的一生将在这里画上句号。

    乌龟精看了看张云燕,有些不安,嘴张了几张还是说出来:“云飞雁,咱们是好朋友,是你救了我,才能活到今天,我也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怎奈,这里面太凶险了,我不敢说能保住你的性命。说句不该说的话,你如果落入他们之手,也不能怨恨我呀。唉,这里是他们的天下,没有人能与其抗衡,想死里逃生太不容易了。”

    张云燕就像被泼了一盆冰冷的水,全身心都凉透了,脚步立刻慢下来。

    乌龟精很悲观:“那些家伙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要想活下来,不说难于登天,也是难之又难呀!”

    张云燕心灰意冷,非常绝望,乌龟对这里很熟悉,都没有办法逃出妖洞,自己更没有能力逃生了,甚至想安静地死去都不可能。

    她心里哀叹,无论怎样挣扎,结果都是一死,暂时躲避毫无意义。

    乌龟精见张云燕速度慢下来,在焦急地催促,情之急切,恨不得立刻飞去。

    岩洞里,吼叫声依旧,腥臭的妖风在四处游动。妖魔们正全力搜寻,不毁灭胆大妄为的外来生命,决不会收兵。

    张云燕非常痛苦,悲愤不已,深感无助,更加恐惧,还是躲避一时算一时吧。她心态改变,又跟随乌龟精盲目地逃去。

    岩洞里,风声呼啸,腥臭熏人,吼叫声接连不断,令人心惊胆寒。凶神恶煞们就在附近搜寻,不知道哪里才安全。

    乌龟精带领张云燕一路奔逃,始终没有办法摆脱可怕的喊叫声,腥臭的妖风一直在周围呼啸冲撞,重重地击打着两颗脆弱的心灵。

    张云燕非常紧张,也很沮丧,想安静地死去都是黄粱美梦了,哪还有心思求生呀。

    她很劳累,喘息不止,焦急地询问:“老龟,咱们跑到哪里了,好像没有躲开那些家伙呀?”

    乌龟精叹了口气,告诉她,这里是凶神恶煞们活动的中心区域,想摆脱他们追杀很困难。

    它对洞府比较熟悉,哪里安全也说不清楚,只能在奔跑中躲避,想找个地方躲藏起来太困难了。

    张云燕听了此言,身心又是一阵寒凉,彻底没有希望了,注定要死在这里,将和释空一样死得很惨。

    她意外地遇到了好友乌龟精,有了一点儿求生的希望,哪知渺茫的希望很快破灭了。形势危机,现实残酷,她没有办法逃脱凶神们追杀,必将凄惨而亡。

    云燕知道,无论怎样努力,无论逃到哪里,都是在那些凶神的眼皮底下,已在劫难逃,迟早会被他们捉住。

    求生之难何止难于上青天,就没有一点儿生的希望,她必死无疑了。

    张云燕已经不抱生的希望,恐惧之心反倒平稳许多,还是那句话,躲避一时算一时吧,一旦被凶神恶煞们捉住,只能认命。

    她一边跑一边问:“老龟,在黑虎山匆匆而别,忘记问你的名号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呀?”

    乌龟精叹了口气,说道:“我修炼一千多年才化为精灵,也有了一些成就,实在不容易呀!我还没有名字,也没有想过要起个名字,你叫我老龟、乌龟……什么都行,随便吧。”

    “还是有个名字好,称呼起来也方便一些。”

    乌龟精苦笑一下:“好吧,以后闲暇之时,我想个名字吧。”它一声哀叹,“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以后……”

    张云燕心里苦涩,没有应声,自己是没有以后了,但愿好友能活下去,争取逃离恐怖的“地狱”。

    她不再管以后的事情,也管不了了,还是想想眼前吧。

    云燕默默地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朋友,你既然是乌龟修成的精灵,就叫灵龟吧。你觉得如何?”

    “灵龟?好,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叫灵龟了。嘿嘿,从今以后我也有名字了。”灵龟很高兴。

    “灵龟,真想不到又在这里和你相遇,也是缘分吧。唉,缘分虽好,可是这样的缘分也过于悲壮了。”

    张云燕很感激灵龟,它敢于对抗凶神施以援手,是难得的英雄之举。她即使被凶神们抓住,哪怕死去,也会对灵龟怀有感恩之心。

    云燕很想了解更多的事情,于是问道:“灵龟,咱们在黑虎山分别才不久,你怎么又被那些家伙抓到这里啦?”

    “唉,说起来实在令人寒心呀!”灵龟摇头叹息,讲起了自己的遭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