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寻唐 > 第八十八章:父子 兄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八章:父子 兄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镇州,节度使府。↑

    李安国双手高举着三柱清香,三拜九叩之后,将香插在面前供案之上的香炉之中,侧身让开,他身后的李澈亦是同样上前,为李氏祖宗叩头上香。与那些传承久远的大族人家相比,李氏的这间祠堂便显得格外寒酸。不是那种装饰,摆设上的寒酸,相反,这屋里一切差不多都是当世最好的。寒酸的是整面墙上,只不过三五面灵牌而已。

    李安国出身寒微,发达之后,能想起来的祖宗,也不过就是到爷爷辈儿这里,再往上便再也没有映象了,他倒也硬气,不像某一些人成功之后便东扯西拉地将自己的祖上往那些大宅名门上靠,硬是要把自己的身世弄得显赫一些才罢休,他却是怎样便怎样,相反还因此而自豪,他是靠着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如果李氏以后能传承下去,那他,就是李氏的祖宗了。

    也正是因为他这一身脾气,当年也才为公孙长明所欣赏,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帮他策划了一个又一个的妙计,最终坐稳了这节度使的位子。

    “坐吧。”退出了供奉着祖宗灵牌的正厅,父子两人来到了前面的小厅,内里炉火熊熊,比起清冷的祠堂,这里温暖如春。李安国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对李澈道。

    “谢父亲!”李澈知道父亲对他有话要说,恭顺地坐了下来。

    李安国看着已经紧闭的祠堂大门,叹了一口气道:“往年还有你二叔带着他家的几个小子跟着我们一起祭拜,今年他们不能回来,就愈发显得冷清了。”

    “父亲不用伤感,我李氏一族,以后必然开枝散叶,子孙繁茂的。”李澈安慰道。

    李安国嘿嘿笑了一声:“子孙繁茂?”他盯着李澈,眼神陡地凌厉起来,“澈儿,这一次,你真是让我很失望呢。曹信给我来了信,说了你这一次去翼州的一些事情,先是傲气凌人,接着举止失措,最后竟然在曹信面前还放狠话,你可知道曹信是什么人吗?”

    李澈垂下眼睑,脸庞有些发热:“儿子事后已经知道错了,专门派了人去给曹叔叔道歉,而且又立即提拔了王明仁的职位,曹叔叔也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他心里有数。”

    李安国看着李澈,叹了一口气:“你父亲我起家的时候,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困苦,可不管到了如何山穷水尽的时候,身边始终都有几个生死兄弟跟着,这里头,就有曹信一个。你实是不该对他无礼的。”

    “是!当时儿子是气昏头了。”

    “你是我李氏的继承者,什么时候都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昏头这种事情,于普通人而言,并算不得什么,但于你而言,一招走错,便有可能有满盘皆输。”李安国教训道:“这一次还是自己家里人的事情,就让你乱了方寸,日后面对着外人,还能这样风平浪静吗?”

    “儿子明白了。”

    李安国盯着李澈,道:“公孙先生跟我说,你外表看起来豪爽不拘小节,但实则之上内心却有些偏狭,容不得一丁点不同的意思,我还笑他看起了眼,现在看起来,公孙先生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你从小顺风顺水,一路被人捧着,呵护着长大,不管文治还是武功,都是上上之选,终是让你有些目中无人了。”

    “爹爹,不是这样的,只是当日李泽,哦,弟弟他实在是欺人太甚,大哥上门,他竟然摆出偌大阵仗,不但将我拒之门外,甚至还威胁于我。”李澈辩解道。

    “所以你便找曹信,要调兵灭了他?”李安国冷笑。

    李澈欲言又止。

    李安国也是沉默下来,半晌之后才道:“澈儿,你可知道为父这么多年来,就只有你和泽儿两个孩子吗?”

    李澈不敢说话。

    “说来你也是知道的。父亲后宅里女人不少,可是没有那一个敢怀孩子,即便怀了也不长久,你的母亲,太过于霸道了。”李安国长叹一声:“父亲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当年如果没有苏氏一族对我的倾力支持,我李安国怎么可能有今天?苏氏一族,到如今只剩下了你舅舅这么一房了,其它的,都死了,为我李安国或战死,或被敌人杀死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你舅舅派人给泽儿下毒,几乎让泽儿一命呜呼,事后我也只不过是抽了他一顿鞭子便不再追究了,相反,将泽儿给深深的藏了起来。”

    李澈喘了口粗气,有些震惊地看着父亲,这些事情,母亲和舅舅却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所以李泽对你有成见,有看法,那是很自然的事情。”李安国道。“当年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将李泽藏起来,一来是因为将他放在明处,你母亲和你舅舅指不定还要下黑手,二来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坏了我们李家与苏家这些年的情谊。三来,那时的你已经十岁了,聪明伶俐,无论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我李氏后继有人,我也不想以后再起纷争,便一心一意地培养你,想让你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儿子辜负了父亲的期盼。”

    李安国摇了摇头:“你一直做得都挺不错。现在你在成德,已经是大家公认的少将军,是所有人认为的理所当然的成德将来的主人,你的羽翼已经丰满,李泽相对你而言有何威胁可言,你为何还要上门去欺凌于他呢?就让他平平安安地过这一生,为我李氏开枝散叶,等到你完全掌握了成德的时候,让他认祖归宗,他必然感谢于你,这样不好吗?”

    李澈抬头看着父亲:“爹爹,弟弟哪里弱小了?我先前上门,倒也没有存着欺凌他的心思,就是想看一看他而已。”

    李安国摇头:“你的心思终究还是浅了一些。你是从王明义那里知道了他的事情,看上了他的义兴堂吧?一年能有二十万贯收入的生意,说实话,便连我也很心动呢!”

    说到这里,他似乎是有些得意,又有些震惊,更有一些其它的莫名的情绪夹杂在其间:“终究是我李安国的儿子呢,那怕是将他困在小林子里,竟然也让他长成了一只老虎了。”

    “父亲,其实如果能让弟弟现在就认祖归宗,对我李氏是大有裨益的。”李澈强调道。

    李安国叹了一口气:“泽儿的很多事情,王明义也只不过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接到曹信的信之后,找到了公孙先生,在我的逼问之下,公孙先生倒是将他的事情说了一个一清二楚,这件事,现在想也不用想。即便没有你逼上门去,泽儿也没有这么容易回来的。逼得急了,他大可以一拍两散,走得无影无踪。更何况,这里头还有你舅舅的缘故,他必然是不容的.”

    “他亦是李氏一脉。再说了,舅舅就算是为了我,也会接纳他的,这事儿,我跟舅舅去说.”

    李安国摆了摆手:“有些陈年旧事,你不知道,我与他母亲之间,李氏与王氏一族,苏氏与王氏一族之间,都是一些扯不开剪不乱的纠葛。公孙先生在哪里几月,倒是与泽儿相交甚欢,对于泽儿的安排布置也都很了然。这事儿,是做不成的,泽儿在横海那边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如果我们真苦苦相逼,他就此远走高飞,我们是毫无办法的。”

    “父亲也不能让他改变主意吗?”李澈问道。

    李安国摇了摇头。“公孙先生跟我说了泽儿的性子,威逼只会适得其反,怀柔反而会有一些效果,你现在已经与他交恶,短时间内只怕根本无法改善,不过公孙先生也说了,李泽其意不在成德,这成德终究是你的。如果泽儿有本事,当真能在别处成就一番大业,那也是我们李氏一族的幸事。你们终究是亲兄弟呢,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现在心里有疙瘩,等我们老一辈的都死尽了,死绝了,那些恩恩怨怨自然也就随风而逝,那时你再想法修好兄弟之间的关系,或者能从此兄弟合力,让我李氏的祠堂里香烟不绝。”

    李澈沉默不语。

    “打好这一仗,你在成德的地位将无可动摇。这也是我为你上位准备的最后一件事情了。”李安国道:“所以你的某些小心思大可不必有,别说李泽没有与你争夺的心思,便是有,我也是绝不允许的,你明白我的话了吗?”

    “儿子懂了。”李澈低声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