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隐婚99次:婚内强宠小娇妻 > 第265章 不会是害臊了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5章 不会是害臊了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亦琪,这是我老婆,路彤。”志远给对方介绍着。

    亦琪支吾着,声音也不像刚才那样清脆了:“你们,你们也是来买玩具的?”看到志远怀里的孩子,一下就找到话题,用手拉着孩子的小手:“男孩,还是女孩?”

    “儿子。”志远说的财大气粗的劲头。

    亦琪的笑声很大,不停地惦着孩子的小手:“虎头虎脑的,第一眼就感觉是男孩,就是不敢直说。”

    志远宠溺地看着儿子表示默认。

    路彤站在一边看着,两个好久不见的老同学叙旧。

    话没有说几句,亦琪就犯了女人的通病:“哎,这结婚结的匆忙,这填了一口人,咋也不支一声呀?是不是不想和我这个老同学交往了呀?”

    “那里,你又不在本市工作,现在都忙的很,小事一桩。”志远仿佛想起什么:“你现在还在那里上班吗?”

    “还在,人苦,命更苦。差不多一个月回来一次,这不,在家休息出来给孩子买玩具的。”亦琪说的跟工作多有仇似的。

    “你家也是儿子?”志远抬高了声调。

    “我家是女孩,玩具是给别人买的。我家的才过百天,比你家的小。”亦琪说话很是利索。

    “得,这次扯平了,我家的你没有来,你家的我没有去。”志远这次总算找到了一点安慰。

    两个人站在过道上,一下就讲起了一起上学的同学,越讲越热烈。路彤发现这同学还真有共同语言,怪不得恋爱的时候都喜欢找同学,不知道他们那个时候

    想到这一层的时候,路彤开始细心地观察起来,女人的第六感觉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有过那种意思,但是是谁没有那种想法的?

    正在拧眉思考的路彤,感觉到一只手在拉她,人也不由自主地靠过去。志远则一手抱着儿子,另一条胳膊把路彤揽得紧紧地。

    亦琪由见面的喜悦,变得有点话不走心,不时地瞟着志远身边的女人,却一句都不问对方的任何情况。

    “老公你们先聊着,我去那边看看。”路彤很识趣的准备逃跑。

    志远不但不松手,反而和路彤十指紧扣,一脸疼爱地看着她的脸,绕过孩子用指肚轻轻地,在路彤的眼角处擦了两下:“不会是害臊了吧?看你,这么大人了,脸都洗不干净。”

    路彤慌乱地看了亦琪一眼,也用自己的手指,擦着自己的眼角:“那里有东西,你怎么学会骗人了。”

    亦琪看着两个人当着自己的面秀恩爱,虽然心里疙疙瘩瘩的不舒服,但终归是人家两口子的事,自己在不乐意人家也是夫妻,只能挤出一个勉强的笑脸。

    “看你们夫妻俩亲的,也不避一下嫌,我看着都觉得酸。”亦琪说的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

    志远也不接话,只是嘿嘿地笑着,手却不肯松开。

    “算了,我也不给你两口子当电灯泡了。不过今天见到孩子总得送给见面礼不是,看着你也挺喜欢这辆坦克的,我就把它当见面礼送给干儿子了。”

    “你不是要送人的,这样不好吧。”志远虽然觉得不是外人,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有主的东西不能再乱送。

    “都是送人的,我想送给谁是我的zì yóu。”亦琪把装着遥控坦克的盒子,往志远的面前一放:“归你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了。”志远知道亦琪的脾气,再说了凭他们的关系也不需要客气,当然要欣然接受了。

    亦琪只是嘱咐志远以后要多联系,本着不打扰人家办事的原则,三绕两绕就消失在,货架阻挡的视线内。

    志远低头看着两个都盯着自己的人:“得,一分钱没有花,就白得一个遥控坦克车。今天逛商场可是赚大发了。”

    路彤想到了一个很傻的问题,吧嗒吧嗒嘴没有问出口,就像志远说的,如果有那么多的如果,他们就不会认识,既然认识了就再也没有如果。

    按照路彤的意思,她是不想给路雅打电话的,只是志远坚持打一个电话,他考虑的是,他们夫妻两个都是医生,在时间上更是没有zì yóu度的,工作又累又繁忙。

    路彤打过电话的时候,路雅刚刚进家门,听说他们夫妻俩过去,不说欢迎先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把个路彤差点没有气喷了,咋路雅就对她不想好事呢?转念一想也是关心的语气,就故弄玄虚:“到了在说吧,现在不方便说话。”语气里故意带着吵架后的伤痛。

    “我想弱弱地问你一句,你不会是一个人过来吧?”路雅犯了多疑的毛病。

    “哎呀,老姐,你想那去了,很准确地告诉你一句,我们一家三口。”路彤真的是没有话说了。

    “好,好,我在家接着你们呢。”路雅立即变成了大姐姐的姿态。

    路彤到了路雅家门口,刚敲一下门门就打开了,路雅站在门里,早就笑脸相迎:“快,快进来。”

    路雅看着抱着孩子,手上还提着东西的妹夫,狠狠地瞪了路彤一眼:“看你自在的,孩子不抱,东西也不帮着拿。”

    “是他自己偏要这样的,我怎么办。”路彤一脸幸福的甜笑。

    “来,阳阳,让大姨抱抱。”路雅从志远的怀里帮忙解下背带。

    这个时候路雅家的小树和奶奶一起,从他的房间里跑出来:“妈妈,我可不可以抱弟弟。”

    小树仰着小脸,用自己的小手够着,拉住阳阳小手的那一刻:“阳阳给哥哥抱吗?”

    “别把弟弟给摔了。”小树的奶奶温情提醒。

    看到和自己大一点的小孩,阳阳的小嘴笑成了瓢,伏着身子低着头,嗯呢的乱说一气,高兴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来,来,坐沙发上,你们这样,我可受罪了。”路雅牵着儿子,抱着外甥就像一个出外逃荒的主妇。

    志远把买来的玩具放在茶几上:“小树,看看小姨夫给你买什么了。”

    小家伙瞄到盒子的那一刻,眼睛一下就亮了:“啊,是坦克。”

    “你们来就来吧,干嘛还带那么多的礼物,你可是来姐姐这里的。”路雅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说教。

    志远向里边的房间望着,那都没有看到sòng píng的影子:“姐夫呢?”

    “本来你姐夫说去外边吃,我考虑到没有在家的气氛,就派他去买锅底去了,咱们今天吃火锅,食材我已经准备好了。”路雅不仅工作上能干,在做家务上也是一把好手。

    “我们就是想在家吃才来你们这里的。”志远立刻表明自己的态度。

    路雅看着欢天喜地的两个人,还是要征求一下两个人的意见:“今天既然是家宴,我们不妨把老爸,老妈也叫过来。”

    路彤一副在你家,你做主的态度。倒是志远积极的支持,还抱怨自己考虑欠佳,不然早一道过来了。

    听到两个人的表态,路雅的心里更没有顾虑了:“没事,我打电话让他们打的过来。”

    小树的奶奶听说一会亲家要来:“你们先做着,我去把厨房的碗筷清洗一下。”

    “妈,我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你歇着吧,我一下就收拾好了。”路雅忙喊住自己的婆婆。

    这个时候的阳阳谁都不找了,专门让小树一个人抱着,搂着哥哥的头,笑的咯咯的。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找有共同语言的。

    正在说话间sòng píng买回了食材,志远立刻站起了,跟着sòng píng去了厨房:“你们歇着,我给姐夫打个下手去。”

    路雅看着忙活的两个男人,坐到路彤的身边:“妈知道你们过来吗?怎么不让爸,妈一块过来,咱们也热闹一顿。”

    “一言难尽,我们是被逼出来的,临时决定来你这里的。”路彤从来都不会扯瞎话,一下就把实情给倒出来了。

    路彤把妈和婆婆为一点小事,就磕牙的事情,一件一件地说出来,更说出今天真正被逼出的原因,是为了躲避两个人的吵架。

    听完路彤的话,路雅笑嗔道:“小没良心的。妈那是疼你,怕你受委屈。我呀,算是没有人疼的了。”

    路彤眨巴眨巴眼睛,路雅和她想到一块去了,这一直都是她的想法,就是不知道怎么治好他们吵架的毛病,而且自己越努力,他们战的越凶猛。

    “姐,你不会是因为妈跟我搬到了一起,你心里有什么意见吧。”路彤又问了一个缺心眼的问题。

    “怎么会呢。你们两个住的近了,我才放心呢,也不用担心妈,更不用担心你,我才可以踏下心来工作的。”路雅说的也是心里话也是大实话。

    “这我就放心了。”这是路彤一直都担心的问题,平时在家里父母,包括路雅在内总是拿她当孩子一样,现在都是chéng rén了,好多事情不能不考虑。

    “小没良心的,我每次看妈的时候,不是你不在家,就是你婆婆拦着,我也不愿意看你婆婆的脸。每次去的时候,就是看他们一眼,最近医院里特别忙,不是做手术,就是开研讨会,真是,去妈家就是待半个小时,都是挤出来的时间。”路雅说起自己的工作就打不住话头。

    “姐,要是能把你的忙匀给我一点就好了,我现在是太闲了。”路彤是真想像路雅那样忙,就是自己没有那样的机会。如果自己也像路雅那样有能力,不知道婆婆还会不会这样对她。

    “有福之人呀,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就好。”路雅摘掉眼镜,用手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本来今天要休息的,又被招去,做了一个学术交流。”

    路彤变的一脸的愁苦:“看你的人生多有价值,忙证明你是一个有用的人,那里像我处处遭人的白眼。”她的脑子里飘过马淑英的影子。

    正在两个人热聊的时候,路文会,何书妹接到路彤的电话,就迫不及待地进了闺女的家门。

    夫妇俩刚进家门,人还站在客厅的中间,小树的奶奶就从厨房里跑出来,上前一把就拉住了何书妹的手:“亲家来了,快里边坐。”

    何书妹早已经是满脸的笑,也回握住小树奶奶的手:“最近身子骨怎么样,我一直都说过了,整天的就瞎忙了。”

    两个亲家相互握着手,一同坐进了沙发里,开始拉家常式的热聊,就像一对久未谋面的姐妹,在互相倾诉着相思之苦。

    这眼前的节奏,和自己家里的那一幕幕相比,路彤真怀疑眼前的和自己家里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可是事实很残酷,就是一个对人不对事的事实。

    还有一个最让何书妹高兴的事,就是每次召集两个闺女吃饭的时候,进厨房的不是两个闺女,而是两个女婿,都争着抢着做菜,做饭。

    正在两两聊的正欢的时候,sòng píng在餐厅里吆喝大伙入座,小树奶奶听到儿子的叫唤声,拍拍何书妹的手:“亲家,你上座,我去厨房把碗筷收拾一下,给你们沏一壶热茶。”

    何书妹也慌忙的站起来:“一块来,别你一个人忙活。”

    在落座的时候,两个亲家又开始争让,小树奶奶坚持让何书妹坐在正坐上,自己却坐在最边上,还一再地说,如果缺什么少什么的,自己动起来比较方便。

    亲家越是把何书妹抬的高,她心里更是对亲家好上十分,拉着小树奶奶的手,坚持要坐在一起,最后还是路雅发话了。

    “你们两个都和老爸坐在一起,干活有我们这些小的,你们两个老的不用动,就坐等吃饭,也享受一下儿孙福。”

    志远看着像姐妹一样争执不下的俩亲家,心里飘过一个念头,人就有些走神了。

    小树听到妈妈的话,更是主动要带弟弟玩,还要帮忙端菜照顾大家,一家人相互礼让,更是其乐融融。

    sòng píng早就拿出了一瓶陈了几年的白酒,给岳父和自己各倒上一杯,还是抱歉地对着志远道:“那次你来的时候,别开车,咱们两个好好的喝几杯。”眼睛看向正在往涮锅里放肉的路彤:“要不你喝点,让彤彤开车回去?”

    别看何书妹和亲家上的那样欢,可心思全在孩子们身上,听到姑爷说这样的话,还没有等路彤开口就搭腔了:“我看还是别喝了,等那天你们去妈那聚会的时候,让你们两个喝个够。”

    “听到没,一听就知道偏心。”路雅笑着挤兑何书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