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龙蛇演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十五章 龙蛇演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喂喂你们搞清楚,他们说的是流苏太高傲,鼻孔看人的意思,不是指鼻孔大啊!棒棒琼鼻很小巧的好不好,说秦弈和流苏将来玩鼻孔的你们放学后别走!}

    ——————

    流苏觉得自己风评被害了。

    当年不过是嚣张了点而已嘛,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大怨念,你被天上人打死了还把怨魂封印几万年,居然怨气还没对我的重?

    我怎么你了?

    这龙是傻子吗?

    它却一时忘了,神龙怨魂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仇家要是在面前当然能激活回忆,然而此刻在面前的是它流苏,那此刻便自然是拍扁那鼻子的念头比较蠢动清晰了……

    总之听了龙魂之语,流苏实在气得要死,又实在不想在程程面前暴露太多底细,话都不知道怎么说。那灵魂帷幕一涨一缩的,秦弈看得胆战心惊,总觉得它随时要炸。

    那龙眸之中却忽然有了些哀色:“见不到,感不着,我却有冥冥意……是了……原来你也死了……”

    魂幕缩涨微微一滞。

    “所以你也不是来解我封印的……”龙语声越来越轻,似乎沉默下去,在思考什么。

    流苏叹了口气。

    当然不是来解它封印的,此时大家的能力根本解不了,解得了也不敢解。

    夜翎终于忍不住道:“我们要如何解你封印?”

    “解不了。”龙眸看向夜翎,变得更加柔和:“这个心中无恨的螣蛇,你很好……”

    夜翎还是不明白,挠了挠头。

    她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

    “如果你恨了几万年,乍然见此至纯,也会觉得这是一汪清泉,让人舒畅。”龙语声笑了起来:“不过你是螣蛇,螣蛇不逊于龙,我什么都回馈不了你,你在意吗?”

    夜翎摇头:“我不要啊。”

    龙语声道:“那你进来干什么?”

    “师父和哥哥要进来,我就进来了。”

    “如此……”龙眸看向程程:“你是此方妖皇?”

    程程行礼:“是。”

    “你的分脉合流之术,不宜久持,久则伤身。此时无战,撤了吧。”

    程程犹豫片刻,分成了双身。

    龙眸打量了她一阵,低声叹息:“弱成这样了,现在的妖……”

    程程:“……”

    太习惯了,几乎每见到一个远古残魂,都会遇上这么一句,早期还会羞耻,如今波澜不惊,爱咋咋地。

    “弱有弱的好处……”龙魂叹息着:“万年前,有几只大妖进来,态度可不是见前辈之魂,而是来取宝的。他们自恃强悍,我也仇恨萦魂,就此恶战。最终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在这样的战斗中逐渐沾染,怨意填胸,当我冥冥有感,已经来不及了……这是他人之计,但是无解。”

    程程有些汗颜,其实她也是来寻宝的。不过态度确实不同,因为她期待传承,更期待有先祖之魂释放,态度有觐见之意,自与强者取宝的概念不同。

    此时她也完全明白了,一般人根本进不来,妖皇也进不来,他们能一路避免怨气侵袭是狼牙棒的神效。而真正能进来的起码是祖圣大妖,然而这种大妖进来绝无敬畏,只会争夺,甚至说不定都有吸收龙魂的意思在,那就激发龙魂恨意反噬,大打出手。这个过程里,再也无法避免怨念填胸了。

    几乎是必然的结果,尽在布局的人计算之中,封印特意留了后门就是等着这一天,等着妖劫的引子。

    只不过谁也没想过,他们这么弱的时候,满怀朝见先祖心思的层次下,居然进得来……然后还有一只至纯的臭蛇,龙魂被封印状态根本无法主动攻击她,反而使得龙魂有了一丝清醒的空间。

    又被什么“前尘回梦”激发,回复了一部分理智意识,才能有这番良好交流。

    否则真靠战斗的话,此行只能败走,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东西的。

    不知不觉间,有灵光向程程和夜翎笼罩下去,龙语声再度传来:“我想起了一些法……全部传承于你二人。”

    程程闭上眼睛,心中激动不已。

    《往圣开天诀》完全篇,还附带了无数修炼的理解在其中。

    还有万万千千妖族秘法,浩瀚无匹。

    对远古的探索,在她的角度上,这就已经完整了。否则要靠自己慢慢在鲲鹏紫府去感悟,不知道要多少千年万年。

    虽是灵光同时罩向两人,实际还是有所区别。给程程的侧重传法,而似乎知道夜翎修行不足,塞给她法也得不到理解,不如另给点别的。

    夜翎的头顶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滴血液,又慢慢滴在她脑袋上。

    秦弈旁观着,想起了那滴鲲鹏钟乳。这些老怪物,死了都绝对不能当它们死得干净,花样多着呢。

    这滴血的价值可能无法估量。

    夜翎抱着头摸了摸,却摸不到那滴血了,可能已经彻底融合。她有些奇怪地看着龙眸:“我要这没用啊……”

    “我是见那乘黄的分脉合流术才想起这个……你体内有一点点蛟血,我让它彻底化龙,并占据你剩余的菜花蛇血脉。”龙魂道:“往后你也是半龙半蛇,想分身也可,想一起练也没问题……龙族天赋应有的东西,你尽可使用。”

    夜翎眨巴眨巴眼睛,秦弈眼睁睁看着她额头长出了一对很可爱的小鹿角。

    你们师徒……是要逼死我吗?

    “将来若是不想用了,这滴神龙血髓,你还可以转赠别人。”龙魂又道:“不过我认为不需要……你身兼龙蛇,若有朝一日杀机迸起,那便是龙蛇起陆。”

    夜翎摸着鹿角,心下有些忧虑,暗道这是不是丑了点?转头看着秦弈亮晶晶的眼眸,她立刻笑了:“谢谢龙爷爷。”

    程程抽了抽嘴角。

    魂幕微微晃了一晃。

    这货到底是至纯还是至狡,大家都快分不清了。

    龙眸终于望向秦弈:“你,是为门而来?”

    说到这句,声音再度变得凌厉,严肃无比。

    秦弈一怔:“你怎么知道?”

    “你身上门的气息……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

    “你不是忘记很多东西了吗?怎么感觉你什么都记得?”

    “有些事情,早已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便如修行,便如血脉,便如……门。”

    龙眸闪烁,秦弈清晰地看见,就在龙眸正中央,安静地躺着两个东西。一个小小的骨头模样,却是光润如玉,散发着极为神秘的缥缈气息,不知何物;另一个不规则的石头碎片,大小和乒乓球差不多,和门的气息一模一样。

    这两个东西不是在眼睛里面,龙眸本就是虚影,这是在山腹正中央,也是此山之内仅有的两个“宝物”。此山是龙躯所化,换句话说这两件东西本来是被它吞进肚子里保存的,可见重视。

    龙眸里慢慢又有了凶戾:“给我一个……你要门的理由。”

    居然是问理由,不是立刻守护攻击?

    秦弈想了想,便道:“若是在我这里,说不定有朝一日能解你封印,留在你这只能白费万年。”

    “这个理由很好……但也很可笑。你和一只蚂蚁并没有区别,也敢谈解此封印?”

    “并不可笑。”秦弈正色道:“你该想想我们为什么进得来。”

    “……原来如此。”龙魂下意识地有点想打人,终究还是分清了主次,慢慢道:“若是如此,可以给你。但你要证明你有能力守住它,而不是出门就做了送宝童子。”

    这倒是很有道理,秦弈有些为难,这要怎么证明?

    “很简单。”随着龙语声,一个怨灵从外面通道飘了进来。“这是我伴生之怨灵,大概是我叹口气的实力,只要你扛得住它,就算你具备一定的抗压之力。”

    秦弈憋红着脸看着面前这个约莫晖阳初期的怨灵,什么叫叹口气的实力?

    怪不得流苏当年爱跟你们装逼,你们压根是一路货色,最后是装不过流苏才恨上的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