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 > 第943章,轻吻如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43章,轻吻如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943章,轻吻如梦

    小貂是饿醒的。

    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倾容坐在床边,侧身对着它。

    他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给纪雪豪打视频电话,而且他口吻还无比温柔地说着:“把镜头给想想啊,她怎么都不看我呢?想想,想想,老公在这里呢!你快看我啊!”

    小貂眨巴眨巴眼睛,从被窝里爬出来,抖了抖身上华丽的毛发,便朝着倾容的方向跑过来。

    它爬上倾容的大腿,小脑袋一个劲在倾容胸前蹭着,一对前肢竖起扒在倾容的胸口,竖着站立在他面前:“唧唧!唧唧!”

    倾容一手拥着它,一手拿着手机。

    小貂也转了个身,看见画面里,纪雪豪一边说话一边将镜头对着珍妮。

    珍妮却似乎很是高冷,张大了嘴巴,露出长长的猩红的舌头,还有尖尖的牙齿,镜头在左边,它就看右边,镜头在右边,它就看左边,不论倾容如何呼唤,它都无动于衷。

    纪雪豪忍不住道:“姐夫,你吃晚餐了吗?不如你先吃个饭,休息一下吧。我们也在跟我姐沟通,但是它好像没什么反应。”

    “唧唧!唧唧!”

    小貂转身,在镜头前露了个脸,倾容看见,当即拿开,不让小貂捣乱,还对纪雪豪道:“想想毕竟才刚附身,可能还不能占主导身体的地位,过两天就好了。对了,流光不也是要修炼吗,让流光带着它一起修炼,这样可以帮助到她!”

    “嗯,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姐夫,不说了,你赶紧休息吧,你看你皮肤,都晒伤了,有药膏吗?”

    “没事,男子汉,晒伤怕什么。雪豪,你姐要是有任何事情,你记得时刻给我打电话!”

    “好!”

    “嗯,那先这样。”

    “拜拜!”

    通话结束。

    倾容就这样坐着,坐在床边。

    身上还穿着训练后的军装,汗已经被空调吹干了,脸上脏兮兮的,皮肤红红的,也看不出他是吃过还是没吃过,总之他打完电话就沉默着,一言不发地坐在床边,好像无比落寞伤心的样子。

    小貂的一对前肢搭在他的肩上:“唧唧!”

    他垂眸,瞥见小貂的一双漂亮的赤瞳正关切地望着他。

    他微微笑,将它的小身子拥紧,忽而声音有些沙哑地说着:“我没事。就是、就是怕想想不记得我,就是难过,有些伤心难过。”

    将俊脸在小貂如雪般的毛发上蹭了蹭,蹭掉了几许湿意,他又道:“究竟要什么时候,想想才能记得我?”

    小貂的声音透着一丝委屈,比他还要委屈的委屈,还拖着长长的音:“唧~唧~”

    一人一貂,就这样相互拥抱着,好一会儿之后,倾容缓缓站起身来,从衣柜里取了睡衣,就进了洗手间冲凉。

    小貂见他脱衣服,转身就要往外跑,可是倾容却忽然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将小貂提起来放在洗漱台前的池子里:“陪我。”

    这会儿,池子里已经全干了,一点水都没有。

    小貂的一对前肢扒在池沿,对着倾容的方向看了过去。

    见他当着它的面脱下了内裤,并且拧开了花洒开始调试水温!

    少年健硕完美的身子赫然眼前,没有一丝遮掩!

    晶莹剔透的水珠落在他的肌肤上,因为白日里晒伤了,所以这会儿热水一淋,倾容疼得忍不住嘤咛出声:“嘶~!啊~哎呀~啊,嗯啊~!”

    因为疼痛,他的身子还左躲右闪的,似乎隐忍的很辛苦。

    小貂惊地瞪大了眸子,足足傻眼了两三秒后,这才抬起两只小爪子,将肉垫贴向自己的眼睛捂好!

    “唧唧!唧唧唧!”

    它用不满的声音控诉着!

    可是洗手间里,倾容的嘤咛声并未就此而停止,他是真的疼啊!

    洗到大腿的时候,发现膝盖上的皮肤,都已经脱皮了!

    他自己吓了一跳:“啊,我变成蛇了,居然还换皮?”

    “唧唧!”某貂想要告诉他,他以前太养尊处优了,所以不懂,正常情况下晒伤后都会脱一层皮的,但是偏偏出口后,就成了一大串的:“唧唧唧!”

    倾容一边洗,一边撕皮,那画面简直完美的令人不敢直视。

    小貂的爪子举得累了,就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好一会儿,他终于洗完了。

    带着小貂从洗手间出去,他将小貂放在外面小厅的沙发上:“等着,我记得有鳕鱼排,我给你煎一块。”

    他从冰箱里取出一支芦荟膏,好像还是乔夜康给他备下的,还说晒伤洗完澡就擦擦。

    没来得及擦,他想着先帮小貂做晚餐。

    然而,小貂却用嘴巴叼起那支芦荟膏,跳到他面前,认真地望着他,好像在说:它晚点吃饭没关系,先擦这个!

    倾容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她:“我先擦?”

    小貂用力点了点头!

    倾容愣住了。

    一个小貂,一言一行全都像人一样。

    它能看懂自己的行为,能听懂他的话,甚至,都能知道芦荟膏是干嘛的?

    它认得字?

    刚刚他只是将芦荟膏从冰箱取出,却没有说过芦荟膏是要干嘛的,而小貂只是看了眼,就知道芦荟胶是他要用的,并且听了他的问题还点头了!

    如果一次两次,是巧合,那么三次四次,就不是巧合了!

    倾容的后背一层层细汗渗出来了!

    他有些害怕地扶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看着它:“你真的听懂我的话?”

    小貂又点了点头!

    倾容紧跟着又道:“三加三等于几?”

    小貂沉默了两秒,张口将芦荟胶放在地上,望着他:“唧唧唧!唧唧唧!”

    倾容听它叫了六声,吓得额头上也渗出了汗:“三减二等于几?”

    小貂脱口而出:“唧~!”

    倾容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它面前蹲着,俯下首来认真凝视它美丽精致的小脸:“你、你你你”

    小貂望着他。

    深深地望着他。

    一步两步地走上前,一对后肢踩在了芦荟胶上,一对前肢一点点抬起来,架在倾容的手臂上,脖子一点点地探出去。

    它小巧娇嫩的唇瓣,一点点朝着倾容的脑袋凑了上去。

    轻轻的吻,恰似一个轻盈的梦,就这样落在了倾容的唇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