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恐怖悬疑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 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依然是一天前的那个夜晚,美弥子留恋地躺在熟睡的杜公平身侧,眼睛一瞬不眨地看着杜公平。而整个杜公平公寓到处是忙碌的人。一个一个明显是风间家的下女们将整个公寓中所有属于美弥子东西快速地打包、安静地运出,整个房子忙碌地仿佛是一个有着无数工蚁在工作的蚁穴。

    美弥子安静地侧卧在熟睡中的杜公平身边,一动不动。仿佛这里并不是整个无比繁忙的房里景色的组成部分。

    一边是极动、一边是极静,整个房间是那样的怪异且协调。仿佛这里面的所有人都安静地保持着这种特殊的气氛。

    公寓里的下女快速、高效且专业,公寓已经被打包的东西越来越少,下女也越来越少,最后变全部消失不见。整个房间只剩下安静躺在杜公平身侧的美弥子。

    美弥子的母亲来到床边,看着美弥子,“我们可以走了!”

    美弥子点点头,先是起身轻吻了一个杜公平的额头,又是一个留恋地亲吻杜公平的嘴唇,然后才慢慢地走下了床、走出了房间。美弥子的背后、原来的卧室之中,杜公平依然安安静静地躺在那。

    房间之外,和子正安安静静地跪在那里,跪在房门的旁边。

    美弥子走到她的身前,停下,吩咐,“照顾好他!”

    和子点头,“是的,主人!”

    美弥子,“我吩咐你的话,你已经记住了吧?”

    和子点头,“是的,主人!”

    美弥子走到和子的身前,目光复杂地抚摸和子的头发,说不清是羡慕、是妒嫉,还是什么。

    美弥子,“如果他出事的话,你就不要活着了。”

    和子恭谨点头,“是的,主人!”

    美弥子的母亲再次催促美弥子,美弥子抬头望向外面的天空,已经开始慢慢泛出淡淡的白色。

    美弥子,“天快亮了!”

    美弥子母亲,“是的,我们该走了!”

    美弥子点头,“好吧!”

    美弥子母亲,“其实我认为我还是直接回风间祖地才是最好的选择。”

    美弥子摇头,“公平并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人,而且我也不希望他像历史上的一些痴情男,把一生都花费在寻找我的事情上。所以我要来帮他割舍掉我!叫他仇恨我!叫一生一世都记得我!叫他走出这块人生!”

    美弥子母亲,“其实风间家千家历史之中,真正那样痴情男的事件并不多。你可能担心过多了!”

    美弥子微笑,“我选的男人,我一步一步将他培养成现在。说实话,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我对他那样理解。所以他也是永生永世是属于我的!”

    …………………………

    一个所有窗帘都紧紧拉住的房子,一个基本没有什么家具的房间,美弥子安静地坐在一个小小的桌子前。

    手机铃声不断疯狂地响起,5分钟过去了、15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美弥子的手机铃声不断,但是美弥子丝毫没有关闭手机、将手机设置成静音等想法,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手机在自己脸面的桌子上不断震动。

    美弥子母亲来到美弥子的身边,“女儿,你还好吧?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就回风间祖地吧。”

    美弥子母亲看了看美弥子身前的手机,试图劝说,“这样不是事。”

    美弥子奇怪地看向自己的母亲,“你难道认为我现在没有任何感情,该吃吃、该喝喝、该笑笑才是正常?难道你不认为我现在不正常的反应才应该是真正的正常吗?你难道没有经历过这样心痛的感觉吗?”

    美弥子母亲感叹一声不再说话,也无法说话。曾经的故事和往事在内心的努力遗忘中慢慢回忆起来,给人一种压得喘不过来气的感觉。两个女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手机,谁也不愿意说话。

    手机的铃声停止,慢慢换成一连串的手机短信的声音。美弥子只是静静地看着手机在震动,依然没有任何想要打开观看的想法。

    美弥子母亲拿过手机想要观看里面的内容,但是被美弥子阻止了下来。

    美弥子母亲,“为什么不看?”

    美弥子平静如水,“看能怎么样?只是会更加使人心碎罢了。看不如不看……”

    美弥子母亲,“那为什么不把手机关了?”

    美弥子依然平静如水,“如果我关机,他就真的会疯起来。而且……”

    美弥子叹息一声,“而且我也会疯的。这样就挺好的,至少还可以感受到一个爱你的人仿佛就在你身边。”

    美弥子母亲一声叹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发现什么都无法说出。

    爱情就是这样,想爱是那样的不容易,想分开也是那样的不容易。虽然你可能非常明白你应该怎么做,但是下一瞬间、下一个念头,你可能随时都可以将你的决心、你的决定完完全全地否认掉,只恨不能有那一点点短暂的甜蜜。

    美弥子的眼睛在迷离,仿佛是在回忆着曾经和杜公平在一起时,点点滴滴的美好。这些美好就像那种美丽、甜蜜的毒药,明明是那样致命、那样叫人无比心痛,但是又那样叫人欲罢不能。仿佛之间,美弥子感觉自己的指尖还停留着曾经杜公平身上的味道、那种感觉。

    指尖在自己的脸前、鼻尖不断地轻轻指动,仿佛是一个美丽的音章,美弥子正沉迷之中。

    美弥子身边的母亲也只能无可奈何,仿佛之间,她仿佛回忆起曾经爱情中的自己。

    美弥子提问,“为什么当时不提醒我?警告我!警示我!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美弥子母亲叹息,“如果告诉你,你会怎么选择?”

    美弥子沉默很久,“我不会相信,我会认为你们是在骗我,我还是会去试一次。”

    美弥子母亲叹息,“你这一点很像我。所以我们身上都流着相同的血。但这种不相信从某方面来讲,未尝不是一种生存下去的希望。那么甜蜜之后是无尽的痛苦,但是一点甜蜜都不给你的话,你还会选择生存下去吗?”

    美弥子沉默很久,再次抬头,“母亲您的爱情是什么样的?我的父亲是谁?”

    ……

    …………………………

    公寓的望远镜,它藏身上一个紧闭窗帘之后的,从这个望远镜的镜头中,正好可以看到风间灿王会在这里分会的大楼。一个车辆停下,杜公平走了下来。

    美弥子母亲离开镜头,看向另外一个房间里依然坐着一动不动的美弥子,陈述着现在的事实。

    美弥子母亲,“他来了!”

    美弥子的眼睛依然在自己的手机上,虽然那里的声音已经停止,但美弥子依然专心致志地看着它,仿佛那里面有着什么美妙无比的东西。

    美弥子母亲,“他来了!他来找前山了。”

    美弥子眼睛依然在自己手机上,“他来了,很奇怪吗?他一定会来的,只是早点、晚点的区别罢了。”

    美弥子母亲让开了身体,让开了位置。

    美弥子的母亲,“他来了!你准备见他吗?”

    美弥子并没有来到望远镜前,像自己母亲一样去观察远处的杜公平和前山平静。

    美弥子,“不需要!没有到时间。”

    美弥子母亲惊奇,“你还真准备见他?”

    美弥子仿佛陈述事实,“如果他能找到我的话,我当然必须见他。”

    美弥子母亲,“我从来没有告诉第三个人我们在那里!我不认为他能找到我们。”

    美弥子并不这样认为,“是这样吗?我们试目以看吧。他会找到我的,我相信。”

    美弥子母亲,“你给他留下什么线索了?”

    美弥子抬眼看了看自己的母亲,“这个地方,我也是到达这里才知道是这里在那吧?你认为我有可能给他留下什么线索?”

    美弥子迷离,“再说留下什么线索又有什么用呢?该分手还是要分手,该离开还是要离开,不能在一起,还是不能在一起……”

    美弥子母亲疼爱地来到自己女儿身边,抚摸她的头发,“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美弥子没有理自己疼爱的母亲,依然孤独且专注地看着眼前的那个手机。

    5分钟之后,美弥子的母亲过去使用望远镜,发现杜公平依然在那里。

    15分钟之后,美弥子的母亲过去使用望远镜,发现杜公平依然在那里。

    半个小时之后,美弥子的母亲过去使用望远镜,发现杜公平依然在那里。

    一个小时之后,美弥子的母亲过去使用望远镜,发现杜公平依然在那里。

    ……

    美弥子母亲有些不解,“他是什么意思?”

    美弥子,“什么什么意思?”

    美弥子母亲,“他就是再纠缠前山,前山也是不可能告诉他怎么事情的。”

    美弥子,“最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事情,只要他到达前山这里,我们就一定知道他来了。所以他依然是在等我见他。”

    美弥子母亲点头,“是这样的!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美弥子,“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他甚至不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他需要信息,前山就是最好的信息来源。”

    美弥子母亲,“就算是前山,他也是很多事情并不知道,也不可能叫他知道。”

    美弥子依然平静,“他知道不知道都不重要,他依然是很好的消息来源。只要公平想要去做,他依然可以得到很多的信息呢?”

    美弥子母亲不解,“怎么可能!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又能怎么做。”

    美弥子依然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已经不再震动的手机,“你会知道的!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你不要小看他,他很聪明。”

    美弥子正说话间,前山平静那里已经qiāng声响起,一个保安已经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另一个保安已经惊恐地去扶自己的同伴,而杜公平已经将qiāng口慢慢地指向前山平静。

    美弥子的母亲站在望远镜的镜头前,吃惊地看着这一切,然后看向自己还在另一个房间的女儿,陈述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

    美弥子母亲震惊,“他刚刚开qiāng杀死了一个人,一个风间灿王会的组员!他想干什么?”

    美弥子一脸平静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你不是知道吗?他想叫我去见他。”

    美弥子母亲不能理解,“以这种方式?”

    美弥子一脸平静,“这就像一个度量尺。杜公平正在不断地加码,来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人传口信、东西不见、手机和短信不接不回、单位闹事也不见,如果这种方式都见不到,他会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十分利害。”

    美弥子母亲不能相信,“他真的是这样想的?”

    美弥子,“我认为他是这样想的,我相信他是这样想的。”

    美弥子母亲,“如果你俩真的都是这样想的,你俩真是天生的怪物!”

    美弥子凄惨微笑,“你也认为我们是天生的一对,对吧?你终于明白我为了打破那个诅咒,进行了如何严谨的选择和努力!他是我从千人万人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他当然与众不同。”

    美弥子母亲,“你还是不准备见他?”

    美弥子,“是的,我不会见他!除非他能找到我。”

    美弥子母亲,“你也可能回风间祖地。”

    美弥子,“是的,我也可能回风间祖地,也可能在别的城市,也可能在外国。不管在什么地方,我相信他都会见到我的。”

    公寓外的街道,警车已经出动,没有多久杜公平就被几个警察押解着坐上警车。

    美弥子母亲看向自己的女儿,“你的小情郎已经成为一个杀人犯,难道你都没有一点点想法吗?”

    美弥子依然一脸平静,“你是不是也认为这种情况下,我怎么都不得不出现一次?”

    美弥子母亲一愣,“他还是为了见你?”

    美弥子点头,“是的!”

    美弥子母亲,“可是……”

    美弥子打断,“他不会坐牢的!而且我也要给他一个信号,就算他杀了人,我也不会见他的。”

    美弥子母亲不信,“不会坐牢,怎么可能!就算我们不想追究,但到底也是当街杀人的事情。现在社会不是以前,出现在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一手遮天的。”

    美弥子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公平的一个身份就是著名的人类学家,他熟悉人体里面每一个器官的位置,而且他的qiāng法其实很好。结合这些信息,你真的认为他真的杀人了吗?”

    美弥子母亲不能相信,“你认为那个人并没有死?”

    美弥子,“我选择的人,我知道他真正疯掉的底线在那里,现在还没有到达他的底线,所以他还有一丝的理智,所以他不会真正杀人,所以他不会坐牢。”

    美弥子母亲,“他的底线是什么?”

    美弥子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我还以为你会好奇,他疯掉后会干什么?”

    美弥子母亲,“他疯掉后会干什么?”

    美弥子,“我不知道。他在没有我任何承诺的情况下,可以找遍整个南部森林来找我出来。你觉得如果我不能给你一个解释,他会不会把整个南部森林都烧了,也要找我出来?”

    美弥子母亲不能相信,“你在开玩笑!他没有这样疯吧?”

    美弥子,“我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要不我们赌一赌?其实我也很好奇的。”

    …………………………

    救护车的车笛声慢慢消失、警车的警笛慢慢消失,外面街道围观的人的人声也慢慢消失,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回到了之前的样子。

    美弥子的母亲从窗前走开,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这时,美弥子的母亲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在那个小圆桌前坐了整整一天的女儿这时已经站了起来,走到这个房子的厨房中准备食物。

    美弥子的母亲好奇来到自己女儿的身侧,有些不太明白自己女儿现在的状态。

    美弥子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同时将自己正在切下的一块苹果放入自己的口中。

    美弥子,“我好像应该吃东西了。”

    美弥子一边准备一边吃,不仅吃了一盘水果,还喝了一杯牛奶之后,竟然开始进行这个房子的洗漱间,开始洗澡起来。

    美弥子的母亲没有心意吃饭,来到美弥子正洗澡的洗漱间,依在门口,目光忧心重重,“女儿,你没有事情吧?”

    美弥子在美丽的花洒水流之中,“没事,只是感觉身上有些脏!”

    美弥子母亲,“你真的没事?”

    美弥子回答,“真的没事!”

    美弥子现在的状态明显不对,虽然美弥子现在看似正常地吃饭、喝水、洗漱,反而她的母亲更加忧虑。这种忧虑终于在美弥子洗完澡后,来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挑选准备穿的美丽衣服时,暴发了。

    美弥子母亲拿住美弥子正拿一件美丽长裙的手,目光严肃地看着美弥子,“美弥子,你没有事情吧?”

    美弥子不解,“我不是一切都很好吧?有什么问题?”

    美弥子的母亲,“不要这样,女儿!我很担心。你有什么事情不要放在心,直接给我说就行了。”

    美弥子不解,“可是没有任何事情啊!”

    美弥子的母亲目光直视美弥子手中的长裙,“你又吃饭、又洗澡、又换衣服,干什么?”

    美弥子理所应当,“身体需要补充食物、水分和维生素,当然要吃饭。身体都有些有味了,当然要洗澡。找衣服,当然是想打扮得漂漂亮亮了。”

    美弥子的母亲目光严肃,“这还正常!这不正常!”

    美弥子不解,“那点不正常?”

    美弥子母亲,“你现在的心情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美弥子突然仿佛明白自己母亲想说的话,“你原来问的是这个!早说吗!其实很简单啊!公平君快来了,我怎么可以叫他看到我不漂亮的样子呢!所以我必须漂亮,那么就算他恨我一生,我也必须在他心中是一个完美、漂亮的女人。所以我需要食物、水,使的皮肤变好;洗澡使我身体清新;而且我还要穿最美丽的衣服,睡一个好觉,化一个好装。我要以最美的形象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怕是最后一面,也必须是一个美丽、漂亮的美弥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